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08】

【08】



    林帝一開始還以為這是本假的《論語》,指不定書頁里有什麼難以入眼的東西。自己這個四皇子什麼德行他再清楚不過,讓他讀書跟要他命似的,為了躲避上學,裝暈這種事都干過。

    他伸手把那本書拿過來,翻開一看,居然是真的!

    想罵人的話就有點罵不出口了。

    書本有些舊了,邊角起了卷兒,那是常常翻動的痕跡。唯一的異常是書里面夾了一朵枯萎的海棠花,林帝問道︰“這是何物?”

    林景淵老實回答︰“這叫做書簽。”

    林帝又問︰“作何用處?”

    林景淵垂著腦袋,眼珠子一轉計上心來,“兒臣用它來記錄閱讀進度,這樣就可避免折疊書角。”

    林帝頭一次听聞這種說法,眉梢一挑,也不知是夸還是貶,“看不出來,你還是個愛書之人。這海棠擱在這一頁,也就是說你看到這一頁了?”

    林景淵硬著頭皮︰“是。”

    林帝笑吟吟的︰“那你且背一段來听听。”

    林景淵︰“…………”他磕了下頭,“兒臣還未背過,打算將整本書讀完再從頭背起。”

    嫻妃立刻在旁邊附和道︰“這孩子向來不愛讀書,如今卻開始看書了,還將書本隨身揣著,可見是用了心的,陛下不若再給他些時間。”

    林帝臉上已絲毫不見之前的不悅,他本就喜愛四皇子,見他如今已有好學之心,心里還是很滿意的,把《論語》還給他,還贊了一句︰“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不錯。”

    龍顏大悅,連晚膳都是在長明殿用的。林帝喜愛年輕貌美的嬪妃,嫻妃入宮入得早,年紀大了些,這些年已經很少再得寵幸,要不是有個受林帝喜愛的兒子,估計早就失寵了。

    偏生兒子不爭氣,滿腦子都是胡玩兒,現在年齡還小,林帝有所偏愛自然無礙,但等將來長大了若還是這番不學無術,恐怕會失了皇恩。

    今日僅僅只是一本《論語》便讓林帝如此滿意,還夸她教子有方,賞了不少東西。嫻妃高興極了,但她也很了解自己兒子的尿性,待林帝一走,立刻林景淵叫到身前問道︰“這書是哪里來的?”

    林景淵面對母妃老實多了,“是五皇妹送我的。”他想到什麼,眼神灼灼︰“五皇妹把幸運封存在這本書里送給我,母妃,果然很幸運對吧!父皇都沒罵我!”

    嫻妃一下想起下午兒子派人往明宮送東西的事。

    起先她還有些惱怒,打算明早傳了嵐貴人前來訓話,此刻卻半點都不惱了,訓誡了林景淵幾句讓他今後要好好向學,等他退下了就跟大宮女碎玉說︰“明早不用傳嵐貴人來了,喚五公主來吧。”

    于是翌日一早,長明殿的掌事太監就來明宮傳話了。

    蕭嵐一听嫻妃娘娘要見小公主,臉色一白,抓著雲悠的手著急道︰“這可如何是好?定是昨天之事惹了娘娘惱怒。快,青煙,給我梳妝,我陪鹿兒一起去向娘娘請罪。”

    林非鹿覺得,蕭嵐總是病泱泱的,多半是在這後宮嚇出來的。

    太監見著蕭嵐也一道出來,笑著說︰“嵐貴人,娘娘只傳了五公主。”

    蕭嵐一時進退兩難,她褪下手腕的玉鐲子,那是她進宮時母親送的,也是她唯一的首飾,遞給太監後低聲道︰“公公,可是公主犯了什麼錯惹怒了娘娘?”

    太監笑吟吟收下那鐲子,“貴人安心,娘娘心情好著呢,公主是有福之人,不會有事的。”

    蕭嵐听他如此說才松了口氣,又交代林非鹿幾句,才憂心地看著她跟太監離開了。

    時辰還早,秋日的清晨涼颼颼的,林景淵一大早就去太學上課了,林非鹿跟著太監踏進長明殿時,嫻妃正坐在榻上喝雪蓮百合粥。

    房內明珠點綴,幽香滿溢,比靜嬪的昭陽宮還要奢華。看來在這後宮生活質量果然跟位份掛鉤,林非鹿只掃了一眼就沒再多看,垂著腦袋走到嫻妃跟前,脆生生地行禮︰“小鹿拜見嫻妃娘娘。”

    嫻妃早知這位五公主,卻還是第一次見。

    小女孩穿著素淨,身段縴弱,頭頂綰了兩個小揪揪,稚氣未脫,但五官精致,生得極為可愛,特別是那雙眼楮,像夜明珠似的,忽閃忽閃充滿靈氣。

    她神色有些緊張,但很有禮節,是那種一看就乖巧單純的小姑娘。

    嫻妃親和道︰“快起來吧。”又轉頭對碎玉笑道︰“跟她母妃一樣,是個美人胚子。”

    碎玉也笑著點頭︰“娘娘說的是。”

    嫻妃親自拉過她的手讓她坐到榻上,又問︰“五公主可用過早膳了?”

