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21】

【21】



    紀涼是宋驚瀾舅舅容珩的好友,天下第一劍客。

    當年宋驚瀾被選做質子送往大林朝,容家滿門擔憂的都是容家前程福蔭,只有容珩一人擔心外甥的安危。

    于是一步一禮,親拜蒼松山,請紀涼出關保護宋驚瀾。

    說是好友,其實兩人的交情並不深厚。不過是紀涼年輕時曾遭人暗算,被容珩搭救。劍客重義,欠了容珩一條命,是無論如何也要還的。

    自五年前出關下山,便一直暗中跟在宋驚瀾身邊保護他。

    雖是大林皇宮,但他的武功造詣早已臻化境,天底下沒幾人是其對手,在王城出入如入無人之境。要不是前幾年宋驚瀾被人加害掉入深井,紀涼不得不現身相救,恐怕連宋驚瀾都不會察覺他的存在。

    不過自打那日之後,宋驚瀾就開始隨他習武。

    紀涼沒有收徒的打算,但見他天賦驚人,平時也願意在夜里現身指點一二。現身的次數多了,宋驚瀾對他的稱呼就從一開始的“紀大俠”變成了“紀先生”,後來又變成了“紀叔”,紀涼也沒覺得哪里不對。

    他一生習武,猶如劍痴,無妻無子,宋驚瀾這麼喊他,他心里其實還挺高興的。

    所以後來宋驚瀾若無其事拜托他在這宮中四處偷听牆角,作為天下譽贊一代劍客的紀涼,好像也沒覺得哪里不對?

    甚至還養成了習慣?

    前月是師父的祭日,他回蒼松山拜祭,離開兩月至今才回來,一回來就自覺去昭陽宮听牆角了。

    習慣真是個可怕的東西!

    天冬把熱水燒上,進屋看到牆邊有個人影還嚇了一跳,待反應過來,頓時驚喜道︰“紀先生,你回來啦?”

    殿下剛來大林朝那兩年,幾次危在旦夕都化險為夷,後來才知道是這位紀先生暗中相助。有紀先生在,他才覺得安心,紀先生不在這兩月,天知道他有多麼的提心吊膽。

    紀涼略一點頭,臉上神情冷冷的,襯著懷里那把寒劍,格外的不近人情。

    但天冬知道紀先生就是外冷心熱,也不在意,傻乎乎笑了會兒,又跑出去給紀先生煮熱茶。回來的時候正听到自己殿下問︰“紀叔听到昭陽宮何事?”

    因為三公主林熙總是找宋驚瀾的麻煩,昭陽宮在紀涼眼里也是重點觀察對象。

    天冬立刻豎起耳朵,神情嚴肅,卻听紀涼道︰“與你無關。”

    林熙是有一段時間沒來找殿下麻煩了,既然與殿下無關,那也就不關他們的事了。

    宋驚瀾卻凝了下眉,不知想到什麼,問紀涼︰“是明宮?”

    紀涼有點驚訝,但他驚訝的神情也很淡,不是熟悉他的人,完全看不出他的表情有變化,“是。”

    天冬訝然道︰“五公主?她們要對付五公主?”

    紀涼看了他一眼︰“五公主?”

    天冬熱情道︰“紀先生你不知道,你走的這兩月,又有位公主看上了我家殿下!”

    紀涼︰“?”

    宋驚瀾︰“?”

    天冬猶然不知,繼續熱情解釋︰“這位五公主跟三公主不一樣,人是極好的,你看這屋內燒的銀碳就是她送來的。她還給我們殿下送了點心和護手霜,對了紀先生,你不知道護手霜是什麼吧,就是……”

    宋驚瀾不得不出聲打斷他︰“天冬。”

    天冬這才閉嘴。

    宋驚瀾才又轉頭看著紀涼溫聲問︰“紀叔,她們打算做什麼?”

    紀涼臉上沒什麼表情,一五一十把听來的話都轉述了一遍。

    宋驚瀾神情還是淺淺的,天冬卻是在旁邊听得目瞪口呆,等紀涼說完,忍不住罵道︰“這也太惡毒了吧?!”

    宋驚瀾若有所思,紀涼看了他一會兒,問︰“你要幫她?”

