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09】

【09】



    有了嫻妃這個“靠山”,林非鹿在宮中的生活質量驟然上了一個台階,最起碼在吃穿用度上富裕了很多。

    蕭嵐得了不少今年新供的料子,又給兩個小孩做了兩件冬衣,她針線活好,還花心思給嫻妃也縫了一件衣服,花樣清雅秀麗,襯得嫻妃人都年輕了幾歲。

    嫻妃一高興,又賞了明宮不少東西,之前冷清蕭條的偏殿多了不少人氣,逐漸熱鬧起來。

    蕭嵐其實並沒有攀附的心思,也未曾想過借由嫻妃這根高枝重新得到聖寵,只是能讓兩個孩子的生活更有保障一些,她已經很知足。

    但兩宮之間的往來在別人眼中,就不是那麼回事兒了。

    大家都覺得嵐貴人投靠了嫻妃,現在是嫻妃那一頭的,兩人的利益恩怨自然也就綁在了一起。與嫻妃交好的會看在嫻妃的面子上親切地喊她一聲妹妹,與嫻妃交惡的,也就不大待見她了。

    嵐貴人雖失寵多年,但在宮中妃嬪中美貌那是頂尖的,嫻妃自己又人老珠黃,保不準就是起著把嵐貴人推到陛下眼前的心思。她到底是為陛下生了兩個孩子的,五公主又那樣聰明乖巧,重獲聖恩也不是不可能。

    眼看就要誕生將來的一個強敵,其他妃嬪能坐得住?

    在宮中一旦與誰有了往來,就不可能再明哲保身,蕭嵐想當一個透明人的夢想算是破滅了。

    這種情況林非鹿提前也有預料到,但蕭嵐這種性子,不推她一把她永遠在原地。按照她的計劃,她今後還要攻略皇帝,現在把蕭嵐拉出舒適圈讓她適應適應,也好。

    只是蕭嵐行事警惕,半點都不踏錯,別人想針對她,一時半會兒也找不到機會,這一來二去的,就把目光落在了她兩個孩子身上。

    林瞻遠不怎麼出門,蕭嵐也不放心他出去,別人見到他的機會甚少。但林非鹿愛往外邊跑,留了心時常能遇到。而且嵐貴人之所以能攀上嫻妃追根究底是因為這個五公主,收拾不了大人,還收拾不了你這個小孩嗎?

    不過小孩子的事情就交給小孩子來處理,就算鬧起來了,一句“孩子們之前的矛盾”也就輕易帶過了。

    這宮中要說誰最討厭嫻妃,那絕對是惠妃沒跑了。

    兩人的恩怨是從東宮時期就結下的,明爭暗斗多年,後來惠妃生下長公主林念知。因是林帝第一個女兒,很受喜愛,風頭和恩寵著實壓了嫻妃好幾年,直到嫻妃生下四皇子林景淵才扳平了局面。

    林念知聰明伶俐,又生得明艷,在林帝面前那叫直率活潑,在別人面前就是驕傲刁蠻了。三公主林熙跟她走得近,兩人沆瀣一氣,本就厭惡林非鹿,最近又听母妃在宮中念叨了幾次,林念知自小在她身邊長大,哪能不明白母妃的意思?

    看來是時候給自己那位五妹一點教訓了。

    林熙怕林景淵,她可不怕。

    大林自古奉行長幼尊卑有序,林熙要敬重她的四皇兄,而林景淵要敬重她這位長姐,這是拿到父皇面前都有理的事實。若是林景淵敢為了那位五皇妹頂撞自己,剛好,以目無長姐的由頭把兩個人一道收拾了,也讓母妃出口惡氣。

    林非鹿並不知道自己已經上了長公主的黑名單,她最近正在監督林景淵背《論語》。

    這是嫻妃交代下來的事情,若連這件事都辦不到,自己在嫻妃心中的分量估計會下降。但林景淵是真的不喜歡看書,讓他背書跟要他命似的,林非鹿沒直接勸他,而是換了個路數。

    她自己背。

    背著背著她就問︰“景淵哥哥,這個字讀什麼呀?”

    林景淵瞟了兩眼,“人不知,而不慍,yun。”

    林非鹿眨巴眨巴水靈靈的大眼楮︰“哇,景淵哥哥好厲害呀。”

    林景淵︰驕傲!

