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 35 章 【35】兩更合一

第 35 章 【35】兩更合一



    林景淵喝了一盞茶後就灰溜溜地走了,但是走之前讓康安留了下來,跟孔福他們一起在外頭伺候。

    林非鹿喝的藥里有安神助眠的成分,早就困得不行,打發了z熊孩子正打算睡覺,又有宮人來敲門。松雨和孔福一道去看了,回來稟告說︰“是大皇子殿下和太子殿下派了人過來,說要跟奴婢們一起守夜。”

    林非鹿覺得自己以後要是穿回去了,說不定可以寫本小說什麼的,就叫《被三個皇子哥哥團寵的日子》。

    有禁軍和宮人的雙重守護,林非鹿美美睡了一覺,夢都沒做一個。翌日醒來,松雨正服侍她梳洗,林念知身邊的貼身婢女抱柚就過來了,手里還提著一碗熱粥,里面加了一些潤嗓補身的補品,有股淡淡的藥味。

    抱柚笑著說︰“長公主天不亮就吩咐奴婢熬粥,熬了得有兩個時辰了,五公主快趁熱吃了吧。”

    又為難地說︰“長公主讓奴婢轉告五公主,惠妃娘娘看得嚴,她不太方便過來看你,讓你自個兒注意些。”

    林非鹿認真地點點頭,乖巧地謝過了皇長姐,吃完早飯,就去林帝所在的中和殿請安。她現在在林帝那里存在感十足,再像以前一樣不去請安就說不過去了。

    在殿外的時候遇到也來請安的林廷,她遠遠就跳著跟他揮手打招呼。

    林廷笑著站在原地等她,等她走近了才溫聲問︰“昨晚睡得好嗎?”

    林非鹿笑眯眯地點頭,小聲道︰“大皇兄,阮貴妃娘娘這次沒有一起來行宮呢。”

    她眼神靈動又狡黠,林廷忍不住笑道︰“所以?”

    她聲音還未完全恢復,說話時帶著一絲絲沙啞,但難掩興奮︰“我們可以去山上找小動物玩啦!我听說這山上還有小狐狸呢。”

    林廷心頭一暖,替她理了理乖巧的劉海︰“好。”

    兩人進去的時候,發現林傾和林景淵已經在了。但奇得是,林傾是坐在一旁的,林景淵是跪在堂下的,垂著腦袋像霜打了的茄子,蔫兒得不行。

    林帝坐在上方的塌上,手上拿著一本書,梅妃陪在一旁,正垂眸安靜地剝著水果。

    林帝道︰“方才考過了你三哥,現在朕考考你。听說你年前在太學表現甚好,朕檢查一下太傅所言是否屬實。”

    林景淵不自在地動了下身子,小聲嘟囔︰“我就是來請個安,也能被抽查功課,我太難了。”

    恰好林廷領著林非鹿進來,林帝一看見扎著小揪揪裹著紅斗篷邁著小短腿進來的小團子,臉色頓時柔和了很多。

    林非鹿歪歪扭扭地行禮︰“小五給父皇請安。”

    林帝笑道︰“听這聲音,比昨日好許多了。”

    林廷也請了安,林帝便道︰“廷兒也跟老四一起吧,考完他朕再考你。”

    林廷恭聲應是,端正跪在堂下。

    林帝正要讓人給五公主賜座,就看見小團子左看看大皇兄,右看看四皇兄,對了對小手指,也乖乖跪好了。

    他失笑,便也沒叫她起來。

    林景淵悄悄瞅了眼旁邊的林廷,小聲求救︰“大皇兄幫幫我!”

    林廷抿唇笑了下,垂眸不說話。

    林景淵嗚嚶了兩聲,就听林帝道︰“老四,朕問你,太康失邦,昆弟五人須于洛I,述大禹之戒作五子之歌,是何五言?”

    其實他考林景淵的內容相對而言算簡單了,畢竟這個兒子什麼德行他也清楚,說復雜了,說不定他連題目都听不懂。

    沒想到自己這麼簡單的問題,底下的林景淵還是一副抓耳撓腮的樣子。

    林帝簡直想用手邊的硯台砸他頭上,看能不能把他腦袋砸靈光些。

    林景淵其實有背過這段,他知道是《尚書》夏書篇里的內容,但俗話說得好,萬事開頭難,他一時緊張,愣是想不起第一句是什麼。

    急得連連向林廷求救︰“皇兄!大皇兄!皇長兄!第一句是什麼來著?!”

