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 30 章 【30】二更

第 30 章 【30】二更



    小團子在他懷里扭了扭,奶聲奶氣說︰“謝謝伯伯。”

    林帝如今三十七八,是個正值壯年的魅力大叔,看他那幾個兒女就知道他顏值不低,總得來說還是十分英明神武的。

    他挑了下眉梢,把小團子放下來,丁點大個小人兒,個頭還不如他腿高,紅斗篷襯得肌膚似雪眉眼如星。

    她一仰頭,兜帽就從腦後滑下來,露出頭頂兩個小揪揪。揪揪上纏了兩根紅絲帶,乖巧地垂在耳邊,粉雕玉琢玲瓏可愛,簡直像年畫兒里走出來的小仙童。

    他想起蕭嵐的美貌,這小團子倒是繼承了十分。

    林帝在她面前半蹲下來,摸摸她的小揪揪,笑問︰“你叫小鹿?”

    小團子點點頭︰“是呀。”

    林帝又問︰“這麼晚了,又下著雪,你在這里做什麼?”

    小團子下意識回答︰“我在等……”她突地抿住唇,把後面的話憋了回去。

    林帝失笑︰“等什麼?”

    小團子緊抿著小嘴巴搖頭,大眼楮撲閃撲閃的,不說話。

    林帝想了想,又指了指旁邊四個雪人︰“這是你做的?”

    她這才開口,聲音軟萌萌的︰“對,這是雪娃娃!”

    林帝仔細打量了幾眼,發現雪娃娃的眼楮是果核,鼻子是一根胡蘿卜,脖子上還纏著紅圍巾,有種又丑又怪的可愛之感。像是這小團子能做出來的事兒。

    他指著那個最大的雪人問︰“這是誰?”

    小團子說︰“那是我父皇。”她不等他繼續問,自己邁著小短腿噠噠噠跑過去,挨個挨個指給他看︰“這是我母妃,這是我哥哥,這個是我。”

    說完了,非常自豪地說了一句︰“一家四口,整整齊齊!”

    林帝想起蕭嵐和那個傻兒子,眼底不由有些復雜,但眼前的小團子又實在可愛,他內心一時五味陳雜。

    這時提燈的太監也走了過來,燈光照過來,驅散了大雪中的黑暗。小團子還自顧蹲在雪娃娃前興奮地跟他說這雪人是怎麼堆的,轉過頭來時,不知瞧見什麼,神情突地頓住了。

    林帝正偏頭听著,見她停了,笑問︰“怎麼了?”

    卻見她目光落在自己衣服上。

    今日團年宴,他自是穿著正式,黑紅衣袍上繡著龍紋。

    小團子可愛的眉頭漸漸鎖起來,看了看龍紋,又看了看他,過了好半天,才遲疑著小聲問︰“你……你是……陛下嗎?”

    真是個冰雪聰明的小團子啊。

    林帝笑道︰“你說呢?”

    小團子方才輕快可愛的神情頓時消失,她像是有些緊張,又有些害怕,愣愣地往後挪了挪,離得遠了一些,遠不如剛才同他的親近,然後

    在雪地跪下來,端端正正地朝他行禮。

    “小五拜見父皇。”

    細听,那奶聲奶氣的聲音里還有些顫抖。

    看來是自己把她嚇著了。

    林帝走過去把她拉起來,蹲在她面前細細打量,感慨道︰“朕的五公主,原來長這個模樣。”

    剛才生動伶俐的小團子此時垂下了眸,再不敢像剛才那樣同他說話,小身影縮在斗篷里,連頭上的小揪揪都顯得有些可憐。

    林帝摸摸她腦袋,不由放柔聲音道︰“朕是你父皇,你不必怕朕。”

    她抬頭看了他一眼,又飛快低下頭去。

    旁邊太監提醒道︰“陛下,時間到了,該回去了。”

    畢竟是團年宴,中途放風結束,還得回去繼續參加。

    林帝剛點了點頭,就听小團子迫不及待地小聲說︰“小五恭送父皇!”

    林帝樂了︰“趕朕走呢?”

