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22】一更

【22】一更



    那分明是乖巧又漂亮的一個笑容,靜嬪卻被這笑嚇出了一身冷汗,狡辯的字眼都卡在了喉間。

    怎麼會,怎麼可能?

    這不過是個乳臭未干的小丫頭而已,怎麼可能破了她的計後又反將一軍?若真是如此,這哪是什麼小孩?分明是惡鬼才對!

    是了,一切都是從那一日林熙推她下水開始。

    她當然知道女兒推人下水差點淹死對方,也知道那丫頭發燒昏迷不醒。等這丫頭再醒來,緊接就是林熙撞鬼,她宮里鬧邪祟。失寵、禁足,以致如今的陷害,接踵而來,可不就像惡鬼復仇索命?

    靜嬪此刻已然失魂落魄,連林熙撲上來哭著喊她都沒反應。趁著她發愣的空檔,宮人又在花林邊上找到了那名被打暈的宮女。

    這宮女是一直在昭陽宮服侍靜嬪的,被人喚醒之後還愣了一會兒,待看見眼前場景,臉色一白,立刻跪下了。

    皇後厲聲問道︰“本宮且問你,方才發生了什麼,你又是如何暈倒的?從實招來!”

    宮女壓根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哆哆嗦嗦把剛才的經過復述一遍︰“奴婢……奴婢方才陪著靜嬪娘娘趕往天星苑,途徑此處時,突然听見花林中,有……有人喚娘娘。娘娘讓奴婢等在原地,奴婢便一直站著,不知為何突然就被人打暈了。”

    阮貴妃插嘴問︰“這麼說,靜嬪是自己走過去的?你可看見是誰喊她?”

    這宮女一直安分守己,哪見過這陣仗,絲毫不敢撒謊,哭著道︰“奴婢沒看見,只听見是個男子的聲音……”

    這可跟靜嬪剛才所說不一樣啊。

    這哪是被擄,分明是自己走過去的。

    皇後臉色已經很難看了,她管制的後宮竟然發生這樣淫.穢之事,還被人當場撞見,實在有失天家顏面。

    靜嬪此刻終于從林非鹿那個恐怖的笑容里回過神來,听到宮女原話轉述,瘋了一樣尖叫著去打她︰“賤婢!胡說!你誣陷我!你們都誣陷我!”

    她是看見本該在竹林的侍衛卻出現在花林,一時大驚失色,才走過去質問他為何擅自離開。卻不料侍衛驟然出手打暈宮女,還將她擄道林中捂住口鼻。

    可這話要怎麼跟皇後說?說她設計陷害蕭嵐卻反被陷害嗎?

    宮女哭得不行,連連磕頭,現場一時十分混亂。

    皇後叫宮人上去將靜嬪制住,聲音還維持著鎮定,又厲聲責問一直在旁邊不吭聲的侍衛︰“你是在哪處當值的侍衛?跟靜嬪是何關系?”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過去,侍衛面色有點白,卻比靜嬪理智多了,只見他雙拳緊握,緊緊咬著牙,過了好半天才下定決心似的,朝皇後一磕頭︰“屬下不認識靜嬪娘娘,方才一時鬼迷心竅才擄了娘娘,屬下願以死謝罪!”

    說罷,他轉頭深深看了還在哭鬧的靜嬪一眼,竟是不等眾人反映,突地拔出自己腰間佩刀,自刎了。

    那動作太快,都沒人反應過來去攔,在陣陣尖叫聲中,鮮血飛濺而出,侍衛轟然倒地,他眼楮還固執著睜著,朝著人群中看來。

    最後不知落在何處,竟笑了一下,然後再無氣息。

    目睹一切的嬪妃們嚇得花容失色,甚至有當場嚇暈過去的。皇後也沒料到事情竟會是這個走向,現場混亂不堪,好在巡邏的禁衛及時趕到,各宮宮人都趕緊帶著自家主子離開,只留下禁衛處理現場。

    林非鹿就走在最後面,混亂人群中,她一動不動看著靜嬪被押走,又看向那具被抬走的尸體,最後還是林廷拉了她一把,用溫熱的手指捂住她眼楮,低聲說︰“別看了,走吧。”

    她有些呆呆的,林廷沒看見她身邊的宮女,本想親自送她回去,但阮貴妃也嚇得不輕,直在那里問大皇子在哪。

    林廷只能讓身邊的宮人送她回明宮,半路就遇到來接她的青煙,青煙跟雲曦宮的宮人道過謝,才牽過林非鹿的手往回走。

    心有余悸道︰“公主,奴婢听說出了人命,可嚇死奴婢了。”

    林非鹿找回自己的聲音︰“母妃呢?”

