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 34 章 【34】兩更合一

第 34 章 【34】兩更合一



    林非鹿一直自詡不是個好人。

    她也確實干過一些好人干不出來的事,她知道那不對,但她並不為此感到愧疚。所以她死的時候,自覺這是老天給的懲罰,倒還平靜。

    但就是再壞再惡,也從未涉及過人命。

    殺人這種事,是隨隨便便就能干得出來的嗎???她是綠茶,又不是反社會變態。

    可這萬惡的封建時代,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後宮,開局就下死手,一上來直接就要她的命,也太毒了。

    相比之下,上一次靜嬪的陷害居然還算委婉了。

    林非鹿覺得自己還是需要成長,結合新時代的綠茶手段,綜合舊時代的風土人情,爭取讓自己綠得更加符合本土特色。

    吃不飽穿不暖的溫飽問題已經解決了,看來接下來需要解決的就是生存危機了啊。

    這個梅妃,有點意思,算是她進宮以來遇到的最難對付的boss。

    她現在還沒有確切的證據證明今晚想殺她的人就是梅妃安排的,但出于對同類的嗅覺和敏感,她覺得這事兒就算不是她安排的,也跟她脫不了干系。

    就沖她剛才把仇恨轉移到蕭嵐身上那幾句話,林非鹿猜測,她可能跟蕭嵐之間也有些不為人知的舊怨。

    總之,副本難度升級,極具挑戰性,需小心提防。

    她縮在被窩東想西想的時候,外頭林帝已經命人把床鋪好了。就在她旁邊的位置,隔著一扇紗帳,林帝身邊的總管太監彭滿有些擔憂道︰“陛下,這新床不穩,要不奴才在這守著五公主,您還是去旁邊的房間睡吧。”

    林帝揮了下手︰“不必,小五今夜受了驚嚇,朕陪陪她。”

    他說著話,走到床邊坐下,見小團子小手拽著被子蒙住半個腦袋,只留下一雙黑溜溜的眼楮在外面,怯生生地打量他。那眼尾還紅著,像受了欺負忍住不哭的小可憐,漂亮又讓人心疼。

    林帝伸手摸摸她亂糟糟的腦袋,哄道︰“小鹿不怕,父皇守著你。”

    她微微往上蹭了蹭,小腦袋蹭在他掌心,是依賴的表現。張了張嘴似乎想喊他,卻只發出沙啞的一個音,听上去更可憐了。

    林帝轉頭問︰“宣太醫了沒?”

    彭滿道︰“宣了,隨行太醫住在外頭營帳內,過來需要些時間,奴才估摸著快到了。”

    正說著,外頭侍衛便通傳太醫來了,林帝便命人進來。

    太醫背著藥箱也是一副急匆匆的模樣,听說五公主遇刺,本來以為受傷見了血,把能帶的行當都帶上了。來了一看才知道她只是傷了嗓子,倒是松了口氣。

    除去修復嗓子的藥之外,還開了一些安神助眠的,以免小公主受驚過度。

    開了方子,林帝又命人去熬藥,

    這一來二去耽擱不少時間,已經是半夜了。彭滿擔憂道︰“陛下,就讓奴才守著,您去歇著吧,明日還有一天的路程呢。”

    林帝打了個哈欠,正要說話,他的小團子從被窩爬起來,兩只小手抱住他胳膊,輕輕搖了搖。

    她說不出話,只能發出小小的啞啞的氣音,“父皇,去睡吧。”

    林帝不由得笑起來,手臂一提,就把小團子拎到了自己身上︰“朕不困,等朕的五公主喝了藥安安穩穩睡著了,朕再去睡。”

    小團子眼巴巴看著他,看樣子感動壞了,一頭扎進他懷里。

    林帝沒能擋住小女兒的撒嬌攻勢,感覺自己素來養成的堅硬心腸都軟了半分。

    他說到做到,果然等林非鹿喝了藥睡下了才去歇息,皇帝住的地方,別說刺客,蚊子都飛不進來一只。林非鹿不再擔心,加上藥里的助眠成分,很快就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外頭傳來車馬拔營的聲音。

