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01】

【01】



    《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

    文︰春刀寒

    —— 獨家發表

    林非鹿死在她二十七歲生日的那個晚上。

    往年的生日她都會在海邊別墅開party,跟狐朋狗友狂歡到天亮,連父母的禮物都是提前寄到那邊的。

    但這一次她不巧腸胃炎犯了,早上去醫院拿了點藥,就近回了市中心的高層,躺在臥室一(睡Shui)就是一天。

    晚上是被客廳的動靜吵醒的。

    父母分居後各過各的,但市中心這套房子是兩人共同所有,長時間空著,林非鹿捂著胃走出去的時候,看到她打扮時髦的媽正在跟一個小狼狗滾沙發。

    林非鹿愣了兩秒鐘,轉身回臥室換衣服,然後摔門離開。

    到車庫的時候林母的電話打了過來,問她︰“你怎麼在這?沒去開party?”

    林非鹿拉開蘭博基尼的車門,沒回答,反問︰“你們離婚了?”

    林母說︰“沒有。”

    她笑了一聲︰“也不知道你們這樣有什麼意思。”電話那頭還想說什麼,她又補充一句︰“你繼續,放心,不會告訴我爸的。”

    就像她前不久撞見她爸把人領回別墅,也沒告訴她媽一樣。

    這對夫妻從她小時候開始就各玩各的,該看的不該看的這些年她看得多了,除了惡心,已經沒有別的感覺。

    要掛電話的時候,那頭想起來似的說了一句︰“小鹿,生日快樂。”

    林非鹿發動車子︰“謝謝。”

    車子開上沿海公路,電話又響了,是她塑料姐妹打來的,咋咋呼呼地喊︰“你終于接電話啦?我們在dc,你來嗎?”說完又壓低聲音,語調有些興奮︰“謝河也來了,說要為上次他女朋友的事兒給你道歉!哦不對,已經是前女友了,讓她潑你咖啡,活該!”

    她胃又開始痛,一手捂著胃一手握方向盤,懨懨的︰“我不來了,你們玩。”

    塑料姐妹驚道︰“那謝河怎麼辦?”

    林非鹿笑道︰“我管他怎麼辦。”

    對面無語︰“人都因為你跟女朋友分手了。”

    她語氣隨意,“又不是我讓他分的,我什麼也沒做。”

    那頭沉默了。

    胃里又是一陣絞痛,林非鹿疼得一躬身,伸手去掛電話。前方突然響起刺耳的剎車聲,一輛大貨車極速斜滑過來。

    林非鹿猛打方向盤,車頭撞上護欄,朝著下方的海崖飛了下去。

    在空中的那麼幾秒鐘,天旋地轉。

    林非鹿內心竟然很平靜,腦子里只有一個想法。

    果然壞事做多了是會遭報應的,下輩子她一定當個好人。

    ……

    但是沒想到下輩子來得這麼快,感覺就是(睡Shui)了一覺的時間,再睜眼的時候,她就又活過來了。

    林非鹿愣了三秒,舉起自己細小的胳膊看了會兒,又轉頭看向旁邊。

    床邊坐了個穿宮裝的女人,五官生得非常漂亮,臉(色)卻慘淡而白,渾身透出一股死氣沉沉的病氣,正捧著一塊兒絹在繡。

    林非鹿還在暗自打量,門口走進來一個宮女︰“娘娘,藥拿回來了。”

    女人站起身︰“太醫呢?”

    “今日麗美人臨盆,太醫們都奉命去候著了。奴婢向太醫院的俸使轉達了公主的病情,這是俸使給公主開的藥。”

    女人緊緊拽著手中絹絲,半晌,認命似的︰“罷了罷了,去把藥煎了,再做些清淡粥菜來。”

    宮女奉命而去,女人轉身,瞧見(床chuang)上的小姑娘已經醒了,正睜著一雙黑溜溜的眼楮四處打量,趕緊放下絹絲,俯到床邊將她抱起來。

    林非鹿只覺身子一輕,女人身上融融的淡香襲入鼻腔,自己(干gan)巴巴的小(身shen)體被她摟在懷里,滿滿都是不真實感。

    “鹿兒乖,還有哪里不舒服嗎?”

