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26】二更

【26】二更



    林景淵邁著沉重的步子走向了談笑風生的三哥和五妹。

    走近了,正看見林非鹿把一個做工精致的香囊遞給了林傾。她笑起來的時候眼楮像月牙兒一樣,梨渦又甜又淺,令人心生好感。

    “殿下,這是小五的回禮。”

    林傾撢了撢方才落在手背上的雪花,笑道︰“不是說不用麼?”

    話是這麼說,還是接過了那只香囊。蕭嵐的針線活比織錦坊的匠人還要好,做的香囊也十分別致精巧。林非鹿說了是贈給太子殿下,蕭嵐就更用心,用最好的絲線繡了玉蘭修竹在上面。

    香囊里鼓鼓的,他拿到鼻尖聞了聞,果然有一股十分清淡的蘭花香,還混著其他香味,分不太清,但十分好聞。

    便笑道︰“為何送我這個?”

    林非鹿小手背在身後,半仰著頭看他,眼眸靈動又純粹︰“《離騷》有雲,扈江離與闢芷兮,紉秋蘭以為佩。太子殿下芝蘭玉樹,當佩秋蘭。”

    林景淵︰“?”

    什麼兮什麼蘭什麼玩意兒說的這都是啥???

    林傾眉梢微微挑了一下,似是沒想到自己這個五妹竟熟讀古書,談吐如此不俗。世人都贊他芝蘭玉樹,林非鹿這幾句彩虹屁拍的恰到好處,林傾心里對她的好感又多了幾分,不由分說便將那香囊系在腰間。

    看得林景淵眼眶要滴血了。

    啊!好嫉妒啊!為什麼他沒有!

    他不情不願地拱手朝林傾行禮︰“三哥。”

    林傾這才看見他,笑道︰“四弟出來了。對了,太傅方才留你做什麼?你又沒寫功課?”

    林景淵暴跳︰“誰說的?!太傅留我是夸了我,還獎勵我一支毛筆呢!”

    他把毛筆從袖口拿出來給他看。

    林傾拿過去打量一番,點頭贊道︰“好筆。”

    林景淵︰“三哥喜歡嗎?喜歡的話,用你的香囊跟我換怎麼樣?”

    林傾︰“…………”

    林非鹿︰“…………”

    林傾默默把毛筆遞回去,用行動表示了拒絕。

    林景淵嘴巴噘得能掛水桶了,特別幽怨地看了林非鹿一眼。林非鹿抿了下唇,甜甜喊︰“景淵哥哥~”

    他哼了一聲。

    林非鹿又蹭過去扯扯他衣角,“景淵哥哥”

    林景淵就差一點就要投降了,但余光看見林傾腰間那個漂亮的香囊,想著那是小鹿一針一線親手做的,里面的蘭花也是她一朵一朵挑的,自己都沒有這樣的待遇,又氣上了,昂著頭不說話。

    林傾忍不住笑道︰“你這是在跟五妹置什麼氣?”

    林景淵心說你還有臉問,生氣地大吼道︰“她都沒有送過我禮物!”

    林非鹿︰“?”

    我那本《論語》是喂了狗?

    她忍不住小聲反駁︰“我有送的,我送了你《論語》,還有……”

    話還沒說完,林景淵不可置信地打斷她︰“《論語》也能叫禮物?!”

    林傾︰“…………”

    林非鹿︰“…………”

    他又生氣又委屈︰“就跟這只毛筆一樣,只會讓我頭疼難受!”

    熊孩子鬧脾氣怎麼辦?

    別人︰打一頓就好了。

    林非鹿︰演一場就行。

    她眼眸一眨,眼眶就紅了,眼淚掛在睫毛上要落不落,紅著鼻子哽咽著說︰“景淵哥哥不喜歡,那就還給我吧。還有書里面的那朵海棠花,也一起還給我吧。”

    林景淵︰“!”

    他頓時不敢鬧別扭了,手忙腳亂地去哄妹妹,“我……我不是不喜歡,我只是,哎呀!你別哭,四哥錯了,四哥不凶你了啊!”

