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19】

【19】



    奚行疆後知後覺發現自己上了小豆丁的當。

    他倒是不怎麼生氣,一邊覺得好笑一邊覺得有趣,伸手就去扒拉她的小揪揪。林非鹿提前察覺,趕緊捂著小腦袋後退兩步,凶他︰“不準踫我揪揪!”

    奚行疆理直氣壯的︰“誰讓你的揪揪那麼可愛。”

    小豆丁居然羞了一下,微微別了下頭,但又很快轉過來,繼續凶他︰“那也不準踫!”

    奚行疆被萌死了,舉著雙手投降︰“好好好,不踫。”

    他站著跟她說話實在費勁,習武的孩子骨骼發育快,才十二三歲的孩子,身高已經竄得很高,往前一跨步,在她面前蹲下來。

    挨近了方一蹲下,就聞到她身上沁人的清香。奚行疆掃了一眼,目光落在她腰間那個鼓鼓的小荷包上,伸手戳了一下,“什麼東西這麼香?”

    小豆丁這下倒是沒跟他叫板,用軟萌的聲音回答︰“白梅花。”

    奚行疆饒有興趣︰“做香囊少裝一些就夠了,裝這麼多是要做什麼?既不美觀又礙事。”

    這少年看上去紈褲不羈,思維倒是很縝密。

    林非鹿傲嬌地仰著小腦袋︰“不告訴你!”

    這話剛落,奚行疆嗤笑一聲,一把就把小荷包給扯下來了,非常欠揍地說︰“不告訴我就不還給你。”

    林非鹿著急地就去搶,他大笑一聲站起身來,胳膊舉得高高的,在半空慢悠悠地晃︰“說不說?”

    小豆丁似乎快被他氣死了,奶凶奶凶地瞪了他半天,突然想到什麼,又噘著嘴特別委屈地抱怨了一句︰“你不是說了我們是朋友嗎?朋友怎麼可以欺負朋友?”

    奚行疆樂死了︰“現在記得我們是朋友了?剛才幫著你皇長姐欺負我的時候怎麼沒听你說我們是朋友啊?”

    小豆丁搖頭晃腦,小揪揪也跟著晃︰“嗨呀剛才那不是忘了嗎。”

    奚行疆︰“……”

    受不了,太萌了。他蹲下身來,低著頭幫她把荷包系回腰間,邊系邊問︰“小豆丁,你叫什麼名字啊?上次都沒告訴我。”

    林非鹿說︰“騙人,你都知道我是五公主了,怎麼會不知道我的名字?”

    奚行疆系完荷包,拍拍手,半蹲著笑盈盈地望著她︰“我沒有向別人打听過,我想听你親口告訴我。”

    她哼了一聲,抬著小下巴,過了會兒才不無別扭地說︰“我叫小鹿。”

    “小鹿。”奚行疆在口中念了兩回,笑著揉了一把她腦袋︰“真是個可愛的名字。”

    他看了眼天色,把剛才戲弄她的彈弓遞過來,笑吟吟道︰“我得走了,這個送給你,當我們的見面禮。”

    真是個直男啊,送的這是什麼見面禮。

    林非鹿在內心默默吐槽一番,面上倒是很高興地接了過來,奚行疆又說︰“我送了見面禮給你,你回贈我什麼?”

    她歪著腦袋想了想,抿了下唇,捻起那個小荷包說︰“這里面的白梅花我要用來做護手霜,等做好了,送你一盒吧。”

    奚行疆奇怪道︰“護手霜?那是什麼東西?”

    小豆丁還不耐煩了,一臉嫌棄︰“哎呀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快走吧你。”

    奚行疆笑個不停,沖她揮揮手,終于轉身大步離開。林非鹿握著那彈弓,小手拉開弓弦,瞄著他背影“biu”了一聲。

    青煙在旁邊看得膽戰心驚,心里卻更佩服小公主了。

    好像沒有她搞不定的人。

    專治紈褲少年。

    她看了看那小荷包,也好奇問︰“公主,護手霜是什麼?”

    林非鹿邊走邊道︰“一種絲滑的膏體,抹在手上後可以保護手掌,不容易干裂受傷。”

    青煙覺得很神奇︰“公主真厲害,什麼都知道,奴婢還是第一次听說這東西呢。”

    林非鹿笑了笑︰“偶爾在母妃的藏書里看到的,不是什麼新鮮玩意兒。”

    她以前沉迷過一段時間的手工DIY,什麼香皂精油護手霜都自己做過,知道制作工序。在這里有些材料可能會欠缺,但只是做個簡易版的護手霜,用蜂蠟就可以解決,問題不大。

    回到明宮時,林瞻遠抱著小兔子站在門口,一看見她就鬧脾氣︰“妹妹出去玩不帶我!”

    林非鹿笑眯眯安撫他︰“妹妹不是去玩,是去辦正事啦。”她把荷包取下來︰“香不香?”

    林瞻遠瞬間忘了生氣,吸著鼻子聞個不停︰“香!”

    林非鹿笑著摸摸他懷里的兔子。

    進屋之後,她用筆墨把制作護手霜需要的材料寫了下來,然後交給雲悠,讓她去一趟內務府取材料。都是些不打緊的小東西,應該很容易取到。

    又讓青煙去裝了一籃銀碳,送到翠竹居去。

    明宮現在有了嫻妃庇護,銀碳存量很富裕,拿一些送人倒是沒關系,但青煙想到翠竹居里住的是誰,就有些遲疑。公主同皇子世子交好是應該的,可為何要去關心一個敵國的質子呢?

