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15|【15】

15|【15】



    .,

    回明宮的路上,林景淵想起什麼似的,問林廷︰“大皇兄,你把兔子送給六弟了?”

    林廷看了林非鹿一眼。

    心里很是感念她沒有把真相說出來,畢竟被母妃逼著親手殺寵物躲起來哭這種事實在是很難以啟齒,他點點頭︰“對,六弟喜愛小兔,我便送給他了。”

    林景淵︰“大皇兄真大方!最喜歡的寵物也舍得送人。我也挺喜愛你養在行宮的那匹小黑馬,你看?”

    林廷︰“……”

    林非鹿︰“……”

    她實在看不過去林廷這個老實孩子被沒臉沒皮的林景淵欺負,扯扯他的袖子,奶聲奶氣說︰“景淵哥哥,君子不奪人所好。”

    林景淵立刻反思︰“小鹿說得對!那馬大皇兄還是自己留著吧。”

    林非鹿狀若無意地轉過頭,然後悄悄朝林廷笑了下。林廷抿著唇,壓不住嘴角的笑意。

    回到明宮的時候,只有青煙在,先是給兩位皇子請了安,見小公主頭發有些凌亂的樣子,到底是心思細膩,立刻問道︰“公主這是怎麼了?”

    林非鹿很是乖巧的回答︰“不小心摔到了。”又問,“母妃呢?”

    青煙道︰“娘娘做了一些點心,給嫻妃娘娘送去了。”

    倒是讓林非鹿有點意外。

    蕭嵐一向是戳一下動一下,嫻妃不召是不會去的,此次卻主動送點心過去,看來上一次兩人的談話的確讓她下定決心改變了。

    林廷見林非鹿不願意說實話,只以為她不想讓身邊人擔心,便也什麼都沒說,只吩咐青煙道︰“去太醫院請太醫來給小鹿看看,看摔到哪里沒有。”

    青煙趕緊去了。

    林瞻遠抱著兔子從房間里跑出來,高興地喊︰“兔子哥哥!”

    林廷笑著走過去摸摸他的頭︰“六弟。”

    林景淵頓時不樂意了,“那我呢?我還比他先認識你呢!”

    他凶凶的,林瞻遠有點怕,往林廷身後躲了躲,把林景淵氣得不行。

    林非鹿忍著笑在旁邊提醒︰“哥哥,你喜歡吃的柿子就是四皇兄送的哦。”

    林瞻遠這才樂呵呵地喊︰“柿子哥哥!”

    幾人玩鬧了一番,沒多會兒就有位年輕太醫背著藥箱匆匆趕來,看到大皇子和四皇子都在,心里一抖,開始苦惱自己會不會又被兩位皇子嫌棄,趕他回去,換另外資歷深厚的前輩來。

    這種□□裸的嫌棄真的好傷人的。

    好在只是摔到,也沒受傷,大抵是覺得他足以應付,年輕太醫膽戰心驚給五公主看完病,開完藥之後就恭恭敬敬退下了。

    時間不早,兩人也還要回宮去完成太傅留下的功課,見林非鹿無恙便也都離開了。

    就這麼一會兒時間,幾位皇子公主在太學門口發生沖突,大皇子責罰三公主禁足的消息就已經像長了翅膀似的傳遍了整個後宮。

    林廷回到雲曦宮時,阮貴妃正坐在軟塌上吃水果。

    屋內燃著香銀碳,不僅暖和,還有淡淡的幽香,是頂級的碳,除了林帝的寢殿,也就她和長樂宮那位奚貴妃這里有。

    林廷向母妃請了安,正要回房去,阮貴妃懶洋洋地叫住他︰“听說你今日處罰了林熙那個小丫頭?”

