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05】

【05】



    竹簍里的柿子沉甸甸的,又大又紅。往年她們是拿不到這麼多柿子的,只是偶爾摘一兩個解解饞,宮里規矩多,特別是蕭嵐這種處境更要萬事小心,萬萬不能因為吃食留下話柄。

    但今日這柿子是四皇子賞的,足有幾十個,不僅可以敞開肚皮吃,柿子皮可以曬(干gan)了涼拌,吃不完的可以腌了做柿餅,小公主和六皇子接下來的零嘴也有了。

    青煙也沒覺得自家公主今天哪里不對,反而覺得小公主這麼可愛果然是個正常人就會很喜歡呢!

    回去的路上經過一排橘林,林非鹿打量了兩眼,不知想到什麼,停步跟青煙說︰“我想去摘幾個橘子。”

    青煙道︰“這里種的秋橘是做觀賞用,果子吃不得,很酸的。”

    林非鹿沒听她的︰“我想要兩個。”

    青煙也就沒再勸,跟她一起過去摘了幾個青油油的小橘子,一看就酸得慌。林非鹿把橘子包好放進自己袖口,然後才一路回了明宮。

    蕭嵐跟雲悠還在院子里做針線活,看見青煙提的那一簍柿子,臉(色)變了變,正要責備她,青煙已經一臉欣喜把方才的事情說了一遍。

    蕭嵐听完有些驚詫,看了一眼蹲在院子里跟林瞻遠一起掏螞蟻窩的林非鹿,倒也沒多想,覺得大概是四皇子今日心情好才賞了她們,吩咐青煙去剝柿子給兩個小孩吃。

    林非鹿抱著甜糯糯的柿子坐在門檻上一口一口地啃,看著對面正殿緊閉的大門。

    剛才听雲悠跟蕭嵐聊天,對面到現在都沒開過門,林非鹿很滿意對方的反映。她不過是說了句樹上有人就嚇成這個樣子,那她這次布置的計劃方向算是對了。

    下午時分正殿的大門才緩緩開了一條縫,斜陽灑了滿院,也灑滿那顆光禿禿的石榴樹。徐才人被紅袖扶著,先是有些閃躲地掃了一眼石榴樹,然後目不斜視地朝外走去,步伐匆匆。

    林非鹿就坐在門檻上盯著她看,徐才人朝她的方向張望了兩眼,感覺這小丫頭像是在看自己,又像在看別的什麼,邪門得很。

    臨近傍晚她才回來,彼時林非鹿已經吃完晚飯,跟林瞻遠在院子里玩踩影子游戲。

    徐才人一進來,嘻嘻哈哈的兩個小孩就都停住了。在林瞻遠眼里那是壞人,母妃說過,要離壞人遠一點,拉著妹妹就往回跑。

    林非鹿卻不動,就那麼直愣愣站在原地,臉上神情還是呆呆的,一瞬不瞬地看著她。

    徐才人心生惱怒,快走兩步就想過去教訓她,走近了才發現,林非鹿看的好像不是她,而是她背後。

    她猛地回頭,身後空空如也。

    再回頭時,看到林非鹿有些畏懼地往後縮了縮,大眼楮仍是盯著她背後的位置,流(露)出毫不掩飾的恐懼。

    徐才人突然覺得後背很涼,爬上了一層冷汗,讓人毛骨悚然。

    紅袖也發現了,壯著膽子大聲道︰“五公主,你在看什麼?”

    林非鹿這次沒回答她,像是怕極了,拽著林瞻遠的手轉身跑回偏殿,頭都沒回一下,啪的一聲關上了門。

    徐才人腳都軟了,明明身後什麼都沒有,可她卻再不敢回頭看一眼,被紅袖攙扶著走回正殿,剛一進屋就癱在(床chuang)上了。

    紅袖咬著牙克制發抖的聲音︰“娘娘,那丫頭邪門得很,不用理她。”

    徐才人臉(色)蒼白,哪怕進了屋,還是覺得後背很冷,像有人往她頸脖子上吹氣似的,雞皮疙瘩一波接一波,硬生生嚇出了一身冷汗。

    她覺得這麼下去不是辦法,趁著靜嬪宮里的高僧還沒走,明天一定要去請高僧看看!