    跟這樣的人扯上關系,可不是什麼好事。

    但林非鹿現在在明宮的威信比蕭嵐還重,青煙盡管心有不解,也不敢質疑,裝好銀碳之後,林非鹿又把自己之前用的那個手爐放到碳盒里,讓青煙一並送去了。

    青煙還是頭一次來翠竹居,心里七上八下的,在緊閉的竹門前站了好一會兒,才鼓起勇氣敲門。

    天冬正在給自家殿下研磨陪他練字,突听敲門聲,又是一驚。

    他是不喜歡有人拜訪的。

    這地方險象環生,危機四伏,沒一個好人。有人來,就意味著不太平。

    宋驚瀾筆尖未停,墨色在紙上留下行雲流水的字跡,薄唇勾了個笑,悠悠道︰“我們有暖碳了,去開門吧。”

    天冬依言跑去開門,門外站了個緊巴巴的宮女,把碳盒往地上一放,說了句“五公主讓奴婢送來的銀碳”就轉身跑了。天冬嘖嘖稱奇。

    他立刻燒了炭搬進房間,冷冰冰的屋子里終于暖和起來。宋驚瀾練完一幅字,走過來將干裂又通紅的雙手伸在爐上烤了烤,天冬難受地說︰“殿下,你手上的凍傷更嚴重了,最近就先別練劍了吧?”

    宋驚瀾不甚在意︰“無礙。”

    天冬把那個小手爐遞給他︰“殿下看,這是那位五公主還回來的手爐,跟咱們那個不一樣。”

    宋驚瀾伸手接過來把玩。

    那手爐林非鹿用得久,早已沾染她身上的淡香,放在這個時代來看,已經算是女子私物了。她沒什麼時代觀念就算了,宋驚瀾仿佛也沒覺得哪里不對,讓天冬添上碳後,怡然自得地塞進了自己袖口里。

    臨近年關,天氣越來越冷,就在林非鹿送來銀碳後沒幾天,今年的第一場雪就落了下來。

    北方天寒,這雪一落,不到來年開春是不會化了。

    往年落雪時節是翠竹居最難熬的,燒炭太嗆,不燒又冷。宋國地處南方,就算冬天也沒有這麼冷的,兩人剛來大林朝的時候根本就適應不了。

    這幾年下來倒是稍微習慣了一些,好在殿下常年習武身體好,除了手上的凍傷外,倒是沒有大礙。今年驟然有了銀碳可以燒,終于可以過上一個暖和的冬天,天冬心里面對那位五公主的芥蒂都少了很多。

    同樣是覬覦殿下美色的公主,三公主就只會頤指氣使讓殿下幫她坐這坐那,陪她去這去那,從不會為殿下考慮半分。

    但五公主就不一樣了,自認識以來,從未要求殿下為她做過什麼,還時不時地往這里送溫暖。

    這不,雪剛落下,人就又來了。

    天冬開門看見林非鹿,眼里頭一次沒了戒備,林非鹿笑眯眯的︰“你們殿下呢?”

    天冬道︰“殿下在屋內讀書。”

    又在讀書,真是個勤奮好學的孩子啊。

    林非鹿跟著天冬往里走,推門進去,屋子里終于不再冰冷潮濕,有了一絲絲溫度。但也不夠暖和,僅僅是有溫度而已。她瞟了一眼,看見那碳爐里只染著幾塊銀碳,將將能保暖而已。

    他們是在省著用。

    宋驚瀾從內間走出來,臉上笑意溫和︰“天氣這麼冷,五公主怎麼過來了?”又吩咐天冬︰“去給碳爐里加些碳。”

    林非鹿趕緊說︰“不用不用,我送個東西過來,馬上就走。”

    她小跑兩步走到他面前,從袖口里掏出一個胭脂盒子遞給他︰“這是我做的護手霜,殿下拿去用吧。”

    宋驚瀾看著那小盒子,眉梢稍稍挑了一下,不動聲色接過來打開一看,先是聞到一股清香,像是白梅的香味。盒子里裝著白色柔軟的膏體,模樣十分精致。

    他溫聲問︰“這是公主做的?”

    林非鹿歪著腦袋笑眯眯的︰“對呀。上次見到殿下手上的凍傷,這護手霜質地柔和濕潤,可以保護手掌,殿下記得時時涂抹。”

    宋驚瀾干裂的手指微不可查地顫了一下。

    眼前裹著斗篷的小姑娘撢撢兜帽上的落雪融化的水珠,朝他揮揮手︰“那我走啦。”

    他垂了下眸,轉而又溫柔笑開︰“多謝五公主。”

    林非鹿禮物送到,一蹦一跳地跑走了,跑到門口想到什麼,又回過頭來,開心地說︰“對了殿下,這是今年的初雪呢。我听聞初雪日許願,願望就會實現,殿下別忘了許願呀。”

    宋驚瀾一愣,笑著點了下頭︰“好。”

    天冬把人送到院外,看見在外面等她的宮女,目送五公主走遠才鎖上門回來。

    屋內宋驚瀾正在研究那盒護手霜。

    果然如她所說,質地十分輕軟,抹在手上的傷口上時,干裂感都消減了不少。

    天冬嘖嘖稱奇,又問︰“殿下,五公主說的是真的嗎?今天許願都會成真嗎?”

    宋驚瀾摸完護手霜,把小盒子放進懷里,“你可以試試。”

    天冬趕緊跑到門口雙手合一許了個願,又回頭問他︰“殿下,你可有什麼願望?趁著雪大,快來許了吧。”

    宋驚瀾漫不經心看了眼落雪的天,聲音很淡︰“我的願望,無需靠上天。”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