    宋驚瀾沒說話,只很淺的笑了下,紀涼搖頭︰“這不像你。”

    宋驚瀾俯身拿起火鉗,夾了夾爐里的銀碳,讓它燃得更旺一些。弄完了,他伸手在碳爐上空烤了烤。手上干裂的口子已經愈合了不少,被火爐烤著時,融散出淡淡的白梅清香。

    他抬頭笑問︰“紀叔,暖和嗎?”

    紀涼點點頭。

    宋驚瀾看了眼忽明忽暗的火星,笑了笑︰“我也覺得很暖和。”

    ……

    林非鹿是在睡夢中驚醒的。

    有人砸她的窗戶。

    砰,砰,砰,像是石子打在窗欞上。她起先還以為在做夢,睜眼時還愣了一會兒。滿室黑暗,伸手不見五指,但唯有石子砸窗的聲音愈發清晰,不緊不慢地響在窗邊。

    她蹭的一下翻身坐起,本來下意識想喊人,但不知為何,話到嘴邊又頓住了。

    她下床穿鞋,摸黑去開窗。走到窗邊時,聲音驟然停了,等她拉開栓子推開窗戶時,一顆石頭從她耳邊呼地一聲飛進來,落在了屋內,落地時還彈了幾下。

    窗外一輪冷月,枯枝像剪影投在夜空,細細的碎雪隨著風飄進來,冷得她哆嗦。

    她什麼也沒看見,那聲音也沒再響起,她回頭,借著一縷清月,看見落在地上的石頭。

    林非鹿悄悄關上窗,走過去把石頭撿了起來。石頭上包著一層白布,她把白布取下來,沒掌燈,而是走到燃著銀碳的爐邊,借著火光看清上面的字。

    光線太暗,不太好看,那字跡也歪歪扭扭的,她費了好大功夫才看完。

    夜里寂靜無聲,只有碳爐時而濺起一抹火星,碎在窗外若有若無的風中。林非鹿看完一遍,緩緩將白布捏在掌心,撿起那塊石頭走到窗邊開窗去看。

    外面依舊什麼也沒有。

    她壓著小氣音問︰“喂,能听見嗎?”

    回答她的只有風雪。

    她看著夜里的迷霧,也不管有沒有人听見,輕聲說︰“謝謝。”

    林非鹿將石頭扔出去,然後關上窗,走到火爐邊將那張寫滿字跡的白布扔了進去。火光舔舐而上,白布很快燃燒起來,在半空中竄起一抹火苗,映進她清幽的瞳孔。

    翌日天亮,林非鹿還睡著,听見打掃庭院的雲悠在外面驚訝道︰“窗外哪來的這麼多小石頭?”

    青煙說︰“別是老鼠吧?哎你別用手,當心髒,快,快掃了這腌東西。”

    林非鹿在被窩里翻了個身。

    下午時分,織錦坊送了不少新冬衣過來,都是之前林念知讓他們改的衣服。既然是一開始做給長公主的衣服,錦緞花色樣式當然都是最好的,現在改小給了五公主,依舊樣樣不落俗。

    林念知送她的那張雪狐皮也做成斗篷一並送來了。

    斗篷用了大紅色的料子,擺上繡了幾枝梅花,雪狐的毛又白又軟,純粹的沒有一絲雜質,做成了領子和帽檐,保暖又好看。

    蕭嵐一見就喜歡得不行,連忙讓林非鹿試穿。她皮膚白,穿紅色尤為好看,穿著紅斗篷走在雪地里時,漫天雪景都好像成了陪襯。

    雲悠忍不住道︰“小公主生得真是好看,終年宴便穿這件斗篷吧?”

    蕭嵐起先還笑著,听到這話笑容淡下來,輕聲說︰“不易出風頭。”

    雲悠一驚,這才道︰“娘娘說的是。”

    蕭嵐給自己和林非鹿準備的終年宴服飾都很簡潔清雅,一律以青藍白為主,既不失雅致,也絕不搶眼。嫻妃賞的那些首飾珠寶她沒怎麼用,還被林非鹿要了一半走。

    蕭嵐也沒問她要這些做什麼,女兒現在儼然已經是她的主心骨。

    終年宴是後宮妃嬪的宴會,皇後禮佛,一年也就辦這麼一次宴會,自然是要辦得盛大隆重。不僅有妃嬪獻藝,還安排了煙火秀。這年頭煙花可不常見,不提形狀顏色,能沖上天已經很厲害了。

    林念知就愛這些,說起來眉飛色舞的,林非鹿十分捧場︰“好厲害哦!好想看哦!”

