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23】二更

【23】二更



    一年的最後一天發生如此晦氣之事,皇後思來想去,覺得實在不吉利,于是開年的第一天就請了高僧來宮中作法祈福。

    林非鹿發現大林朝跟歷史上的南北朝那會兒很像,十分信奉佛教,當年大詩人杜牧就寫詩說,“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

    雖然這個四百八有夸張成分,但也可想象當時盛況。大林朝如今也不遑多讓,還設了專門的國寺,叫做護國寺,來宮中作法祈福的就是護國寺的高僧。

    後宮一時之間連空氣里都充斥著檀香味,林非鹿以前不信這些,如今也多少心存敬畏,老老實實跟蕭嵐一起念經祈福。

    靜嬪的事雖然被封鎖了消息,但當夜目睹現場的人不少,私底下常有議論。特別是跟靜嬪交好的那些妃嬪們,對此事還是心存疑慮,覺得靜嬪有可能是被陷害了。

    可把宮中妃嬪想了個遍,都猜不出這事兒是誰做的。手段之果斷狠絕,絲毫不給對方還手之力,說起來,倒是像靜嬪自己的風格……

    絲毫沒有人懷疑到明宮頭上。

    是啊,一個失寵多年的軟弱貴人,帶著兩個拖油瓶,簡直集齊了弱病殘,直接被無視掉了。

    蕭嵐唯一擔心的就是那個扔石子將此事告知她們的人,心里惦記著這件事,禮佛的時候都走神了,直到香灰落下來砸在她手背上,香灰燙手,燙得她一個激靈,才趕緊念了兩聲“阿彌陀佛”,把香**香爐。

    林非鹿在旁邊瞅著,拉過她的手輕輕吹了吹,安慰她︰“母妃,不會有事的,都過去了。”

    蕭嵐皺著眉輕聲道︰“我這心里總是不放心。宮里還有誰會幫我們呢?對方是好意還是惡意?為什麼要這麼做?”

    林非鹿倒是不在意︰“無論是誰,無論他是好意還是惡意,如今事情已結,逝者已逝,就算他別有所圖,也沒證據拿我們怎麼樣,母妃寬心便是。”

    其實她大概能猜到是誰,也知道對方沒有惡意。

    她在這宮中有好感度的人就那麼幾個,能半夜翻牆進來的必然身懷武功。她還記得宋驚瀾掌心的繭,比從小在將軍府習武的奚行疆還要厚。

    他這些年能在宮中活下來,當然會有不為他人所知的保命技能。

    只是沒想到他會冒著風險來幫她,這可跟上次在太學殿前不一樣。

    就因為她送的那幾塊銀碳嗎?

    哎,真是一個知恩圖報做好事不留名的美少年啊。

    對方既然不願意現身,她當然也不會去逼問,就當做不知道是誰好了。

    做好事不留名的美少年並沒有資格參加終年宴,當然也就沒有目睹當夜那一切。隨後宮中雖然封鎖了消息,但有紀涼這個愛听牆角的第一劍客在,宋驚瀾還是知道了事情的詳細經過。

    天冬听完都驚呆了,“這是反噬嗎?”驚完之後又看向自家殿下,遲疑著問︰“是殿下出手相助的嗎?”

    宋驚瀾懶懶地靠著椅背翻書︰“我只是把靜嬪的計劃告訴她而已。”

    他原本以為,那位五公主能避開這場禍事就好。她畢竟年齡小,能對付林熙,但對付不了靜嬪,先避開這一次的陷害,今後再想辦法找補回來。

    但怎麼也沒想到,這位五公主藝高人膽大,居然借此機會將計就計,直接將對方滅了。

    看來還是他小看那個小丫頭了。

    天冬壓根不知道殿下口中的“她”說的是五公主,他天真又感嘆地說︰“沒想到嵐貴人如此厲害,這大林後宮的妃嬪們,果然沒一個好惹的。”

    宋驚瀾笑了下,並沒有拆穿,換了個舒服點的姿勢,手指翻過書的下一頁。

    ……

    林非鹿因為侍衛的死萎靡了好幾天,每天除了禮佛祈福,就是在房間里讀書練字,連門都不大願意出。

    這日正在房間里教松雨寫她的名字,半掩的窗戶突然被石頭砸響。

    砰砰砰幾聲,像急雨似的,松雨性格安靜內向,被這動靜嚇得不輕,倒還記得護主,鼓起勇氣立刻就想過去查看。林非鹿听這聲響先是想到宋驚瀾,又轉瞬否定。

    這青天白日的,不像是小漂亮能做出來的事。

    她把松雨叫回來,自己走過去打開窗。這會兒沒再下雪,太陽難得從雲層里探出頭來,薄薄灑下幾圈光暈。房檐樹枝積雪未化,白茫茫一片,所以院牆之外一身黑衣坐在樹上的奚行疆就格外顯眼。

    他手里又拿了一個彈弓,正瞄著她窗戶,見她開窗探身,才笑吟吟收了弓,沖她打了個口哨。

    林非鹿氣呼呼罵︰“登徒子!”

    奚行疆也不惱,兩只腳悠閑地晃來晃去,笑眯眯問︰“小豆丁,我的禮物呢?”

    這段時間發生這麼多事,她倒是把這件事給忘了。奚行疆見她有點心虛地垂下小腦袋,頓時大叫道︰“哇,你不會忘了吧?你這個小騙子。”

    說完,腳掌朝樹干一蹬,整個人便臨風而下,從樹上飛下來輕飄飄落到她窗前。

    他上半身扒著窗欞,抬手就去扯她頭上的揪揪。

    林非鹿捂著頭連連後退,凶他︰“誰忘了!”

