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16|【16】

16|【16】



    .,

    林熙哭哭啼啼回了昭陽宮,早已听聞此事的靜嬪正急不可耐地等在宮門口,見她一回來立刻走上前去問道︰“你去見長公主了?她可說什麼了?你怎麼在太學讀個書也能惹怒到大皇子!”

    林熙有一種全世界都在責罵自己的感覺。

    在外面還忍著,回到宮中立刻撒潑似的大哭大鬧起來,先是罵林非鹿,又罵林景淵,最後連林念知和林廷都沒放過,靜嬪連連讓宮女去捂她的嘴,一邊哭一邊罵︰“我平日就是太慣著你了,你這個不長進的東西!怎麼偏生明宮那個小賤人就能惹皇子喜愛,你就做不到!”

    林熙哭著說︰“母後,我們去找父皇評理吧?”

    不說這個還好,一說這個靜嬪更氣,臉都氣白了。

    自從上次鬧邪祟那件事之後,林帝就再也沒來過昭陽宮,好像忘了有她這個人似的。她前些日子本想做點拿手的湯點送到養心殿去找找存在感,但殿內林帝正跟朝臣在商議政事,她在外邊兒等了好幾個時辰,實在冷得不行,只能把湯點留下,自己走了。

    沒想到傍晚時分林帝就發了時疾,兩個貴妃都去侍疾了。

    白天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病了?聯想到她下午在養心殿外面等了那麼久,漸漸就有人說是她身上邪祟未消,把邪祟帶給陛下了。之後皇後就派了人過來,委婉提醒她,今後不要再去找陛下了,等過完這個冬再說吧。

    後宮佳麗三千,自己又不是最靚麗的那一個,等過完這個冬,陛下還能記得她???

    靜嬪已經在宮里獨自哭了好幾回,但想著自己總歸還是有個公主的,陛下也喜愛這個公主,林熙又跟長公主交好,等來年讓她去陛下面前晃一圈,重獲恩寵也不是不可能。

    誰能料想這個沒出息的東西干啥啥不行,惹禍第一名,竟連一向以儒雅著稱的大皇子都惹怒了,這得罪了阮貴妃,能有她們好果子吃?

    思及此,兩娘倆在昭陽宮抱頭痛哭。

    靜嬪思來想去,覺得這件禍事起因皆是源于明宮那對賤人。鬧邪祟是因為她們,現在熙兒被禁足也是因為她們、不過是抱上了嫻妃的大腿就敢如此囂張,莫說現在還只是個貴人,今後若是晉了位份,豈不是要踩在她頭上作威作福?

    她決不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

    靜嬪替女兒擦擦臉上的眼淚,狠聲道︰“別哭了!這件事,娘總要為你討個說法的!她們逍遙不了多久了。”

    ……

    林非鹿猜到林熙這一禁足,昭陽宮那邊估計會越發恨上自己和蕭嵐,接下來這段時間,勢必要有動作了。

    古人常雲,先下手為強。

    她覺得是時候徹底把這個麻煩解決掉了。

    從頭到尾她都沒把林熙列入到自己的攻略列表,雖然要攻略她這種衣架飯囊很簡單,但沒必要。

    她是殺死小公主的凶手,她親手推小公主入水,看著她求救無動于衷,還嘻嘻哈哈以此為樂,人蠢心壞。

    都說小孩子最是單純,但小孩子的惡意也最可怕。

    她答應過那個小姑娘,會給她報仇。

    何況宋國那個漂亮的小質子這次為了幫自己被林熙記恨上,以她狹隘的心性,禁足之後肯定會去找人麻煩,林非鹿覺得自己有守護漂亮小哥哥的責任!

    自從砍死徐才人那個小怪後,她的劍就沒出過鞘了,也是時候讓劍見見血了。

    大魔王林非鹿如是想。

    蕭嵐端著剛出爐的新鮮點心過來時,就看見丁點大的小姑娘坐在門檻上,小手托著下巴,一臉深沉地望著晨起的日光。她撲哧一聲被逗笑了,坐過去喂她點心︰“早膳沒吃多少,嘗嘗娘新做的點心。”

    林非鹿咬了兩口,“好吃!”

    點心還暖烘烘的,十分酥脆,甜而不膩,蕭嵐做點心的手藝越發精進了。

    她吃著吃著,突然想到什麼,跟蕭嵐說︰“母妃,你裝一盒點心給我,我要拿去送人!”