    林念知驕傲得像煙花是她制作的一樣︰“等酒宴結束,所有人都會去天星苑賞煙花,到時候你就跟著我,我們站最好的位置!”

    林非鹿連連點頭。

    很快就是終年宴,這一年的最後一天。

    受邀的各宮妃嬪按時赴約。林非鹿牽著蕭嵐一步一步走進宴殿,臉上有屬于這個年紀小女孩的好奇和喜悅。

    各宮的位置是按照位份來排的,蕭嵐幾乎算是所有受邀嬪妃中最低的一個,畢竟在她之後就只有一個淑女了。林帝近兩年操心國事,沒有再選美人,所以也沒有承寵的新人。以前但凡受點寵的,都早已晉升了,再不濟也是個才人。

    所以蕭嵐的宴桌就在靠近門口的位置,宴殿又大,分左右兩排,最上面是皇帝和皇後,林非鹿算是視力好的了,往桌子那一坐,抬眼都看不到人。

    連妃位的都看不見,更別說再往上了。

    她還想近距離觀摩觀摩兩位貴妃的風姿以及非常牛逼的皇帝呢,結果啥也看不到。

    抬眼望去,烏泱泱的全是插滿首飾花兒的腦袋。

    百花爭艷也不過如此了。

    皇帝怎麼能有這麼多女人呢?這還只是受寵的,睡得過來嗎?

    三聲鐘響,終年宴正式開始,別說人看不到,就是皇後皇帝在前面說了些什麼,林非鹿都沒听清。門口這位置風大,吹得呼呼的,皇帝皇後畢竟還是注重儀態的,也不可能扯著嗓子吼。

    蕭嵐第一次參加這種規模的國宴,倒是不顯得緊張,別人起身她便起身,別人敬酒她便敬酒,最後禮畢落座,就低頭不語安靜吃飯,給林非鹿夾菜。

    旁邊的妃嬪都知道她不受寵,是靠著嫻妃才有資格上殿,也沒有主動來攀談。只不過對她身邊的五公主倒是有些好奇,多有打量。

    母女倆都作素淨打扮,卻絲毫掩不住天生麗質。特別是這位五公主,不過五歲大的年紀,卻生得這般精致可愛,若是叫陛下見到了,指不定多喜歡。

    不。

    心中酸酸的妃嬪們又轉瞬否定,見到她陛下就會想起那個傻子,那可是陛下心中的一根刺,不然以蕭嵐的美貌,何至于此。

    思及此,妃嬪們艷羨的目光就也無趣地收回去了。

    舞女很快上殿開始獻藝,席間觥籌加錯,言笑晏晏。

    皇子公主們都坐在自己母妃身邊,林景淵那幾個林非鹿是看不到了,將將能看見嬪位的靜嬪和林熙。她看過去的時候,恰好林熙也在看她,隔著滿室悅聲色影,其實並不能看清她的表情。

    但林非鹿依舊感覺到了她視線里的惡毒。

    她歪著腦袋笑了下,端起茶杯,遙遙朝林熙一敬。

    舞女表演完,又有妃嬪上去獻藝,彈琴跳舞的都有,林非鹿感覺自己看了一場元旦跨年晚會,可惜只有美女,沒有帥哥。

    她突然有點想念自己曾經追過的崽了。

    酒宴結束時,天也大黑了,正是賞煙火的時間。林帝提前離席,他似乎國事繁忙,舉著酒杯又說了幾句話才離開,林非鹿覺得怪像領導致辭的。

    他一走,之前還談笑風生的酒宴突地就安靜了不少,畢竟皇帝都走了,表現給誰看呢?皇後見狀,起身吩咐道︰“走吧,隨本宮去賞煙花。雪景賞煙火,不失為一樁美談。”

    賞煙火的天星苑距離宴殿還有一段距離,不過走過去的這一段路早就被宮人們掛上了花燈,不僅亮堂還好看,也算是一道夜景了。

    坐在首位的林景淵早就迫不及待,皇後一離席,他一路橫沖直撞就跑到末席來了。蕭嵐正在替林非鹿系斗篷,林景淵喊︰“小鹿,我們一起去看煙火!”

