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18】

【18】



    古往今來,沒有人能抵擋彩虹屁的威力,沒有。

    作為因為無聊混過一小段時間粉圈還混成了文案大大的林非鹿,這種初級彩虹屁她可以吹一百句不帶重復的。但很顯然,對付林念知一句最初級的就夠了。

    傲嬌公主頭一次連自己都覺得被夸得有點不好意思。

    但是又很受用,她竟然一點都不生氣了。什麼奚行疆?whocare?沒听她的小迷妹說什麼嗎?全天下最漂亮的女孩才配擁有全天下最壞的脾氣!

    她嬌羞完了,清清嗓子,伸手拉過小五的手,一臉高傲道︰“小五我們走,不跟這種人一般見識。”

    林非鹿沖奚行疆做了個鬼臉,乖乖牽著皇長姐的手打算離開。

    奚行疆在後面嘖嘖兩聲,故意挑撥道︰“你說她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孩子?開什麼玩笑,我覺得你就比她好看。”

    這話的效果真是立竿見影。

    林念知果然頓時就變了臉色,牽著林非鹿的手指僵了僵,緩緩有松開的跡象。

    林非鹿握著她手指,轉過身面不改色又不無遺憾地看著奚行疆,奶聲奶氣地感嘆了一句︰“年紀輕輕的,怎麼就瞎了呢?”

    奚行疆︰“???”

    看他一副吃癟的神情,林念知笑得肚子疼,剛才生起的那點芥蒂消失地無影無蹤,不再搭理奚行疆︰“小五跟我回瑤華宮吧,內務府早上送了些冬天培育的瓜果,帶你去嘗嘗。”

    林非鹿咂咂嘴,一副小饞貓的神情︰“好呀。”

    啊,自己這個五妹真是越看越可愛!

    奚行疆站在原地看著一行人漸行漸遠,目光一直落在林非鹿身上,勾著唇角哼笑了一聲。

    這牙尖嘴利的小豆丁,等下次再遇到她,看他不扒掉她的小揪揪。

    ……

    走得遠了,林非鹿才想起什麼似的,跟林念知道︰“皇長姐,我忘了跟宮女說我跟你走了,她一會兒肯定會著急到處找我的。”

    林念知揮了下手︰“多大點事兒。”她吩咐身後的宮女︰“你去梅園那守著,看到五公主身邊的宮女跟她說一聲。”

    宮女領命而去,林非鹿這才抿著嘴乖乖笑起來,她歪著腦袋看了看林念知,突然想到什麼,趕緊把放在袖口里的手爐拿出來遞給她︰“皇長姐,這個給你暖手,還有一點點溫度!”

    林念知瞅了兩眼,看到又是一個手爐。跟上次她給自己的那個不一樣,這手爐看樣式古老得緊,是宮中早就淘汰的東西,現在誰宮里還用這個啊。

    林念知心里頓時有點不是滋味。

    上次那個手爐一直擱在她宮里,也忘了還給小五。明宮物資匱乏,估計好用的手爐就那一個,不然小五現在也不會用著這種早就被淘汰的東西。

    她有點別扭,沒接︰“你自己拿著吧!別又著了涼,還要我給你請太醫!”

    林非鹿歪著腦袋笑得特別乖,眼楮彎彎的︰“謝謝皇長姐,皇長姐真好。”

    林念知傲嬌地哼了一聲。

    林非鹿第一次來瑤華宮,作為四妃之一惠妃的宮殿,又養育著林帝最喜愛的女兒,瑤華宮同樣精致奢華。惠妃喜愛蘭花,殿內就種滿了各類品種的蘭花,還有冬天開花的,叫做寒蘭,一進去就芳香馥郁,幽香迷人。

    林念知見她看得目不轉楮,大方道︰“喜歡啊?喜歡一會兒走的時候搬兩盆回去。”

    惠妃不在宮內,林念知問宮人︰“母妃呢?”