    蕭嵐好奇道︰“送給誰?”

    林非鹿笑容真誠︰“昨天一個幫過我的人。”

    蕭嵐倒也沒多問,她向來對這對兒女是有求必應的,裝好點心交給青煙,讓她陪著五公主一起去。青煙一開始不知道是去哪,直到位置越走越偏,四周連巡查的侍衛和穿行的宮人都少見了,不由得擔心起來。

    問道︰“公主,我們這是去哪啊?”

    林非鹿指著不遠處那片枯黃的竹林︰“喏,快到了。”她接過青煙手上的食盒,吩咐道︰“你就在這里等我。”

    青煙是宮中的老人,自然知道那里住的是誰,當即有些變了臉色,遲疑道︰“公主,那地方不太好去,要不還是奴婢替你送進去吧?”

    林非鹿淡淡看了她一眼︰“你在這里等我。”

    青煙莫名其妙被一個小女孩的眼神震住了,垂手立在原地︰“是。”

    林非鹿這才提著食盒走向翠竹居。

    老舊的竹門從里面上了栓,她推了兩下沒推開,抬手拍了拍。過了會兒就有人來應門,是宋驚瀾身邊那個小廝,喚作天冬的,遲疑又戒備地看著她。

    林非鹿笑起來,“你不認識我啦?我上次來送過魚的。”

    天冬抿了下唇,朝她行禮︰“見過五公主殿下。”

    林非鹿沒錯過他低頭時眼里一閃而過的那抹復雜神光。

    她沒猜錯的話,大概意思是,這又來了一個覬覦我家殿下美色的公主。

    臭不要臉!!!

    不過再不願,他也不敢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天冬恭恭敬敬地把林非鹿迎進來︰“殿下正在讀書,請公主稍等片刻。”

    這一大早就開始讀書了,真是個勤奮好學的好孩子啊,她那不學無術的四皇兄真應該跟人學學。

    林非鹿乖巧點頭。

    天冬去通報,宋驚瀾很快就出來了。他還是穿了昨日那身素色白衣,玉冠束發,少年眉目俊美,氣質溫和,臉上笑意漂亮又干淨,溫聲道︰“五公主怎麼過來了?”

    林非鹿提著食盒一蹦一跳地跑過去︰“娘親做了點心,我帶了一些給你嘗嘗。”

    她一跑起來,兜帽就從頭頂滑落,露出兩個纏著白絲帶的小揪揪,小臉凍得有點紅,臉上的笑容卻十分真誠。宋驚瀾伸手接過那個看上去有點沉重的食盒,笑著說︰“外面冷,公主不介意的話,進屋說話吧。”

    林非鹿笑眯眯的︰“好呀。”

    她跟在他身後進屋,方一進去,就被屋內柴碳的煙霧燻出一個噴嚏。

    宋驚瀾抱歉地看了她一眼,走過去把門窗都大打開了,兩邊通風,屋內的碳煙散了不少,才終于沒那麼嗆。但溫度也散走了,有些涼颼颼的。

    林非鹿對這些柴碳再熟悉不過,之前明宮用的可不就是這種。

    她沒多問什麼,只是把食盒打開,端出點心來︰“還熱著,殿下快嘗嘗。”

    宋驚瀾依言拿了一塊點心吃起來,他吃相也很賞心悅目,那是高門貴族常年養成的優雅。他只吃了一個便停了,很溫和地說︰“很好吃,多謝五公主。”

    林非鹿突然有些難過。

    這個少年身上挑不出一點毛病,幾乎完美得讓人不敢觸踫。他好像是把自己封存在一個框框里,行事談吐都絕不越過框架。這樣永遠不會犯錯,可也活得好累好難。

    其實她也能理解。

    那麼小就被送到敵國,被家國拋棄不說,在這里被輕視被欺辱,踏錯一步可能就會喪命。大概很小的時候就學會了收斂情緒,學會了如何在這個危機四伏的地方隱忍地活下去。

    可盡管處境這麼艱難,昨天他卻還為了幫自己得罪林熙。

    難道沒想過後果嗎?

    林非鹿眨眨眼,輕聲問︰“殿下,昨日為何幫我?”

    天冬送了一壺熱水進來。

    宋驚瀾不急不緩倒了杯水給她,在繚繞熱氣中笑著說︰“公主伶俐可愛,昨日那種境地,誰都會幫的。”

    oh上帝啊,看看這個善良又漂亮的小可憐吧!!!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