    林廷瞬間跪下身去,“是,請母妃責罰。”

    阮貴妃撲哧笑了︰“你這孩子,為娘責罰你做什麼?”她走過去把兒子扶起來,由衷地夸他︰“做得好。”

    她眉眼生得極其明艷,是那種十分張揚的美貌,笑起來的時候,像將光彩都攬于一身,耀眼不可方物,“你是陛下的皇長子,本該如此。這宮里的人需得怕你,敬你,畏你,方能體現你的威嚴。”

    自己這個兒子向來軟弱,她恨其不爭,用盡了法子培養他。今日難得硬氣一回,她怎會不高興。

    林廷听著母妃又一番訓誡,沒有說話,只是像往常一樣,垂著眸默默點頭。

    ……

    蕭嵐在嫻妃宮中也听聞了這件事,聯想到鹿兒今日去了太學,預感這事兒多半跟鹿兒有關,頓時有點坐不住,告別了嫻妃之後就匆匆回到了明宮。

    林非鹿正在屋子吃著點心看書,見她回來,乖巧地喊了聲“母妃”。

    蕭嵐走過去摸摸她的小腦袋,柔聲問︰“今日在太學可有事發生?”

    林非鹿默了一下,還是把事情經過跟她說了一遍,當然隱去了自己罵林熙那一段。林熙欺負她也不是頭一次,蕭嵐次次都抹淚,只叮囑她少出門,不出門就不會遇到林熙,就不會被欺負。

    這次倒是什麼都沒說,也不大能看出平日軟弱垂淚的可憐樣,只是溫柔地朝她笑笑︰“沒事就好。”

    林非鹿覺得自己這個母妃,她是真的變了。

    她已經不是當年的蕭嵐,她現在應該是鈕祜祿•嵐!

    她這頭沒什麼影響,其樂融融的,林熙那頭可不好過。丟臉就算了,更加讓她生氣的,一是宋驚瀾的“背叛”,二是大皇兄的維護。

    那個小賤人到底哪里好了?大家竟都處處護著她!跟她那個娘一樣,長著一張勾引人的狐媚子臉,把大皇兄和四皇兄哄得團團轉!這些男孩子們都被她迷惑了!只有女孩子才能看清她的真面目!

    林熙從太學離開並未立刻回宮,畢竟她這一回,接下來的半個月都出不了門了,一路哭著去了長公主林念知所在的瑤華宮。

    林念知前兩日受了涼,今日便告了假沒去太學,正裹著被子盤腿坐在榻上玩九連環呢,就看見自己的三妹哭哭啼啼地進來了,一進來就讓她給自己做主。

    林念知今兒沒出門,倒是沒听說太學的事,一問才知道發生了什麼。

    林熙哭著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上天作證,她真是半句假話都沒有,林非鹿怎麼嘲笑她的,怎麼罵她的,字字不落地復述了一遍。

    本來以為一向跟自己同心的長姐會為自己出頭,沒想到林念知听聞只是問︰“那她進太學了嗎?”

    林熙一愣︰“沒……沒有,她就站在台階下面。”

    林念知︰“那你罵人家做什麼?”

    林熙︰“?”她委屈極了,“我沒有罵她,是她罵我。”

    林念知不耐煩︰“你不是罵人家小賤人了嗎?”

    林熙都驚呆了︰“……往常,我們不都這麼說她的嗎?”

    林念知干咳了一聲,又說︰“她真的罵你了?說你胸無點墨目不識丁才疏學淺?”

    林熙狠狠道︰“對!”

    林念知懷疑地看了她兩眼︰“不可能吧?小五連太學都沒去過,沒讀過書也不識字,怎麼會罵這些成語?而且我看她平日里也不像是這麼伶牙俐齒的人。”

    林熙急了,心道怎麼長姐也開始幫她說話啊,她委屈問︰“我什麼時候騙過長姐?難道長姐不信我嗎?”

    林念知往後靠了靠,換了個舒服的姿勢,“也不是不信。”她說,“那人家這也不算罵你,不就說了個實話嗎?”

    林熙︰“???”

    林念知困懨懨地揮了下手︰“行了,回去吧。大皇兄不是罰你禁足半月嗎?這半月就別往我這跑了,天氣怪冷的。”

    林熙哭著跑走了。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