    天黑之後,白天還秋陽燦爛的天氣突然變了天,滾滾驚雷之後,大雨就落了下來, 里啪啦打在屋檐樹葉上,吵得人心煩不已。

    徐才人本就擔驚受怕,這電閃雷鳴的,更(睡Shui)不著了。

    不知道在(床chuang)上輾轉反側多久,她突然听到雨聲中傳來咚咚咚的叩門聲。一下一下的,不急不緩,斷斷續續響在雨夜。

    她起先還疑心是自己听錯了,沒多會兒紅袖掌了燈進來,跟她說︰“娘娘,外頭好像有人在敲門。”

    這麼晚,又下著大雨,難不成是貴妃娘娘那邊有什麼急事?

    以前也不是沒出現過這種情況,徐才人不敢耽擱,當即吩咐紅袖去開門。另一個宮女綠珠則服侍她起床穿衣,剛穿到一半,突听外面一聲慘叫,竟是紅袖的聲音。

    徐才人手指一僵,跟綠珠說︰“你快去看看!”

    綠珠得令跑了出去,沒多會兒又是一聲慘叫。

    守夜的小太監也醒了過來,徐才人臉(色)慘白,(強qiang)忍著恐懼,跟小太監說︰“隨本宮去看看。”

    兩人一路疾行到正殿門口。

    紅袖暈在地上,綠珠半跪在她身邊,也是一副嚇傻了的模樣。徐才人目光在她們身上,沒注意外面,直到旁邊的小太監顫聲提醒︰“娘娘……你看那外邊兒……”

    徐才人抬頭看去。

    一道閃電凌空劈下,照亮正殿門口那顆光禿禿的石榴樹。

    樹枝上,掛著一根上吊的麻繩,被風雨吹得晃晃悠悠,好像有什麼看不見的東西在半空中蕩來蕩去。

    徐才人只覺心髒驟停,尖叫出聲︰“關門!關門!”

    正殿大門砰地一聲被關上,里面傳來鬼哭狼嚎的聲音。

    不知道過去多久,偏殿的門無聲打開。林非鹿搬著一張凳子,頂著大雨若無其事走到石榴樹下,踩著凳子將麻繩取了下來,然後又若無其事走了回去。

    雨還下著。

    青煙和雲悠跟蕭嵐情同姐妹,這些年相依為命,蕭嵐沒把她們當丫鬟,也就沒讓她們像其他宮女那樣守夜。林非鹿自己(睡Shui)一個房間,雨聲掩蓋了她進出的動靜,回房後換了身衣服,沒事人一樣(上shang)床繼續(睡Shui)覺了。

    第二天一早,對面就熱鬧了起來。

    一會兒是高僧,一會兒是太醫,主子發燒說胡話也就算了,身邊的下人也全都嚇病在床,連個伺候的人都沒有。平日徐才人狗腿子得很殷勤,阮貴妃听聞此事,還撥了兩個人過來幫忙。

    主殿的病了,作為偏殿的嬪妃自然不能不聞不問。蕭嵐也帶著青煙來探望,林非鹿跟著一起,半倚在(床chuang)上喝藥的徐才人一看見她,後背又開始一陣一陣地發冷。

    她嚇得不輕,整個人一夜之間就憔悴了不少,喝完藥又(睡Shui)下了。

    殿里人來人往的,端水端藥的都有,誰也沒注意林非鹿在徐才人床前的地面上撒了一碗糖水。因徐才人發冷,屋內燃著炭火,溫度很高,糖水撒了沒多會兒就(干gan)了,一點痕跡都看不出來。

    中午時分,阮貴妃遣人來問徐才人的狀況。

    阮貴妃身邊的宮女推開房門方一走近,就嚇得失聲尖叫。

    外面的人都跑了過來。

    宮女花容失(色)︰“蟲子!好多蟲子!”

