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17】

【17】



    宋驚瀾住的這個地方比明宮還偏,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覺得這里更冷,大概是因為翠竹居附近多水池的原因,較之其他地方要潮濕很多。

    本來就冷,開著窗還通著風,碳爐也不暖和,林非鹿坐在那冷得發抖。

    全靠宋驚瀾的顏值在堅持。

    宋驚瀾似乎察覺了,轉頭溫聲吩咐天冬︰“去灌一個手爐來,記得溫度適宜。”

    天冬得令,很快就去了,沒多會兒就拿來一個暖烘烘的手爐。宋驚瀾先接過去試了試溫度,怕燙到她,確認無誤才笑著遞給她︰“公主拿著吧。”

    那手爐跟她用的不一樣,是最原始的灌熱水的那種,容易燙手也冷得快,外面連隔熱罩都沒有。但很干淨,大概是常用,外面的銅漆都被磨得 亮。

    她實在是冷,也沒拒絕。伸手的時候,看到宋驚瀾隱在寬袖中的那雙手。

    那並不是一雙養尊處優的手。

    她之前見過奚行疆的手,因為自小習武的原因,手掌有細微的繭,但算不上粗糙。宋驚瀾的手掌上,有比那更深更厚的繭,因為冬天太冷的緣故,虎口處凍裂開了細小的口子,看著都疼。

    似乎察覺她的目光,宋驚瀾不露痕跡掩了一下,林非鹿什麼也沒說,接過暖爐雙手捧著,輕聲問︰“殿下,接下來可有什麼打算?”

    宋驚瀾知道她問的是什麼,垂眸笑了笑︰“無礙,公主不必憂心。”

    林非鹿仿佛再次體會到了當年追一個養成系小明星發現崽被公司欺負壓迫的心情。

    心疼,現在就是非常心疼,想把林熙大卸八塊。

    宋驚瀾被她驟然變化的目光逗笑了,他站起身道︰“我自有打算。天冷,公主早些回去吧,謝謝你的點心。”

    林非鹿病才剛好,也不想再凍感冒,要是在他這里受了涼,估計會牽連到他。于是點了點頭,正要把手爐放下來,宋驚瀾說︰“拿著吧,這一路風大。”

    看他這處境,就知道他就這一個手爐,林非鹿問︰“我拿走了,那你用什麼?”

    宋驚瀾笑道︰“我不怕冷。”

    啊,有被撩到!

    林非鹿跟他揮揮手,抱著手爐終于一蹦一跳地跑走了。

    她一走,天冬就趕緊鎖上了門,轉過身時嘴里小聲嘟囔著什麼,宋驚瀾抄著手倚在門口,笑問︰“在說什麼?”

    天冬表情郁悶︰“一個三公主就夠難纏的了,現在又來一個五公主。”他走近疑惑問道︰“殿下,你昨日為什麼要幫五公主?得罪了三公主可不是小事,你忘了她之前怎麼折騰你的?”

    宋驚瀾眯眼望著遠處天際重疊的白雲,唇角還是微微掛著笑,但聲音卻淺,漫不經心道︰“林熙蹦不了多久了。”

    天冬一臉震驚︰“啊?”

    宋驚瀾收回目光,很溫柔地朝他笑了下︰“她不是這位五公主的對手。”

    ……

    離開翠竹居,林非鹿沒著急回去,而是轉道白梅園。現在正是白梅盛開的時節,隔著宮牆都能聞到陣陣清幽花香,她心里有個打算,需要用到白梅花。

    青煙自發現公主是去見宋國那位質子,一路都憂心忡忡的,有些走神,林非鹿在前面跑得又快,幽道彎彎繞繞,很快就竄沒了影。青煙著急喊了兩聲沒得到回應,但好在知道她是要去白梅園,加快步伐趕了過去。

    林非鹿已經循著香味一路跑進園子了。

    枝頭白梅團團簇簇,迎風而開,煞是好看。她個子矮,夠不到枝頭的梅花,而且也舍不得摘,好在地上落了不少花朵,都還新鮮著,她蹲在樹底下,一朵一朵地撿起來,吹干淨灰,放進自己的小荷包里。

    正撿得起勁,隔著一扇院牆,听到一個熟悉的聲音。

    是她傲嬌刁蠻的皇長姐在跟人吵架,氣急敗壞地罵︰“奚行疆,你信不信我叫人打你板子!”

    另一個聲音十分討打︰“你信不信我超怕,怕得都睡不著覺啦?”

    林念知氣得哇哇大叫。

    奚行疆?林非鹿想起來了,是那個揉她揪揪的熊世子。

    你說,這送上門的npc,不去攻略一下,豈不是對不起這趟巧遇?

    林非鹿把塞滿白梅的小荷包系好掛在腰間,朝著院門口跑了過去。樹影參差,遠遠就看見盛裝而立的林念知氣得原地跺腳,身邊的宮人們正在勸著什麼。

    畢竟是大將軍府的世子,又是奚貴妃的佷兒,林念知對上他,其實討不到好。

    對面不遠處的黑衣少年翹著二郎腿坐在橋墩子上,表情十分欠揍。

    習武之人耳力敏捷,還沒看到人,只听到噠噠噠的腳步聲,就一下轉過頭來,看見院牆里鑽出來一個滿頭白梅的小女孩,先是愣了一下,欠揍的表情上驟然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他從橋上跳下來,幾步就朝她走過去,林非鹿還沒反應過來,頭上的揪揪就被人揉了一把︰“小豆丁,又見面了。”

    林非鹿捂著腦袋氣呼呼瞪了他一眼,轉身就朝林念知跑過去。

    林念知還生著氣呢,驟然看見林非鹿,語氣也不太好,氣勢洶洶問︰“你怎麼在這?你來這做什麼?”

    林非鹿跑到她面前,仰著頭一臉人畜無害的乖巧,語氣卻凶凶的︰“我在白梅園里听見皇長姐被人欺負了,來幫你!”

    林念知一愣,倒是為自己之前的語氣感覺愧疚,有些別扭地轉過頭去沒說話。

    林非鹿轉身攔在她面前,張開短短的小手臂,奶凶奶凶地瞪奚行疆︰“不準欺負我皇長姐!”

    奚行疆環胸抱臂,像逗小孩兒玩似的,勾著唇角問︰“誰叫你皇長姐脾氣那麼壞,我好端端坐在這,又沒礙著她的路,她非要我讓開,你說,她是不是活該被欺負?”

    林念知氣得又想罵人︰“奚行疆你……”

    還沒說完,就听見前面的小豆丁奶聲奶氣擲地有聲地反駁道︰“我皇長姐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孩,漂亮的女孩子脾氣不好是應該的!!!”

    奚行疆︰“?”

    林念知︰“…………”她扯了下小五的衣角,小聲又不無嬌羞地說︰“倒……倒也不至于此啦。”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