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24】三更

【24】三更



    奚行疆還有心情逗她,當然是自信那根箭不會傷到她。

    騎射之人高坐馬背,箭靶又高高聳立,以小豆丁的個頭,除非對方是個瞎子,把箭往地上射,才有可能射到她身上,不動反而安全。

    只是用他這種直男方式說出來,林非鹿有點想跳起來打他膝蓋。

    她這頭還在大眼瞪小眼,前方一陣“吁”聲,馬兒一聲嘶鳴,前蹄高揚停住了,馬背上的少年翻身躍下,疾步朝他們走來,急道︰“可有傷到?”

    林非鹿這才看向來人。

    他年紀約莫跟奚行疆差不多大,身高也相差無幾,穿一身暗紅色的騎裝,腰纏玉帶,領繡雲紋,打扮貴氣又利落,背上背著的箭囊金邊瓖嵌,連手握的弓箭都在冬日泛著漆黑的光,一看就知不是凡品。

    林非鹿心中剛冒出一點猜測的念頭,就被旁邊的奚行疆證實了。

    他拱手行了一禮︰“太子殿下。”又笑吟吟道︰“沒受傷,遠著呢。”

    果然是她的三皇兄,皇後的兒子,當今太子林傾。

    林傾略一點頭,見兩人安然無恙站著,俊朗眉眼間的急切才緩緩散了。林非鹿之前听宮人說起這位太子,贊他芝蘭玉樹,溫良恭儉,又謙和好學,十分得林帝喜愛。

    如今一見,確實如此。雖身為太子,滿身貴氣,但舉手投足很是儒雅知禮,一點都沒有身居高位就目空一切的高傲狂妄。只是那雙眼楮看人時有些深,像藏著許多心思在里面,有著不符合這個年紀的沉著。

    林非鹿也學著奚行疆,乖乖朝他行禮,脆生生道︰“小五見過太子殿下。”

    她方才在打量林傾,林傾當然也在打量她。見小女孩生得唇紅齒白,粉雕玉琢,一雙眼楮充滿靈氣,抿嘴一笑梨渦若隱若現,十分討人喜愛。

    他見林非鹿是奚行疆領來的,不由得問道︰“行疆,這是你妹妹?”

    奚行疆一副見了鬼的樣子︰“不是吧殿下?自己妹妹都不認識啊?”

    林傾一愣,又看了林非鹿一眼,不知想到什麼,這才搖頭笑道︰“倒是有幾分眼熟,可是我五皇妹?”

    林非鹿乖巧道︰“是。”

    奚行疆抄著手站在旁邊,嘖嘖兩聲︰“殿下有個這麼可愛的妹妹居然不知道,真是讓我好生嫉妒。我要是有這麼個妹妹,肯定每天要抱抱舉高高。”

    林非鹿︰“……”

    林傾︰“……”

    感覺有被惡心到。

    好在他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而是轉頭看向四周插滿箭矢的箭靶,問林傾︰“天氣這麼冷,殿下怎麼會獨自來這里練習騎射?”

    林傾微微一笑︰“天氣雖冷,卻不敢荒廢功課。”

    奚行疆大咧咧的︰“不會是想偷偷進步,在開春狩獵上拔得頭籌吧?”

    林傾眼神明顯滯了一下,但只是一下,又很快恢復如常,垂眸笑道︰“行疆說笑了。”

    林非鹿突然覺得,若林傾是君,奚行疆是臣,估計要不了多久,林傾就要砍他腦袋。

    奚行疆還想說什麼,林非鹿縮在斗篷里打了個小噴嚏,兩人果然中斷對話朝他看來,林傾問︰“五妹可是受了涼?”又無奈地對奚行疆道︰“天氣寒冷,你帶她來這里做什麼,這兒比別的地方都要風大些。”

    奚行疆說︰“帶她來看看我的小馬駒,順便教教她騎射。”

    林傾半開玩笑半責備︰“胡鬧,五妹年紀才多大,你自己頑劣就算了,還想帶壞我妹妹。這會兒子都受涼了,還不送她回去。”

    奚行疆說︰“別啊,來都來了,要不殿下和我比試一番?”

    林非鹿︰“……”

    這個人以後是怎麼死的自己都不知道。

    林傾沒有說話,只是那雙眸子越發的深,林非鹿看不下去了,扯了扯他衣角奶聲奶氣問︰“小馬駒呢?”