    宮人道︰“回公主的話,娘娘去梅妃娘娘那里了。”

    惠妃跟梅妃交好,屬于同一派系。

    林非鹿記得宮中四妃,淑妃生了二皇子林濟文,嫻妃生了四皇子林景淵,惠妃生了長公主林念知,只有梅妃沒有子嗣。

    在這母憑子貴的後宮,沒有生育就晉到了妃位,可見這位梅妃也有幾分手段,是個厲害人物。

    林念知此時哪還記得五公主是嫻妃那一派的,是自己母後的對家,高高興興把人領進瑤華宮,又吩咐宮人把什麼好吃的好玩的都拿上來,任由小五挑選。

    林非鹿乖乖跪坐在暖烘烘的軟塌上,那個破舊古老的手爐擱在一邊,她看上去有些緊張,吃東西都小心翼翼的,但每次對上林念知的目光時,都笑得特別真誠。

    那雙水靈靈的眼楮里,滿滿都是對她不加掩飾的喜歡。

    小五第一次見到自己就不由自主夸她好看,看來她是真的很喜歡自己啊。

    林念知要是有尾巴的話,這會兒估計已經翹上天了。

    她吩咐宮女去把之前那個手爐拿過來,還附贈了一個嶄新精致的手爐,“這個還給你,這一個是內務府新供的,比之前的好用,我留了一個,你拿一個去用。”又看著那個舊手爐說,“那個就扔了吧。”

    林非鹿搖搖頭,底氣不足道︰“還可以用的。”

    林念知心里怪不是滋味,凶道︰“用什麼用!我這宮女都不用這個!”她轉頭跟宮女說,“拿去扔了!”

    宮女看了林非鹿一眼,柔聲道︰“五公主,我們公主也是心疼你,這個舊手爐不保暖,而且容易燙手,奴婢拿去幫你扔了,你試試這個新款的小爐子,一定會喜歡的。”

    林非鹿看了她們一眼,慢騰騰伸手把那個新手爐拿過來捧在掌心,這才乖乖笑了︰“好暖和呀。”

    林念知語氣驕傲︰“以後缺什麼你直接跟我說,有我在,還能把你委屈了?”她看了她兩眼,又問︰“你怎麼又穿的這件斗篷?上次我見你你就穿的這個,你沒有其他冬衣嗎?”

    林非鹿小聲說︰“這個最暖和。”

    林念知立刻吩咐宮女︰“把前幾日織錦坊送來的那幾套冬衣送到明宮去。”

    宮女說︰“公主,你比五公主高許多,尺寸恐怕不合適。”

    林念知略一思忖︰“那就拿到織錦坊去,讓她們改一改。對了,前些時日舅舅不是送了一張雪狐皮嗎,你一並拿上,讓織錦坊做件新斗篷給小五。”

    林非鹿連連擺手︰“皇長姐不用了不用了,我還小,穿不著那些的。”

    林念知瞪了她一眼︰“什麼穿不著?你看這宮里哪個公主有你穿的寒酸?!”說完,又覺得這句話可能有點傷人,又補了一句︰“你堂堂五公主,穿什麼都是應該的!”

    林非鹿感動得眼淚汪汪的,巴巴看著她。

    林念知有種自己拯救了蒼生的滿足感。

    宮女領命去了,林念知把其他宮人都遣退,跟林非鹿兩個人坐在軟榻上嗑瓜子兒吃點心玩九連環。

    她打小就喜歡玩這種東西,很小的時候就解開過簡易版的九連環,隨著年齡增加,這九連環的難度也相應增加,最近在解的這個是較為復雜的,她已經解了好幾個月都沒解開。

    林非鹿啃著點心趴在一邊看,看著看著突然說︰“皇長姐,這個扣扣可以反過來。”

    林念知一愣,“你會玩這個?”

    林非鹿老實搖頭︰“不會,第一次見。”

    林念知狐疑地看了她兩眼,依言把環扣反過來,沒想到還真解開了一個扣子。她有點高興,問林非鹿︰“那接下來呢?”

    林非鹿抓抓自己的小揪揪,嘟著嘴一臉思考︰“我也不知道了,我們研究一下吧?”

    林念知高興地一點頭︰“行!研究研究!”

    兩人就湊在一起研究九連環。

    林非鹿確實沒玩過這個,但架不住腦子好智商高,她當年上小學時就得過青少年六階魔方比賽的冠軍,看林念知玩了會就摸清規律了。

    其實她知道怎麼解開,但面對林念知這種人,展現出比她聰明的一面顯示是不明智的。

    所以只是象征性的提了點模稜兩可的建議,讓林念知覺得自己腦瓜子不錯,但比她還是差了點。

    等宮女從織錦坊回來的時候,這個困擾林念知幾個月的九連環就解開了。

    林念知高興得不行,頓時對自己這個五妹有點另眼相看。

    林熙那個蠢貨,連最簡易的九連環都看不懂,跟她對話仿佛在對牛彈琴。小五雖然磕磕絆絆的,得自己邊帶邊教,但她起碼跟得上自己的思路。

    以前听信林熙的挑撥,她也很是厭惡這個五妹,現在接觸了才知道,蠢人說的話有多麼不可信。

    她想起昨天林熙來告狀的事,問林非鹿︰“你昨日去了太學?”

