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06】

【06】



    四皇子殿下被一句又軟又甜的“景淵哥哥”喊得快找不到東南西北了。

    講道理,自打他出生到現在,從來沒有人這麼喊過他。奴才們都叫殿下,長輩們都叫淵兒或者大名,公主們要麼喊四皇兄要麼喊四皇弟。

    今日才知道,原來還可以這麼喊!听上去格外親切,十分順耳!

    林非鹿接過他撿起來的毽子,乖巧問︰“景淵哥哥,你怎麼過來啦?”

    林景淵從懷里掏出一朵枯萎的海棠花。他找過來的時候理直氣壯,現在當著五皇妹的面卻有些不好意思了,抓了抓腦袋才說︰“這是你送我的重瓣海棠,這幾日我一直讓宮女好生養著,但還是快謝了。”

    林非鹿眨了眨眼楮,伸出一根白嫩的手指輕輕戳了戳花瓣,像是思考了一會兒,抬頭對他笑道︰“不怕,我有辦法!”她伸手拉住他手指,“跟我來。”

    林景淵看了眼牽著自己的那雙小手,(干gan)咳了一聲,掩飾自己的窘迫,轉移話題看著一直傻傻站在旁邊的林瞻遠,“他是誰?”

    林非鹿腳步一頓,牽著他的手也慢慢縮了回去。

    她像是有些害怕,微埋著頭,聲音小小的︰“是我哥哥,他叫林瞻遠。”

    林景淵(脫tuo)口而出︰“那個傻子?”

    說完就有些懊惱,一看林非鹿,她臉上果然(露)出受傷的神情,頭埋得更低,連頭上兩個小揪揪好像都蔫了下來,聲音有些悶,哭腔可憐兮兮的︰“哥哥不是傻子,他只是生病了。”

    林景淵心里那個後悔啊。

    林非鹿說完,小心翼翼抬頭打量了一下他的神(色),伸出兩根軟乎乎的手指扯住他衣角,輕輕晃了晃,極小聲地問︰“景淵哥哥,你也會像別人那樣討厭我哥哥嗎?”

    林景淵當即大聲表明立場︰“當然不會!他既是你哥哥,自然也是我皇兄……他多大了?”

    林非鹿臉上這才恢復了甜甜的笑︰“哥哥今年七歲了。”

    林景淵驕傲地抬了抬下巴︰“我長他一歲,那我便是他皇兄。他是我六弟,我怎會討厭他?”

    林非鹿雙眼亮晶晶的,手還牽著他衣角,又軟又甜地說︰“景淵哥哥真好,是我遇到過最好最好的人!”

    林景淵美得差點上天。

    三個人一道往偏殿走去,跟著過來的小太監哭喪著臉︰“四殿下……”

    林景淵回頭瞪了他一眼︰“你不準跟進來!”

    偏殿院子內,蕭嵐依舊在跟雲煙做針線活,驟然看見女兒跟四皇子手牽手走進來,一院子的人都嚇得不輕。林非鹿脆生生道︰“母妃,四皇兄來找我玩兒。”

    林景淵小手一揮︰“你們忙你們的,不必伺候。”

    幾個人面面相覷,最終還是坐了回去,看著三個小孩跑進屋子。

    一進屋林景淵就怪不高興地問︰“你為何不像方才那樣叫我了?”

    林非鹿笑眯眯的,努力踮腳湊近他耳邊,用軟乎乎的小氣音說︰“那是我們的秘密呀。”

    林景淵︰啊!又不行了!!!

    林非鹿住的小房間十分簡潔,沒有半點多余的裝飾,比起他住的長明殿簡直就像個貧民窟。但勝在(干gan)淨,房間內還有屬于小女孩身上獨特的甜香,不膩,清甜清甜的。

    趁著他打量參觀,林非鹿小聲跟林瞻遠說︰“哥哥,去拿幾個柿子過來。”

    林瞻遠雖然有些舍不得,但對妹妹言听計從,立刻跑出門拿柿子去了。林非鹿則走到書架前,踩著凳子爬上去,挑了一本書出來。

    這些書都是蕭嵐進宮時帶進來的,她當年在京中亦有才女之名,只可惜如今淪落深宮,這些書都被她翻得有些舊了,擱在書架上積了灰。

    她挑了一本《論語》,下來之後把懷里的海棠花拿出來,放進書頁之中,合上書本壓了壓。

    林景淵好奇道︰“這是做什麼?”

    林非鹿把書給他︰“把海棠花做成書簽,即使枯萎也不會凋謝啦,幸運也會永遠封存在這里。”

    林景淵還是頭一回听到書簽這個說法,覺得自己的五皇妹果然與眾不同!