    林非鹿吸吸鼻子,可憐兮兮地問︰“那你還生氣嗎?”

    林景淵恨不得豎起手指發誓︰“不生氣了不生氣了!《論語》也是極好的!”

    林傾在一旁嘆為觀止。

    林非鹿這才破涕為笑,三人便一道離開太學回宮去。

    林傾身為太子,如今住在東宮,所有皇子中如今只有他有自己的封殿。三人倒是順路,林傾在路上考了幾句四弟的功課,發現他的確有長進,想到之前宮中傳言五公主監督四皇子讀書,不由得又對自己這個五妹高看了幾分。

    他喜歡聰明人,和聰明人交往省心又省事。

    這個年紀小小的五妹,倒是比他另外幾個姐妹聰慧多了。

    三人正說說笑笑的,經過小斷橋時,架在冰湖上的亭台里突然傳來爭執的聲音。

    最近大雪封湖,這片夏季開滿蓮花的湖面也結了冰,枯萎的蓮枝立在冰面上,很有些禪意,是以後宮的妃嬪們也愛來這里賞景。

    抬眼看去,挽著白紗簾的亭台里約莫站了四五個女子,而她們面前則跪著兩個人。因都垂著頭,林非鹿第一眼看過去,還沒認出來是誰。只覺得有些眼熟,頓了頓才反應過來,可不就是她娘和青煙!

    只听那為首著粉衣的女子趾高氣揚道︰“我叫你跪著,你便得跪著,跪到我滿意為止!”

    青煙不住朝她磕頭︰“我們主子無意沖撞菱美人,請美人恕罪吧。”

    蕭嵐低聲阻止︰“青煙。”

    青煙這才停了動作,默默流淚。

    粉衣女子身邊還有兩個妃嬪,都掩著嘴笑,眼里不無嘲弄。

    菱美人往前走了兩步,在宮女的攙扶下半蹲下身子,把蕭嵐的手一把扯到眼前,邊打量邊問︰“听說你這雙手倒是很巧,給嫻妃娘娘做了不少漂亮衣服?”

    說完,掰著蕭嵐的手指往下一使力,蕭嵐手指彎曲成可怕的弧度,疼得臉色發白,硬是沒吭一聲。

    菱美人譏笑一聲,還要有動作,身後突然有個小身影橫沖直撞跑過來,一把推開了她。

    菱美人半蹲著重心不穩,直接被推了個趔趄,要不是身邊宮女眼疾手快扶著,就要撞上一旁的石桌子了。

    周圍人都是一聲驚呼,手忙腳亂地去扶她,趁此期間,沖過來的林非鹿已經把蕭嵐拉起來了。

    蕭嵐沒想到會被女兒撞見這場面,臉色有些不好看。

    她今日氣悶,才讓青煙出來陪她走走,听說這里的枯蓮很有禪意,她又是向佛之人,便往這里來了。

    沒想到剛到亭台就遇到位份比她高兩階的菱美人。上次梅園的事她淪為大家的笑柄,都知道她再無復寵可能,自然少不了人落井下石。

    她想把女兒拉到身後去,但林非鹿卻擋在她身前紋絲不動,雖然個頭小,張開雙臂護著她時氣勢卻洶洶,小臉充滿憤怒瞪著對方。

    菱美人大呼小叫地被扶起來,嗓音又尖又細︰“是哪個不長眼的東西竟敢如此放肆!””

    這話剛落,就听見身後一聲厲斥︰“本宮看你才放肆!”

    眾人轉身一看,才瞧見是太子和四皇子,趕緊行禮。

    林傾年齡雖然不大,但已有東宮風度,發起火來倒有幾分林帝的模樣︰“見公主不拜,欺壓妃嬪擾亂後宮!母後平日的教導你們都當做耳旁風了嗎?!”