    林廷向來守規矩,當然不可能當著父皇的面幫他作弊,為難地看了他一眼,垂下頭去。

    林景淵正急得不行,就听見旁邊有道小氣音悄悄提醒他︰“其一曰,皇祖有訓,民可近,不可下。”

    林景淵瞬間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在林帝發飆之前大聲道︰“其一曰︰皇祖有訓,民可近,不可下,民惟邦本,本固邦寧。予視天下愚夫愚婦一能勝予,一人三失,怨豈在明,不見是圖。予臨兆民,懍乎若朽索之馭六馬,為人上者,奈何不敬?”

    林帝驚訝地挑了下眉,臉色漸漸緩和,目露贊許听著他背完了後面的內容。

    等他背完,林帝便點頭道︰“不錯,看來太傅所言非虛,有長進,去旁邊坐著吧。”

    林景淵有種死里逃生的感覺,抹了把汗,磕頭之後正要起身,就听上位的梅妃掩嘴一笑,十分好奇地問︰“五公主方才跟四殿下說了什麼?怎麼四殿下一點就通?”

    林帝方才注意力都在林景淵身上,倒沒注意一旁的小團子,听梅妃這麼一說,才挑眉看過去。

    林景淵︰我殺梅妃。

    林非鹿也是一臉沒料到幫皇兄作弊會被當場

    點出來的慌張,飛快掃了父皇一眼,裹在斗篷里的身子本來就小巧,現在縮成一團埋下小腦袋,看上去像是恨不得把自己藏起來,渾身都透出一股“看不見我看不見我”的信息。

    林帝被萌得心肝顫。

    故意威嚴道︰“小五,你方才跟老四說什麼了?”

    小團子一抖,不情不願地抬起頭來,小臉皺巴巴的,蔫蔫兒地開口︰“我……我說……”她吸吸鼻子,大概是因為害怕,居然

    嚇得打起嗝來,一邊打嗝一邊說︰“其……嗝……其一……嗝……”

    林帝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梅妃眼里的笑意倒是淡了很多。

    小團子快被嚇哭了,一邊打嗝一邊吸鼻涕,要多可憐有多可憐,林景淵又氣又心疼,頓時大聲道︰“父皇!不怪五妹!是兒臣愚笨,五妹才不得已提醒我的!請父皇責罰兒臣,兒臣願意領罰!”

    沒想到林帝只是嫌棄地斜了他一眼,說︰“一邊兒去。”

    然後林景淵就眼睜睜看著他敬愛的父皇走下來,把偷偷抹眼淚的五妹抱了起來,坐回了榻上。

    小團子坐在他腿上,小手拽著他的袖口,偷偷觀察他半天,底氣不足地小聲問︰“父皇不生氣嗎?”

    林帝笑眯眯把梅妃剛才費心剝的水果拿起來喂給她︰“父皇不氣,甜嗎?”

    小團子咂咂嘴,這才彎著唇笑︰“甜~”

    梅妃︰“………………”

    林帝又問︰“小五會背《尚書》嗎?”

    小團子兩根小手指軟軟地捏在一起,比劃說︰“會背一點點。”

    林帝早知她聰明,卻不知她還會讀書識字,《尚書》對于在太學上了幾年學的林景淵很簡單,可對于一個從未去過太學五歲的小女孩就很難了。

    林帝這才驟然想起,蕭嵐是識字的。

    記得當年入宮,他听宮人回報,有位嵐淑女帶了幾個大箱子進宮,箱子里不是別的,全是書筆。他就是因為這件事,才會在新人中第一個翻了蕭嵐的牌子。

    美貌驚人又富有才情,簡直是按照他的喜好長的。

    唯一的缺點是性格不討喜,太過沉悶,從不主動與他說話,一問一答,仿佛一字都不願多說。按說這樣的性子,放在別人身上,早被他厭煩了。

    但蕭嵐愣是憑借美貌和才情承寵三年,直到林瞻遠漸漸顯露痴傻,才觸了林帝的逆鱗,一朝失寵。

    看來蕭嵐,把她這個女兒教的很好。

    他心中一時有些感慨,突然想到什麼,轉頭問一旁的梅妃︰“朕記得,你與小五的母妃是同一年入宮的吧?”

    梅妃一愣,又很快恢復如常,柔聲笑道︰“是,時間可真快啊,妾身已經陪在陛下身邊七年了。”

    林帝也笑著點了

    點頭。

    他抱著林非鹿考完了林廷的功課,林廷自然是沒什麼問題,在林帝滿意的目光中坐到了林傾身邊。

    林傾偏頭低聲對他笑道︰“要不是有小五在,我看老四今天免不了一頓板子。”

    林廷也忍不住笑︰“五妹的確聰明,等開了春,應該能和我們一起去太學了。”

    請完了安,皇子們便告退,林非鹿本來也想走,結果林帝笑眯眯問︰“昨天沒學完

    的棋還學嗎?”