    他一向討厭讀書,看見書就頭疼,為此沒少被父皇母妃責罵,但此刻卻迫不及待接過了這本《論語》,翻看海棠花那一頁瞅了瞅,又低頭聞了聞,愛不釋手地塞進了懷里。

    林瞻遠很快就把柿子拿了過來,用他自己的衣服兜著,噠噠噠跑到妹妹跟前︰“柿子!”

    林非鹿選出其中最大最紅的遞給林景淵︰“景淵哥哥,吃柿子。”

    林景淵看了兩眼,皺眉問︰“這是我那日送你的柿子?都這麼久了,怎麼還留著?”

    林非鹿眼巴巴的︰“可以吃很久的。”

    林景淵看到自己的六弟站在旁邊盯著柿子吞口水。

    他前幾日從宮女太監那里打听了一下有關五皇妹的事情,知道她母妃不受寵,她是個人微言輕的公主,但實在沒想到她過得如此清貧,連這滿園都是的柿子都要省著吃。

    看看縴弱的五皇妹,再看看這陋居,頓時保護欲勃發。

    他沒要那柿子,轉而遞給林瞻遠︰“六弟吃吧。”

    林瞻遠高興地不行,拿過來就啃,林景淵則走出門去,喊門外那小太監︰“康安,你過來。”

    康安正著急地在外面來回踱步,听主子喚他,立刻走上前去,林景淵小臉板得有些嚴肅,低聲跟他耳語了兩句。康安听完哀聲請求︰“奴才這就去辦,殿下也隨奴才一道走吧。”

    他高冷地一昂頭︰“你且去,本皇子還要帶五皇妹去游湖釣魚!”

    主子一向說一不二的,康安無奈,只能先走。听說兩小孩要出門去玩,蕭嵐也不放心,本來讓青煙跟著,林景淵連自己的奴才都不要,能要她?這時候身上那股任(性xing)囂張的勁兒就出來了,“誰都不許跟著!”

    蕭嵐還想說什麼,林非鹿打斷她︰“母妃,有四皇兄在,不會有事的。”

    蕭嵐只能一臉擔憂地看著他們離開。

    青煙安慰道︰“雖沒人跟著,但宮里人都識得四殿下,他對公主好,定不會讓別人欺負了去。”

    相比于大人的擔心,林非鹿想的就很簡單了。

    跟著npc刷新副本去。

    林景淵身份高貴,跟他一起,遇到新npc的概率將大大增加。她琢磨著這個npc的好感度差不多已經刷到百分之七十了,好像沒啥難度,也是該尋找下一個目標了。

    可憐的四皇子並不知道自己在小仙女妹妹眼中就是個工具人,一路拉著她別提多高興了。途中遇到的宮女侍衛都恭恭敬敬地朝他行禮,一邊行禮一邊偷偷打量林非鹿。

    這不是那個不受寵的五公主?她什麼時候跟四皇子(關guan)系這麼好了?

    宮里最是見風使舵,見兩人這般親密,心道看來這默默無聞的五公主是攀上大樹了,今後可不能再像之前那樣隨意輕視。

    林非鹿一直安安靜靜跟在林景淵身邊,這些人在想什麼,她一掃就能看出來,不過也不大在意,繼續扮演自己柔弱乖巧又羞怯的人設。

    釣魚的池子在最西邊兒,幾乎要穿行大半個後宮,越往西邊兒走越清淨,景(色)也漸漸生出幾分無人打理的秋日蕭條來。穿過一片翠竹掩映的宮殿時,不遠處的路邊隱隱約約傳來人聲。

    離得近了,听見一個嬌蠻的女孩斥責道︰“宋驚瀾,我病一好就來找你,不過讓你陪我游湖而已,你卻如此不識抬舉!”

    林非鹿一看,這不是那個被水鬼嚇暈了的三公主林熙嗎?

    她對面三步遠的位置站了個穿青衣的小少年,背影略顯得孱弱,身段卻很風雅,被這竹海環繞,周身也仿佛縈繞著一股不俗之氣。有個小廝模樣的人站在他身邊,低聲哀求︰“三公主,我們殿下還發著燒呢。”

    林熙不依不饒︰“那又如何?今日就是天上下刀子,他也得陪本公主去游湖!”

    林非鹿心想,這公主怎麼那麼像(強qiang)搶民女的地痞流氓?

    越走越近,透過竹海分割細碎的光,她終于看清這個被流氓公主刁難的“民女”。

    臥槽?

    這是哪里來的漂亮小哥哥怎麼可以好看到這麼人神共憤的地步!

    是她她也搶。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