    林非鹿睜眼的時候,林帝已經在宮人的服侍下穿著洗漱完畢了。其實當皇帝並不輕松,她以前看紀錄片看到一句話,說的是“朝臣代漏五更寒”,也就是說大臣們五更天就要上朝等皇帝朝見。

    五更天大概五點左右,可以推算皇帝差不多凌晨四點多就要起床,這簡直比高三狗還要辛苦。

    凌晨四點的洛杉磯是沒可能見了,凌晨四點的皇宮倒是天天見。

    林非鹿還是挺佩服這些皇帝的。

    擱她這,就是把皇位送給她,她也不要。

    皇位和懶覺之間,她選擇懶覺。

    林帝轉身瞧見她黑溜溜四處打量的大眼楮,笑道︰“小五醒了。”他吩咐旁邊的人︰“服侍五公主起身吧。”

    林非鹿這才看見松雨候在旁邊,她大概是一夜沒睡,眼眶紅紅的,卻朝自己露出如往常一樣羞赧又恬靜的笑。

    林非鹿看著自己這個救命恩人,不由得想起她的哥哥,跟自己做約定的那個侍衛。她突然覺得這後宮種種,都早有命數。

    車隊整裝完畢,拔營出發,這次林非鹿沒回自己的馬車,而是被林帝帶到了聖駕之上。

    如果說昨天太子林傾的車架是寶馬,那林帝的聖駕就是林肯,加長版的那種。

    昨天她還心疼皇帝出游不易呢,今天就被打臉了。</

    p>

    果然當皇帝的是不會虧待自己的。

    車馬上路之後,昨晚查了一夜的侍衛來報,什麼都沒查出來。林非鹿倒是不意外這個結果,只是林帝臉色不太好看,命他繼續追查。

    林非鹿喝了兩頓藥,休息了一晚,嗓子已經恢復了一些,勉強能說話了。手腳並用從坐墊上爬過來,抱著林帝的手臂軟軟地搖︰“父皇不要生氣。”

    她發現了,林帝跟林景淵一樣,就吃</撒嬌這一套。她軟乎乎地一撒嬌,他臉上的怒意果然就散了,笑呵呵把她抱到腿上,摸了摸她頭上的小揪揪,又嘆道︰“朕不生氣,朕只是要給小鹿一個交代。”

    小團子眨巴著眼楮軟聲說︰“小鹿不要交代。”

    林帝挑眉笑問︰“那你要什麼?”

    便見她伸出小手指,飛快地指了下旁邊案幾上擺著的糕點,怪不好意思地說︰“要那個。”

    林帝哈哈大笑,刮了下她小巧的鼻尖︰“你這個小饞貓。”

    說罷便讓彭滿把碟子端了過來,林非鹿雙手捧著糕點,安靜又乖巧地在旁邊啃起來。她眼楮很亮,小臉鼓鼓的,邊吃還搖頭晃腦,像只可愛的小倉鼠。

    林帝在旁邊看著,越看心中越喜愛。他這幾個女兒,長公主他雖然也很寵愛,但林念知性格過分活躍,有時候還是會讓他覺得頭疼。

    二公主早夭,三公主自不必說,現在想起就反感。

    而四公主則太過木訥憨厚,見他時不掩懼意,很難有女兒承歡膝下的愉悅。

    甦嬪的六公主如今才三歲,雖然也憨態可掬,但少了些小五身上的靈氣,而且年齡太小,很多事全憑本能,說哭就哭,林帝去了幾次都遇上她嚎哭不止,都有些怕了。

    他平日更加看重皇子,空下來心思也都花在幾位皇子身上,檢查功課抽查騎射。幾位皇子敬他怕他,在他面前向來規規矩矩不敢放肆,就也少了父子之間的親近感。

    他跟女兒相處的時間並不多,此刻才恍然覺得,女兒要比他那幾個兒子可愛得多啊。

    女兒會撒嬌,會軟綿綿喊父皇,還可以扎萌死人的小揪揪!

    皇子能做到嗎?!

    不能!