    林非鹿歪著腦袋軟聲道︰“好呀,和皇長姐一起。”

    林景淵怪不情願的︰“誰要跟她一起啊……”但見林非鹿笑眯眯的樣子,也就反駁不了了,無奈妥協︰“好吧好吧,那就一起吧!你吃飽了嗎?我還揣了兩塊糕點,一會兒邊看邊吃!”

    林非鹿乖乖點頭。

    正值此時,殿外突然跑進來一個眼生的宮女,她容色有些著急,四處張望一番,看到蕭嵐時臉上一喜,疾步朝她走來,走近便道︰“見過嵐貴人,嵐貴人可還認識奴婢?”

    蕭嵐跟林非鹿對視了一眼。

    而後轉過頭溫聲道︰“我竟不識,不知你是?”

    宮女喜道︰“貴人不識也正常,奴婢本是蕭家本家的丫鬟,後來被蕭夫人賜給了謝家姑母。後來謝小姐入宮,被封了淑女,奴婢便也隨謝淑女進宮來了,一直在她身邊伺候著。”

    林非鹿快被這關系繞暈了。

    蕭嵐倒是一喜,道︰“你是母親身邊的丫鬟?我也听說過敏兒進宮的事,只是這些年身體一直抱恙,不曾去拜訪過。”

    那宮女也笑道︰“是的,淑女也總惦記著貴人,說起兩人小時姐妹情深。”說罷臉上又是一憂,“只是淑女入宮便未得臨幸,也無臉來見貴人,還請貴人見諒。”

    蕭嵐溫柔道︰“怎會?都是一家姐妹。你找我可是敏兒有事?”

    宮女這才說明來意,一臉喜色︰“貴人不知,是淑女的母親進宮來了,還替蕭夫人帶了話和信件,蕭夫人拖夫人務必親手轉交給貴人,奴婢可不來請了。”

    蕭嵐一怔,臉上竟有幾分動容︰“你……你是說,母親托姑母來看我了?”

    宮女道︰“是啊!貴人快隨奴婢去吧!”

    自蕭嵐誕下痴傻兒導致失寵,蕭家便與她斷了往來,她與父母也多年未見,連書信往來都沒有。此時听說蕭母帶了話,豈不震動。

    想來大概是听說她近來與嫻妃交好,有復寵的可能,才有此一舉。可盡管如此,蕭嵐還是很激動,轉頭對林非鹿道︰“鹿兒,你先隨四皇子去看煙火,我去見見姑母。”

    林非鹿一臉乖巧︰“好。”

    兩人相視一笑,蕭嵐便隨那宮女離開了。

    林景淵在旁邊早等得不耐煩,拉著她手腕就往外跑。

    妃嬪們按照位份井然有序地離開,倒也剛走不久,邊走邊賞花燈夜景,時而笑語連連。林非鹿追上隊伍,笑眯眯跟林景淵說︰“景淵哥哥,我們來玩踩影子游戲吧!誰先踩到對方的影子,誰就贏啦!可以找對方要一個禮物!”

    林景淵皮猴似的︰“好啊!”

    說罷就來追她。

    兩小孩玩得不亦樂乎,前方有宮女端著茶酒走過,見到妃嬪過來,都規矩地立在一邊行禮等她們經過。林非鹿從其中一個宮女身邊跑了過去,林景淵也跟著追,不知怎的撞到宮女,那宮女身子一歪,端著的茶酒盡數灑在從旁走過的靜嬪身上。

    宮女慌張下跪︰“娘娘恕罪!娘娘恕罪!”