    大家這才看見,徐才人的床前爬滿了螞蟻蟲子,密密麻麻的,看得人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圍觀的人又緊張又害怕,議論紛紛。

    “徐才人果真是撞了邪吧?”

    “高僧不是已經念過經了嗎?”

    “有些東西怨氣太重,誰知道那位犯過什麼孽,我們(干gan)完事還是快些走吧,她們自己宮里的事,讓她們自己解決去。”

    阮貴妃的宮女嚇得不輕,匆匆看了一眼就立刻回到雲曦宮,將此事回稟給阮貴妃了。

    宮中一皇後兩貴妃,阮貴妃作為左相的女兒,母家勢力龐大,自入宮起就盛寵不斷。她派人去關心徐才人並不是對她有多上心,而是宮中都知道徐才人是她那邊兒的,出了事不聞不問,恐其他妃嬪對她寒心,不再投靠。

    如今听宮女這麼回報,震驚之余不掩厭惡︰“本宮仁至義盡,今後別再讓她進本宮的雲曦宮了,晦氣。”

    徐才人失寵多年,又未生育,在宮中這些年全靠阮貴妃才立住腳。她為人囂張又心狠手辣,當初為了獲取阮貴妃的信任,手上也沾過人命,如今失了庇護,將來的下場可想而知。

    如今還在病中的徐才人卻並不知道這一切,她發著燒,還做著噩夢,半夢半醒之間渴醒了,迷迷糊糊睜開眼時,看到自己床邊趴著個人。

    徐才人嚇得失聲尖叫,卻因為嗓子太(干gan),只發出嘶啞的低喊。

    床邊是林非鹿。

    屋內沒點燈,只檐上的宮燈透進來幾縷光線。她半跪著,見她醒了,慢慢俯身趴下去,湊在她耳邊低聲說︰“才人娘娘,她說她在等你。”

    徐才人驚恐地瞪大了眼,黃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滾下來。

    林非鹿笑了下,從(床chuang)上跳下來,拿起旁邊的火折子,轉身關切地問︰“才人娘娘,你害怕嗎?害怕的話我幫你把燈點上。”

    徐才人啞聲尖叫︰“紅袖!紅袖!”

    紅袖昨晚嚇暈過去,病得比徐才人還嚴重,但听見徐才人喊她,還是(強qiang)撐著走了過來,徐才人有氣無力地說︰“趕她出去!讓她走!”

    紅袖打起精神︰“五公主,請吧。”

    林非鹿一蹦一跳地跑了出去。

    徐才人想起她方才的話,大汗不止,恐懼道︰“紅袖,把燈點上,點亮一些!”

    紅袖依言點燃燈燭,光線充滿屋子,徐才人的恐懼才終于消散了一點。紅袖打來熱水替她擦了擦汗,又去給她煎藥,徐才人半倚在(床chuang)上休息,視線隨意掠過燈盞時,突然頓住。

    (干gan)淨空白的燈罩上,正緩緩有字顯(露)。

    她以為自己眼花了,閉了下眼,又揉揉眼楮,再定楮一看,那憑空出現的褐(色)字跡已經越來越清晰。

    那上面歪歪曲曲地寫了四個字︰我在等你。

    徐才人這次連尖叫都沒發出來,雙眼一翻徹底暈死過去。等紅袖煎完藥回來,正殿又是一陣人仰馬翻。而此時偏殿內,林非鹿已經走回自己房間,從袖籠里拿出一根毛筆。

    靠窗的案桌上擱著昨日她摘的那幾個酸橘子,被擠(干gan)了汁水,放在小碗里。

    林瞻遠不知道什麼跑到她屋里來,抓起橘子咬了兩口,五官都被酸變形了,直吐舌頭︰“酸!呸呸呸!”

    林非鹿(摸Mo)(摸Mo)他腦袋︰“這不是用來吃的。”

    林瞻遠像個好奇寶寶︰“不吃,做什麼?”