    過了一會兒,又听林非鹿問︰“景淵哥哥,那這個字又讀什麼呀?”

    林景淵驕傲滿滿地湊過來一看。

    臥槽!他也不認識!

    面對小鹿妹妹求知若渴的期待眼神,林景淵頭一次對自己的不學無術感到了羞愧。特別是林非鹿還不停地問他,“景淵哥哥,朝聞道,夕死可矣是什麼意思呀?”

    “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是什麼意思呀?”

    “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是什麼意思呀?”

    林景淵︰…………

    崩潰。

    然後林景淵就開始好好背《論語》了,不光背,還要搞清楚這些詞句的意思!在他背完整本《論語》之前,他不想再去找小鹿妹妹了,以免自己丟失最後的尊嚴!

    林景淵不過來,林非鹿還清閑一些。林瞻遠因為妹妹最近沒怎麼陪自己玩兒鬧脾氣,林非鹿哄了半天,最後林瞻遠提出要求︰“要吃青沛園的脆棗才原諒妹妹!”

    上次她路過青沛園摘了幾顆棗子回來,沒想到被林瞻遠惦記這麼久,林非鹿笑著摸摸他腦袋︰“好,妹妹這就去給你摘,乖乖等著啊。”

    林瞻遠這才咧著嘴傻乎乎笑起來。

    臨近深秋,天氣逐漸冷起來,林非鹿裹上蕭嵐給她縫的白絨斗篷,出門去摘棗子。

    青沛園栽了許多果樹,到了秋天各樹枝頭沉甸甸地墜著果子,各宮的妃嬪都喜歡遣下人來這里摘新鮮水果。林非鹿從小拱門進去的時候,突然听到院牆牆角下有個聲音在哭。

    她一向是不大愛管閑事的,以為是哪個太監宮女挨了訓,徑直走進院內摘完青棗,離開的時候,那聲音還在哭,抽抽泣泣的,像是不敢被人听見似的,別提多可憐了。

    林非鹿從小拱門出來,還是忍不住朝聲音的方位打量了兩眼。

    半人高的草叢後蹲著一個小身影,錦衣華服,不像是下人。

    她想了想,還是拔腿走過去。

    腳步踩上花草落葉發出的聲音,草叢里那人听到聲響,一下回過頭來︰“誰?!”

    林非鹿撥開草叢,見到一個格外俊俏的小少年。懷里抱了只白色的小兔子,他眼楮哭得跟兔子似的,滿臉淚痕,看上去可憐兮兮的。

    林非鹿蹲下身子問,“你哭什麼?”

    小少年像是因為被發現偷哭很是無地自容,想做出凶狠的表情,但無奈天生不是惡人,又慘兮兮哭過,怎麼看怎麼可憐,最後只能假裝冷漠地轉過頭去,掩飾懊惱︰“不關你的事。”

    林非鹿只兩眼就摸透這小少年的性格了,也不惱,笑眯眯摸了摸他懷里的兔子︰“這是你養的兔子嗎?真可愛。”

    小少年身子微微一顫,本來止住的眼淚又快出來了,他咬牙忍著,臉上神情難過得不行。

    林非鹿打量了一會兒,輕聲問︰“怎麼啦?”

    不遠處傳來宮女漸行漸近笑鬧的聲音,少年臉色一變,做了一個噓聲的動作。林非鹿點點頭,往里面挪了挪,跟少年蹭在一起,讓草叢將兩人的身影都掩住。宮女朝著青沛園而來,摘完水果後才又離去。

    這期間誰也沒說話,就蹲在草叢里大眼瞪小眼,直到人聲消失,少年才郁悶地看著她問︰“你是誰?”

    林非鹿笑眯眯道︰“我是小鹿,你又是誰?”

    他有些驚訝︰“你不認識我?”

    林非鹿歪著頭︰“我應該認識你嗎?”

    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地側了下頭,“不認識就算了。”

    林非鹿繼續摸他懷里的兔子︰“你為什麼哭?跟這只小兔子有關嗎?”

    少年垂眸看自己抱著的小兔子,抿了抿唇,過了好一會兒才難過地低聲說︰“我……我娘讓我親手殺了它。”

    林非鹿︰“為什麼?!兔兔這麼可愛,為什麼要殺兔兔?!”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