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 31 章 【31】

第 31 章 【31】



    林帝一有什麼風吹草動,都會被整個後宮注視。自從歸一宴往明h宮一賞,之前嘲諷踩踏蕭嵐的風向就變了。

    不說交好,起碼不再結仇,之前是看在幾位皇子的面兒上才對這位五公主也恭恭敬敬的,現在倒是真心實意的將她當做公主看待起來。

    感覺到宮里風向的轉變,林非鹿倒還是平常心。萬事不能操之過急,她沒著急再去林帝面前刷臉卡,初遇是故意為之,後面就可以隨緣了。

    她近來也有事做,就是教林瞻遠寫字讀書。

    他是林帝的心中刺,日後兩父子肯定有見面的時候。她不指望林帝能喜歡這個傻兒子,但至少不再像以前那麼厭惡。林瞻遠會長大,不可能一輩子生活在蕭嵐和她的庇護下,她總還是希望他能多一些依仗的。

    林瞻遠不識字,蕭嵐也從未教過他,起初林非鹿教他,他還怪不情願的。

    他心智不過三四歲,只想玩兒,對于讀書識字當然是抗拒,林非鹿教了他兩天,感同身受了幼師的無奈。

    先是佯裝生氣,哥哥不讀書我就不理哥哥了!

    所謂威逼。

    後來又說,只要哥哥能寫會自己的名字,我就帶哥哥去滑雪。

    所謂利誘。

    一番威逼利誘之下,林瞻遠總算有所進步。一大早就拿著寫滿名字的宣紙跑到妹妹的房間來,把她從溫暖的被窩里拖出來︰“名字!滑雪!”

    然後林非鹿就和他一人端著一個盆兒,來到了她早就選好的適合滑雪的場地。

    就在她當初初遇長公主林念知那個亭子旁邊的高坡上。這上面宮人不太好上去掃雪,也就沒管,坡面積滿了雪,坡度也不算陡,她那天試了試,用來滑雪剛好合適。

    從大年初一那天開始雪就停了,現在這地方的積雪已經有融化的跡象。緩坡距離地面也就不到兩米的距離,就算翻了問題也不大。

    林非鹿興致勃勃拉著林瞻遠爬上去,自己先坐在盆兒里,給他做了個示範,然後呲溜一下從坡上滑了下去。

    林瞻遠看得目瞪口呆,反應過來後興奮地拍手,但他有些怕,等林非鹿再次爬上坡來,才在妹妹的幫助下坐進盆里。

    林非鹿在後面拽著他,大聲問︰“準備好了嗎!”

    林瞻遠︰“好了!”

    然後她就笑著松開手,把他推了下去。

    林瞻遠興奮地哇哇大叫,一到底就抱著盆兒重新往上爬。

    兩個人玩得不亦樂乎,笑聲都飄出去好遠。

    宋驚瀾跟天冬從內務府領了東西往回走的時候,就听見這飄在風里的笑語。

    天冬倒是機靈,一下就听出來了︰“好像是五公主的聲音。”

    宋驚瀾透過

    亭台飛檐往那邊看了看,听這笑聲,倒是有些好奇︰“去看看。”

    兩人便繞過亭子走過去,方一走近,就看見高坡上五公主坐在盆子里,兩只小手抓著邊沿,從坡上一路風馳電掣地飛滑下來。

    天冬哪見過這種玩法,驚訝得眼珠子都瞪大了。

    只可惜這一次她沒把握好平衡,快到底的時候翻了車,盆兒一歪,她整個人就從盆里飛了出來,身子落在雪地上呲溜一下滑出去老遠,然後摔在剛好走近的宋驚瀾腳邊。

    宋驚瀾︰“……”

    林非鹿︰“……”

    他忍住笑,半俯著身問︰“五公主,這是在做什麼?”

    林非鹿︰“……”她趴在地上可憐兮兮地看著他︰“小鹿摔到了,要殿下親親才能起來。”

    宋驚瀾︰“…………”

    天冬︰“…………”

    啊啊啊啊啊啊殿下被調戲了!

    宋驚瀾好笑地搖了下頭,半蹲下身子將她從雪地拉了起來,又替她拍了拍沾在衣裳上的碎雪。他蹲下來的時候,身高剛好與她持平,平行對視時,恰好能看到他溫柔的眼楮。

    他問︰“好玩嗎?”

    林非鹿說︰“好玩!殿下要不要試試?”

    宋驚瀾笑起來︰“我就不試了,這盆裝不下我。”

    林非鹿“昂”了一聲,看見天冬手上提的東西,“殿下去內務府了?”

    他點點頭︰“是,去領了些份利。”

    眼前的小姑娘立刻做出一副奶凶奶凶的表情,小手叉著腰問︰“他們沒有為難你吧?!”

    宋驚瀾失笑︰“沒有。”

    林非鹿不放心地看著他︰“以後殿下缺什麼,告訴我就好了,我讓人給你送來。內務府那幫人最會看菜下碟,殿下去了,免不了被他們克扣。”

    她現在看他就跟看自己以前的崽一樣。

    只是不能沖上去喊崽崽好帥媽媽愛你了。

    宋驚瀾微微垂了下眸,溫聲說︰“公主送來的東西已經夠多了,我什麼也不缺。”

    哎,多麼懂事知足的好孩子啊。

    宋驚瀾︰“?”

