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11】

【11】



    林瞻遠對小兔子格外喜愛。

    他自小沒出過房門,沒交過朋友,因為智商低于正常水平,這世間很多東西既不認識也沒見過。

    如今得了這只小兔子,會跑會跳會動,還又白又軟特別可愛,簡直打開了他新世界的大門。除了吃飯睡覺,其他時間他都坐在兔子窩旁跟它玩。

    小兔子靜靜吃青菜,他就靜靜看著。

    小兔子在院子里蹦蹦跳跳,他就跟在後面跑,能高興地玩一整天。

    有他這麼事無巨細地照顧小兔子,林非鹿也省了不少心,等大皇子林廷過來探望自己的寵物時看到它長得白白胖胖的,應該也會很開心。

    北方入冬入得快,感覺只是一覺的功夫,秋日的氣息就全部凋謝了。氣溫驟降,冷得不行,往年明宮都領不到銀碳,內務府給的柴碳煙大,根本用不了,冬天對于她們而言是最難熬的。

    但今年內務府早早就派人送了足量的銀碳過來,客客氣氣的,還把往年她們沒有的取暖工具都給補上了。

    前不久林帝考察四皇子的功課,發現他已經能把那本《論語》完全背下來,不僅會背,還都知道每句話的意思。林帝大悅,賞了嫻妃不少東西,夸她教子有方。

    嫻妃得了賞賜,自然不會忘記明宮這頭,時不時就遣人來送溫暖,什麼補品瓜果都往這邊賞。雲悠把嫻妃賞的補品做成藥膳,蕭嵐現在看上去都沒那麼病泱泱的了,臉上多了血色,比之前更好看。

    連林非鹿都養胖了一圈,她捏了捏小肚子上的肉肉,發出了“減肥要從小做起”的感嘆。

    大冷天的,各宮都不愛出門,而且還沒下雪,只是蕭條的冷,風景也不好看,外邊兒開始變得冷清。林非鹿倒還是會堅持每天出門走一圈的習慣,一來是為了鍛煉身體,保持身材,二來也是為了增加遇到npc的機會。

    結果npc沒遇到,遇到了boss。

    長公主林念知已經蹲了她很久了。

    說到這個林念知就很氣。一開始她其實是派人盯著明宮的,林非鹿一出來,就有人跟著,然後傳話回來告訴她人在哪里。

    結果每次等她領著人氣勢洶洶趕過去的時候,林非鹿都已經不在了,太監氣喘吁吁地說︰“長公主,人往高風閣去了。”

    然後林念知又領著人往高風閣跑。

    跑過去的時候,林非鹿又不見了,太監哭著說︰“長公主,人現在又去御景庭了。”

    跟貓捉老鼠似的,差點沒把林念知累死。

    這丫頭怎麼這麼能跑?!她是有四條腿嗎???

    林非鹿倒也不是存心避她,她壓根就不知道林念知蹲她的事,她只是喜歡到處溜達而已。這一來二去的,直到現在,才終于讓林念知給逮到機會。

    太監一路疾跑來回稟︰“長公主,人現在在長溪亭喂魚呢,一時半會兒應該不會走!”

    林念知熱粥都顧不上喝了,嘴巴一抹就往長溪亭跑。

    趕過去的時候,冷風正呼嘯。長溪亭是坐落在宮中這條溪流上的九座亭子,遠遠看去像九連環一樣,交錯纏繞,十分別致。林非鹿裹著她暖和的白斗篷,就坐在中間那座亭邊兒上,小腿垂在空中有一下沒一下地晃,往水里撒著魚食。

    林念知領著人往最邊上的亭子一坐,擺正姿態後使了使眼色,宮女立刻大聲道︰“那邊兒是誰?見到長公主還不過來請安?!”

    林非鹿轉頭一看,看那架勢,就知道來者不善。

    長公主?

    惠妃的女兒?嫻妃的死對頭?

    懂了。

    她把魚食全部撒進水里,撢撢手掌,攏了攏斗篷,朝這邊走來。

    寒風呼呼地刮,刮在臉上跟刀割似的。林念知金枝玉葉嬌生慣養,什麼時候大冬天的在這溪邊風口遭過這種罪,她出來的急又沒拿手爐,感覺自己快被凍僵了。

    心里開始隱隱後悔。

    為什麼不等開了春再出來教訓她呢?這到底是誰教訓誰?

    她心里更氣了,眼見林非鹿一步一步走近,正要發作,卻見林非鹿走到自己面前時,突地愣住了。她仰著小腦袋直愣愣地看著自己,神情看上去傻乎乎的。

    林念知也是一愣,因為冷,氣勢被降了大半,聲音還打著抖,不滿道︰“你看什麼?”

    小女孩像才反映過來,用軟軟的小氣音問︰“你是長公主嗎?”

    林念知一臉高傲︰“對。”

    她還沒來得及說下一句話,就見小女孩抿著唇笑了下,酒窩甜甜的,有點不好意思地說了句︰“你長得真好看。”

    林念知︰“?”

    她不是那種直接拍馬屁的語氣,就好像是真的覺得她太好看了,忍不住夸她,但夸完又覺得害羞,所以說完之後趕緊偏過了小腦袋,白嫩的小臉上飛上一抹緋紅,把目光投向旁邊。

    但沒過兩秒,她又偷偷把目光移回來,像第一次看見這麼好看的人似的,忍不住想多看幾眼。目光跟林念知對上,受驚似的又趕緊移開了。

    林念知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沒那麼氣了。

    她清清嗓子,語氣已不如方才蠻橫︰“大冷天的,你在這做什麼?”

    林非鹿慢騰騰轉過小腦袋,垂著頭不敢看她,老老實實道︰“喂魚。”說完又傻乎乎補充一句,“冬天魚兒沒有食物,我擔心它們會餓死。”

    林念知覺得自己這個五皇妹怪傻的。

    听說她的哥哥是個傻子,估計她多少也受到了影響。

    不過傻子的話才最真實呢。

    林念知本來是打算以長姐的身份來壓她,讓這位五公主伺候自己端茶倒水跑腿,把她當宮女來使喚。她如果不做,就治她為長不尊的罪。

    但是天太冷了,她實在不想坐在這里等林非鹿給她泡茶來喝。估計茶還沒泡來,她就冷死在這了。

    她心里也說不清楚到底是怕冷還是突然不想教訓她了,又裝模作樣訓斥了她幾句就起身要走。剛一起身就打了個噴嚏,林非鹿這才抬頭看過來,乖巧的小臉上滿是擔憂。

    她突然從袖口里摸出一個小手爐來,乖乖地遞給她︰“姐姐,這個給你。”

    手爐在她身上揣久了,有股屬于小女孩的淡淡的奶香。林念知看了一眼,高傲地接過來,臉上不做表露,實則被終于暖和的手指舒服得想尖叫。

    林非鹿小臉凍得通紅,但這並不妨礙她真誠的笑容,她把小手捧在嘴邊哈了哈氣,乖乖跟她揮手︰“姐姐再見。”

    林念知略一點頭︰“退下吧。”

    她這才轉身離開,走了沒幾步又回過頭來偷偷看她,見她還立在原地沒走,不好意思地轉過頭去,小身影攏在斗篷里,噠噠噠跑走了。

    林念知︰“……”

    還……怪可愛的。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