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全能神醫 928 灑脫

928 灑脫



    此時時間尚早,像是張茂這樣的人,晚上是比較忙碌的,畢竟,他是燕京天龍幫的老大,走的就是道上這條路,而道上的人,都是晚上比白天要忙。

    夏勝男混到了張茂身邊做臥底,自然也不會這麼早脫身,並且聯系陳堅的。

    所以,這個時間段,還真沒人打擾陳堅和杜鵑。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雲雨初收。

    酒店的房間已然變了一個樣子,地上滿是散亂的衣服,那是陳堅和杜鵑的。

    陳堅和杜鵑此時是一樣的狀態,兩人都是半躺著,上半身靠在床頭上。

    唯一的不同,是杜鵑此時在抽著煙,事後一根煙,賽過活神仙!

    陳堅歪頭看了一眼正在吞雲吐霧的杜鵑,無奈的搖了搖頭。

    杜鵑此時一臉享受的樣子,實在是讓陳堅哭笑不得。

    而且,一想到杜鵑給自己下藥,陳堅更是哭笑不得,同時又有些難以理解,外加有點生氣。

    總而言之一句話,陳堅此時的內心十分復雜,無法用語言描述。

    “你這樣做,會不會對自己太不負責任了?”看到杜鵑沒有任何要說話的意思,陳堅先開口了。

    兩人之間的關系,忽然就變成了這樣,總不能一直這麼沉默下去不是?

    杜鵑扭頭看了陳堅一眼,深深吸了一口煙,俏皮的把煙霧吐在了陳堅的臉上,說道︰“你的意思是我的第一次給了你,對自己不負責任?”

    陳堅的確是這個意思,因為杜鵑明顯是第一次。

    不過,杜鵑說的如此直接,還是讓陳堅一臉的黑線。

    “經歷過病毒感染的事,讓我想通了很多事情。”杜鵑笑了一下,掐滅了香煙在煙灰缸里,說道︰“我性格本來就比較灑脫,現在想通了,自然是更加灑脫了,考慮到你一直不提隔離室里咱們說好的事情,我就知道你似乎是沒有佔我便宜的想法,既然如此,那我就佔你的便宜好了,給你下點藥,這事也就成了!”

    dTy首1發

    陳堅無奈的搖頭苦笑,杜鵑說的還真夠灑脫的。

    看到陳堅的樣子,杜鵑一臉驚訝,說道︰“怎麼?都這個年代了,你該不會思想這麼保守吧?我可告訴你,我是不會對你負責的!”

    听到杜鵑這話,陳堅徹底無語了,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一般來說,男女之間出點事,都應該是男人對女人負責,男人容易做負心漢,吃干抹淨不認賬。

    今天倒好,所有的事情都反了過來,成了杜鵑吃干抹淨不認賬了,自己豈不是完全成了無辜的受害者?

    陳堅翻身下床,準備去衛生間洗個澡。

    哪知道,杜鵑卻在這個時候拉住了陳堅,問道︰“干嘛去?”

    “洗澡去,一身臭汗黏糊糊的不舒服。”陳堅如實說道。

    “一起,”杜鵑一掀被子,自己也站了起來,拉著陳堅就朝衛生間走去,說道︰“剛才我還意猶未盡!”

    最終,這個澡又洗了好長時間。

    不過,結果還是蠻好的,總算是洗完了。

    杜鵑穿好衣服之後,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再次拽出一根香煙,瀟灑之極的點燃,悠悠的抽著香煙,翹著二郎腿不說,腳還一直不停的得瑟著。

    陳堅此時就坐在杜鵑對面的沙發上,看到杜鵑這樣子,忍不住又是好氣又是好笑,踢了杜鵑一腳,說道︰“行了,就別裝樣了,裝的跟個女流氓似的有意思嗎?還有點領導的樣子嗎?”

    即便是杜鵑再灑脫,也總之是個女人,也沒有灑脫到這種地步。

    陳堅其實很明白,杜鵑之所以在事後表現出這樣一副樣子,主要是為了緩解尷尬而已。

    此時,陳堅和杜鵑之間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尷尬,杜鵑如果一直這樣繼續裝下去,反而會尷尬起來。

    “嘿嘿!”杜鵑先是嘿嘿一笑,而後收起了笑容,很正經的對陳堅說道︰“我剛才雖然是以開玩笑的方式說的那番話,可我的意思就是這樣,大家都是成年人,今天的事是我佔了你的便宜,誰也不用對誰負責。”

    “知道。”陳堅沒好氣的說道︰“我今天就是個無辜的受害者。”

    “以後,我們除了領導和下屬之外,又多了一層關系。”杜鵑微微眯起了眼楮,說道︰“如果我有需要的時候,你得隨叫隨到,不然,小心我這個領導給你小鞋穿!咱們之間,就是純粹的男女關系,沒別的!”

    陳堅翻了翻白眼,實在是不想再說什麼了,什麼純粹的男女關系?還不如干脆說是炮友來的利索。

    “翻什麼白眼啊,你又不是開不起玩笑的人!”杜鵑得不到陳堅的回應,感覺有些無趣了。

    “行了,知道了,領導大人!”陳堅敷衍似的回應了杜鵑一句。

    杜鵑不再跟陳堅開玩笑,岔開了話題,說道︰“都這個時間了,夏勝男還沒聯系你,是不是不會聯系你了啊?”

    “不會。”陳堅緩緩搖了搖頭,說道︰“這個張茂,之前曾通過中間人,販毒到濱江,當時濱江辦的毒品案子,就是夏勝男一手操作的,當時還有你也認識的黃海權,濱江的毒品案子辦完之後,黃海權回了燕京,我本以為他知道張茂販毒到濱江,會就這個案子查下去的,可現在來看,黃海權沒有對張茂采取任何行動,現在夏勝男卻混到了張茂身邊,想必是因為這個毒品案子。”

    “應該是這樣了。”杜鵑一臉贊同的神色,點了點頭說道。

    “如果我不知道這一切,夏勝男是一定不會聯系我的,因為既然夏勝男做了臥底,就需要對案情保密。”陳堅說道︰“現在夏勝男做臥底唯一的合理解釋就是為了毒品案子,那這個案子的案情對我來說,根本就不是保密的,所以,我認為夏勝男是一定會聯系我的。”

    仿佛是為了驗證陳堅的話一般,陳堅話音剛落,酒店的房門被人敲響了。

    陳堅看了杜鵑一眼,起身走到了門口的位置,通過貓眼朝外看去,在看清酒店房間外站著的人之後,陳堅打開了酒店的門。





同類推薦︰ 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校草心尖寵︰吻安,小甜心初戀是顆夾心糖惡女世子妃重生女配︰至尊醫仙史上最難攻略的女BOSS滅天魔劍最強悍的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