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 36 章 【36】兩更合一

第 36 章 【36】兩更合一



    最後林非鹿還是沒能如願以償多泡一會兒,被侍女從溫泉池里抱了起來。

    奚貴妃見她眼巴巴地樣子,勾了下眉︰“明兒再來泡,這池子又不會跑了。”

    林非鹿趴在侍女肩頭,小身子裹著濕透的浴巾,噠噠滴著水,整張小臉蒸得透紅,碎發貼在額頭,顯得水靈靈的眼楮尤為大,期待地問︰“那明天我還可以跟娘娘一起泡嗎?”

    奚貴妃不咸不淡的︰“你想來便來。”

    林非鹿這才美滋滋地被侍女抱下去了。

    換好衣服之後,奚貴妃身邊的宮女又帶她去旁邊的殿內喝酥茶。不知道是不是泡了溫泉的緣故,她肚子餓得咕咕叫,坐在凳子上一手酥茶一手點心吃得津津有味,一邊吃一邊左右四顧,兩只小短腿還前後地晃,差點把旁邊的宮女給萌死。

    悄聲對一旁的松雨道︰“你們五公主好可愛啊!”

    松雨又驕傲又高興︰“是的!我們五公主是天底下最可愛的小女孩了!”

    林非鹿就听著兩個十幾歲的小姐姐在旁邊狂吹自己的彩虹屁,听得心安理得。

    害,她其實有時候也覺得自己怪可愛的。

    見她吃東西的時候一直在四處打量,等她一吃完,那宮女便蹲下身柔聲道︰“五公主,奴婢帶你在這里四處轉轉吧?這是陛下御賜給娘娘的溫泉殿,除了娘娘,旁的人不得吩咐都不許進來呢。”

    林非鹿也覺得這地兒不錯,疏韻雅致,不過分奢華,也不過分簡潔,有種置身水墨畫的大氣幽靜之感。

    她點了點頭,從凳子上跳下來,跟著宮女開始參觀。

    溫泉行宮就是皇帝修來度假用的,風光當然好,這座溫泉殿又是其中翹楚,可見林帝對于奚貴妃是十分看重的。

    但據她以往收集到的消息,林帝其實不常翻奚貴妃的牌子,至少在選擇美人侍寢上,他更偏愛明艷奪目的阮貴妃和嬌弱動人的梅妃。

    奚貴妃不是傳統美人那種長相,再加上氣質冷冷清清的,看上去有些不好接觸,估計林帝不愛這掛。

    不過這樣倒是減輕了她心中的遺憾,她對奚貴妃的觀感很好,這種氣質大美人少幾次侍寢,她覺得是大美人賺到了!

    正胡思亂想,她們進來的這座偏殿的房頂突然傳來兩聲清脆的動靜,像是瓦片被撞開的聲音,嚇了大家一跳。

    宮女往上看了兩眼,正要說話,那聲音又接連一串 里啪啦在頭頂乍響,還夾著幾聲類似烏鴉的鳴叫。

    宮女嚇得不行,趕緊領著林非鹿出去,幾人走到院子里往上看,但因房屋修得高,什麼也看不見,只听見那聲音不停,宮女白著臉道︰“公主先去主殿吧,奴婢去叫侍衛來看看。”

    正說話,泡完溫泉的奚貴妃也出來了。

    見她們都站在院子里朝上打量,淡聲問︰“看什麼呢?”

    宮女把事情說了一遍,奚貴妃還是那副冷然的模樣,若無其事說了句“本宮上去看看”,然後腳尖一點,就往房頂飛上去了。

    林非鹿︰?

    飛上去了???

    這可比當初奚行疆飛的那棵樹高多了!

    這一家子都這麼會飛的嗎?

    不是,這是什麼反牛頓定律的武功?

    林非鹿目瞪口呆看著奚貴妃輕飄飄地落在了房頂,彎腰不知撿了什麼東西,又輕飄飄地飛了下來,然後把東西往地上一扔。

    “一只斷了翅的烏鴉罷了,拿出去扔了吧。”

    她說完便要回去洗手,正要走,大腿一下被人抱住了。

    奚貴妃回頭一看,小豆丁又露出了那種眼巴巴的表情,但眼眸亮晶晶的,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奚貴妃︰“又做什麼?”

    林非鹿︰“我想學!”

    奚貴妃挑了下眉,還是那副淡然的語氣︰“你才多大,學這個做什麼?又無需上戰場。”

    林非鹿︰“我要學我要學我要學!”

    撒嬌撒潑是小孩子的利器!