    菱美人更是瑟瑟發抖,正想狡辯兩句,抬眼一看,四皇子咬牙切齒地瞪著她,看樣子恨不得沖過來扒她的皮,嚇得趕緊低下頭去。

    林傾厲聲道︰“父皇為前朝政事忙碌,母後操勞後宮瑣事,身為妃嬪本該恪守宮紀維護安寧,你們卻還興風作浪,真當這宮中規矩是擺設嗎?”

    幾名妃嬪紛紛求情︰“請太子殿下恕罪!”

    林傾冷哼一聲︰“此事我定當回稟母後,由她發落!”

    等幾人花容失色地離開,林非鹿才包著一筐眼淚轉身拉著蕭嵐的手輕輕呼了兩下,“母妃,你手沒事吧?疼嗎?”

    林景淵也跑過來,看了兩眼,急道︰“回去請太醫看看!”

    蕭嵐笑著安撫她︰“娘沒事,不疼。”又朝林景淵和林傾行禮,“多謝太子殿下,多謝四皇子殿下。”

    林傾略一點頭,算是受了她的禮,撤去方才的威嚴,又變回謙和有禮的模樣,對林非鹿道︰“小五陪嵐貴人回去,叫太醫好生看看。”

    林非鹿點頭應了,水汪汪的眼楮里滿滿都是感激。

    林傾又安撫幾句才獨自離開,林景淵擔心路上又遇到事,索性一道陪她們回去。

    好在林非鹿推的及時,那菱美人還沒來得及下狠手,蕭嵐的手指沒有大礙,太醫開了點活血化瘀的外涂藥給她。

    林景淵放下心來,跟林瞻遠一塊兒玩了會兒小兔子才離開。

    走之前還惦記著小鹿妹妹親手做的那個香囊,期期艾艾道︰“我也不是不喜歡那本《論語》啦,但它跟親手所做的意義不同,我……我也想要你親手做的禮物。”

    林非鹿滿口答應︰“好!”

    林景淵這才歡歡喜喜走了。

    再說那頭,林傾離開後先去了皇後所在的長春宮,將今日之事稟明。

    皇後雖說潛心禮佛,平日里都是兩位貴妃在協助六宮。但既是太子遇見,出聲訓斥,自然要上心,一道懿旨下去,今日為難蕭嵐的那幾名妃嬪便被罰了月供,半月禁足。

    林傾這才回了東宮。

    身為儲君,他的功課比其他皇子都要重,他自己也深知不可懈怠,才能長久得父皇喜愛,對自己要求十分嚴格,一回宮就開始看書練字。

    午膳時分,林帝恰好得空,便來東宮考察太子功課。

    最近剛好鬧雪災,父子倆一問一答,談的是民生之道,林帝對他表現很滿意,臨走前倒是對他腰間那個與眾不同的香囊起了興趣。

    林傾老老實實摘下來遞給父皇。

    林帝聞了聞,覺得這香味十分清淡舒適,笑道︰“看樣子還是嶄新的,內務府新供的?”

    林傾道︰“不是,是五妹贈予兒臣的。”

    林帝愣了半天,愣是沒想起來五妹是誰。

    看他一臉茫然的樣子,林傾不得不提醒︰“是嵐貴人的女兒,父皇的五公主。”

    哦,那個傻子。

    林帝臉色淡了下去,看了看手中的香囊,突然覺得也不是那麼別致了,興趣索然地還給了兒子。只是心里第一次對自己這個女兒有了印象,林非鹿在林帝這,終于不再是查無此人。

    林傾重新把香囊掛回腰間。

    他挺喜歡這樣式和香味,每日都佩著,唯一的不好就是每次遇到四弟,都會接收到他幽怨的目光。

    好在沒過兩天,林景淵也終于收到了小鹿妹妹親手制作的禮物一盒護手霜。

    听她將制作護手霜的流程娓娓道來,林景淵頓時覺得滿足了!這可比做香囊麻煩多了啊!自己果然還是小鹿妹妹最愛的人!

    直到他在課堂看見長姐林念知拿出一個同款盒子擦手。

    又聞到同桌奚行疆手上熟悉的白梅香味。

    林景淵︰她好像只是很短暫地愛了我一下。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