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04】

【04】



    徐才人敢這麼明目張膽地欺負人,也是吃透了蕭嵐的(性xing)格,壓根就不擔心她會反擊。她雖也不受寵,但作為宮中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阮貴妃的狗腿子,一向狗仗人勢,作威作福。

    打暈了五公主,她還是擔驚受怕了小半夜,最後紅袖點醒她︰“陛下恐怕連這位公主的存在都不知道,娘娘還擔心她去告狀嗎?怕是陛下一見到她就會想到那個傻子,生氣都來不及呢。”

    徐才人一想,是這麼個理!

    有什麼好擔心的,自己可是為了幫她驅邪,何況她還什麼都來不及做,便宜了那小丫頭片子。

    想通了這點,她就放寬心入寢了。不過第二天醒來,她還是派紅袖去偏殿打探打探情況,結果紅袖剛一出門,就被站在院子里的林非鹿嚇了一跳。

    主殿偏殿正對著大門,靠近主殿門口的位置有一顆石榴樹,入秋之後落了葉,石榴枝芽光禿禿的,林非鹿穿了一身紅,晨起的霧氣還沒散,她孤零零站在那里,小臉上沒什麼表情,一瞬不瞬盯著那顆石榴樹。

    早上本來就冷清,她出現得悄無聲息,紅袖被嚇得夠嗆,反應過來後又氣又怕,提高聲音不悅道︰“五公主,你站在那做什麼?”

    小女孩像沒听見她的話,壓根就沒發現她似的,只仰著頭,定定盯著那顆樹。

    紅袖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那樹上一片葉子都沒有,有什麼好看的?忍不住問道︰“五公主,你看什麼呢?”

    林非鹿這才慢慢將視線收回來。

    她看著紅袖,極其緩慢地咧了下嘴角,輕輕吐出幾個字︰“那上面有人。”

    那笑陰森森的,配上她的話,紅袖一瞬間汗毛倒立,驚恐地掃了一眼石榴樹,忙不迭跑回主殿,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林非鹿撥了下鬢角被霧氣打濕的碎發,若無其事轉身回去了。

    偏殿里雲悠正跟蕭嵐說︰“小公主說要賞日出呢,一大早就去院子里等著了。”瞧見她回來,笑道︰“公主,日出好看嗎?”

    林非鹿抿唇笑了下︰“好看。”

    青煙端著針線簍走過來,笑著說︰“公主穿紅(色)真好看,像年畫里的小仙童似的。娘娘手藝也好,做的衣服比織錦所的還好看。”

    雲悠嘆氣道︰“可惜今年就得了這兩匹緞子,給公主和六皇子各做一套就沒了,娘娘都好些年沒穿過新衣服了。”

    蕭嵐挽著線,臉上掛著慈愛又柔和的笑︰“我不礙事,反正也不出門。倒是鹿兒,總喜歡往外跑,今年給她做件斗篷吧,暖和。”

    三個人曬著秋陽做針線活,林非鹿就四下轉悠,熟悉地形。明宮並不算大,而且地處偏僻,外圍宮牆都有些剝落了,顯得破破舊舊的,爬滿了枯萎的藤蔓。

    對比一下昨日去過的靜嬪富麗堂皇花草茂盛的昭陽宮,差別實在是大。

    不急,以後都是自己的。

    林非鹿如是想。

    主殿那位應該是被嚇到了,一上午都沒開過門。林非鹿逛完明宮,吃過午飯喝了藥,出門拓展新地圖。

    皇子公主在宮內行動不受限制,比起嬪妃還自由些,蕭嵐一向不拘著她,但每次都會讓青煙跟著,上次是因為她著急追風箏,不然也不會落水。

    林非鹿正巧不熟悉路,牽著青煙的手邊走邊套話,很快就把這後宮的地形分布搞清楚了。她本身記(性xing)就好,听過看過一遍的東西不會再忘,一路走過來,腦子里已經有了空間圖。

    青煙不知道自己被套了話,還高興公主今日活潑多話,穿過湖心亭後指著不遠處道︰“公主想吃柿子嗎?前面就是金柿園了,想吃奴婢給你摘。”

    林非鹿點點頭,兩人便走過去,剛進拱門,就听見里面傳來一陣喧鬧。

    一群宮女太監圍在一顆高大的柿子樹下急得團團轉,急呼著︰“四皇子,你快下來吧,摔著可如何是好?快下來吧,要吃哪棵樹上的你吩咐一句,奴才們給你摘!求你下來吧!”

    林非鹿仰頭看去,掛滿柿子的樹上果然站了個男孩,樹枝擋著看不清樣貌,只見一身錦繡華服,像只猴兒似的在樹上上躥下跳。

    青煙臉(色)變了變,低聲說︰“公主,咱們回去吧,改日再來摘柿子。”

    好不容易遇見個npc,林非鹿能放過?

    她狀似天真地問︰“我哥哥是六皇子,那四皇子也是我哥哥嗎?”

