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全能神醫 966 小心駛得萬年船

966 小心駛得萬年船



    董元化所說的這些,猴子是並不清楚的,一是因為這些都已經是過去式了,再就是猴子不是混道上的。

    董元化之所以會知道這些,是從他父親口中听來的。

    而且,這些事說起來,其實發生轉變的時間並不是很長,那個時候,董元化雖然還小,可已經記事了。

    董元化記得曾跟著自己家長輩去過外地,不管是海港,亦或是濱江,或者是其他的地方,只要燕京這邊的道上幫派打過招呼,去到哪里,都是被奉若上賓,各種方便。

    當年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情形出現,完全還是因為經濟的原因。

    燕京是天子腳下,一切資源聚合的地方,經濟自然是比較好的,而在早年間,地方上的經濟都差一些,所以,不管是燕京道上的幫派也好,還是燕京白面上的人出燕京去外地也好,會被奉若上賓是很自然的事情。

    有句話說的好,窮則思變,變則通。

    地方上的經濟不好,自然會想辦法搞活經濟,而這也是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社會越發展,經濟自然也就越好。

    地方上的經濟好起來,燕京這邊黑白兩道上的人,再出燕京去外地,可就沒有這種待遇了。

    說穿了,有錢的就是大爺,就是這麼簡單。

    等到地方上的經濟騰飛了,也就沒人甩燕京的幫派了。

    這種變化體現在方方面面,唯一變化不大的就是官場上,燕京的官員去外地,畢竟級別擺在那,受這種變化的影響不大。

    這種變化一旦出現,首當其沖的就是燕京這邊的消息不靈通了,換句話說,就是地方上發生什麼事,燕京這邊絕大多數情況下,是不知道的。

    )\首●、發!2+w70S0●0m5+Z9O…

    這是很必然的事情,地方上經濟起來之後,很多時候考慮事情,會考慮到對地方上經濟的影響,比如濱江造紙廠的事情,就是濱江地方上考慮到造紙廠給地方上貢獻的稅收,才會一直對濱江造紙廠偷偷排污的事情,睜一只眼楮,閉一只眼楮。

    至于地方上的幫派,就更加不甩燕京的幫派了。

    消息不靈通,導致的就是陳堅在海港和濱江發展的時候,燕京這邊的人根本就不知情!

    更何況,陳堅來到海港發展,一直到後來去濱江發展,都不曾擺明自己的身份,這種情況下自然更不會有人注意到陳堅。

    如果非要形容陳堅在海港和濱江的發展,用春雨來形容陳堅比較貼切,潤物細無聲,等到發現的時候,大地已然被潤濕了。

    這也是董元化不得不感嘆一句晚了的原因所在,等到陳堅踏足眼楮,被人注意到的時候,就已經是目前的情況了。

    不得不說的是,董元化做事雖然狠辣,但是卻很小心,從他拿天龍幫投石問路,完全可以看的出來。

    查不到陳堅的實力,董元化並沒有武斷的做出判斷,反而是更加小心翼翼的試探。

    “對了,如果天龍幫出事,記得做掉張鳴,不要讓他被警察抓住。”董元化在這個時候沉聲說道︰“還是死人最能保守秘密。”

    “董少,天龍幫這還沒對海港和濱江的回春堂下手,看您這意思,是不看好天龍幫?”猴子愕然問道。

    “不是我不看好天龍幫,而是我不清楚陳堅隱藏的實力。”董元化緩緩搖了搖頭,說道︰“他只身一人來到燕京,沒幾天就去了品緣紅酒莊,並且加入了品緣紅酒莊的會員行列,關鍵是,品緣紅酒莊運作了這麼多年都沒出問題,這家伙進了品緣紅酒莊沒兩天,張茂和萬秋海就事發了,這怎麼看都太過于巧合了。”

    “您不是找任哥問過了?”猴子說道︰“任哥不是說這里面沒有他的事?”

    “任哥不過是部里的科級,能知道的還是有限的事情。”董元化說道︰“他打听不到,並不代表里面就沒有陳堅的事情,總之,在這件事情上,不能掉以輕心,小心駛得萬年船。”

    “對了,董少,我想跟您請兩天假。”猴子在這個時候說道。

    董元化听到猴子這話,笑了一下,問道︰“到你師父的忌辰了?”

    “是,我要回遼東祭拜我師父。”猴子直接說道。

    “去吧,快去快回,給你師父多燒點紙錢。”董元化說道︰“回來之後直接盯著天龍幫那邊就行了。”

    “董少,那我先走了。”猴子點了點頭說道。

    董元化擺了擺手,猴子退出了包間,輕輕的給董元化關上了房門,而後直奔機場而去。

    董元化去張鳴那里的時候,不過才晚上八點左右,天龍幫的事情解決的很快,此時也不過才十點多而已。

    而這個時候,正是陳堅在蕭升榮家做完客,出蕭升榮家的時間。

    在蕭升榮家的這頓飯,早就已經吃完了,不過,蕭升榮卻是沒放陳堅離開,硬是拉著陳堅在家里又喝了一會茶,閑聊到現在,陳堅才得以脫身。

    溫雅已經在幫陳堅物色合適的店鋪,用來開回春堂,只是還沒有找到的合適的。

    按照溫雅所說的,她的意思應該是想給陳堅盤下一家店鋪,而不是采取租用的形式。

    不管是租,還是買,只要找到合適的店鋪就行,陳堅是沒有任何意見的。

    不過,溫雅既然在幫著找店鋪,該表達的感謝,還是需要表達的。

    “好了,別送了,你們都回去吧。”出來蕭升榮家的大門,陳堅站定了腳步,轉身對送自己出門的蕭升榮,溫雅,蕭玉柔以及郭賢臣說道。

    陳堅獨自一人走出了大院,這條街晚上環境很清幽,陳堅出來大院拐彎邁步朝前走去。

    剛剛走出一段距離,一個人影從黑暗當中閃身出來,攔住了陳堅的去路,同時低聲說道︰“站住!”

    “怎麼?燕京這地方還有攔路搶劫的?”陳堅笑了笑說道。

    雖然這人身處的地方不在路燈下,光線有些昏暗,可陳堅依舊可以憑借此人的身形和聲音,判斷出是誰。

    這家伙當然不會是攔路搶劫的,因為攔住陳堅的人,正是陳堅下午見過的高兵!





同類推薦︰ 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校草心尖寵︰吻安,小甜心初戀是顆夾心糖惡女世子妃重生女配︰至尊醫仙史上最難攻略的女BOSS滅天魔劍最強悍的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