    她垂著小腦袋搖頭,一搖揪揪也跟著晃。

    林帝站起身,撢了撢身上的落雪,吩咐身邊的太監︰“找兩個人,送五公主回宮。天黑路滑,小心照看。”

    太監還沒說話,小團子有些著急地說︰“我不回去!我還在等人!”

    林帝瞅了她兩眼︰“哦?等誰?”

    她這下知道他是父皇,倒不敢隱瞞了,小聲道︰“等四皇兄給我拿吃的出來……”

    林帝差點笑出聲。

    這小團子是真的饞,難怪方才在殿上老四坐立不安頻頻往外看,合著是兩人約好了。

    雪夜團年,倒不好掃了兩個小家伙的興。這小團子初見自己,本就有些害怕,還是不要留下讓她更怕他的印象了。

    過年巡邏侍衛多,宮中倒是安全,思及此,林帝便也沒強求,囑咐她幾句之後便隨著太監離開。等他回到殿上時,往嫻妃的方向一看,林景淵果然已經離席。

    他不由得臉上帶了些笑意。

    席間眾人見陛下心情大好,又是一番敬酒祝賀,宴席之上好不歡樂。

    而另一頭,提著小食盒偷溜出來的林景淵也在約定的地方看見了林非鹿。

    他有些高興,步子都邁快了一些,跑到她身邊時,卻見她看著遠處夜色在走神,連他來了都沒發現。

    林景淵伸手在她眼前虛晃了一下︰“小鹿!”

    她嚇了一跳,回神看到他,這才抿唇笑起來︰“景淵哥哥,你出來啦。”

    林景淵在她身邊坐下,趕緊把東西拿出來︰“你快嘗嘗,還熱著,我挑的都是味道不錯的那幾樣菜。”

    林非鹿點點頭,接過筷子吃起來,嘗過之後軟聲對他說︰“好吃,謝謝景淵哥哥。”

    話是這麼說,但林景淵總覺

    得她好像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她明明很期待歸一宴的,如今嘗到,怎麼好像並不是很高興呢?

    不由問道︰“小鹿,你怎麼啦?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

    林非鹿夾菜的動作一頓,抿了下唇,抬眸看了他一眼,像是想說什麼,卻欲言又止,最後只是勉勵笑了一下,小聲說︰“沒有啦,就是有點冷。”

    他雖然神經大條,但還是察覺她沒說實話,但小鹿不願意說,他也就沒有追問,只道︰“那你快吃!吃完了我送你回去!”

    林非鹿乖巧點頭。

    大年夜的雪翌日早上就停了,新年的第一天,天光放晴,是個好兆頭。

    昨夜守歲,大家都是凌晨才睡去。明h宮一向門可羅雀無人拜訪,蕭嵐也就不著急起床,大家一起睡懶覺。

    沒想到臨近中午,緊閉的殿門突然被敲響。

    守夜的青煙趕緊披了衣服去開門,待看清來人,嚇了一跳。

    門外站的竟是在皇帝身邊服侍的太監,他身後還跟著一群宮人,手里都端著食盒,太監笑吟吟道︰“請姑娘的早,陛下賜了歸一菜肴給五公主,御膳房剛做出來的,還熱著呢。”

    青煙眼楮都瞪大了。

    好在是宮里的老人,沒失了儀態,趕緊將人迎進來,又急急去請蕭嵐。

    蕭嵐也是一臉震驚,趕緊洗漱穿衣,稍微收拾妥帖出門的時候,那十幾道菜肴已經擺上桌了,太監站在門口笑道︰“奴才們就不打擾公主用膳了,告退。”

    蕭嵐這時回過神來,朝青煙使了個眼色,青煙掏出一袋銀子遞給了太監。

    太監假意推脫兩下便收了,帶著一群人離開。

    待人一走,青煙才茫然問蕭嵐︰“娘娘,這是什麼情況啊?”

    蕭嵐想到昨夜女兒的行為,心頭一時十分復雜。她吩咐青煙︰“去叫遠兒起來吃飯吧。”

    自己則走進林非鹿的房間去叫她。

    林非鹿還睡著,被蕭嵐喚醒,剛揉了揉眼楮,便听蕭嵐問︰“鹿兒,你昨晚見到陛下了?”