    奚貴妃看了她幾眼,小豆丁剛才泡溫泉的丸子頭已經梳成了兩個小揪揪,纏著漂亮的紅絲帶,像只小狗似的蹭在她腳邊,正努力地散發萌感,企圖攻略她的心神。

    她不由得想起年前奚行疆進宮給她請安時,眉飛色舞地說起他偶然遇見的五公主︰“姑姑你是沒看到那兩個揪揪!啊太可愛了,讓人又想保護又忍不住破壞!”

    嗯……

    這不學無術的佷兒形容得還挺到位。

    林非鹿眨巴眨巴眼楮,听到大美人說︰“行。”

    她還沒來得及高興,就听她繼續道︰“習武先打基礎,就從今日開始吧,你先在這院子里扎兩個時辰的馬步。”

    林非鹿︰“?”

    奚貴妃︰“不會扎馬步?”

    她給林非鹿示範了一下,姿勢非常標準,像以前香港功夫片里開武館的老師父。

    林非鹿︰“…………”

    然後奚貴妃就進殿喝茶去了,留下林非鹿在寒風中孤獨地扎馬步

    。

    她雖然平時多有鍛煉,但那跟扎馬步能比嗎?別說兩個時辰,十分鐘她就不行了,感覺比以前她第一次去健身房,被教練逼著做平板支撐還要痛苦。

    松雨在旁邊看她雙腿打抖,小臉都憋白了,心疼道︰“公主,要不算了吧。你別看娘娘現在厲害,當年肯定也是吃了不少苦頭的,你年紀還小,哪里受得住這些。”

    林非鹿奶聲奶氣地大聲道︰“不行!奚貴妃娘娘好不容易才

    答應教我的,我不能半途而廢!”她伸直兩只小短手,“哼哈!”

    坐在殿內慢悠悠喝茶的奚貴妃︰“…………”

    這小東西,故意說給她听呢。

    旁邊那宮女也忍不住道︰“娘娘,五公主還小呢,您若真是有心教她,也慢慢來吧,別頭一次就傷了身子。”

    奚貴妃朝外看了兩眼,浮了浮茶蓋,聲音還是冷冷淡淡,但唇角卻勾了抹笑︰“這還是第一個說想跟本宮學武的,自然要考考資質和恆心。”

    正說著話,不知道上哪去浪的奚行疆步伐輕快地跑了回來,方一進殿,看見在院中扎馬步的小豆丁,還以為自己走錯了地方。

    他左右環視了一圈,又揉了下眼楮,發現自己沒走錯也沒看錯,再一看雙腿抖成篩子的林非鹿,差點笑暈過去。

    林非鹿還有力氣瞪他。

    奚行疆走過去蹲在她面前,稀奇道︰“小豆丁,你也被我姑姑罰啦?”

    這個“也”字就用的很生動。

    林非鹿不甘示弱道︰“我在跟娘娘學武!”

    奚行疆驚訝地挑了下眉,挑完了又不無遺憾地摸摸她顫抖的小揪揪︰“你說你,年紀輕輕的,怎麼這麼想不開呢?”他湊近一些,壓低聲音道︰“你知道以前我姑姑在邊關的時候,外號叫什麼嗎?”

    林非鹿問︰“叫什麼?”

    奚行疆︰“女閻羅。”

    林非鹿︰“……”她氣呼呼地大聲反駁︰“你胡說!娘娘才不是女閻羅!娘娘是仙女!”

    奚行疆臉色一白,果然,殿內立刻傳出奚貴妃冷冰冰的聲音︰“給我滾進來!”

    奚行疆咬牙切齒地戳了下她的揪揪︰“下次找你算賬!”

    然後愁眉苦臉地進去了。

    有奚行疆鬧了這麼一出轉移注意力,林非鹿又多堅持了一會兒,最後實在脫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松雨立刻心疼地給她揉腿,奚貴妃從殿內走了出來,小豆丁一看見她,垂頭喪氣道︰“娘娘,小鹿盡力了。”

    奚貴妃沒說話,轉頭吩咐松雨一會兒回去了該怎麼給她放松按摩,松雨連連稱是。

    林非鹿眼巴巴地看了她一會兒,等她說完才扯扯她袖子,委屈地問︰“娘娘,我是不是沒通過測試啊?”

    奚貴妃說︰“離開行宮之前,把這兩個時辰的馬步扎完,一刻都不能少。”

    林非鹿︰“!”

    她們要在行宮待上很多天,那豈不是把兩個時辰分成了很多分鐘!

