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全能神醫 084 無言的交鋒

084 無言的交鋒



    “程哥,我這算是二進宮嗎?”陳堅再次坐到了侯問室里那把特制的椅子上,笑著問程虎。

    程虎親自送陳堅進了侯問室,讓他坐在了椅子上,象征性固定著陳堅的手腳,听到陳堅這麼說,程虎笑著說道︰“你連一進宮都不算,談什麼二進宮?”

    所謂“進宮”,最起碼得拘留的才算,甚至更多的是指的坐過牢的犯人,陳堅這樣算的哪門子“進宮”?

    “兄弟,委屈你了,你老實帶著,哥哥不能在這里陪著你,以免被人抓了把柄。”程虎拍了拍陳堅的肩膀,說道︰“你能從余浩手底下撐過來,哥哥相信母暴龍也奈何不了你。”

    “我懂。”陳堅笑著說道,對程虎點了點頭,示意他可以走了。

    程虎剛剛從侯問室里出來,一輛越野警車呼嘯著駛進了分局,車子直接開到侯問室門外停下,車門打開,下來一個一身牛仔服,頭戴棒球帽的女人,二話不說,推開門就走進了侯問室。

    程虎原本還打算跟這個女人打個招呼,沒想到被她給無視了,不由得無奈的笑了笑,轉身走進了監控辦公室。

    “怎麼是你?”

    侯問室里,陳堅和這個女人同時說出了這句話!

    來的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剛剛從曼妙女子會所離開,而且還跟陳堅過了幾招的夏勝男!

    想到程虎所說的“母暴龍”的外號,陳堅不由得在心里十分認同夏勝男這個外號啊!

    “好巧!”陳堅沖夏勝男呲牙一笑說道。

    “嚴肅點!”夏勝男把手里的卷宗扔在了桌上,而後在椅子上坐下,抽出卷宗細細查看,根本沒搭理陳堅。

    夏勝男是在離開曼妙女子會所之後,接到了政法委書記吳延暉的電話,在電話里,吳延暉讓她去分局審一個案子,是一個打人的治安案件。

    吳延暉只說看筆錄,涉案的嫌疑人應該的確是打人了,可卻沒有證據,要夏勝男好好審審,其余的就沒再多說,只說案件卷宗已經轉到刑警隊,讓夏勝男自己去拿了查看,並且告訴夏勝男,他已經通知分局的程虎,先把嫌疑人傳喚到分局去了。

    夏勝男回了市局刑警隊,拿了卷宗,立刻就馬不停蹄的趕來了分局,案件卷宗都還沒看,也怪不得此時會先查看卷宗,因為她壓根就不知道陳堅這個嫌疑人,涉案的打人治安案件到底是什麼。

    沒多大一會,夏勝男就看完了卷宗里的文檔,不由得就皺起了眉頭,警察的直覺讓她深信陳堅的確是打了宋維了,可沒有證據,企圖讓人家自己承認打人了,這特麼的用腳趾頭想都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這個時候,侯問室的門被敲響了。

    “請進。”夏勝男說道。

    程虎笑著進來了,手里還拿著一個泡好了茶的茶杯,放到了夏勝男的面前,說道︰“這大周末的也不讓人消停,夏組,這案子其實沒什麼好審的,上次已經審明白了,宋維就是在冤枉他,無非是仗著宋家勢大欺負人而已。”

    夏勝男似笑非笑的看了程虎一眼,說道︰“程局,你這話里有話啊?你跟他是不是認識啊?我這還沒開始問,你就先進來給他吃定心丸?”

    “唉吆,夏組,這話可不能亂說,我跟他不認識。”程虎趕緊說道︰“我這不是怕夏組不知道里面的事,怕你被人給拿著當槍使呢。

    “哦?這案子還有什麼隱情不成?”夏勝男懶洋洋的說道︰“那就麻煩程局給我解解惑,我辦起來案子來也好有點分寸?”

    “也不是什麼隱情,畢竟事情都傳開了,尤其咱們內部。”程虎笑呵呵的說道︰“宋家給余浩打了招呼,余浩刑訊逼供,已經被開除警籍!另外還有傷情鑒定中心的張毅鋒,膽大包天到出具假的傷情報告,也被開除警籍了!”

    陳堅倒是不知道這件事,此時听到程虎的話,才知道余浩被開除警籍了。

    至于那個出具假傷情鑒定報告的,陳堅更是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

    只不過,這個家伙也沒什麼好下場,同樣也被開除警籍了。

    一般來說,在職警察即便犯了錯誤,也鮮有被開除警籍的,畢竟,警察是一個護短的團體。

    開除警籍是由于犯了嚴重錯誤而被開除,取消人民警察身份。

    不到萬不得已,警察系統是不會做出這種處分決定的!

    而因為陳堅這件案子,一下開除兩位警察的警籍,一位是副局長,另外以為在傷情鑒定中心工作,這就相當耐人尋味了。

    夏勝男斜睨著程虎,問道︰“程局是在提醒我,這潭水很深,我要不小心一點就會被淹死?”

    程虎仰天打了一個哈哈,說道︰“我可沒這麼說,夏組辦案,誰敢指手畫腳?”

    “知道就好。”夏勝男說完這話,低下頭繼續看卷宗,不再搭理程虎了,這是要程虎離開的意思。

    XD2j

    程虎自然看出了夏勝男的意思,不過,程虎卻沒離開,而是試探性的問道︰“夏組,按規定,不能一個人詢問,你看,我是不是給你安排個人過來一起詢問?”

    “不必了。”夏勝男想也沒想就拒絕了。

    程虎連連點頭,卻是偷偷給陳堅使了一個眼色,意思是他只能幫到這里了。

    陳堅會意,但是沒有做出任何表示,目送陳虎離開了侯問室。

    程虎離開之後,夏勝男合起了桌上的卷宗,她早就已經看完了卷宗,剛才只不過是為了表態讓程虎走,這才再一次看卷宗而已。

    其實,整份卷宗也沒什麼實質性內容,又有什麼好看的?

    夏勝男雙手環抱,就這麼盯著陳堅,一句話都不說。

    陳堅坐在椅子上,也同樣盯著夏勝男。

    兩人就這麼沉默的對視,侯問室里的氣氛很快就變得沉悶而壓抑,讓人有一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

    陳堅心里很明白,這是無言的交鋒,夏勝男在給自己施加壓力。

    一個行業做久了,難免會沾染上這個行業的特殊氣息。

    夏勝男一進警隊就在重案組,慢慢爬上重案組組長的位子,身上早已經滿滿的全是重案組警察特有的氣息。

    夏勝男很有信心,這麼沉默的看著陳堅,身上的重案警察氣息越來越重,勢必會對陳堅造成很大的壓力。

    現在,就看陳堅能挺到什麼時候了!

    只要陳堅先開口,那麼他就必輸無疑!





同類推薦︰ 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校草心尖寵︰吻安,小甜心初戀是顆夾心糖惡女世子妃重生女配︰至尊醫仙史上最難攻略的女BOSS滅天魔劍最強悍的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