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 29 章 【29】一更

第 29 章 【29】一更



    林瞻遠長這麼大,離開明h宮的次數屈指可數。

    外面的風景于他而言是陌生又驚奇的,他心里有些怕,牽著兔子哥哥的手亦步亦趨,小心翼翼打量這個他沒見過的新世界。

    林廷便問他︰“六弟喜歡出來玩嗎?”

    他倒還知道他是六弟,用力地點點頭︰“喜歡!”

    林廷溫聲說︰“那以後常帶你出來。”

    林瞻遠說︰“帶妹妹!”

    林廷笑起來︰“好,帶妹妹一起。”

    放走小狗的地方靠近皇宮外圍,連巡邏的侍衛都異常嚴肅凶煞,林廷走到那破敗庭院的門外,輕輕推開半敞的紅木門,喊了兩聲“長耳”。

    本想是從這里開始找起,結果三人方一進去,一團小白影子就從堆積的厚厚的枯葉中拱出來,搖著尾巴沖到了林廷腳邊,用小腦袋拱他腳踝。

    林廷又驚又喜,一把把它抱起來,也不在意它純白絨毛上裹滿的灰塵碎葉,開心問︰“你是在這里等我嗎?”

    也不知它听懂沒,只是尾巴搖得更歡了。

    林廷鼻尖紅紅的,湊下去親它,又轉頭壓制著激動跟林非鹿說︰“找到它了。”

    她笑眯眯摸摸小狗的腦袋︰“長耳乖。”

    林瞻遠沒見過這樣的乖巧好看的小狗,在旁邊眼楮都看直了。林廷抱了一會兒,就把小狗遞給他,輕聲說︰“以後長耳就交給六弟照顧了。”

    林瞻遠不可置信地指指自己,听懂兔子哥哥的話,歡天喜地接過了小狗。

    林廷一直到傍晚才回瑤華宮。

    盡管心中難過,但他還是知禮,去向母妃請了安才回房。阮貴妃沒對他多說什麼,只是等他走了才問汪洋︰“你說殿下今兒下午都在哪里?”

    汪洋恭聲回到︰“回娘娘的話,明h宮。”

    “明h宮?”阮貴妃實在對這個小宮殿沒什麼印象,直到旁邊宮女提醒了一句梅園,才想起是那個不受寵的嵐貴人住的地方。

    汪洋繼續道︰“殿下似乎與五公主相處甚好。”

    她倒是知道那位年紀小小的五公主,听說四皇子就是在她的監督下才開始勤奮好學的,深得嫻妃喜愛。阮貴妃對此倒不甚在意,止了話題未再多問。

    年關越來越近,內務府也增加各宮用度以便過年之用,林非鹿又讓青煙送了一筐銀碳到翠竹居去。

    青煙早習慣公主時不時給那頭送溫暖的舉動,現在都跟守門的小廝熟識了,不再像頭次那麼慌張,還會跟小廝笑聊幾句。

    這是林非鹿來到這里後過的第一個年。她對過年沒什麼情懷,以前過年都是在世界各地旅游,沒有年夜飯,也沒有守歲走親戚。

    現在不一樣了,蕭嵐老早就拉著她一起剪窗花

    貼對聯,總是冷清的明h宮也在冰天雪地間染上了幾分喜慶。

    就連院子里那兩個歪歪扭扭的雪人兒,蕭嵐都用剩下的布料邊角縫了一條紅圍巾,戴上之後怪可愛的。

    林非鹿自從听她說了團年宴會上的那九十九道歸一宴,就有點饞。

    歸一宴是大林建國以來的傳統,九十九道菜肴無一重復,能一直流傳到現在,想必十分美味!

    不過團年宴除了邀請皇親國戚,能去的妃嬪就只有皇後、貴妃以及四妃,皇子公主們也不是都能去,還是得林帝賜宴才有資格上殿。

    她是沒資格了,去長明殿給嫻妃請安的時候,撒嬌讓林景淵到時候偷偷給她帶出來嘗嘗。

    林景淵滿口答應了,又嫌棄地說︰“其實歸一宴很難吃的。”

    林非鹿︰“?”

    他說︰“又油又膩,而且因為宴席太大,端上來放了太久,冷冰冰的,我每年吃了肚子都不舒服。”

    林非鹿︰“…………”

    那你們還每年都辦?