    林非鹿一驚,像是沒想到她會知道這件事,緊巴巴地解釋︰“我……我沒進去,我只是在台階下面看了看……”

    林念知安撫道︰“我不是在問罪,你別怕,就是好奇你去太學做什麼?”

    林非鹿垂著小腦袋,頭上兩個小揪揪都顯得有些難過,小聲說︰“我听四皇兄說,太學是皇家子弟讀書的地方,我沒有去過,有些好奇,所以想去看看。”

    林念知當然也明白這層理。

    不受寵的皇子公主沒有得到陛下的恩賜,是沒資格入太學的。但越是明白,就越有點想不通。

    林熙那種蠢貨都能去太學讀書,小五這麼聰明,憑什麼不能去?!

    林念知是個風風火火的性子,仗著林帝喜愛,從來都是要什麼說什麼,立刻從軟塌上跳下來,拉著林非鹿道︰“走,我陪你去見父皇,叫他賜你入太學!”

    沒想到小五並沒有很高興,她先是驚了一下,然後拽住她手腕,著急道︰“不行呀皇長姐!”

    林念知不悅道︰“有什麼不行的?我去跟父皇求情,父皇那麼疼愛我,肯定會答應的。”

    林非鹿拉著她袖子,一字一句地輕聲說︰“皇長姐,不行的。”

    她垂了垂眸,聲音有些難過︰“父皇不喜我哥哥,所以也不喜歡我。如果長姐跟我扯上關系,以後父皇見到你也會想到我,這樣就會牽連到你。”

    她看著林念知的眼楮,軟乎乎的聲音很是堅定︰“我不能因為自己,連累到長姐。”

    把林念知感動壞了。

    這宮中不管是誰,凡是攀附到她的,無一不想從她這里獲利。就連三公主林熙,也是因為打小跟她交好,常常跟她一起常伴林帝左右,所以才更得林帝喜愛。

    可小五跟她接觸,僅僅只是因為喜歡她。她想主動為她謀點福利,她還要顧及會不會連累自己。

    嗚,什麼乖巧善良的小天使啊。

    林非鹿轉而又笑起來︰“而且我還小,不著急去太學讀書呀。”

    林念知正糾結著,突听外面宮人恭敬道︰“娘娘回來了。”

    門外傳來惠妃的聲音︰“公主在做什麼?”

    宮人說︰“公主跟五公主在屋內玩耍。”

    惠妃一愣︰“五公主?”

    她只是讓念兒在外面教訓教訓那小丫頭,她怎麼還把人帶回宮里來折騰了?這萬一出點什麼事,畢竟是皇家血脈,皇後陛下追究起來,她可脫不了干系。

    惠妃有些著急地往里走,進來一看。

    里面小瓜子磕著,小點心吃著,小手爐抱著,別提多溫馨了。

    惠妃心里緩緩升起了一個問號。

    林念知高興地喊了聲“母妃”,林非鹿已經乖乖朝她行禮了,“小五拜見惠妃娘娘。”

    惠妃也是第一次見林非鹿,她先入為主,對嫻妃恨到骨子里,對她自然也沒什麼好臉色,冷聲道︰“起來吧。”又不悅地看著女兒,“不好好練字,在這里做什麼呢?”

    林念知撒嬌︰“早上就練完啦,我跟小五玩九連環呢。”她拿起解開的九連環,“母妃你看,我解開啦!”

    惠妃臉上這才有了點笑容,陛下喜歡聰穎的皇子公主,女兒生得這樣聰慧,她當然很驕傲。

    她淡淡掃了林非鹿一眼,淡聲道︰“長公主還要讀書,五公主無事就先回去吧。”

    林非鹿埋著頭乖乖應聲。

    林念知見母妃態度不好,噘了下嘴,但也沒敢頂撞,只趁惠妃不注意偷偷朝林非鹿使了個眼色。小五偷摸摸沖她笑了下,然後抱著兩個手爐跑走了。

    林非鹿一走,惠妃就教訓女兒︰“叫你在外面教教她規矩就行,怎麼還把人帶回宮里來了?她懷里抱的那兩個新手爐,是你賞的?”

