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13】

【13】



    最後四位太醫一致決定,讓資歷最老的羅太醫作為代表前往明宮給五公主問診。若是各宮主子問起來,他們也好有交代。

    午膳過後,嫻妃果然遣了人來太醫院問,陳太醫回稟道︰“由羅太醫去問過診,五公主退了燒,已經無礙了。”

    碎玉回去原話轉達,嫻妃還有點奇怪︰“大皇子的交代?小鹿如何跟大皇子認識的?”

    這大皇子在宮中名聲很好。他母妃阮貴妃雖然是出了名的盛氣凌人恃寵而驕,但生的這個兒子卻與她恰恰相反,善良心軟,見不得不平,有些宮人犯了錯,去找他哭訴,他保準會跟阮貴妃求情。

    後宮也多有議論,嫻妃跟阮貴妃沒什麼恩怨,想了想,最後只是道︰“罷了,無礙就好。對了,前些日子內務府不是送了些雪參過來,你挑一些送到明宮去,小鹿身子虛才容易被寒風入體,叫嵐貴人給她多補補。”

    從太學下課回來的林景淵恰好听見,得知小鹿妹妹生病了,心里頓時火急火燎的。等碎玉拿著雪參準備出門的時候,跑過去把她手上的盒子搶走了︰“我找五皇妹有事,順道一起送過去!”

    他一路風風火火跑到明宮,方一進去,就听見屋子里傳出歡聲笑語。

    推門一看,原來是林瞻遠和林非鹿蹲在暖和的房間里跟兔子在玩,林景淵看了兩眼,覺得這兔子有點眼熟。

    這不是大皇兄最喜歡的兔子嗎?

    他最近學業被監督得很緊,自從上次背過《論語》,林帝就覺得他是個可塑之才,比之前更加要求嚴格,他已經有段時間沒來找過林非鹿。

    而且天氣變冷,林非鹿也很少再去找他玩,兩人著實有很久沒見過面。

    原來你是有別的兔子了!

    林景淵頓時一臉幽怨。

    還是在外面的青煙最先發現他,趕緊行禮︰“見過四皇子殿下,殿下什麼時候過來的?怎麼不進去?”

    林非鹿听見聲音,這才抬頭一看,對上林景淵幽怨的視線,小臉上頓時露出一個又驚喜又甜美的笑容,蹭得一下站起身朝他跑過來。

    她跑到他身邊,兩只小短手抱住他胳膊,仰著小臉軟乎乎說︰“景淵哥哥,我好想你呀!”

    林景淵︰不氣了。

    他把雪參遞給跟進來的青煙,有板有眼地轉達了嫻妃的話,又拿出身為皇兄的威儀,板著臉摸摸林非鹿的額頭︰“燒退了嗎?”

    林非鹿乖乖回答︰“退了,讓景淵哥哥擔心了。”她不等林景淵問,主動拉著他的手走過去,指著小白兔高興地說︰“景淵哥哥看,小兔子!”

    林景淵假裝自己不認識︰“哪來的兔子?”

    林非鹿道︰“是大皇兄送給我哥哥的!”

    原來是送給林瞻遠的啊。

    林景淵心里唯一一點別扭也沒了,高高興興地在旁邊坐下來。林非鹿哄好了人,這下輪到自己發作了,委屈巴巴說︰“景淵哥哥,你最近都沒來看我了。”

    綠茶技能之一,倒打一耙。

    林景淵果然滿眼愧疚,解釋道︰“我最近學業繁重,每日都在太學上課。”

    林非鹿問︰“太學是什麼?”

    林景淵道︰“就是皇家貴族子弟讀書的地方。”

    林非鹿︰懂了,大型npc聚集地。

    開始產生興趣。

    她一副什麼都不懂卻又很好奇的樣子,天真無邪地問︰“那我也可以去嗎?”

    林景淵神色僵了僵。

    太學不是一般人能進的地方。說是皇家貴族子弟讀書的地方,其實必須要林帝下旨賜恩才有資格,那里是身份的象征,也是皇恩的體現。像林非鹿這樣不受寵的公主,是沒有資格進入太學的。

    林景淵自然懂這個道理,但說真話肯定會傷害到她。他心里為小鹿妹妹難過,面上倒是一副嫌棄厭惡的樣子︰“那破地方有什麼好去的,煩都煩死了!一點都不好玩!”