    林非鹿緩了一會兒,笑起來︰“父皇賞了什麼給我?”

    蕭嵐道︰“歸一宴。”

    她從床上爬起來,蕭嵐便給她穿衣,趁著洗漱期間,她將昨夜的事情大概說了一遍。她沒

    有告訴蕭嵐這是她故意為之,只說是在等林景淵的時候無意撞見。

    蕭嵐倒也沒起疑,只嘆著氣摸摸她的頭說︰“你生得這般聰明,娘也不知是好是壞。今後與陛下相處,要萬事小心。”

    林非鹿認真地點點頭。

    明h宮今日的午膳便是歸一宴了,她如願以償,每道菜都嘗了一遍。這十幾道菜是林帝從九十九道菜肴里挑出的他覺得不錯的那幾道,又是新出鍋的,味道自然極佳。<

    林非鹿大飽口福,心情倍兒爽,後宮卻因為此事炸開了鍋。

    不是說蕭嵐絕無復寵的可能嗎?怎麼這開年第一天,陛下就往明h宮賞東西了?!

    更加叫人疑惑的是,賞的不是什麼珍寶錦緞,而是十幾道菜???

    陛下這是什麼路數,好叫人摸不清頭腦啊!

    直到午後時分才傳出消息,說那十幾道菜肴不是賞給嵐貴人,而是賞給五公主的。

    眾人一听,更加好奇。

    這位五公主在陛下面前一向查無此人,怎麼突然無聲無息就進入陛下視線,還受了賞賜?

    雖說跟嵐貴人無關,但一旦五公主獲寵,母憑子貴,蕭嵐的好日子還會遠嗎?後宮之前落井下石的那些妃嬪一時有些惶惶。

    嫻妃听聞此事倒是很高興,在宮里跟宮女聊了幾句,恰好被林景淵听到。

    林景淵本就一直在猜測昨晚小鹿妹妹的異樣因何而起,此時听聞此事,聯想到昨晚她的欲言又止,頓時坐不住了,一溜煙地跑去了明h宮。

    林非鹿正抱著長耳坐在門檻上給它喂食。

    見他過來,剛喊了一聲“景淵哥哥”,就听他迫不及待問︰“你昨晚見到父皇了?”

    林非鹿本來笑吟吟的,听他這話,神情一怔,頓時有些緊張地低下頭去,一副做錯事手足無措的表情。她埋著小腦袋,小氣音哽咽地傳出來︰“景淵哥哥……對不起……”

    她抬頭看著他,眼眶有點紅,小鼻梁也紅紅的,小奶音斷斷續續說︰“我……我只是……想見一見父皇……我從來沒有見過他……”

    林景淵心疼死了,趕緊哄她︰“不哭哦不哭哦。”

    她抽泣著道︰“我本來,本來昨晚就想告訴你……可我怕你生氣……”

    林景淵大聲反駁︰“我怎麼會生你的氣!何況這有什麼好生氣的?!”他一副同仇敵愾的語氣,“你自出生以來,就沒見過父皇,連他長什麼樣都不知道,平日又總听我們說起,想見他也是情有可原啊!”

    他說完,又撓了撓腦袋,忍不住問︰“那你是怎麼見到父皇的?你們都說了什麼?”

    林非鹿睫毛濕潤,掛著淚滴,認認真真道︰“我藏在梅園的樹上,只想偷偷看一看父皇,但是沒想到被他發現了。”

    林景淵︰“你怎麼能爬樹!多危險啊!”

    林非鹿省去一些步驟,把經過說于他听。

    林景淵听完,一臉不可思議︰“所以你見著父皇,就跟他說你想吃歸一宴?”

    林非鹿︰“對呀。”

    林景淵恨恨鐵不成鋼地看著她︰“你是不是傻啊!有見父皇的機會,你要什麼歸一宴,你朝他要入太學的資格啊!”

    他痛心疾首看著自己的傻妹妹,“大好的機會,都被你浪費了!”</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