    她眼眸晶亮地點頭︰“要!”

    林帝便讓彭滿擺了棋盤,繼續教小團子下棋。

    梅妃不出所料又被晾在一邊。

    這次林帝倒是沒叫她退下,而是笑吟吟對她道︰“剛才剝的水果不錯,小五喜歡,你再剝一些來。”

    梅妃︰“…………”

    林非鹿不露痕跡地看了她一眼。

    不愧是高手,都這樣了表情管理還是很完美,盈盈一笑揶揄道︰“是,妾身也借著五公主的福,再跟陛下學學棋。妾身當年跟陛下學棋的時候,陛下對妾身可沒這樣的耐心呢。”

    林帝笑道︰“你又胡說,朕對你還沒耐心?”

    梅妃嗔道︰“陛下的耐心可不在棋上,明明教著教著便……”

    她說著,像恍然想起林非鹿還在,一臉羞紅地停住了,只是眼波流轉,嬌媚地望著林帝。

    林非鹿︰我懷疑你在搞黃色並且掌握了證據。

    林帝似乎也想起了當年的事,女兒還在,他臉色有些訕訕,責怪地看了梅妃一眼,但明顯開始有些心不在焉。林非鹿跟他下了兩局,淚眼朦朧地打了個哈欠。

    林帝便問︰“困了?”

    還不等林非鹿回答,便對彭滿道︰“送五公主回去休息吧。”

    然後林非鹿就被帶走了。

    踏出殿門時,听到里頭傳來了梅妃嬌俏的笑聲。

    林非鹿︰白日宣淫的狗男女。

    這梅妃,是有些手段,三言兩語便把林帝的心思勾回了自己身上,難怪這麼多年承寵不斷。

    算了,回房補覺去。

    這一覺便睡到中午,用了午膳,便有宮人來傳話,說溫泉已經備好,下午就可以泡溫泉了。

    林非鹿以前冬天就喜歡去溫泉酒店度假,高興地把頭發全扎起來,在頭頂挽了個丸子頭,興致勃勃出門泡溫泉去。

    行宮溫泉甚多,各宮都得了一個泉眼。禁軍得了林帝的吩咐,五公主走哪他們便跟哪,但溫泉這種涉及隱私的地方,除了貼身婢女,其余人是不可出入的。

    林非鹿心想,不可能自己泡個溫泉也能被刺客溺死在水里吧?

    但也不是不可能。

    一時之

    間有些糾結。

    恰好此時彭滿找了過來,見她便道︰“五公主,陛下尋你呢,快隨奴才來吧。”

    林非鹿跟著彭滿過去,林帝一瞧見她的丸子頭,頓時愛不釋手,揉了又揉,還逗她︰“兩個小揪揪合二為一了。”

    林非鹿︰……作為皇帝你這麼幼稚真的好嗎?

    臉上倒還是一派天真乖巧︰“父皇,我們去哪里呀?”

    林帝牽著她

    的手道︰“你一個人泡溫泉朕不放心,帶你去個安全的地方。”

    林非鹿還以為林帝要把他自己的溫泉讓出來給自己呢,沒想到他居然把自己帶到了奚貴妃那里。

    奚貴妃一身單衣迎出來的時候,林非鹿都有些愣。

    她第一次見到這位傳說中的將門之後,並不如後宮妃嬪明艷貌美,相反她眉眼生得有些淡,眸色冷冽,身段並不縴弱,有股奪人的颯意。

    見到林帝過來,她不卑不亢地行了個禮,冷冽的眸子淡淡掃了一眼林帝旁邊的小女孩。

    林非鹿︰有被颯到!

    林帝笑道︰“檀兒,朕帶小五過來,讓她跟你一起泡溫泉。驛站的事你也知曉,朕不放心她一個人。”

    林非鹿眨巴眨巴眼楮,正要使出賣萌攻擊,就听奚貴妃淡聲說︰“怎麼,陛下把臣妾當護衛打手嗎?”