    青煙道︰“娘娘今日晚宴飲了酒有些頭疼,早些時間就回宮了,听說出了事,趕緊讓奴婢來接你。公主沒瞧見什麼不干淨的東西吧?”

    現在消息還沒傳開,林非鹿默默搖了搖頭。

    回到明宮時,蕭嵐已經一臉擔憂地等在門口了。看見她回來,趕緊走過去一把抱起她,安撫似的拍了拍她的後背,走進了屋。

    林非鹿埋在她頸窩,進了屋好半天才說話︰“母妃,他死了。”

    蕭嵐身子有些抖,只抱著她不說話。

    她又說︰“他死前看著我,是在提醒,我和他的約定。”

    蕭嵐不知是怕還是難受,眼淚流了出來,牙齒卻咬得緊緊的︰“不怪鹿兒,不是我們的錯。我們只是為了自保,是她要害我們,今日不是她,死的就是我們!”

    林非鹿摟著她脖子,很累很累地嘆了聲氣,最後才小聲說︰“母妃,我第一次看見死人,有點怕。”

    蕭嵐緊緊抱著她︰“鹿兒不怕,有娘在。”

    她點點頭,等兩人都稍微鎮靜一些,才又問道︰“母妃,那個宮女可有發現你的異樣?”

    蕭嵐搖搖頭︰“沒有,我借口頭疼擺脫了她。不過明日靜嬪的事情傳開,她應該會有所察覺。”

    林非鹿笑了下︰“那又如何?難道她還敢說出事實嗎?恐怕再也不敢登我們明宮的門了。”

    哪有什麼蕭夫人蕭姑母,不過只是騙蕭嵐出去的借口。知道蕭嵐這些年思母心切,便用這理由將她騙去賞煙火會途徑的竹林。

    靜嬪安排了侍衛藏在里面,時機一到,便將蕭嵐拖入竹林。

    如果不是有人扔石子將此事告知林非鹿,今晚被眾妃嬪當場捉奸的,就是蕭嵐了。

    靜嬪這一手,根本沒有給她們留活路。

    她不給她們留活路,也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以牙還牙。

    林非鹿找到那侍衛的時候,他一開始並不承認。直到這個只有五歲的小女孩鎮定自若地說出計劃的細枝末節,他才漸漸慌了。

    他進宮當值是為了他從小相依為命的兩個妹妹,其中一個妹妹已經死了,如今只剩下一個,在靜嬪宮里當差。為了保護妹妹,他只能任由靜嬪差遣。

    林非鹿還記得自己問他︰“你妹妹無辜,我母妃就不無辜嗎?用這樣惡毒的法子,害我母妃,害我哥哥,害我,甚至會連累我蕭家整個家族,你不為此愧疚嗎?”

    那侍衛不說話,只是不停地朝她磕頭。

    她並沒有惱怒,而是扶起他淡聲道︰“何況靜嬪那樣狠毒的人,你真的相信她今後會好好待你妹妹嗎?你陷害我母妃,自己也難逃一死,你一死,這世上便只剩你妹妹一人。靜嬪並不確認你是否有將這個計劃告訴你妹妹,你覺得待你死後,她又會如何對你妹妹?”

