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全能神醫 010 我負責

010 我負責



    會議室里的專家組醫生,全都皺眉看向了坐在角落里的陳堅。

    唯獨李一偉不知道陳堅是誰,不由得問道︰“這位是?”

    “哦,他是康乃馨中學的校醫,學生中毒的原因就是他查出來的。”張院長趕緊給李一偉介紹。

    李一偉點了點頭,對陳堅投去了贊賞的目光,說道︰“小伙子,有什麼不同的見解?說出來听听。”

    華誠和霍飛昂本想訓斥陳堅幾句的,被李一偉這麼一說,全都閉嘴不語了。尤其是霍飛昂,十分生氣,花白的胡子被陳堅給氣的一抖一抖的。

    陳堅站起身來,鏗鏘有力的說道︰“霍老的思路是對的,但是,治療方法是錯的。神闕,氣海,關元三穴同用,是治療腸鳴,腹痛,腹瀉,虛脫的。可霍老忽略了一個問題,這些學生已經洗過胃,胃里已經沒有殘留的食物,也就沒有了殘留的毒素,而腸道里依舊殘留有食物毒素,我想這也是學生依舊昏迷不醒的原因,如果用霍老的方法去治療,腸道里殘留的食物毒素就會淤積,導致食物毒素擴散到其他內髒,甚至是血液里面,那個時候恐怕就回天乏術了。”

    華誠只听懂了一半,就是學生昏迷不醒的原因什麼的,對于中醫針灸治療的那三個穴位,以及作用,他是一點也不懂的。

    “你只不過是個校醫,能看點感冒發燒流鼻涕的小毛病就不錯了,這是專家組會議,能給你一個旁听席的位置是你莫大的榮幸,這里沒有你說話的份。”霍飛昂還沒說話,他的徒弟張毅恆忍不住扶了扶眼鏡開口了,這小子否定自己師傅的方案,豈能讓他得逞?

    陳堅冷笑一聲︰“我一個校醫都能看的出這個方案不對癥,不知道你這位專家為何看不出來!”

    “閉嘴。”霍飛昂喝斥張毅恆︰“我平時怎麼教你的?”

    霍飛昂一開始還對陳堅說的嗤之以鼻,听到後來就半信半疑的皺起了眉頭,到了最後,霍飛昂的額頭冷汗直流,已經心知肚明是自己想錯了治療方案,如果真按照他說的方法去治療,是真的會死人的。

    而且,還是一十八條學生的生命!

    這個後果,沒人能承擔的起。

    #看正(

    此時听到自己徒弟不知天高地厚的話,當真是又生氣又感覺丟人現眼。

    “霍老?”張院長的目光看向了霍飛昂,人老成精,他早從霍飛昂的神色上看出來陳堅說的是對的了。

    霍飛昂倒是一個痛快人,當下點了點頭,說道︰“他說的沒錯,是我考慮不周,我那個方案真會出人命的。”

    同時,霍飛昂朝陳堅投去了感激的目光,幸虧這個年輕人站出來阻止了自己,要不然,自己還會堅持這個治療方案的。

    “你也是中醫?”霍飛昂不由得問出了這句話。

    陳堅點了點頭。

    霍飛昂立刻問道︰“你可有什麼好的治療方案?提出來大家參考下。”

    李一偉也在這個時候說道︰“對,年輕人有什麼建議就說,不要怕說錯,再坐的都是有幾十年經驗的老醫生了,沒人會笑話你的。”

    話雖然是這麼說,可專家組的專家都看的出來,李一偉明顯是為了避免他們尷尬才這麼說的,從李一偉臉上希冀的神色就可以看的出來,他對陳堅抱有很大的希望。

    “取左右滑肉門,天樞,外陵六穴施針,再以巴豆催泄。”陳堅一臉自信的神色,說道︰“半個小時當可見效。”

    “半個小時當可見效是什麼意思?”華誠立刻說道︰“你把話說清楚點。”

    陳堅還沒說話,霍飛昂一臉鄙夷的神色看向了華誠,替陳堅回答了華誠的問題︰“半個小時當可見效,意思是半個小時,這些學生就可以醒過來。”

    “吹牛也不是這樣吹的。”華誠沒好氣的說道︰“如果按照他說的治療方案,半個小時就能讓那些中毒的學生醒過來,那我這個主任立刻就辭職。”

    “此話當真?”有人看不起中醫的治療方案,霍飛昂第一個不答應了,騰地一下站起身來。

    張院長虛按雙手,說道︰“好了,好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華誠和霍飛昂的不合,在醫院里面是公開的秘密,嚴格說起來,這並不僅僅是兩人的不合,還代表了目前中西醫的情況,目前的中西醫,簡直可以用水火不容來形容了。