    青煙拉著她退到一邊才道︰“四皇子是嫻妃娘娘的兒子,與咱們娘娘身份不一樣。四皇子(性xing)格頑劣,讓他瞧見公主,恐是要欺負你的。”

    宮里這幾個皇子,就屬四皇子林景淵最愛惹事,為此沒少被皇帝責罰。偏他又是所有皇子中和皇帝長得最像的一個,皇帝自然偏愛,每次都是雷聲大雨點小,慣得(性xing)子越發跋扈。

    若是跟他起了沖突,吃虧的肯定是小公主。

    青煙著急,林非鹿倒是一如既往的淡定。

    不就是個熊孩子。

    對付熊孩子,有的是辦法,只要(摸Mo)清他的脾(性xing),針對不同(性xing)格的npc采用不同的策略,對癥下藥,方便快捷。

    她沒著急走,站在一邊暗自觀察林景淵。但凡是綠茶,都有一個自帶技能,那就是看人很準。她們很容易識別你是哪種類型的(性xing)格,最吃什麼人設,然後投其所好。

    小孩子比成年人更單純,更容易識別。

    林非鹿觀察了半天,覺得林景淵這小孩任(性xing)歸任(性xing),但心眼不算壞。你拿皇帝嫻妃來壓他,他壓根就不理你,爬樹爬得起勁。

    但底下奴才跪著開始哭,他倒是不耐道︰“若是父皇母妃責罰,我幫你求情就是了,你怕什麼?喏,這個最紅的柿子賞給你了。”

    典型的吃軟不吃硬。

    他爬得高看得遠,摘完柿子略一回頭,瞧見拱門這邊站著人,卻半藏在樹後不出來,當即大聲道︰“那邊是何人?還不給本皇子過來!”

    青煙心里一咯 ,心道完了。

    只能拉著林非鹿走過去,半眼都不敢往上瞧,跪在地上磕頭道︰“奴婢見過四皇子。”

    林景淵還站在樹上,低頭打量。那宮女身邊站著個小女孩,穿一身紅(色)的襖裙,頭發挽著乖巧的簪,襯得肌膚雪白。

    她安靜地立在樹下,偷偷朝上看,水靈靈的眼楮與他相對時,怯生生一笑,又幾分羞澀幾分乖巧地垂下頭去。

    林景淵從樹上跳下來,故作威嚴地打量她︰“你是誰?”

    她聲音軟糯糯的︰“我叫小鹿。”

    身邊太監提醒道︰“四皇子,這是五公主。”

    皇帝不惦記,宮里也甚少提及這位公主,林景淵又是個不把正事放在心上的人,平日只跟長公主和三公主來往,從來都沒听過還有位五公主。

    他一挑眉︰“那你是我的皇妹?你藏在那做什麼?”

    林非鹿偷偷抬眼,目光掃過他手上的紅柿子,抿著唇吞了下口水,遲疑又小聲地說︰“我想吃柿子。”

    說完,又半抬眸子看著他,怯怯問︰“可以嗎?”

    她睫毛生得長又密,襯著一雙水汪汪的眼楮,像染著一層水霧,叫人心生憐惜。

    林景淵當即就不行了,非常豪邁地一揮手︰“當然可以!有什麼不可以!”他對身邊的太監道︰“把我剛才摘的柿子都給她!”

    太監趕緊把竹簍遞上。

    林非鹿眼楮一亮,漂亮的小臉上(露)出開心的笑,伸手去接,卻因為竹簍太重,身子一個趔趄。

    林景淵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不悅道︰“叫你宮女拿。”

    青煙自過來就一直跪著,生怕惹怒了四皇子,怎麼也沒想到最後事情會是這個走向,立刻接過竹簍退到一邊。

    林非鹿小手背在一起,歪著腦袋朝林景淵甜甜一笑,秋陽透過紅柿灑下來,像落滿她小酒窩似的,又暖又甜︰“謝謝小哥哥。”

    林景淵被她笑得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他是見慣長姐的刁蠻和三姐的蠻橫的,加之他娘嫻妃跟長公主的娘惠妃不對付,他其實也很不喜自己那位長姐,更別提長姐的小跟班三姐了。

    但這個從未見過的五公主卻完全不一樣,柔柔弱弱的,笑起來漂亮又可愛,想吃柿子卻又害怕的模樣,簡直激得他小小男子漢的保護欲暴漲。

    林非鹿想到什麼,將剛才在御花園摘的一朵海棠從懷里拿出來,認真地遞過去︰“母妃說,來而不往非禮也,哥哥送了我柿子,我把這朵重瓣海棠送給你。重瓣海棠寓意幸運,很罕見的。”

    說到最後,她戀戀不舍地看了一眼海棠花,然後毅然決然放到了林景淵手中。

    那花在她懷里放了一段時間,花瓣染上她的體溫,擱在他掌心時,柔軟又溫暖。

    林景淵耳根子都羞紅了。

    啊什麼絕世小可愛!這麼罕見的幸運花居然就這麼送給我了。明明自己也很舍不得的樣子,卻一點也沒猶豫!

    林非鹿送完花朝他揮揮手,甜甜道︰“哥哥再見。”

    她跟著青煙朝外走去,走到拱門處的時候又偷偷回過頭來,遠遠朝著林景淵一笑。

    隔著半寸秋陽,滿院紅柿,那笑三分羞澀七分乖巧,簡直要把他的心都笑化了。

    走得遠了,出了一身冷汗的青煙才終于松了一口氣,看看手中的柿子,又看看身邊若無其事的小公主,還是忍不住問道︰“公主,重瓣海棠真的寓意著幸運嗎?奴婢怎麼沒听說過?”

    林非鹿沒回答,只笑了下。

    沒听過就對了。

    她隨口謅的唄。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菩珠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