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全能神醫 917 定性

917 定性



    ;6正ˇ版︰首發●6

    “什麼好兆頭不好兆頭的。”老頭子笑著說道︰“我們學中醫的,陰陽五行是基礎,又不是專攻易學里的術數方面,這些東西對我們來說,不信也罷。”

    陰陽五行是華西文明的基礎,而陰陽五行其實源于《易經》,可以說,《易經》是群經之首,是華夏文明的起源。

    《易經》作為華夏文明的起源,包羅萬象,所有華夏文明都是《易經》所衍生出來的。

    《易經》其實可以分為兩個大部分,一是易理,一是術數。

    所謂易理,用現在的話來說,其實就是哲學性的東西。

    而術數則不然。

    術數的特征是以數行方術;基礎是陰陽五行、天干地支、河圖洛書、太玄甲子數等。

    術,指方術;數,指氣數、數理;即陰陽五行生克制化的數理。

    這樣說,不太容易明白,說的最淺層一些,就是那些六爻,八卦,奇門遁甲,紫微斗數,四柱八字等等等等,都是術數的範圍。

    總而言之,中醫雖然用陰陽五行為基礎,走的卻是易理的道路,實際應用中,是不摻雜任何迷信色彩的,五行的生克變化,體現在藥材的應用上。

    而術數方面的五行生克,大多用在算命上,可以說帶著一點迷信色彩。

    老頭子對陳堅所說的,正是指的他們中醫只講易理,而不講術數。

    陳堅所說的好兆頭,其實已經帶了迷信的色彩,真要說起來,更貼合術數這一方面。

    陳堅當然懂的這個道理,不過,這並不妨礙陳堅認為他初來燕京,老頭子也被衛生部請來燕京,爺倆以別人無法阻止的形式,在燕京踫頭是好兆頭。

    “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老頭子在這個時候問道。

    陳堅沉默了一會,說道︰“走一步看一步吧,我當然是想在燕京開回春堂的,不過,這次的事情,我已經來了衛生部,等一切塵埃落定再說吧。”

    陳堅是杜鵑的下屬,也是屬于衛生部的工作人員,雖然杜鵑之前曾對陳堅簡單介紹過他們的工作性質,可這次的事情,陳堅畢竟已經來了衛生部,又解決了病毒感染,事情並不是到底徹底結束了,還有後續的事情,可能會牽扯到陳堅。

    老頭子點了點頭,說道︰“反正對你來說,不會是壞事,這就足夠了。”

    陳堅默默點了點頭,他和老頭子其實心里都明白,剩下的事情,估計應該是論功行賞了,即便是陳堅不要求,杜鵑也會去給陳堅邀功的。

    “行了,時間不早了,你也回房休息去吧。”老頭子在這個時候說道︰“我明天一早就離開燕京,你自己在燕京小心一點。”

    “好。”陳堅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陳堅搖搖晃晃的走出了招待所,漫步在夜色之下的燕京街頭,涼爽的風吹到身上,讓陳堅精神稍微好了一些。

    “你要去哪?”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同時聲音主人的手,也挽上了陳堅的胳膊。

    陳堅站定腳步,扭頭看去,赫然是杜鵑。

    “喝了點酒,隨便走走醒醒酒。”陳堅笑著說道。

    杜鵑狐疑的看著陳堅,問道︰“你喝了多少?”

    按照陳堅此時的狀態來看,應該是差不多醉酒的狀態,這種情況下,一般都是喝多了才會有的狀態,也必然是滿身的酒氣。

    可陳堅此時雖然處于差不多醉酒的狀態,杜鵑卻並沒有從陳堅身上聞到任何酒氣,杜鵑疑惑的正是這一點。

    陳堅笑著對杜鵑解釋了一下自己的酒量,惹的杜鵑捂著嘴偷笑,說道︰“沒想到你竟然會沾酒既醉。”

    “忙完了?”陳堅朝前走去,杜鵑挽著陳堅的胳膊。

    “忙完了。”杜鵑立刻說道︰“我剛從部長那邊回來。”

    “怎麼說?”陳堅笑著問道。

    “還能怎麼說?”杜鵑說道︰“這次的事情,怎麼也得給你記功!”

    “我的意思是,咱們這位領導是怎麼說我的。”陳堅笑著說道︰“我想知道你之前跟我的約定,還算不算數。”

    “什麼約定?”杜鵑歪著腦袋看著陳堅問道。

    “當然是我雖然是你的下屬,可卻是不用跟你一樣整天上班的。”陳堅笑著說道。

    杜鵑緩緩搖了搖頭,說道︰“我們沒有談這個,不過,如果你不想來上班,也沒什麼,部長還是很好說話的,一切等明天再說吧,反正這幾天你不能離開燕京。”

    “我這次來燕京,也沒打算走。”陳堅說道︰“我要在燕京立足,在燕京開回春堂。”

    “你的意思是要來燕京發展了?”杜鵑看著陳堅問道。

    陳堅點了點頭,說道︰“沒錯,我要來燕京發展了。”

    “你的醫術這麼高明,相信很快就能在燕京打出名氣。”杜鵑說道︰“這些先不說了,明天如果有了結果,可能會派我們兩個出差。”

    “出差?”陳堅看著杜鵑,問道︰“去哪里出差?”

    “還不知道。”杜鵑對陳堅說道︰“行李箱的主人已經調查清楚了,可以確定這兩瓶紅酒不是他的,機場那邊正在排查監控,如果查到有可疑的人,可能就需要我們兩個出差。”

    陳堅點了點頭,明白了杜鵑的意思,這兩瓶紅酒是被人塞進行李箱主人的行李箱當中的。

    這樣的病毒,不可能是塞到他的行李箱就完事的,把紅酒塞進別人行李箱的人,必然也在那趟航班上,陳堅和杜鵑出差,所需要做的事情,怕就是調查這個人了。

    “這次的事情,看來被定性為恐怖活動了?”陳堅看了杜鵑一眼之後問道。

    杜鵑點了點頭,說道︰“沒錯,帶這種病毒進來,肯定不是帶著玩的,必然是有著目的的,而這種病毒的傳播性這麼強,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感染,並且發作,只能是朝這個方面考慮了。”

    頓了一頓,杜鵑又沉聲說道︰“畢竟,任何一點風險都是不能冒的,如果有人要在國內搞恐怖活動,就必須要抓住這些恐怖分子才行。”





同類推薦︰ 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校草心尖寵︰吻安,小甜心初戀是顆夾心糖惡女世子妃重生女配︰至尊醫仙史上最難攻略的女BOSS滅天魔劍最強悍的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