    小豆丁又來抱她的腿,邊蹭邊說︰“娘娘你真好,果然是人美心善的仙女兒呢!”

    奚貴妃︰“本宮是不是仙女不好說,你是馬屁精倒是真的。”

    林非鹿</︰“……”

    突然覺得林帝不愛去奚貴妃宮里,可能是因為她懟人太厲害了。

    從溫泉殿離開的時候,林非鹿看到奚行疆還在屋內跪著,她幸災樂禍地朝他做了個鬼臉,在奚行疆咬牙切齒的神情中一蹦一跳地跑走了。

    不過也只蹦了幾步,腿太酸了,最後還是被松雨抱回去的。

    晚上松雨按照奚貴妃教她的辦法給林非鹿做了按摩放松,果然很有效,第二天起來雙腿只有一點點酸疼感。

    這次她學聰明了,先在听雨閣把馬步扎了再去泡溫泉,這樣利用溫泉放松效果更佳。

    听雨閣的宮人眼睜睜看著五公主在院子里扎起了馬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紛紛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松雨。

    松雨︰“……這件事,要從一只斷了翅的烏鴉說起。”

    …………

    有孔福在身邊,林帝也很快知道了自己的小五在跟奚貴妃學武的事。

    他一听就很不贊同,宮里已經有一個提刀就能殺人的貴妃還不夠嗎?!

    想當年奚貴妃剛進宮的時候被他冊封為嬪,受到了當時某位妃子的刁難。

    別的人受了刁難,要麼自己忍了,今後再暗自報復回去。要麼找陛下做主,求個公道。

    奚檀倒好,一個人干翻了妃子宮中所有侍衛,然後拎著妃子飛到了房頂,把人扔在上面,又拍拍手飛下去,若無其事地走了。

    那妃子愣是在房頂瑟瑟發抖蹲了幾個時辰,當時是三伏天,太陽毒得不行,最後曬得那妃子眼淚都流不出來,直接脫水了。

    雖然最後那妃子因為惡意刁難被他貶到冷宮,奚檀也被罰禁足三月,但他自此對奚檀的戰斗力有了一個非常深刻認知。

    不愧是當年在邊關被稱作女閻羅的奇女子!

    想起來都心痛。

    不行不行,朕萌萌噠的小五不能變成下一個女閻羅!

    林帝急切切就去找奚貴妃,進了殿中還沒說話,就被奚貴妃先發制人︰“陛下是來告訴臣妾,不要教五公主練武嗎?”

    林帝剛點了下頭,就听她繼續不咸不淡道︰“臣妾護得了她一時,護不了她一世,若這後宮中有人有心加害她,也不過是時間問題。學些傍身的功夫,總比什麼都不會好。”

    林帝倒是被她說愣了。

    他的那些皇子們都有學習騎射,平日在圍場也有專門的武將教習功夫,不只為了強身健體,也是為了在必要時自保。

    只是公主們就沒有這些規矩了,畢竟在皇家,公主幾乎是對任何人都沒有威脅的存在。只需德才兼備,長大之後安穩嫁人就行了。

    如今還不得知上次謀害小五的人是誰,今後還會不會動手,確實是個隱患。

    林帝略一思考,畢竟是個殺伐果決的皇帝,很快做出決定︰“檀兒所言有理,那朕便把小五交給你了。”說罷又干咳一聲,交代道︰“只是,學些傍身的武功就行了,那些打打殺殺的東西……咳,還是不要交給她了,危險。”

    奚貴妃看了他一眼,唇角挽了個笑︰“臣妾遵旨。”

    然後林非鹿就開始了每天扎馬步泡溫泉的日常。

    幾天下來,本來就光滑的皮膚比之前更好了,水靈靈粉嘟嘟,難怪以前大家都說運動是變美的不二法門。

    除了扎馬步泡溫泉,林非鹿還喜歡跟著林廷往山上跑。行宮修在山腰,古時候的深山未經開發,有種非常原始的森林美,她去了幾次,就發現了許多種曾經沒見過的野花,在冬天也開得非常恣意。

    林廷似乎天生有種吸引小動物的特質,他們不敢太深入,只是在邊邊兒上轉一轉,但每次總有小動物偷偷溜出來,被林廷一逗,就乖乖上前了。

    林非鹿覺得她這個大皇兄要是不當皇子,也可以開個動物園發家致富。

    去了好幾天,這一次,終于讓林非鹿遇到了她一直想看到的狐狸。

    她以前只小時候去動物園看到過狐狸,只記得人多又擠,那狐狸有些年紀,皮毛粗糙開了叉,不怎麼好看。

    這野生狐狸倒是第一次見,且通身雪白,簡直是用來做成皮裘冬天取暖的不二之選,(不是……

    只不過小狐狸的狀況不太好,前腿不知為何受了傷,血凝在白毛上,虛弱地趴在一簇草叢中。都說狐狸通人性有靈氣,它瞧見有人過來,不知是否被林廷身上的特質吸引,也不怕,嗚嚶地朝他叫,像在求救。