    侍衛听得冷汗涔涔,他關心則亂,被林非鹿一言點醒,才知自己走的是絕路。

    可已然無法回頭了,他不做,靜嬪依然會找其他人做這件事。而已經得知這個計劃的他,甚至他妹妹,以靜嬪的手段,絕無可能放過他們。

    所以他答應了林非鹿的反間計。

    因為林非鹿告訴他︰“靜嬪讓你害人,是她心術不正想害人。而我讓你害她,是為了保護我的家人。我從無害人之心,不過和你一樣,希望自己愛的人平安罷了。你死後,靜嬪不死也會進冷宮,昭陽宮作鳥獸散,我會把你妹妹要到明宮來。有我在一日,便護她一日。”

    那小女孩只有自己腿高,但身影挺得筆直,眼神如炬,一字一句都令人信服。

    侍衛做了一個選擇。

    他選擇相信這個傳言乖巧善良的五公主,而不是那個手段狠毒的靜嬪。

    林非鹿早料他有一死,但她沒有想到,他會當眾自殺。他死前說的那句話,看上去是在為靜嬪開脫,實則是徹底將靜嬪踩在恥辱柱上,用自己的死,讓她永世翻不了身。

    靜嬪將這場陷害設計得太好,除了策反侍衛,林非鹿幾乎什麼也不用做。就連那個撒了茶酒的宮女,她也僅僅是故意將林景淵引過去撞了她而已。

    就算那時沒有端著茶酒的宮女經過,她也有別的法子讓靜嬪回去換衣服。

    看上去,似乎連老天都在幫她。如今侍衛一死,她就是完全的置身事外了,除了那個扔石子幫她的人,再無第二人知道她參與其中。

    她不僅破解了這個死局,還反殺了boss,但心中卻並不高興。

    大概是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道理她都懂,可畢竟是和平年代長大的,真的看見死人,心中還是難過。

    好好一場終年宴最後竟然鬧成這樣,皇後一度暈厥過去,宮中目睹此事的妃嬪幾乎全部病倒。

    林帝听聞此事震怒不已,都沒審問被關押的靜嬪,直接一杯毒酒賜死了。

    侍衛的死基本坐實了他二人的關系,林帝甚至開始懷疑三公主林熙是不是自己的血脈。眼不見為淨,一道旨意發落到皇陵為先祖守陵,恐怕終生都回不了宮了。

    靜嬪家族也因此受到牽連,貶的貶辭的辭,自此沒落。

    這件事畢竟算是皇家丑聞,林帝和皇後封鎖了消息,只說是靜嬪擾亂宮紀欺君罔上,當夜在現場的人閉口不言,總算沒有傳得人盡皆知。

    靜嬪一死,昭陽宮自然也就沒了。林帝嫌那宮殿不吉利,直接一道旨意封了,在宮里伺候的宮人們就將由內務府重新分配。林非鹿尋了個機會,去給嫻妃請安的時候,把侍衛的妹妹松雨要了過來。

    宮中公主都有貼身婢女,只有林非鹿日常是蕭嵐身邊的兩個丫鬟照料,嫻妃也沒起疑,讓內務府把人送了過去。

    松雨跟侍衛的關系宮中無人知曉,她自然也沒有因此受到牽連。

    她年齡也不過十五六歲,一雙眼楮因為長時間哭過顯得紅腫。林非鹿知道她為什麼哭,但她什麼也沒問,開開心心地把她拉進來,天真可愛地說︰“以後你就是我的宮女啦!我們要好好相處呀!”

    松雨在昭陽宮伺候久了,早已習慣林熙的蠻狠,還是頭一次遇到這麼乖巧的公主。

    她小聲地應了一聲,林非鹿就高高興興帶著她去看兔子了。

    來到明宮的第三日晚上,松雨偷偷走到碳爐邊,趁著無人,將貼身藏在懷中的一封書信扔進了爐子里。

    火苗竄起來,很快將信紙燒成了灰。

    耳邊響起哥哥生前交代的話。

    ——我死後,若明宮五公主棄你不顧,便設法將此信交給皇後。若五公主將你要到身邊好生對待,便燒毀此信,切記不要讓任何人得知,包括五公主,並衷心服侍她。

    松雨並不識字,她不知道信里都寫了什麼。

    她只是听哥哥的話,流著眼淚,燒掉了它。

    作者有話要說︰一更~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