    林帝滿眼不加掩飾的喜愛林非鹿當然也察覺了,她小手還捧著點心,埋著頭在啃,小身子卻微微往旁邊側了側,只給林帝留了半個後腦勺。

    林帝被她害羞的小乖樣逗得哈哈大笑,感覺自己好久沒有這樣開心了。

    林非鹿啃完點心,接過彭滿遞來的帕子擦了擦手,一副饜足的表情,小身子跟著馬車搖晃的弧度微微晃動,不知道突然看到什麼,水靈靈眼楮都瞪大了。

    林帝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原來是自己腰間佩的一只香囊。

    只見她有些疑惑地歪了下腦袋,以為

    自己看錯了,又湊近看了看,發現沒錯啊就是自己送太子殿下的那只香囊啊,怎麼會在這里呢?她似乎有點懷疑人生,抓了抓自己的小揪揪,小臉迷茫地看向林帝。

    林帝有點心虛,干咳了一聲才說︰“這是你三皇兄送給朕的。”

    小團子這才松開眉頭,了然地眨了眨眼。

    父女倆相處十分融洽,沒多會兒,馬車稍微停了一下,外面宮人稟報道︰“陛下,梅妃娘娘過來了。”<</p>

    林帝笑道︰“進來吧。”

    車簾掀開,梅妃便裹著一陣香風彎腰走了進來,先是盈盈行了禮,才柔聲道︰“妾身來陪陛下下完昨日未完的那盤棋。”

    林帝便把林非鹿抱到一旁坐下,笑吟吟道︰“好,彭滿,擺棋。朕今日要好好看看,你的棋藝到底進步沒有。”

    梅妃嗔道︰“陛下又拿妾身取笑。”

    兩人笑聊了幾句,梅妃又看向在一旁啃點心的林非鹿,一臉關切︰“五公主的嗓子今日可好些了?”

    林非鹿乖巧點頭,附贈一個人畜無害的可愛笑容。

    彭滿很快就把昨日的棋局擺了上來,梅妃和林帝對面而坐,各執一子,開始對弈。林非鹿就坐在林帝身邊,小手牽著他一方衣角,乖乖地看著。

    林帝下著下著,就感覺旁邊的小團子越湊越近。他轉頭一看,發現小團子正目不轉楮地盯著棋盤,嘴角還沾著糕點碎末,小臉卻全神貫注,像是看得入迷,令人忍俊不禁。

    見他遲遲未落子,她還怪著急地轉頭看了看自己,小眼神里都是催促。

    林帝終于沒忍住笑了出來,揉她小腦袋︰“看得這麼認真,喜歡這個啊?”

    小團子有點不好意思地垂了下眸,抿著唇輕輕點了點頭。

    林帝又問︰“會下嗎?”

    她搖搖頭。

    林帝便笑道︰“朕教你。”

    他抬手便將棋局亂了,吩咐彭滿把黑白子分撿出來,然後對愣住的梅妃道︰“今日不下了,朕教教小五,你先回去吧。”

    梅妃︰“…………”

    她不露痕跡看了一眼林帝身邊那個天真可愛的小女孩,終是什麼也沒說,柔聲笑道︰“是,那妾身就先回去了。”