    林廷頓時就不行了,心疼地把小狐狸抱出來,查看了它的傷口,對林非鹿道︰“五妹,我們把它帶回去,讓太醫治治傷吧。”

    林非鹿點了點頭,兩人便抱著狐狸下山去。

    它不知在草叢中趴了多久,那草的葉子上帶著細微的小刺,像蒼耳似的全部黏在它毛上,林非鹿扒了一路,也沒把草葉扒完。

    下到行宮,林廷不知想到什麼,為難地跟林非鹿說︰“五妹,這狐狸還是抱去你的听雨閣吧,我那里,不太方便。”

    他身邊跟著的太監宮女都是阮貴妃的人,回去把這事兒跟阮貴妃一說,估計他又要受罰。

    林非鹿理解地點頭,從他懷里接

    過小狐狸,笑眯眯摸摸它腦袋︰“小狐狸,我帶你回去治傷,你要乖乖的哦。”

    狐狸把小腦袋軟噠噠擱在她手臂上,嗚嚶了一聲。

    回到听雨閣,林非鹿便讓松雨去請太醫,提前說明了是給狐狸治傷,太醫準備倒也充分。把它受傷的那只腿周圍的絨毛剪了,清理了傷口涂上藥,便包扎起來。

    小狐狸不叫不動的,連太醫都稱奇︰“五公主上哪撿的這只狐狸,看上去很通人性呢

    。”

    林非鹿笑眯眯道︰“那就麻煩陳太醫把小狐狸治好啦。”

    一人一狐,一個賽一個可愛,太醫笑著稱是。

    如此過了幾天,太醫日日都來給狐狸換藥,林非鹿還讓松雨用補藥熬雞給它吃,小狐狸腿上的傷很快就開始愈合,能滿地跑了。

    雖是只狐狸,倒是跟狗一樣黏人,總喜歡往林非鹿懷里跳。但它從山上撿回來,身上沾了不少草葉灰塵,松雨擔心不干淨,便道︰“公主,我們給它洗個澡吧,你抱著也安心。”

    林非鹿便讓松雨去備了熱水,兩個人蹲在院子里給狐狸洗澡。

    本來也不是多大個事兒,洗個澡而已,小狐狸也听話,安安靜靜蹲在水盆里,誰曾想熱水一沾它身,一股惡心的臭味頓時散發開來,就像穿了七天七夜沒洗的襪子,差點把蹲在跟前的林非鹿和松雨燻暈過去。

    松雨眼淚都快燻出來了,捂著鼻子哭喪著說︰“公主,奴婢常听人說狐臭狐臭,就是這味兒嗎?”

    林非鹿︰“…………”

    不,你不要侮辱狐臭。

    狐臭才沒這麼臭。

    小白狐一臉無辜地坐在盆子里。

    林非鹿看了兩眼,發現之前沾在它身上的沒能全部摘下來的草葉子現在都自動脫落浮在了水面,她讓松雨把小狐狸抱出來,聞了聞,發現那臭味原來是草葉上的。

    松雨也發現了,趕緊去換了盆水重新給小狐狸洗澡,這下果然就沒有臭味了。

    洗干淨之後,松雨抱著小狐狸進屋去火爐邊烘干。林非鹿發了會兒神,不知想到什麼,走到院子里把洗澡前從小狐狸身上摘的草葉子全部撿了起來。

    這葉子呈淡青色,脆脆的,一捏就碎,葉面有絨絨的小刺,湊近了聞一點味道都沒有,但是她一扔到熱水里,頓時散發出濃濃的惡臭。

    也不知道是什麼品種。

    趁著松雨給小狐狸烘干皮毛的時間,她把撿回來的臭葉子包在手帕里,然後拿了只茶杯來回碾了碾,直至把這些臭葉子全部碾成了碎末,才用手帕包好塞進了袖口里。

    洗過澡的小白狐看上去更漂亮了,而且眼楮是非常稀奇的碧綠色,看上去很有靈性,每一個見到它的人都嘖嘖稱奇。

    翌日用過午膳,林非鹿在房間休息了一會兒,掐著時間抱著小白狐

    去了林帝的中和殿。

    進到前殿,彭滿便笑著迎出來道︰“五公主,陛下正在午睡呢。”

    林非鹿歪著腦袋問︰“父皇一個人嗎?”