    靜嬪新作的衣服全被打濕了,憋著一肚子火,但撞人的是四皇子,嫻妃在前邊兒看著,又是大好的日子,皇後向來寬容,她不敢過分苛責宮女,只能忍了。

    皇後溫聲寬慰︰“不礙事,煙火還有會兒時間,靜嬪先去換身衣裳來,謹防濕衣傷身。”

    靜嬪行了下禮︰“是。”

    身邊的宮女便領著她去換衣服。

    臨走時,她有些奇怪地朝前方遠處的竹林看了幾眼,像是有些急切,又有些期待,但濕了的衣服穿在身上實在不舒服,只能快步跟著宮女離開。

    林非鹿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垂眸笑了一下。

    從此地到天星苑,一路幽道蜿蜒,以這些妃嬪小巧的步子,得走半個小時。林景淵方才撞了人,嫻妃便不準他再亂跑,把他掬在身邊,倒是林念知偷偷從前邊兒溜出來,跑到後邊跟林非鹿走在一起。

    大家一路說說笑笑賞花燈,快到天星苑時,旁邊不遠處的花林里突然傳出一聲叫聲。

    這叫聲轉瞬即逝,而後便只剩下簌簌作響的小動靜,行走的隊伍一停,皇後在前邊兒皺眉問︰“方才是何聲響?”

    大家都搖頭,紛紛朝花林那邊打量。

    花林多樹枝,影影憧憧的,皇後吩咐身邊的宮人︰“去看一看。”

    兩名宮人便提著燈籠往那邊走。

    走近了,燈光照過去,當即是一愣,驚得燈籠都落在了地上,又趕緊撿起來,手忙腳亂地爬了回來。

    大家見狀越是驚奇,皇後皺眉道︰“看見何物?”

    那宮人顫抖著說︰“回……回皇後娘娘的話,好像是……是一男一女……”

    他話沒說完,在場的人都變了臉色。

    一男一女,深夜花叢,還能是在干什麼?

    皇後臉色一沉,厲聲道︰“是何人膽敢在此污了宮闈!給本宮拿下!”

    旁邊幾個太監都沖了上去,很快將花林里的一男一女押了上來。大家定神一看,眼珠子驚得差點落下。

    那女的,居然是靜嬪?!

    此時的靜嬪已經換了一身衣服,但外衣凌亂,發髻也散著,臉色潮紅,眼里淚光連連,像剛跟人雲雨一番,叫人不忍下眼。

    而那男子則做侍衛打扮,也是外衣盡褪,低著頭沉默不語。

    皇後差點氣暈過去,捂著胸口半天沒說出話來。

    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只有靜嬪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哭著喊︰“皇後娘娘救命!嬪妾方才途徑此處,被賊人擄進花林,差點……差點……”她連連磕頭,“求皇後娘娘給嬪妾做主啊!”

    皇後順了半天氣,才終于說出一句完整的話︰“為何就你一人?你身邊伺候的宮女呢?”

    靜嬪哭道︰“被這賊人打暈了。”

    听聞此話,旁邊一直低著頭的侍衛突然抬頭看了她一眼。他一抬頭,在場眾人才看清他的臉,並不像想象中凶神惡煞,反而透著一絲俊朗,侍衛臉上神情十分復雜,只一眼,又低下頭去。

    若真是賊人,能是這個表現?

    在場的人心中頓時起了疑,靜嬪哭著磕頭︰“求皇後娘娘做主啊!”

    皇後沉默著不說話,畢竟這場面沖擊力實在太大了。靜嬪心中知道,就算今日她們信了自己的話,從此自己在這後宮也再無立足之地了,林帝更不可能再寵信她。

    這一招太毒,本是……本是她為蕭嵐安排的!

    她猛地偏頭看向旁邊的侍衛,眼神怨毒無比,“是你!你這畜生**坯子故意陷害我!”

    此時此刻,她已然明白,自己設下的這個計,被對方將計就計了。

    本來應該在竹林里等著的侍衛出現在了花林,故意被她派人引去的蕭嵐不見蹤影,反而是她,親自上演了自己安排的這場戲。

    怎麼會?!

    怎麼可能?!

    是誰,是誰破了她的計?

    靜嬪方寸大亂,一邊嚎哭咒罵一邊對著身邊的侍衛拳打腳踢,而他只是沉默著,低著頭一言不發。

    突然,靜嬪余光看見人群中,有個小小的身影端端立在那。

    花燈掩映之下,小女孩神情乖巧可愛,像是察覺自己的目光,她抬眸看來。

    極輕地笑了一下。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