    林非鹿似醒非醒地搖了下頭,女人抱著她往外走,院內有個宮女正蹲在桂花樹下揀花蕊,女人說︰“等鹿兒好了,娘給你做你愛吃的桂花餅好不好?”

    視野開闊起來,入目是紅牆青瓦,庭院石桌,遠處飛檐峭台,樓可摘星。院門前一扇石屏,上雕翠竹荷月。院內布兩三石桌石椅,東西兩角各有一座大瓷水缸,房有四間,樹木零星。古(色)古香的庭院,並不華麗,猶顯得清冷。

    林非鹿轉頭看女人,眼下這情況,她還沉得住氣,出聲問︰“我怎麼了?”

    又軟又糯的小孩聲音,(奶Nai)聲(奶Nai)氣的。

    女人溫聲笑道︰“鹿兒早上去臨行閣玩,失足落水染了風寒,不過不礙事,一會兒喝了藥就好了。”

    林非鹿咬了下舌頭,疼。

    沒多會兒宮女就端了碗藥過來,女人喂她喝了藥,又塞了塊兒甜甜的蜜餞在她嘴里,宮女在旁邊笑道︰“公主真乖,喝藥也不哭不鬧的。”

    林非鹿覺得頭疼,低聲說︰“我想(睡Shui)覺。”

    女人親親她臉頰,將她抱回(床chuang)上。林非鹿閉上眼,听到女人交代︰“明日你將這對玉鐲送于麗美人,賀她產子之喜,我身子帶病,恐惹美人不好,就不探望了。”

    “奴婢記下了。”

    眼下這情況,林非鹿就是再懵也反應過來了。

    一時間有些啼笑皆非。

    但她向來適應能力(強qiang),喝完藥(睡Shui)了一覺後,就已經完全接受了這個事實。(睡Shui)覺期間,屬于小女孩本來的記憶涌入她腦中。

    五歲大的小女孩,知道的也不多。

    只知道這地方是大林朝,母妃是嵐貴人,她有一個大自己兩歲的哥哥,叫林瞻遠,哥哥跟正常人不一樣,別人都偷偷叫他傻子。

    她是大林朝的五公主,但見過父皇的次數屈指可數。

    換而言之,她母妃不受寵,她也不受寵。

    昨天她在外面放風箏,風箏斷線落在了臨行閣,小女孩追過去撿風箏的時候,遇到了三公主林熙。

    林熙其實看不上她那個破破爛爛的風箏,但就是喜歡欺負她,兩人爭搶風箏的時候,小女孩被林熙推入水中,救上來之後就一直發著燒昏迷。

    再醒來就是林非鹿了。

    她用自己碩士高材生的知識回憶了一下,發現這個大林朝在五千年長河中查無此朝。

    雖然這地方看上去不咋樣,但回想自己經歷的那場車禍,再看看現在完好無損的小胳膊小腿,林非鹿覺得自己還是佔了個大便宜的。

    腦子里小女孩的身影漸漸模糊。

    林非鹿在心里跟她說︰“我這個人恩怨分明,絕不白白佔人便宜,我既然用你的(身shen)體活了過來,別的不說,仇一定給你報。”

    轉而又想到自己死之前發的那個誓。

    看來這是老天爺給她悔過自新重新做人的機會。

    好人要做,仇也要報,不過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不急,她還得先把目前的處境搞搞清楚。宮斗劇不是沒看過,後宮險惡,得小心一點。

    屋外天(色)漸亮,嵐貴人發現她退了燒總算松了口氣,出門吩咐丫鬟熬粥。林非鹿正躺在(床chuang)上思考新人生,房門吱呀一聲被推開,有個小身影(摸Mo)了過來。

    他走到床邊半蹲下,扒著床沿喊︰“妹妹,妹妹。”

    林非鹿轉過頭,看見一個俊俏的小男孩正歪著腦袋傻乎乎沖自己笑。

    是她的痴傻哥哥林瞻遠。

    林瞻遠在眾皇子中排行老六,雖然是名義上的六皇子,但從連宮女太監都敢私底下罵他傻子就可以看出來,這是個被拋棄的皇子。

    想來皇帝不喜歡嵐貴人,也跟這有關。

    真龍天子卻有一個痴傻兒子,簡直是人生污點。

    林瞻遠的智力大概停留在三四歲,只會說一些簡短的詞語,看見林非鹿醒了,高興得拍她腦袋︰“妹妹乖,妹妹不疼。”