    林非鹿拿了張白紙,用毛筆沾了沾碗里淺黃(色)的橘子汁兒,在紙上畫了個笑臉。白紙很快被浸濕,但什麼也看不見,林瞻遠眼巴巴看著,林非鹿把白紙拿到床頭的燭火邊,對他招招手︰“來,給你看個好玩兒的。”

    林瞻遠開心地跑過去,看著自己妹妹將白紙靠近燭火,慢慢炙烤之下,空白的紙上顯(露)出一個笑臉來。

    他樂得直拍手︰“畫兒!有畫兒!”

    蕭嵐端著熱水走進來,笑著叮囑︰“鹿兒,別帶哥哥玩火。”

    林非鹿乖巧應了一聲,把白紙撕成碎片,連同橘子一起扔了。

    那日之後,徐才人就一病不起了,主殿里的宮女太監都漸漸好轉,唯有她情況越來越嚴重,有時候甚至有些瘋瘋癲癲的。失了阮貴妃的庇護,之前有仇的報仇有怨的報怨,竟是過的比蕭嵐還不如了。

    宮內人都說是她作孽太多遭了報應,連阮貴妃都有些心有余悸,生怕牽連到自己身上,偷偷抄了好長一段時間的佛經。

    沒了徐才人作妖,偏殿的日子終于好轉了一些。起碼份利能自己去領到全額的了,林非鹿總算過上了天天都能吃上(肉rou)的日子。只是生了這件事,宮內對明宮也有些避諱,本就冷清偏遠的宮殿,愈發沒人過來了。

    雲悠還對此有些擔憂,大家都說這明宮不(干gan)淨,她也難免害怕。蕭嵐倒是不以為然,捻著佛珠說︰“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且安心吧。”

    她本就喜好清靜,無欲無求,唯一的心願就是希望兩個孩子能平安長大,現下這樣的狀況,正順她的意。

    不過只是順她的意而已,對于林非鹿而言,這就是(殺sha)了個小怪,熱身而已。

    她算著時間,覺得自己刷了三分之一好感度的npc應該快登門了。

    果不其然,沒過幾天,她正在院子里跟林瞻遠踢毽子玩兒,寧靜午後,斑駁的宮牆外傳來漸行漸近的腳步聲,還跟著一連串焦急的呼聲︰“四皇子!殿下!你別跑了,等等奴才啊!那地方去不得啊!”

    只听一個傲嬌的聲音不悅道︰“這宮里還有本皇子去不得的地方?”

    聲音已近門前,太監終于追上了主子,拽著他苦苦哀求︰“殿下不可!這明宮鬧過邪祟,晦氣,不能進去啊!”

    林景淵那是能听話的人?你越說不能去,他越要去,當即一掌推開門大步邁了進去。

    里頭林非鹿還在跟林瞻遠踢毽子。

    秋陽淡薄,透過雲層灑下來時,只余薄薄一層金光。頭頂挽了兩個小揪揪的小女孩穿了一身淡粉(色)的襖裙,就籠在這團光里,巧笑嫣然地踢著毽子,小身影一蹦一跳,靈動又可愛。

    林景淵感覺自己突然就理解了“靜如處子動如(脫tuo)兔”這句話。

    他不滿地呵斥太監︰“我五皇妹像小仙女一樣,有她在的地方只有仙氣沒有晦氣!狗奴才再胡說八道我饒不了你!”

    林非鹿听見他的聲音,抬頭一看,剛才還靈動的身姿停在原地,毽子落在地上,她歪著腦袋看向門口,兩只小手有些無措地絞在身前,水汪汪的大眼楮里卻透出閃閃發亮的驚喜。

    林景淵走進來,興致沖沖喊了聲“小鹿”。

    她不好意思地抿著唇笑起來,(露)出甜甜的小酒窩,像很開心他還記得她的名字,乖乖地瞅著他越走越近,等他走到自己面前撿起那顆毽子時,才仰著小臉軟軟喊了聲︰“景淵哥哥。”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