    林帝訕訕一笑,似乎習慣她這樣的語氣,也不惱,把林非鹿往前推了推︰“交給別人朕不放心,朕最相信你了。”

    奚貴妃不置可否地笑了下,又瞟了林非鹿一眼。

    林非鹿立刻乖乖行禮,奶聲奶氣道︰“小五拜見奚貴妃娘娘。”

    林帝說︰“朕的小五這樣可愛,檀兒你肯定也會喜歡她的。”

    奚貴妃還是那副冷然的模樣,朝林帝曲了下身︰“臣妾領命。”

    林帝便歡天喜地地走了。

    他一走,殿內便只剩下林非鹿和奚貴妃,以及她們各自的侍女。奚貴妃轉身往前走去,也沒回頭,像是知道林非鹿沒動似的,淡聲道︰“跟上來。”

    林非鹿這才邁著小短腿跟上去,並在心里狂吹彩虹屁︰這位娘娘好帥啊!

    俗話說得好,容貌不是最重要的,氣質才是!這位奚貴妃的氣質簡直絕了!

    她之前為了攻略奚貴妃,暗自打听了不少關于她的消息。听說她出生在邊關,自小在邊關長大,習得一身武藝,本來有成為一代女將的潛質,可不知為何最後卻進了宮,當了貴妃。

    她性格冷傲,不屑爭寵,入宮便封了嬪,就算至今沒有子嗣,卻因為家族的原因穩坐貴妃之位,很得林帝信任和喜愛。

    這不就是宮斗劇里拿女主劇本的女主角嗎?!跟梅妃那種妖艷賤貨一點都不一樣!

    上了台階,穿過重重紗簾,後

    面就是熱氣蒸騰的溫泉了。

    已經有侍女候在兩邊,奚貴妃只穿了件單衣,站在池邊衣服一褪,露出後背漂亮的蝴蝶骨和修長的細腿,不緊不慢地踩著台階走進了溫泉。

    林非鹿小步走過去,在松雨的服侍下脫了外衣,但里面還裹著她提前備好的浴巾,先在池邊伸腳試了試溫度,然後才慢慢把小身子藏進水里。

    啊,舒服。

    久違的溫泉。

    正眯著眼享受,听到奚貴妃淡聲道︰“別往中間去,水深。”

    林非鹿偏頭看過去,她背靠著池沿,容貌被熱氣一蒸,透出些紅潤,倒比剛才多了些溫度,看上去沒那麼冷淡了。精致的鎖骨隱隱約約浮在水面,天鵝頸漂亮得惹眼,不愧是自小習武的身材!

    林非鹿恨不得拍水長嘆︰這麼好看的小姐姐為什麼便宜了她那個爹!!!

    她老老實實“哦”了一聲,小短腿踩著水,慢騰騰走到了奚貴妃身邊,往她身邊一蹲。

    過了會兒奚貴妃睜開眼,打量了兩眼旁邊的小豆丁,她亮晶晶的眼眸里盛滿了水汽,一眨不眨地看著自己。

    她問︰“看什麼呢?”

    林非鹿說︰“娘娘真好看!”

    奚貴妃不屑一顧︰“小騙子,這麼小就會恭維人。”

    林非鹿恨不得掏出自己的顏狗心髒以表忠心︰“小鹿沒有騙人!就是很好看!”

    奚貴妃饒有興趣地看著她︰“哦?那你說說哪里好看?”

    林非鹿︰“娘娘的鎖骨很好看,性感又清晰!還有頸子,細長優雅,像天鵝一樣漂亮!還有這腰,娘娘殺人不用刀,全靠腰啊!”

    奚貴妃︰“?”

    顏狗看到美人一世情難自己,接收到奚貴妃迷惑的目光才克制住了,又露出屬于小孩的乖巧︰“反正就是很好看啦!”

    奚貴妃打量了小豆丁半天,終于笑了一聲,伸手撥了下她的丸子頭,“倒是跟行疆形容的一樣,是個有趣的小姑娘。”

    林非鹿羞赧一笑。

    奚貴妃高冷話少,林非鹿想刷她的好感度,當然也不能聒噪,安靜在一旁乖乖泡溫泉。殿內一時很安靜,林非鹿被熱氣燻得昏昏欲睡,這具身體畢竟年紀小,不適合長時間泡著。

    奚貴妃看了小豆丁一眼,吩咐侍女︰“帶五公主出去吧。”

    林非鹿腦袋一點,像是驟然清醒過來,一把抱住她縴長的手臂。

    奚貴妃︰“?”

    小豆丁眼巴巴看著她︰“我還想跟娘娘再一起泡一會兒。”

    奚貴妃問︰“為什麼?”

    林非鹿︰“跟娘娘多泡泡,說不定就可以和娘娘一樣有長長的腿了。奚行疆總罵我矮。”

    奚貴妃冷冷

    道︰“你不用管他,等我把他的腿打斷,你就比他高了。”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