    她一走,林帝就開開心心教起女兒下棋來。

    林非鹿倒真不會圍棋,但架不住人聰明,林帝一解釋她就懂,一上午的時間就把基本規則和定式都搞明白了。等到用過午膳再次上路,她已經能磕磕絆絆跟林帝對弈了。

    雖然不過幾子就被林帝絞殺,但五歲的孩子能聰明到這個程度,還是令林帝大為震驚。

    震驚之後又是驚喜。

    他一向惜才,大林也是重文輕武,後宮但凡有個飽讀詩書滿腹才情的妃嬪都會得

    他寵幸,他對幾個皇子的要求就更為嚴格,所以太子才會壓力那麼大。

    雖然對公主沒什麼要求,但林念知就因為聰明伶俐才深得他喜愛,就更別說此時令他另眼相看的林非鹿了。

    他想起在梅園初見小團子時,她許願世間清平,那時他就該明白,這孩子與旁人是不同的。

    沒想到蕭嵐給他生了個痴傻兒子,卻生了個這麼天資聰穎的小公主。

    這大概就

    是上天垂憐吧。

    林帝一時之間感慨連連,看著還在認真研究棋局的林非鹿,心中對她母妃的厭惡都不知不覺散了幾分。

    傍晚時分,行進的車隊終于搖搖晃晃到達了山腰上的行宮。行宮也是常年有人駐守的,早已將各殿打掃干淨,配置齊全,就等主子入住。

    林非鹿住的地方叫听雨閣,林帝見她身邊只有一個松雨跟著,便指派了身邊的一個太監,叫做孔福的過去伺候。又撥了一隊保護自己的禁軍駐扎在听雨閣,以免之前的賊子再次行凶。

    禁軍的戰斗力那可是數一數二的,往听雨閣四周一站,連宮人都要繞道走。

    此時天色已晚,兩日舟車勞頓,自然是要先休整一夜。听雨閣里已經有兩個伺候的宮女,加上松雨和孔福就是四個人,照顧林非鹿綽綽有余。

    這一天時間大家都知道五公主是隨聖駕上山的,又看禁衛軍那架勢,暗地里都在說這五公主因禍得福,反而得了陛下寵愛。

    林非鹿吃過晚飯在四周轉了一圈,看著那些肅然而立的禁衛軍,心安不少。

    對方一擊未中,林帝又在徹查此事,有禁衛軍站崗,應該不敢再貿然動手。她不大擔憂,松雨倒是很緊張,悄聲跟她說︰“公主,晚上奴婢還是跟你睡一張床吧。”

    林非鹿笑道︰“對方又不傻,要真是再來,肯定不會再上當啦。放心吧,有禁衛軍在,他不敢再來的。”

    松雨憂心道︰“奴婢心里總還是不放心的。臨行前娘娘交代奴婢要好生照看公主,沒想到還是出了這樣的差池……”

    說著說著又要哭了。

    林非鹿拉過她的手︰“你已經把我照顧得很好啦,如果沒有你,我昨晚就死了。”

    松雨急急道︰“公主不許說那不吉利的字!公主吉人天相,一定會平平安安長大的!”

    兩人邊走邊聊,剛進院子,就听外面禁衛軍一聲厲喝︰“什麼人膽敢翻牆!拿下!”

    別說松雨,林非鹿都給嚇了一跳。心道不是吧,這天才剛黑呢,對方就這麼迫不及待想要她的命?

    沒想到一陣慌亂之後,傳出奚行疆略微狼狽的聲音︰“是我是我!誒誒誒,把你的刀放下,看清本世子是誰沒有?!”

    外頭一陣匆忙︰“見過世子殿下,世子殿下這是……”

    林非鹿奇了怪了,邁步

    走出去。

    就看見奚行疆抱著一疊鋪蓋卷兒站在牆角,有些尷尬地摸自己鼻頭。

    她真是又生氣又好笑,嗓音沙啞地喊他︰“奚行疆!你在這做什麼?”

    禁衛軍見是誤會一場,又紛紛紀律分明地站回原崗位。奚行疆抱著鋪蓋卷兒走過來,下巴抬得高高的,但是難掩尷尬,磕磕絆絆說︰“我……我擔心昨晚那刺客又來,在這巡視!”

    林非鹿︰“巡視那

    你抱著鋪蓋卷兒做什麼?要是遇見刺客,你打算用被子捂死他嗎?”

    奚行疆︰“…………”

    他氣得抬手揉她頭上的小揪揪︰“我這是擔心誰?你還擠兌我!”他推她往里走,“走走走,先進去。”

    進到院內,他抬手便把院門關上,里頭的宮人瞧見他紛紛行禮。奚行疆隨手一揮,跟著林非鹿走進房間,然後徑直把抱在懷里的鋪蓋卷兒扔在了林非鹿床邊的地上。

    林非鹿︰“?”

    松雨眼見他開始打地鋪,急忙道︰“世子這是要做什麼?!”

    奚行疆頭也不抬地把鋪蓋卷兒鋪好︰“看不出來?打地鋪呢。”

    松雨又急又怕︰“奴婢知道世子是在打地鋪,可世子在這里打地鋪做什麼?難不成要在這里過夜嗎?!”

    奚行疆︰“嗯啊。”

    松雨當即就給他跪下了︰“世子萬萬不可!我們公主……我們公主雖然年幼,但卻是女子,男女授受不清,世子若是在公主房中過夜,傳出去公主的清譽可就毀了!”