    林非鹿覺得他怪可愛的。

    她自小在那樣的家庭中長大,沒有得到過愛,也沒人教她怎麼去愛,養成了一副極度自我的(性xing)子,看似游戲人間,其實內心漠然,很難共情,唯獨對漂亮的小孩能生出幾分耐心和真心。

    笑著跟他說︰“我不疼。”

    林瞻遠應該是听懂了,更高興,笑得口水都流出來了,從懷里抓出一把膩歪歪的蜜餞,獻寶似的伸到她面前︰“吃,妹妹吃,好吃!”

    那應該是他偷偷藏的,蜜餞都粘成一團了,看上去髒兮兮的。林非鹿最挑嘴,當然不會吃,哄他︰“妹妹不吃,哥哥吃,都是哥哥的。”

    她聲音(奶Nai)聲(奶Nai)氣的,又甜又軟,自己听著都覺得好听。

    林瞻遠繼承了他娘親的容貌,哪怕是個傻子,也不妨礙他的顏值,高興地一點頭,把蜜餞都塞進自己嘴里。

    林非鹿趁機下床去找鏡子。

    不出她所料,銅鏡里的小女孩粉雕玉琢,靈動可愛,笑起來頰邊有個小酒窩,萌死個人,長大後顏值必然不會低。

    重度顏控林非鹿很滿意。

    蕭嵐進來的時候看到糊了滿臉糖霜的林瞻遠,一臉無奈地把人拉過來︰“娘是不是說過,妹妹生病了,不可以來鬧妹妹?”

    林瞻遠委屈道︰“想妹妹,和妹妹玩。”

    蕭嵐似乎一點也不嫌棄自己這個傻兒子,在母憑子貴的後宮,林瞻遠的存在算是斷絕了她全部後路,但她依舊毫無保留給了這對兒女一個母親所有的保護和愛。

    林非鹿花了一頓早飯的時間(摸Mo)清了身邊的情況。

    蕭嵐住的這地方叫明宮,她住的是偏殿,前頭還有高她一個位份的徐才人,住在主殿。

    身邊伺候的宮女只有兩個,一個叫雲悠,就是昨日林非鹿醒來時看見的那個,是陪著蕭嵐入宮的本家丫鬟。

    另一個是宮中宮女,叫青煙,因受過蕭嵐恩惠,在別人想方設法離開這個不受寵沒油水可撈的地方時,自願留了下來。

    另外便只剩一個嬤嬤,是常年伺候在這明宮的,輩分老,蕭嵐不大使喚她。吃飯的時候林非鹿見了一面,雙方都客客氣氣的。

    總的來說,處境比較淒涼,林非鹿想了半天,安慰自己至少清靜。

    不受寵也有不受寵的好處,起碼沒人盯著你,不用應付層出不窮的手段,關起門來安安靜靜過自己的日子,也挺好的。

    畢竟她也需要時間來適應新環境和新身份,先觀察著吧。

    不搞事,當個好人。

    嗯。

    結果還不到中午,青煙就一臉焦急地跑了進來,林非鹿還趴在床邊看蕭嵐繡花呢,听到她說︰“娘娘,靜嬪娘娘宮里的人過來了!是來找公主的。”

    蕭嵐皺起眉︰“什麼事?”

    青煙不無擔憂︰“三公主昨日夜里開始高燒不退,一直嚷嚷看見小公主站在她門口,看了太醫也不見好,靜嬪娘娘傳話,說……說定是小公主昨日在臨行閣沖撞了三公主,讓小公主過去賠罪。”

    林非鹿繞了半天才捋清這層(關guan)系。

    三公主就是昨日推她下水的林熙,靜嬪就是林熙她娘。

    (殺sha)人凶手自己把自己嚇病了還要受害者給她賠罪?

    林非鹿覺得這後宮,還怪有意思的。




同類推薦︰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菩珠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