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第 28 章 【28】二更

第 28 章 【28】二更



    太學考試的最終結果是太子林傾第一,大皇子林廷第二,宋驚瀾第三,林帝的褒獎也依次送到了各宮。

    宋驚瀾在眾人眼中不過泛泛之輩,不稂不莠,這次突然冒出頭,倒是令人震驚。不過林帝都說了是撞巧,驚訝過後也就不以為然,開開心心準備過年了。

    林廷和林傾是眾皇子最為優秀的,林帝又單獨將他們叫到殿中夸獎一番,分別賞了兩個兒子新貢的珍物。從養心殿離開時,外頭冬陽鋪了一地,林傾笑著對林廷說︰“這次又堪堪贏了皇兄一回,我還是更喜歡皇兄那首詠梅。”

    林廷靦腆地笑了下︰“不比三弟的新竹。”

    林傾眼富深意地打量他,卻發現自己這位皇長兄一如既往的真誠單純,每次在這種時候心中升起的淺淺芥蒂和猜疑就在他溫柔的笑容中消散了。

    林傾踩著台階笑語飛揚︰“皇兄,開春圍獵我們再比,你可不要讓著我。”

    林廷搖搖頭︰“你知道我不喜狩獵。”

    林傾聳了下肩︰“好吧,那到時候我給皇兄獵只山兔回來,給你的兔子作伴。”

    林廷這才眼角彎彎地笑︰“好。”

    他得了父皇夸獎和賞賜,心中也是開心的,邁著輕快的步子回到瑤華宮時,發現宮里來了客。

    每年過年前阮家都會遣人送些東西進來,阮貴妃雖然什麼都不缺,但對母家的心意還是在乎的。這次來的是她一位姑母,兩人拉著手高高興興在殿中說話。

    瞧見大皇子過來,阮氏姑母笑吟吟地朝他行禮,林廷虛收了,禮貌地將人扶起來。

    阮貴妃瞧見他手上的東海玉硯台,笑著問︰“陛下賞的?”

    林廷回︰“是。”

    她又問︰“賞了太子什麼?”

    林廷抿了下唇,聲音不自覺低了幾分︰“三弟和兒臣一樣,只是多了一枚古玉扇墜。”

    阮貴妃笑容淡了一些,阮氏姑母察言觀色,趕緊笑著打圓場,對林廷道︰“丞相時刻惦記殿下,這不,知道殿下喜歡小動物,前陣子得了這只品相乖巧的小狗,一直在府里好生養著,就等著我進宮時給殿下送來。”

    林廷起先還沒注意,听她一說,才看見屋子牆角邊上放著一個籠子,籠子里趴著一只純白的小狗,模樣狀似狐狸,甚是乖巧可愛,看他看過來,歡喜地朝他搖尾巴。

    林廷眼神滯了一下,像害怕似的,很快將目光收回來,垂下眸去。

    阮貴妃看了他一眼,對著姑母笑道︰“父親有心了。”

    說了會兒話阮氏姑母便離開了,臨走前笑吟吟跟林廷說︰“殿下,這狗有名字的,叫長耳。”等她一走,懶洋洋倚在軟塌上的阮貴妃便吩咐宮女︰“把狗送到大皇子房間去。”

    林廷手指顫了顫,上前兩步跪下了,低聲說︰“母妃,兒臣不想養。”

    阮貴妃睨著自己的指甲,淡聲問︰“為何不養?你不是最愛這些?”

    林廷跪著不說話。

    阮貴妃看過去,聲音逐漸嚴厲︰“怕我又讓你殺了它是嗎?”

    林廷後背繃得筆直,牙關緊咬,好半晌才鼓起勇氣道︰“是。兒臣不想養,也不想殺,請母妃成全。”

    阮貴妃被他氣得笑了一聲,端坐直身子看著他半晌,沉聲道︰“廷兒,你起來。”

    林廷咬著牙緩緩站起身,抬頭時,微紅的眼眶里有屬于少年固執的倔強。

    阮貴妃嘆了一聲氣,伸手將他拉到身邊,放輕了嗓音問︰“母妃上次讓你殺了那只兔子,你心里記恨母妃嗎?”

    他不說話,只搖頭。

    阮貴妃看著他道︰“你現在覺得母妃心狠,是你還不理解皇家生存之道。你這般軟弱心腸,生在尋常人家倒還好,可你生在皇家,這個人人都要拿刀佩劍的地方。你對別人心軟,別人可不會善待你半分。你今後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去爭,你不狠起心來,這樣任人拿捏的性子,拿什麼去爭?拿什麼去搏?”