    林非鹿就沒再多問,只是有些落寞地笑了笑,乖乖“哦”了一聲。

    林景淵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在明宮待了一個多時辰,嫻妃就遣了人過來,叫他回去練字。林景淵只能不情不願地離開,林非鹿裹著小斗篷一路把他送到宮門口,眼巴巴地跟他揮手︰“景淵哥哥再見。”

    她看上去可憐極了,像是怕被旁邊的太監听見,很小聲地說了句︰“常來找我玩呀。”

    林景淵一咬牙,一跺腳,下定決心似的開口道︰“我明日早上來接你,你跟我一道去太學吧!”

    林非鹿眼楮一亮,“我可以去嗎?”

    林景淵︰“當然可以!不進去里面就是了,還不許你在外面逛逛嗎?!”

    于是第二天一早,林非鹿穿戴整齊,裹著白色的小斗篷,扎著可愛的小揪揪,跟著來接她的林景淵一起,踏上了前往新副本的道路。

    她這麼久以來其實一直在後宮附近打轉兒。皇宮這麼大,分為了好幾個區域,她行事有分寸,沒確切的把握之前,是絕不會逾越的。

    林非鹿當然知道以她的身份沒資格進入太學,不過就像林景淵說的,里面進不去,還不能在外面逛逛嗎?林帝平時很少來這里,只有每半月例行檢查皇子們的功課時才會駕臨。

    太學又不是前朝議事之地,沒有官員,有的只有教學的太傅以及讀書的皇子公主貴族子弟們。

    她現在已經有大皇子、四皇子兩個靠山了,再自信一點,把長公主也算進去,三個大靠山,足夠她在這里溜達。

    從正門進去之後就是一個大廣場,廣場上已經有人在走,都是一個主子帶著一個小廝或者書童。幾座樸實莊嚴的大殿坐落在後方,正殿上掛著“太學”的牌匾。周圍還有一些小宮殿,是休息落腳的地方。

    這地方沒有後宮花團錦簇的精致,但透著一股學術氛圍,很有高級學府的感覺。作為畢業于國內最高學府的學生,林非鹿覺得這地兒還挺親切的。

    林非鹿的出現並沒有引起關注,因為很多人身邊都帶著伴讀。比如三公主林熙身邊就跟著一個小女孩,是靜嬪弟弟的女兒,按規矩這小女孩是沒資格進入太學的,但作為林熙的伴讀,就容易多了。

    大家都以為四皇子身邊這個小女孩也是新來的伴讀,只隨意看了兩眼,且因為忌憚林景淵,也不敢細看,行禮之後就匆匆走了。

    林非鹿暫時沒遇到認識的人,林景淵把她帶到偏殿,交代道︰“除了台階上那三座大殿去不得,其他地方可以隨便逛,逛累了就到這里休息,等我下學就來接你。”

    林非鹿乖乖應聲。

    他知道她听話,也不擔心,又吩咐康安︰“照顧好五公主。”

    康安連連點頭。

    林景淵這才一步三回頭地走了,沒多會兒,外面就響起了古樸沉重的鐘聲,林非鹿覺得還挺有意思的,這時候居然也有上課鈴。

    鐘聲一響,外面就清靜了,半個人影都看不到。她站在門口打量了一會兒,脆生生地喊康安︰“你陪我出去逛逛。”

    康安趕緊應了。

    這地兒其實沒什麼好逛的,空曠清幽,唯一的植物就是旁邊幾顆筆直的松柏。但她喜愛這熟悉的感覺,像走在曾經的大學校園。她曾經最愉快的記憶,大概就是大學那幾年時光。

    她運氣一向不好,大學那幾個室友倒是很不錯,她們相處得很愉快,直到畢業之後都有聯系。

    林非鹿突然想起,按照自己那對父母的性格,自己死後,她的葬禮應該會辦得很風光吧?

    應該會來很多朋友,送上她最愛的黃玫瑰。大學室友里有個最愛哭的,還不知道會哭成什麼樣呢。

    她走神已經走到十萬八千里了,沒注意前邊來了個人。

    那人也不過十二三歲,穿了身黑色勁裝,背著手悠哉悠哉地走著,旁邊的書童哭喪著臉道︰“少爺,我求你走快點吧,咱們已經遲到了啊。你看這時辰哪還有人像你這樣在外面晃悠啊!”

    那少年一臉的滿不在乎,余光一掃,看到不遠處的小女孩,隨手一指︰“那不是人?”

    他挑了下眉峰,笑道︰“我就喜歡跟我一樣不守規矩的人,阿羅,走,我們去交個朋友。”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