    林念知說︰“是。”

    惠妃不悅道︰“少與她往來,你不知道林熙那丫頭因為她被大皇子責罰了嗎?”

    林念知撇嘴︰“那是她自己蠢。母妃,我決定以後少與林熙往來了。”

    惠妃一愣︰“為何?你們不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姐妹嗎?”

    林念知認真地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擔心她的蠢會影響到我聰明的腦袋瓜。”

    惠妃︰“…………”

    ……

    林非鹿從瑤華宮離開,走了沒多遠就在岔路口看見了焦急等在那的青煙。看到她出來,青煙趕緊迎了上來,看樣子快急哭了,“公主,你可算出來了,可有受傷?”

    林非鹿把手爐交給她拿著,笑道︰“我去的又不是龍潭虎穴。皇長姐待我很好,喏,這就是她送我的。”

    青煙松了口氣,後怕道︰“听宮女說你跟長公主去了瑤華宮,可嚇壞奴婢了。若是公主再不出來,奴婢都打算去找嫻妃娘娘了。”

    林非鹿偏頭看了她一眼︰“你是這宮中的老人,不知道嫻妃和惠妃交惡嗎?”

    青煙道︰“奴婢自然是知道的,可奴婢擔心公主……”

    林非鹿淡淡打斷她︰“知道就好,以後可不要做出這種危險的事。你身後是明宮,若出了事,牽連的可不只是自己。”

    青煙垂著頭︰“是,奴婢知錯了。”

    林非鹿這才牽過她的手,軟聲說︰“我知道你關心則亂,但我既然敢去,就是有萬分的把握不會出事。你跟在母妃身邊這麼多年,我是最信任你的,你今後做事要更加考慮周全才好。”

    青煙心里不無觸動。

    她此刻才切實感覺到小公主的變化,但這種變化她又是樂于見到的。畢竟明宮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她忠心護主,自然是高興的。

    她把玩著嶄新的小手爐,邊走邊高興道︰“公主,這個手爐真是精致,回宮奴婢再給你做個護手袋裝起來,就更保暖了。”

    兩人正邊走邊聊,經過白梅園旁邊的那座小橋時,一顆石子突然從天而降打在了林非鹿腳邊。

    那石子落在地上又飛濺而起,啪的一聲,嚇了青煙一跳,她大聲道︰“是誰?!”

    沒人應聲,林非鹿走了兩步,又是一顆石子打在她腳尖前的地面。碎石子的力道和軌跡都掌握得很好,剛好能嚇到她,又不會傷到她,青煙緊張極了,攔在林非鹿前面︰“是誰如此放肆,竟敢在宮里暗傷五公主?!”

    林非鹿倒是一臉淺淡,看了兩眼四周,想到什麼,突然抬頭將目光投向旁邊的高樹上。

    光禿禿的樹枝上果然坐了個黑衣少年,手里拿了個彈弓,正一臉壞笑地對著她在瞄。

    這熊世子夠有耐心的啊,居然在這等了這麼久。

    青煙循著她的目光看過去,認出樹上的少年是誰,臉色一變,趕緊跪下行禮︰“奴婢見過世子殿下,請世子殿下不要捉弄我們公主了。”

    奚行疆笑了兩聲︰“小豆丁,你不是很凶嗎?這就怕啦?”

    林非鹿仰著頭瞪他︰“我才不怕你!你下來!”

    奚行疆環胸抱臂,二郎腿一翹,往樹干上一靠︰“你上來啊。”

    林非鹿朝他做鬼臉︰“猴子才爬樹,難看!”

    奚行疆愣了一下,頓時樂了︰“誰說我是爬上來的?我是飛上來的!”

    林非鹿︰“我不信!除非你飛一個給我看看!”

    奚行疆︰“那我給你飛一個。”

    然後他就從樹上飛下來了。

    別說,少年黑衣墨發,意氣風發,臨空而下時,真是帥得養眼。

    飛完了,落在站在林非鹿面前才覺得不對。

    林非鹿笑眯眯問︰“你怎麼下來啦?”

    奚行疆︰“?”

    是啊,他怎麼就下來了呢?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