    小不點眼里突然出現的猶如母愛般的憐惜是他看錯了嗎?

    好在身後一路哇哇大叫滑下來的林瞻遠打斷了這詭異的氣氛,他抱著盆兒噠噠噠跑過來,一邊拍手一邊開心地說︰“妹妹好笨!妹妹摔到了!”

    林非鹿︰“略略略。”

    她見宋驚瀾在打量林瞻遠,笑著介紹道︰“殿下,這是我哥哥,他叫林瞻遠。”

    又跟林瞻遠說︰“哥哥,這是七殿下。”

    林瞻遠眨巴眨巴眼楮看了看他,突然開心喊道︰“弟弟!<”

    宋驚瀾笑著挑了下眉,林非鹿糾正他︰“不是弟弟,是七殿下。”

    林瞻遠指指自己︰“六。”又指指宋驚瀾,“七。”

    他開心地拍手︰“七弟!”

    宋驚瀾失笑,對林非鹿道︰“你哥哥很可愛。”

    林非鹿腦袋一歪,準備不乖,笑眯眯問︰“那殿下覺得,是我哥哥可愛一點,還是我更可愛一點呢?”

    沒想到宋驚瀾很鎮定地說︰“五公主最可愛。”

    本來調戲的人有種自己反被調戲的羞恥感。

    林瞻遠著急地扯她的衣角︰“滑雪!滑雪!”

    宋驚瀾笑了笑,站起身來,溫聲道︰“五公主去玩吧,小心一些,別再摔到了。”

    林非鹿近距離欣賞完神仙顏值,心滿意足地揮揮手。

    兩人一直玩到午時,青煙來找他們回去吃飯才意猶未盡地結束了這次的滑雪。第二天一早林非鹿還睡著,又被拿著寫滿自己名字的宣紙的林瞻遠給搖醒了。

    她痛苦地捂住腦袋︰“哥哥!這個約定已經過期了!寫你的名字沒用,要學新的字了!”

    林瞻遠︰“不管!滑雪!滑雪!”

    林非鹿︰突然體會到了養孩子的辛酸。

    新年伊始,事事歸納重啟,六部官員人事更迭,去年項目匯報進度,林帝只初幾頭清閑了兩天,後面就開始忙起來了。他畢竟是一個想名垂青史的皇帝,在政事上是十分兢兢業業的。跟太子一樣,對自己的要求十分嚴格。

    自從大年夜那天晚上在梅園見過自己的五公主後,就一直沒機會再看到她。

    畢竟他心里對于蕭嵐和林瞻遠還是有所芥蒂,想到去了明h宮就會見到他們,便不想去了。但他忙著,也不好傳話把小團子叫過來,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後就不太自在,若是貿然將她傳來,估計會嚇得哭。

    這日太子來養心殿請安,林帝隨口詢問了他幾句課業,突然瞄見他腰間佩的那個精致的香囊。

    林帝想起來,上次太子說,這是五妹送的。

    他狀似不經意地開口問道︰“怎麼次次見你都佩著這香囊?”

    林傾也不明白為什麼話題突然從功課轉到了香囊上,但還是恭聲回答︰“兒臣很是喜愛這只香囊的繡花和香味,所以便日日戴著。”</p

    >

    林帝干咳了一聲︰“上次听你說,是五公主贈予你的?”

    林傾說︰“是。”他主動解釋道︰“兒臣與五妹在獵場初遇,送了她一枚香玉,五妹便回贈了兒臣這只香囊。”

    林帝︰“她親手做的?”他淡聲道︰“取來給朕看看。”

    林傾不得不取下香囊遞過去,小心打量父皇的臉色。

    打量著打量著,就看見林帝一臉若無其事地把香<囊系到了自己腰間。

    林傾︰“???”

    他忍不住小聲道︰“父皇……”

    林帝拿起一本奏折開始批閱,沉聲道︰“朕近來心緒不寧,聞這香囊味道,倒是清明醒目了不少。”

    林傾︰“……”

    過了一會兒,他听到自己父皇奇怪地問︰“你還有什麼事嗎?”

    林傾︰“……沒有。”

    林帝︰“哦,那便退下吧。”

    林傾︰“…………”

    他盯著那香囊看了兩眼,一臉幽怨地告退了。

    太子一走,林帝立刻放下手上的奏折,取下香囊美滋滋打量起來。朕的五公主還真是心靈手巧吶,又會堆雪人,又會做香囊!

    絲毫沒覺得從自己兒子手里搶東西有什麼不對。

    林傾從養心殿出來時,看著外面晴天冷陽,忍不住開始懷疑人生。

    他腳步沉重往東宮走時,恰好在半路上踫到了林景淵。

    這大冬天的,他卻滿頭大汗,不知道又跑去了哪里瘋玩。見到他先是行了個禮,然後下一刻果然眼神灼灼就掃向他腰間。

    林傾只覺腰間一痛。

    就听見老四問︰“三哥,你那香囊呢?怎麼不見你戴?你是不是不喜歡啦?不喜歡的話,送給我啊!”

    林傾︰“!!!”

    這些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