    彭滿道︰“梅妃娘娘陪著呢。”

    林非鹿說︰“我想給父皇看看我的小白狐,我在這里等他可以嗎?我乖乖的,不吵。”

    彭滿自然知道如今林非鹿在林帝心中的地位,倒也沒阻止,輕手輕腳將她領到內殿

    坐下,還讓人上了點心水果,笑著道︰“那公主就在這等著,等陛下醒了,奴才來叫你。”

    她摸著小狐狸的腦袋乖乖點頭。

    彭滿便又退到殿外守著了。

    她吃了些點心,還掰碎給小狐狸也吃了一點,湊在它耳朵旁小聲說︰“小狐,他們都說你通人性,你能听懂我說的話嗎?”

    小白狐吃著點心,用碧綠的眼楮看了她一眼。

    林非鹿笑眯眯的,往內間指了指︰“看到那里面沒,吃完點心,你就往那里面跑,跑到床邊鑽進床底去,行不行?你同意的話,我以後天天**給你吃。”

    小白狐慢條斯理吃完點心,然後從她懷里蹦了出來。它腿傷還沒好,跑起來一瘸一拐的,速度卻不慢。

    林非鹿慌張地喊道︰“小狐!別亂跑!”

    喊完便跳下來,往里面追了過去。

    守在內間的宮女驟然看到一只白狐跑了進來,嚇了一跳,但想到陛下和娘娘還在午休,倒是沒叫出聲,只急急走過去。

    那狐狸一溜煙就鑽進了床底,緊接著五公主也著急跑了進來,小聲問宮女︰“你看到我的狐狸沒?”

    宮女驚慌地指了下床底。

    林非鹿便爬過去,撅著屁股往里面看,小聲喊︰“小狐,快出來!”

    宮女生怕陛下被吵醒降罪,趕緊出去喊彭總管。

    林非鹿听見腳步聲遠去,轉頭看了眼擺在旁邊的繡鞋,從袖子里掏出手帕,飛快把抱在里面的粉末撒了一些進去。

    等彭滿火急火燎跟著宮女進來時,林非鹿已經抱著小白狐在往外走了。

    她一副做錯事的表情,垂著頭懊惱道︰“彭公公,我的小狐不听話,差點吵醒父皇,我回去了好好教育它!”

    彭滿見林帝沒被吵醒也松了口氣,笑道︰“小動物愛亂跑,公主多看著些便好。”

    林非鹿乖巧點頭,又坐回去繼續吃點心。沒多會兒林帝便睡醒了,在梅妃的服侍下起床洗漱,听彭滿說五公主等在外面,倒是很高興。

    林非鹿給他炫耀完自己的狐狸就回宮了,林帝則帶著梅妃去泡溫泉。這是他每天午睡之後的日常,每位妃嬪輪流著陪他鴛鴦戲水,今天剛好輪到梅妃。

    皇帝泡溫泉,除了隨侍的妃嬪,旁人都得回避,將一切準備好便退下了。梅妃只穿了件紗衣,身材曲線若隱若現,嫵媚又勾魂。

    林帝就愛身嬌體軟這一款,梅妃這些年對自己的身材和肌膚保養十分得體,像無骨美人似的,每次都能令林帝興致大發,她能承寵多年,跟這也有很大的關系。

    此刻披著紗衣緩緩入水,水氣繚繞,媚眼如絲,勾得林帝心癢癢。

    突然,一股惡臭傳了出來。

    林帝一愣,當即捂住鼻子,本來以為是外面飄來的什麼味道。但這溫泉殿只有頭頂的天窗開著,這臭味卻近在咫尺。

    他往周圍嗅了嗅,最後目光緩緩遲疑落在了梅妃身上。

    梅妃當然也聞到了,她捂著鼻子朝林帝走過去︰“陛下,這是什麼味兒啊?”

    她一走近,林帝差點沒被燻暈過去。

    林帝驚恐地瞪大眼楮,往踩在水面的那雙玉足看去。

    梅妃腳所在的那一圈水都不如其他地方清澈,有些淡淡的淺色的渾濁,就像好久沒洗腳似的。

    林帝本來是坐在水里,見她越走越近,那團渾濁也溢了過來,嚇得手忙腳亂從水里爬了起來。

    他覺得自己這輩子都忘不掉這股腳臭味兒了。

    梅妃啊梅妃!你實在太讓人朕失望了!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