    奚行疆抬頭怪不高興地瞪了她一眼︰“命都快沒了,還顧及清譽做什麼?回宮之前,本世子就守在這里了,若是賊人再敢來,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

    林非鹿︰“…………”

    松雨本就擔心刺客,听他這麼一說,倒是愣住了,開始在公主的清譽和生命危險之間反復糾結。

    奚行疆打好地鋪,美滋滋往上一躺,以手枕頭,翹起二郎腿,“行了,洗洗睡吧。”

    林非鹿︰“……你給我滾出去。”

    他半抬了下身子,從下往上斜了她一眼,教訓道︰“女孩子不可如此粗俗!”他悠哉悠哉晃蕩著二郎腿,“誒小豆丁,我就奇怪了,你在你皇兄面前的那股軟萌勁兒,怎麼在我這半點都沒了呢?”

    林非鹿︰“一滴都不給你!起來!”

    她越是奶凶,他越樂,兩人正膠著著,屋外又傳來一陣腳步聲,很快就听見宮人行禮︰“見過四殿下。”

    林景淵一路喊著“小鹿”跑進來。

    方一進屋,看見躺在地上的奚行疆,眼珠子一瞪,頓時大怒,張牙舞爪朝他撲過來︰“你這**之徒!又在我妹妹房間里做什麼?!”

    然後林非鹿就看著兩個人又開始掐架。</p

    >

    兩個熊孩子的破壞力簡直是成倍的。

    最後還是奚行疆從被子里摸出一把短刀大吼道“我是來保護小鹿的!”,才得以終止這場“戰爭”。

    林景淵看看他那短刀,又看看站在一旁的五妹,眼珠子一轉,然後就往地鋪上一躺︰“那我也睡這,我也要保護我五妹!”

    奚行疆嗤笑道︰“就你那三腳貓功夫?”

    林景淵大怒︰“你不要看<不起人!”

    眼見兩人又要掐起來,林非鹿正打算出聲,門外突然又進來一人,腳步匆匆的,看著眼生,進來先是給林非鹿和林景淵請了安,才急聲道︰“世子,娘娘傳話。”

    奚行疆身子一頓,臉上露出一絲別扭,干咳了一聲才問︰“姑姑怎麼知道我在這?”

    那人垂首道︰“娘娘說,她不僅知道你在這,還知道你要做什麼。若你一盞茶的功夫沒有出現在她眼前,她就親自過來打斷你一條腿。”

    奚行疆︰“…………”

    林非鹿︰“…………”

    林景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奚行疆一臉懊惱地瞪著那太監,听見林景淵放肆的嘲笑聲又有些訕訕,還想討價還價︰“你回去告訴姑姑,我要留下來保護五公主。”

    那太監仍是垂著頭,盡職盡責地重復道︰“娘娘說,這兒有禁衛軍駐扎,不需要你的保護。你如果執意要留下來,那就……那就滾到廊檐上去睡。”

    奚行疆︰“……”

    天氣仍是寒冬,這山腰氣溫更低,要是在屋外廊檐上睡一晚,他明天早上估計就凍死了。

    他氣急敗壞地瞪了一眼放肆嘲笑的林景淵,又把鋪好的被子卷起來,抱在懷里氣勢洶洶地往外走。林景淵狂笑道︰“被子留給我啊!”

    奚行疆回頭惡狠狠道︰“自己回屋拿!”

    林非鹿也想笑,但看在他其實只是想保護自己的心意上,還是很給面子的憋住了,朝他揮了揮手︰“世子慢走。”

    奚行疆︰“…………”

    他一向猖狂囂張的背影此刻居然顯出了幾分狼狽。

    他一走,林景淵愣是在屋內拍桌子狂笑了五分鐘,最後還是林非鹿問道︰“景淵哥哥,方才說的娘娘,是奚貴妃娘娘嗎?”

    林景淵邊笑邊道︰“不然還能是誰治得住奚行疆?”

    林非鹿回想剛才太監重復的那幾句傳話,覺得這位素未謀面的奚貴妃,怪有趣的。

    林景淵還在為奚行疆吃癟的事狂笑不止,就听林非鹿說︰“景淵哥哥,你也回去吧,不然一會兒嫻妃娘娘也要派人來了。”

    林景淵︰“……”

    突然笑不出來。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