    奚行疆這才想起今天來的主要目的,終于沒再作死,笑著跟林傾說︰“算了,我帶小鹿看馬駒去,擇日再找殿下討教。”

    林傾還是那副謙謙君子的模樣︰“隨時恭候。”

    林非鹿抱著小拳頭,小身子歪歪扭扭地朝林傾行禮︰“小五告退。”

    倒是一下把林傾逗笑了,虛手一扶︰“五妹不必多禮,看完馬駒早些回去吧。”他想到什麼,取下掛在腰間的一枚成色極好的玉佩遞給她,“此玉受過高僧護持,寓意平安,初次見面匆促,便將此物贈予五妹吧。”

    林非鹿抿著唇,看了看玉,又看了看他,眼楮撲閃撲閃的,雙手接過之後才軟聲說︰“小五身上沒有帶東西,等下次再還殿下禮物。”

    林傾笑道︰“不必,有心就好。”

    這麼一耽擱,林傾也沒再繼續練習,讓侍衛把馬牽回去,在兩人的目送中離開了獵場。

    林非鹿看了會兒玉佩,還聞見玉上有淡淡的檀香,太子所賜不能大意,玉又容易碎,她妥帖地放進懷里,拍了拍小胸口,抬頭跟旁邊的奚行疆說︰“太子殿下人真好。”

    奚行疆正領著她往馬廄走,聞言附和︰“我也覺得,是挺好的。”

    林非鹿︰“……”

    你也覺得個屁你覺得。

    你一句話得罪人家兩三次,哪天死在人家手上都不知道為什麼。

    林非鹿覺得這是她進宮以來遇到過的除林熙外最蠢的人了,林景淵都比他會看眼色。想想他還是鎮北侯府的世子,以後還要接大將軍的帥印,等將來林傾登基,他要還是現在這樣沒腦子,恐怕好日子就要到頭了。

    林非鹿感覺自己真是為了這些npc操碎了心。

    奚行疆養在獵場的這匹馬駒通身漆黑,品種極佳,見有人過來,身子都不帶動一下,十分高傲地仰著頭,連主子的賬都不買,奚行疆伸手去摸它,被它噴了一臉鼻息。

    他倒是不惱,還回頭笑著跟林非鹿說︰“烈馬要馴,等它長大了,我馴馬給你看。馴服了再送予你,如何?”

    林非鹿說︰“好啊。”

    奚行疆就笑眯眯道︰“那你先叫聲世子哥哥來听。說不定我一高興,現在就把它送給你了。”

    小豆丁氣呼呼喊他名字︰“奚行疆!不要臉!”

    奚行疆一愣,樂得不行︰“你罵我什麼?你個目無尊長的小豆丁。”

    林非鹿朝他做鬼臉。

    早上方停的雪被寒風一掃又飄飄灑灑落下,太陽縮進雲里,半點光線都不見。奚行疆擔心一會兒雪下大了不好走,沒再多逗留,拎著林非鹿斗篷上的帽子帶她離開了獵場。

    那日之後又下了幾天的大雪,積雪都快堆了半人高,宮里四處都能听見掃雪的聲音。

    林非鹿跟著蕭嵐去給嫻妃請安的時候听她念叨了幾句,若雪再不停,民間恐要生雪災了。林帝為此愁得不行,每日都與朝臣商議解決之法,因此許久都沒踏入後宮。

    後宮妃嬪們當然不關心民計民生,只盼著皇帝能多進幾次後宮,多翻幾回牌子。

    嫻妃說著,不知話題怎麼轉到蕭嵐身上,看了看她垂眸繡花的樣子,突然笑著問︰“嵐貴人也已經有許多年沒見過陛下了吧?”

    蕭嵐手指微微一顫,差點扎到針,低聲回道︰“回娘娘的話,是有四五年了。”

    嫻妃又看向在旁邊吃點心的林非鹿,嘆氣道︰“這麼說來,就連小鹿也是多年未見她父皇了。”

    嫻妃緩聲道︰“近兩年未進新人,陛下來後宮的次數也少,多是些熟面孔,估計也乏了。你雖是宮中老人,容貌卻不輸當年,想來陛下見了也是喜歡的。”

    蕭嵐仍是低聲︰“娘娘說笑了。”

    嫻妃拉過她的手,意味深長地笑道︰“近日宮中紅梅開得甚好,伴著大雪別有一番景致,尋個日子,你陪本宮賞梅去吧。”

    林非鹿吃完了手上的點心,听見蕭嵐說︰“是。”

    宮中妃嬪一直擔心嫻妃會把蕭嵐重新推到林帝眼前分寵。

    她們擔心的事,終是要發生了。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