    奚行疆毫不客氣地伸手︰“那你給我!”

    林非鹿瞪了她一眼,才轉頭吩咐旁邊被這一幕驚嚇到的松雨︰“去把我妝奩里的護手霜拿來。”

    松雨很快就取了過來,奚行疆听她說護手霜就有些好奇,等拿到手上擰開一看,又香又軟的,頓時一臉嫌棄︰“這是什麼玩意兒?”

    林非鹿說︰“護手霜!涂在手上保護手掌不被凍傷的!不要還給我!”

    奚行疆瞅了她一眼,塞進自己懷里︰“誰說我不要了?”

    他笑眯眯湊過來,手肘撐著窗子支著頭,上半身都扒在窗上︰“小豆丁,我听說你們這宮里前幾天死人啦?”

    他只是隨口一問,沒想到林非鹿听聞此言神情頓時有些不自在,連她身邊的宮女都有些僵硬地垂下頭去。

    奚行疆一愣,之前還輕浮的姿態立刻變得有些無措,慌里慌張的︰“誒不是,我就隨便問問,你害怕啦?”他伸手摸她小腦袋,用他直男式的思維安慰︰“沒事兒啊沒事兒,不就死個人嗎,我在戰場上見過可多死人了。”

    林非鹿︰“……”

    這種人就是注孤生的存在。

    她擔心松雨難過,轉頭吩咐︰“去給世子煮杯熱茶來。”

    松雨領命去了,奚行疆還說︰“我不渴。”

    林非鹿沒搭理他,轉而問起自己好奇的點︰“你上過戰場?”

    奚行疆語氣不無驕傲︰“當然,我幼時曾隨我爹在邊關生活過幾年。你知道邊關嗎?可比這冷多了,冰封三尺不化,冬天士兵都可在冰面上行走。”

    他說起邊關景象時眉飛色舞,不知是心中向往,還是為了轉移之前讓她害怕的話題,比說書先生還要口若懸河。

    “雍國老惦記我們邊疆那點地兒,時不時就派人來騷擾一下。我爹決定給他們一個教訓,率了三千騎兵去搞突襲,我便藏在配送糧草的軍馬里,等到了駐扎地才被我爹發現。那時候再送我回去已經來不及了,爹就讓我待在營中不要出去。”

    林非鹿插嘴道︰“我猜你肯定出去了。”

    奚行疆瞪她︰“你不要打斷我!”

    林非鹿︰“……”

    他繼續道︰“半夜的時候雍國人便來營地偷襲,他們不知道其實我爹是故意做出弱守的姿態,就等他們自投羅網甕中捉鱉!那一仗我們以三千兵馬斬了雍國萬余人,尸體血水遍布整片雪原!”

    林非鹿︰“嘔……”

    奚行疆說著說著就跑偏了,看她被惡心到才意猶未盡地打住,不知想到什麼,不無興奮地問她︰“我帶你去獵場騎馬吧?你騎過馬嗎?”

    倒真沒騎過。

    林非鹿問︰“哪里有獵場?”

    奚行疆說︰“宮中就有,就是平日你哥哥們練習騎射的地方,你沒去過?走走走,我帶你去!我還養了一匹小馬駒在那呢,帶你去見識見識。”

    林非鹿也有段時間沒出門了,閑著也是閑著,確實需要出去走走活動筋骨,倒也沒拒絕,跟蕭嵐打了聲招呼,便裹好自己的斗篷跟著奚行疆走了。

    雖未再下雪,但寒風呼嘯不止。天氣冷,加上終年宴上那件事,各宮最近都不大願意出來,整個皇宮顯得十分寂靜冷清。

    獵場在外圍,很是有些距離,林非鹿走到一半就後悔了。

    太冷了,風刮得她臉疼。她不想去,奚行疆可不答應,拽著她就是一頓長跑。

    林非鹿就是常鍛煉,哪比得上他日日習武,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大口喘氣時又喝進幾口冷風,頓時嗆得大咳不止,眼淚都咳出來了。

    奚行疆這才手忙腳亂地松開手,蹲在她面前拽著自己袖口笨手笨腳給她擦眼淚︰“不去就不去,你別哭啊!”

    林非鹿氣死了︰“誰哭了!我嗆到了!”

    奚行疆噗地笑出來,往她跟前一蹲,“叫聲世子哥哥,背你過去。”

    林非鹿懶得理他,重新系好自己的小斗篷,邁著小短腿往前走去。

    獵場外的高牆已經若隱若現,這個天氣這個時間,就是常練習騎射的皇子們也不會過來,除了幾個守衛,獵場空蕩蕩的。有奚行疆在,守衛當然不會攔,只是好奇地打量了兩眼縮在斗篷里的小女孩。

    兩人方一進去,本來以為空無一人的獵場里突然傳來一陣馬蹄聲,緊接著利箭劃破空氣,蹭的一聲朝著林非鹿身後那塊箭靶而來。

    射箭那人也沒想到突然有人進來,也是嚇了一跳,但已經開弓,收箭來不及,只能厲喝一聲︰“讓開!”

    千鈞一發之際,只听到奚行疆說︰“別怕!你長得矮!”

    林非鹿︰“???”

    然後那箭就從她頭頂掠了過去,蹭的一下**了箭靶。

    她確實被嚇到了,畢竟也沒經歷過這種事,緩緩轉頭時,看見旁邊的奚行疆咧著嘴笑得十分燦爛。

    他說︰“你看,我就說你矮嘛。”

    作者有話要說︰二更~

    第三更晚上九點哈~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