    似乎察覺她的疑惑,林景淵主動解釋道︰“雖然味道不好,但因是祖宗們傳下來的規矩,吃了歸一宴來年國家才會風調雨順,所以就算父皇不喜,每年也都會勉強自己每道菜都嘗一口的。”

    林非鹿驚訝了一下︰“父皇也不喜歡吃嗎?”

    林景淵︰“對啊,父皇跟我口味一樣,吃不得太膩的。”說到這里,他壓低聲音偷偷給她分享小秘密︰“父皇每年宴席中途都會離場,其實就是去宴殿對面的梅園吹風解膩去了。”

    他偷偷跟過兩次,還看見早有宮人在梅園設了茶台,煮茶讓父皇解膩呢。

    只是這種事不好對外人道,林帝都瞞著,只有林景淵這種膽大包天的性子才敢搞跟蹤。

    林非鹿起先還在計劃,等過完年,也該是時候想辦法接觸接觸這個最大npc了。沒想到無意得知這個秘密,簡直就像是老天雙手奉上的機會。

    看林景淵的眼神不由得多了幾分喜愛。

    真是自己的小福寶呀。

    林景淵︰小鹿妹妹好像更崇拜我了,害羞。

    很快就到了大年三十那一天。

    明h宮喜氣洋洋,蕭嵐還親自下廚,跟雲悠一起做了一桌子菜。吃過飯,天色漸漸暗下

    來,起先洋洋灑灑的細雪也有越下越大的趨勢。

    蕭嵐早早就讓青煙關了殿門,屋內炭火燃得旺,準備跟大家一起守歲。

    去喊林非鹿的時候才看到她換上了林念知送她的那件紅斗篷,提著一個籃子,上面蓋著布也不知裝了些什麼,一副出門的打扮。

    蕭嵐一驚︰“天都快黑了,你這是要去哪?”

    林非鹿沒跟她說實話︰“我跟四皇兄約好了,他會帶歸

    一宴出來給我吃。”

    蕭嵐哭笑不得︰“你這小饞鬼,天又黑又冷的,為了口吃的往外跑。明日再吃不行嗎?”

    林非鹿嚴肅搖頭︰“不行,明日冷了就不好吃了!”

    蕭嵐道︰“那我讓青煙和松雨陪你過去。”

    林非鹿搖頭︰“天還沒黑呢,我自己去就行,宴殿那邊人多口雜,叫旁人看見不好。今夜巡邏侍衛多,不會有事的。”

    蕭嵐還想說什麼,她已經提著花燈一路跑走了。

    ……

    今夜宴殿燈火通明,歌舞升平,堪比春晚。參加宴席的皇親國戚們陸陸續續進宮,殿內歡聲笑語,賀聲不斷。

    林帝是最後一個入場的,他一來,宴席才正式開始。敬完酒,歸一宴上席。林帝端坐高位,看著九十九道菜肴一道道端上來,面上不做表露,心里已經開始嘆氣。

    又來了。

    御膳房的廚子就不能把歸一宴做得好吃些嗎?怎麼就能難吃到這個地步呢?

    他生來便是太子,也就是從會說話開始就在吃這歸一宴了,一年復一年,三十多年了,想到今後還要再吃幾十年,簡直要命。

    偏生這只是他口味的問題,除了他的老四,其他人似乎都覺得還不錯。

    不愧是模樣最像他的老四,連口味都與自己一樣,能體會到自己的心情。

    思及此,林帝不由得看向坐在下方動來動去好像屁股上長了根刺的林景淵,端起酒杯夸了嫻妃幾句。

    把嫻妃夸得滿心懵逼。

    我做了什麼?我為什麼突然被夸?

    等九十九道菜肴全部上齊,林帝一一嘗過,完成今年的任務,就迫不及待離席了。

    大家都習慣他每年中途離席休息的舉動,林帝不在,皇親國戚們反而自在些,殿內一片笑語連連。

    走到殿外,宮人已經提著燈等在外面了,細聲詢問︰“陛下,還是去梅園嗎?”