    林廷低聲說︰“兒臣從來都不想爭什麼。”

    阮貴妃自嘲似的笑了一下︰“你想爭也好,不想爭也罷,你生在這個位置,一切就都早已注定。”

    林廷紅著眼眶還想說什麼,她揮了下手,又懶懶地坐回去,“好了,我這幾日犯了頭疾,不與你多說。你既不想養,就拿去扔了吧。”

    林廷心里一喜,這喜還沒涌上眼楮,就听母妃冷冷說︰“扔到獸園去。”又吩咐身邊的掌事太監︰“汪洋,你陪著殿下去,親眼看著他扔,再回來稟告。”

    獸園是宮中飼養凶禽猛獸的地方。

    這樣一只弱小的小狗,扔進去只會變成猛獸的食糧。

    林廷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敬愛的母妃,動了動唇,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

    抱著小狗去獸園的路上,林廷一言不發。汪洋對阮貴妃忠心耿耿,自然不會違背命令,只能勸道︰“殿下,娘娘也是為了你好,等殿下今後長大了便明白了。您就當這是個死物,閉著眼楮扔過去就完了。”

    林廷沒理他。那小狗乖乖縮在他懷里,伸出粉色的小舌頭舔他的手指。他從小喜歡動物,動物也親近他,無論是貓狗鳥雀,都願意主動接近他。

    可是他卻保護不好它們。

    他眼楮紅紅的,把小狗往上抱了抱,親親它動來動去的小耳朵,細聲說了幾句什麼。

    汪洋走在前邊,听到聲兒回頭看了兩眼,又嘆著氣回過頭去,心道,難道娘娘要用這樣的方式逼他,殿下實在是太心軟了。

    獸園的位置很偏,經過一座荒草雜生的庭院時,一直沉默的林廷突然將小狗從破敗的院牆上扔了進去。

    院里鋪滿了幾層厚的枯枝落葉,小狗倒是沒有摔傷,落地時嗚嚶了兩聲,又蹬著小腿爬起來,兩下跑沒影了。

    這附近又荒又偏,還有很多廢棄的枯井,听說以前淹死過不少人,汪洋反應過來哪敢去追,急道︰“殿下!”

    林廷冷冷看著他︰“隨便你怎麼告訴母妃!”

    說完,轉身就走。

    汪洋看了看破敗幽冷的院子,又看看走遠的林廷,跺了跺腳,只能回宮復命。

    瑤華宮內,阮貴妃正躺在軟塌上休息,宮女跪在一旁給她按揉頭上的穴位,听汪洋如實復命,丹鳳眼尾微微一挑,竟也沒有生氣,只是懶笑著說了句︰“倒是硬氣了一回。”

    林廷沒回瑤華宮,獨自藏在某座遺棄的庭院里哭了小會兒,才擦干淨眼淚往明h宮走去。

    快到時,遠遠就听見院牆內傳來小五和小六笑鬧的聲音,走近一看,原是他們在院子里打雪仗。

    瞧見他推門進來,林非鹿毫不客氣地把手中的雪球朝他砸過來,林廷愣愣地也不避,被砸了個滿懷。

    林瞻遠在旁邊拍著手笑︰“兔子哥哥輸了!”

    他原本低落難受的心情這才好轉一些,林非鹿笑著跑過來拉他的手︰“大皇兄,給你看我堆的雪娃娃!”

    這時候哪有什麼雪人,林廷也是第一次見,覺得小五真是厲害極了。

    他一進來林非鹿就發現他哭過,帶著他玩了一會兒,見他眼里漸漸恢復笑意,才拉他進屋,小大人似的摸摸他腦袋問︰“大皇兄,你怎麼啦?”

    小五大概是這宮里他唯一願意分享心事的人了。

    林廷聲音低落地把事情經過告訴她。

    他心里不贊同母妃的說法,可他不知如何反駁。他想孝順听話,也想保護他心愛之物。

    他是林帝的長子,是這宮里年齡最大的皇子,他在弟弟妹妹面前永遠是溫柔大哥哥的模樣,可其實他也才十二三歲,是個大孩子罷了。

    林非鹿听他講完,並沒有多說什麼。

    這是他自己的人生,有他母妃插手已經夠多了。

    她只是牽起他的手,笑著說︰“大皇兄,我們去把小狗找回來吧!”

    林廷愣了愣︰“可是……那里十分偏遠,小狗早已跑走,不知該去哪里找了。”

    林非鹿牽著的手往外走去︰“今天找不到,我們就明天再去找,明天找不到,就後天再去找,一直到我們找到為止!”

    林瞻遠還在院子里堆他歪歪扭扭的雪人,看見他們出門,噠噠噠跑過來,仰著小腦袋眼巴巴問︰“兔子哥哥和妹妹去哪里?”

    林非鹿笑眯眯說︰“我們去找小狗,找回來陪你玩。”

    林瞻遠也不知道跟誰學的撒嬌,去扯林廷的衣角︰“我也想去。”

    林廷就拉過六弟冰涼的手握在掌心,一手牽著妹妹,一起拉著弟弟,又變成那個令人安心的溫柔哥哥︰“好,一起去。”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