    林非鹿微垂著眸,輕輕搖頭︰“還沒有。”

    嫻妃便讓碎玉又去盛了一碗雪蓮百合粥來,笑道︰“快嘗嘗這粥。”

    林非鹿抿了下唇,打量了一下嫻妃的神情,奶聲奶氣說了句“謝謝嫻妃娘娘”,才慢慢拿起勺子低下頭去。

    她吃東西也很有禮節,細嚼慢咽,一點聲音都沒有。像是從來沒吃過這麼美味的粥,眼楮亮晶晶的。小孩子不會掩飾喜好,滿滿的喜歡都在臉上。

    等她吃完粥,嫻妃又讓人煮了酥茶來,配著御膳房的點心一起。林非鹿是挺喜歡吃甜食的,不過以前為了身材和皮膚一直控制著,來到這里後蛋糕奶茶吃不上,蕭嵐也供不起她點心,今日終于能大飽口福。

    她也沒客氣,吃得小臉鼓鼓的,盡顯天真爛漫。

    嫻妃暗自觀察了她好一會兒,終于確定這確實是個不諳世事的稚童,眼里的防備也就卸了下來,等她吃完點心,才笑吟吟問︰“五公主今年多大了?”

    林非鹿舔舔嘴角,軟聲說︰“回娘娘的話,我五歲了。”

    嫻妃笑著跟碎玉說︰“這宮里除了甦嬪的女兒,就數五公主年紀最小了,又生得這般乖巧,難怪景淵日日念叨著他這五皇妹。”她看向林非鹿︰“听說昨日,你送了一本《論語》給景淵?”

    林非鹿點點頭︰“是。”

    嫻妃又問︰“為何送他《論語》?”

    林非鹿奶聲奶氣道︰“昨日四皇兄送了許多禮物給我,來而不往非禮也,我也該贈他禮物。可是……”她有些懊惱地一低頭,頭頂兩個小包子晃悠悠的,聲音也顯出一絲低悶︰“四皇兄什麼也不缺,我也沒有可以送給他的東西。後來想到母妃說過,書中自有顏如玉,所以就回贈了他《論語》。”

    听她這一番話,嫻妃臉上的笑意就更盛了,看林非鹿的眼神也不由多了幾分真心的喜愛,“沒想到五公主年紀雖小,卻如此知禮好學,景淵要是也如你這般懂事,本宮也能安心了。”

    林非鹿認真地看著她︰“四皇兄很好的,他特別特別好。”

    嫻妃被她逗樂了︰“你倒是第一個這樣夸他的人。”

    五公主直率天真,乖巧禮貌,比起長公主林念知和三公主林熙,格外討人喜歡。嫻妃同她聊了快一個時辰,越發打心眼里喜歡這個小姑娘。

    當然,她不喜長公主,也因為長公主的生母惠妃自打當年在東宮起就跟她不對付,兩人明爭暗斗多年,互相視對方為眼中釘。

    而林非鹿不一樣,她的生母只是個貴人,不受寵就算了,還因生了個痴傻兒被陛下厭惡,無論如何也對她構不成威脅。嫻妃很了解自己的兒子,打小野慣了,厭惡讀書,自己和陛下的話他左耳朵進右耳朵出,擺明要在紈褲皇子的道路上撒丫子狂奔。

    現如今卻願意收下林非鹿送的書本,還如此愛惜,可見他是真心喜歡這個妹妹。而這個皇妹不嬌蠻不狡猾,嫻妃很放心他們往來,也希望借林非鹿來勸兒子向上。

    便交代道︰“景淵貪玩,比不得小鹿聰慧,他既願意听你的話,平日里便多勸勸他讀書。遠的不說,就你送他的那本論語,也該早日背下來,方對得起你一片誠心。”

    林非鹿點點頭,乖巧道︰“小鹿記下了。”

    嫻妃很滿意,臨走前又送了她不少東西,光是點心就有好幾盒,讓碎玉領著宮女太監親自送回明宮,把蕭嵐驚得手足無措。

    碎玉笑道︰“娘娘有話,讓嵐貴人平日無事多去長明殿坐坐。娘娘喜愛五公主,將她當做親身女兒一般,今後這宮里若是缺什麼,貴人只管跟娘娘說。”

    蕭嵐簡直受寵若驚。

    待宮人們離開,幾個人看著滿院子的賞賜面面相覷,最後還是青煙高興道︰“小公主果然是有福之人,人見人愛呢。”

    長明殿這兩日的動靜被各宮看在眼里,大家都是一臉懵逼,不明白嫻妃為何突然要去籠絡一個已經失寵多年的貴人。別的不說,就明宮那地兒,多晦氣啊。

    後來听下人們說起,才知道原來是四皇子跟五公主交好。四皇子向來任性,在這宮里三天兩頭惹事,大家都習以為常了。最近這段時間卻很少再听到他犯事的消息,甚至有太監看到他在湖心亭一邊釣魚一邊背論語。

    起先還覺得奇怪,兩件事一聯系,才知其中緣由。

    難怪嫻妃上心呢,能讓四皇子收心听話,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大家紛紛對五公主表示了好奇,以前不大關注她,現在留了心,也時常能在御花園御景庭等地兒看見她。

    除了乖巧了一點,可愛了一點,靈動了一點,好像也沒什麼異于常人的地方?

    那怎麼四皇子偏偏就听她的話呢?

    這最終成為了後宮一樁未解之謎。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