    林帝忍著腹部的油膩之感,點了點頭。

    因今晚雪大,他也就沒叫宮人提前去煮茶,打算吹吹風聞聞梅香就好。走到院牆外時,突然听到里面傳來小小的說話聲,雪花簌簌,那聲音也細細碎碎的,听不大清。

    身邊的宮人正想出聲趕人,林帝略一揮手止住了。</

    p>

    雪下得這麼大,天又這麼黑,他倒要看看,是誰這麼好興致來這賞梅。

    他放輕腳步走進去,透過簇簇艷麗紅梅,看見梅樹下跪著一個裹著紅斗篷的小女孩。

    小小的一團,被斗篷裹起來,樣子都看不清。

    而她身後居然用雪堆著四個雪娃娃,從大到小,有鼻子有眼楮,還纏著紅圍巾,有種煞有其事的可愛。

    林帝還是頭一次看見</雪人,心中不無驚奇,正立在原地打量,就听到那小女孩跪在地上奶聲奶氣地許願︰“神仙娘娘,你能听見嗎?能听見的話,你就吹一吹風。”

    雪夜本就有風,她這話一說,風聲不停,于是一臉高興道︰“神仙娘娘你听見啦?那我開始許願了哦!”

    林帝︰“…………”

    只見小女孩認真地拜了拜,合在身前的小手凍得通紅,一字一句道︰“一願父皇聖體安康,世間清平。”

    說一個願望,她便磕頭拜一拜。

    “二願母妃吉祥如意,笑顏常在。”

    “三願哥哥無憂無慮,無病無災。”

    林帝听到她說父皇時就驚訝得看了過去,心道這竟是自己的孩子嗎?可他怎麼不記得……不對,是有一個。

    是嵐貴人生的那個五公主。

    原以為跟她哥哥一樣是個傻子,可此刻看來,竟是口齒伶俐,絲毫沒有痴傻癥狀。

    他從未見過自己這個女兒,現在見到,听她誠心許的這三個願望,竟是將自己排在第一位,小小年紀卻願世清平,心中不無震驚。

    這三個願望許完,最後一個便輪到她自己。

    林帝心道,朕倒要看看你所求的是什麼。

    就听見小女孩吞了吞口水,一副饞得不行的樣子,可憐巴巴地說︰“四願……四願小鹿可以嘗一嘗歸一宴!神仙娘娘,一口就好!”

    林帝沒忍住,噗地一聲笑出來了。

    這笑聲驚嚇到她,她飛快朝拱門處看了一眼,手忙腳亂地爬起來,轉頭就往梅林里鑽。

    林帝快步上前,開口道︰“你別跑。”

    身邊的太監舉起宮燈往前照去,林帝走到那四個雪人跟前,離得近了,才發現這四個雪人有大有小,有男有女,最大的那個好像就是自己?

    他在梅林中找了一會兒不見人,直到听到頭上的動靜,抬頭一看,才發現被驚嚇到的小女孩不知何時爬上了樹,正抱著一根粗壯的枝芽,小心翼翼地往下看。

    斗篷從兩邊滑落,她抱樹的姿勢憨態可掬,看上去又笨又可愛,花燈映照下的眼眸水汪汪的,膚如雪白,小嘴巴抿成一條線,可憐巴巴地看著他。

    林帝不由得樂道︰“你爬上去做什麼?不怕摔了?”

    她抿著唇看了他一會兒,小聲問︰“你是誰?”

    她不認識自己。倒也正常,她從未見過自己。

    林帝有心逗她,便道︰“我是神仙娘娘派來實現你願望的。”

    誰知她瞪著水靈靈的大眼楮奶凶奶凶地凶他︰“我看上那麼好騙嗎?!”

    林帝哈哈大笑。

    她噘了下嘴,不知是不是力氣用光了,身子滑了一下,差點從樹上掉下來。

    林帝趕緊走到樹下伸出手道︰“你先下來。”

    小女孩可憐極了︰“我……我不敢。”

    林帝說︰“跳下來,我接著你。”

    她眼巴巴地看著他,聲音軟軟的,不確定地問︰“真的嗎?你真的會接住我嗎?”

    林帝說︰“真的,來。”

    只見她深吸了口氣,做出一副英勇就義的表情,眼楮一閉松開手,小小的一團就朝他懷里落下來。

    林帝也是習武之人,這梅樹也不算高,接個小女孩還是沒問題的。

    滿樹梅花隨著她的動作簌簌而落,小團子裹著紅斗篷掉進他懷里,艷麗紅梅落了她一身,像從梅花林里跑出來的小精靈。

    她睜開眼,黑溜溜的眼珠子四下看了一圈,然後甜甜朝他笑起來︰“你接住我啦!”

    那梨渦若隱若現,漂亮又乖巧,林帝突然有種自己白瞎了這麼多年的悔感。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