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全能神醫 397 丟人丟大發了

397 丟人丟大發了



    自從謝小庸跳出來質問陳堅,在場的海港中醫圈子的這些家伙,都明白謝小庸質問陳堅偷師的嫌疑。

    偷師在任何一個圈子,都是不地道的行為,尤其在這類講究傳承的中醫圈子,練家子圈子,更是完全不會被容忍的。

    所以,在場的這些家伙,也不打算走了,都抱著看熱鬧的心留了下來,準備繼續看熱鬧。

    只要謝小庸能坐實了陳堅偷師一事,陳堅在海港中醫圈子就臭名了,立刻會被這個圈子排擠出海港的。

    可是,事情的發展當真是一波三折,謝小庸質問陳堅之後,陳堅先是質問謝小庸施針手法是不是他的原創。

    得到謝小庸不是原創,而是得自師父的傳授之後,陳堅又質疑這施針手法,不是謝小庸師父的原創。

    謝小庸隨即撥打電話給他師父,要證明這種一針的施針手法,是他師父的原創。

    可沒料到,與陳堅素未謀面的柳傳志,也就是謝小庸的師父,听了陳堅那麼幾句莫名其妙的話,竟然一口說出這種施針手法不是他原創,還異乎尋常的興奮的要見陳堅!

    這里面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場所有的人,全都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

    不過,唯獨可以證明的一件事情,就是陳堅沒有偷師,因為謝小庸的師父,柳傳志已經親口承認了,這種一針的施針手法,不是他原創的。

    更有一些聰明的,甚至在心里隱隱猜測,這種一針的施針手法的原創,似乎與陳堅是有著關系的。

    不然的話,謝小庸的師父柳傳志,不可能在听到陳堅那麼幾句莫名其妙的話之後,立刻就說出這種一針的施針手法,不是他的原創,而且還是很高興的說出這番話。

    當然,這種事他們也就是在心里想想,是絕對不敢說出來的。

    謝小庸整個人已經傻了,傻站在原地,徹底驚呆掉了,甚至連他師父的話都沒有回答!

    電話那邊的柳傳志听不到謝小庸的回答,立刻大聲說道︰“謝小庸,你听見了沒有,現在立刻過來接我,我要見見這位陳醫生!”

    “啊!”謝小庸這才回過神來,立刻對著電話說道︰“我听到了,師父,我馬上派人過去接你。”

    柳傳志得到謝小庸的回答,這才滿意的掛上了電話。

    謝小庸收起電話之後,目光復雜的看向了陳堅,他本就是一個很聰明的人,再加上他對自己師父的了解,本能的就覺得這件事情似乎出現了偏差,自己貌似要自取其辱了。

    陳堅懶得再搭理謝小庸,轉身走了開去,朗聲說道︰“各位,時間已經不早了,你們如果準備留下來吃午飯,那就請去我安排好的酒店,如果不準備留下來吃午飯的,還請自便吧!各位也都是開醫館的人,相信你們的醫館也很忙,就不必在我這里耽誤時間了。”

    很明顯,陳堅這是在下逐客令了。

    陳堅都已經這麼說了,即便是想要看看謝小庸的師父來了之後,會發生些什麼事,也不能再厚著臉皮留下來了,這些家伙都客客氣氣的跟陳堅告辭離開了。

    趾高氣昂,鼻孔朝天的前來,臨走卻對陳堅這個主人變得客客氣氣的,今天陳堅開業的結果,已經可想而知了。

    謝小庸此時已經排了他的徒弟梅少祁,開車去接他的師父柳傳志了,所以,謝小庸並沒有離開。

    另外一個沒有離開的,海港中醫圈子的人,就是霍飛昂了。

    看正…版章節l上I}●

    霍飛昂和陳堅的關系擺在那,不離開也沒人會說三道四。

    霍飛昂之所以沒走,其實也是抱了看熱鬧的想法,因為他也很納悶,通過陳堅和柳傳志在電話里說的那幾句,完全可以斷定,陳堅和柳傳志是不認識的。

    既然不認識,陳堅為何能一口叫出柳傳志的名字?

    而柳傳志在听到陳堅的話之後,這麼高興,又這麼著急的要立刻來見陳堅?

    “陳醫生,你跟我師父認識?”謝小庸湊到陳堅身邊,小心翼翼的問道。

    陳堅干脆利索的回答了謝小庸三個字︰“不認識!”

    “那你是怎麼知道我師父的名字的?”謝小庸不死心的問道。

    “我只知道有個會一針施針手法的叫柳傳志,只不過是試試的,沒想到還真是你師父。”陳堅看了謝小庸一眼回答道。

    事情顯然沒陳堅說的這麼簡單,不過,從陳堅的回答來看,他顯然是不準備告訴自己什麼的。

    謝小庸咧了咧嘴,想問點什麼,卻又沒問出來。

    “等你師父來了,一切就都清楚了。”陳堅淡淡的說道。

    听到陳堅這話,謝小庸一臉苦澀的笑容,自己師父來了,當然什麼都清楚了,只不過,看陳堅這樣子,自己貌似沒什麼好果子吃了。

    謝小庸不再多說什麼,自己臊眉耷眼的找了個地方坐下,靜靜的等著自己的師父過來了。

    柳傳志的家也在海港,但是,自從他不再開醫館之後,就搬到了鄉下老家去養老,這一來一回,差不多得要兩個小時的時間。

    這兩個小時對陳堅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因為陳堅很忙,來義診的病人不在少數,陳堅一直都在很認真的給人看病。

    對謝小庸來說,這兩個小時簡直就是度日如年,他坐在那里,也沒人搭理他,當真是如坐針氈,恨不得立刻就走,可卻又必須留在這里等他師父到來,真是尷尬之極。

    在這兩個小時的時間里,陳堅還安排了慕筠竹,吳振海,霍飛昂等一眾沒走的朋友去吃飯,唯獨沒有搭理謝小庸,讓他更加尷尬,餓著肚子坐在那里。

    當然,餓肚子的不僅僅是他,陳堅忙的也沒空去吃飯。

    不過,蔣格格負責招待慕筠竹等人去吃飯,回來的時候,給陳堅和秀兒帶回了午飯。

    即便是過了午飯的時間,可陳堅和秀兒還是吃上了午飯。

    唯獨謝小庸,一直餓著肚子在等著。

    看到這一幕,謝小庸在心里嘆氣不已,心里很明白,人家這是故意的,就是這麼晾著自己,讓自己臊眉耷眼,尷尬的要死!

    丟人丟大發了!

    謝小庸在心里哽咽,臉上卻是什麼都不敢表現出來了,一副老僧入定的樣子坐在那里!





同類推薦︰ 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校草心尖寵︰吻安,小甜心初戀是顆夾心糖惡女世子妃重生女配︰至尊醫仙史上最難攻略的女BOSS滅天魔劍最強悍的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