    “這位小醫生,可不可以解釋一下你這個治療方案的思路?”李一偉在這個時候問道,心里已經有些不耐煩了,他是一個領導,是有大局觀的人,明爭暗斗在平時怎麼都可以,但是在突發緊急事件面前還這樣,就讓他心里不喜了。

    “巴豆催瀉,是為了清理腸道里的食物毒素,取那六個穴位施針,是為了護住其他髒器,以免食物毒素擴散侵染。”陳堅解釋道。

    李一偉點了點頭,說道︰“好了,現在這位小醫生把他的治療方案思路說了出來,在座的各位專家討論一下可行性,尤其是中醫科的各位專家。”

    霍飛昂思索了一下,立刻說道︰“這個治療方案可行。”

    中醫科以霍飛昂為代表,也以他的醫術最為高超,他都沒有意見,其他中醫科的醫生自然也不會有意見。

    華誠想了想,皺眉說道︰“我還是不贊同,畢竟,中醫治療食物中毒這種急性突發事件,在我們醫院沒有先例,我覺得欠妥。”

    華誠的意見倒是穩成持重,可眼下他又拿不出什麼方案來。

    雖然食物中毒是緊急事件,但是只要查明中毒的原因,治療起來還是很簡單的,陳堅說的半個小時,都已經是最保守的估計了。

    專家組的明爭暗斗,讓陳堅很反感,這些人連最起碼的醫德都沒有了。

    “你們這個專家組,怕是明天也討論不出什麼可行的方案。不過,我可提醒你們一句,那些學生等不了那麼久,如果不盡快治療,拖的久了就回天乏術了。”陳堅冷笑道。

    陳堅的話無疑已經直接揭開了專家組內斗的傷疤,讓在座的各位專家臉色都相當難看,如果不是因為李一偉在這里,恐怕他早就被趕出會議室了。

    “你這治療方案有什麼副作用?或者說是危險性嗎?”張院長看出了李一偉的不悅,看向陳堅問道。

    陳堅緩緩搖了搖頭,說道︰“沒有。”

    “那好,就以這個治療,不能再等下去了。”張院長拍板了,李一偉的臉色也好看了點。

    華誠在這個時候說道︰“張院長,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十八個學生的性命,出了事情誰負責?”

    “我負責!”陳堅鏗鏘有力的聲音響徹在會議室︰“出了任何問題,我全權負責!”

    當著李一偉的面,張院長倒是想說他負責的話的,可華誠說的也是實情,醫生治病救人是天職,可這份職業總帶著那麼一絲危險性,萬一治療方案不對,後果不堪設想。

    尤其是在醫患關系這麼緊張的今天,又是十八個學生集體中毒的群體事件,如果治療出現偏差,就那些學生的家長,怕是都會把生生把這個醫院給拆了。

    陳堅說出他負責的話,張院長張了張嘴,把到了嘴邊的話又給咽了回去!

    “好,年輕人有魄力。”李一偉站起身來,說道︰“就按你的方案治療,出了問題,我和你一並承擔後果。”

    “謝謝李市長。”陳堅沒想到作為一個領導,李一偉能有這樣的魄力,不由得對他有了一些好感。

    听到李一偉的話,張院長又在心里後悔了,趕緊在這個時候彌補剛才的失誤,說道︰“醫院全力配合,你需要我們怎麼做?”

    陳堅環視一圈在座的專家,冷笑一聲,看向了柳凝,說道︰“柳醫生,麻煩你配合我一下?”

    “好。”柳凝說出這個字,站起身來,跟著陳堅朝外走去。

    柳凝今天第一天認識陳堅,原本對陳堅也不了解,可通過剛才這一幕,柳凝大致對陳堅有了一個了解,在心里也給他下來一個定論︰這是一個純粹的醫生,一個醫德上不摻任何雜質的醫生!

    治療方案就這樣定了下來,李一偉,劉秘書,張院長以及一干專家全都行色匆匆的跟在陳堅和柳凝的身後,去往治療室。

    “需要我怎麼幫你?”柳凝邊走邊問。

    陳堅說道︰“一會我給他們施針封住穴位,你給他們喂巴豆油,你說喂多少合適?”

    听到陳堅這話,柳凝翻了翻白眼︰“你定的方案,喂多少巴豆油你問我?”

    陳堅笑了笑,說道︰“我的意思是,你想讓他們早點醒過來,還是晚點醒過來?”

    “有什麼不同?”柳凝問道。

    “早點醒過來,怕是會有點後遺癥,他們得拉一天肚子。”陳堅說道︰“晚點醒過來,就不用受拉肚子的苦。”

    “沒點正行。”柳凝沒好氣的說道。

    陳堅和柳凝的對話,清晰的傳進跟在後面的一干人的耳朵里,李一偉听陳堅說的如此輕松,心里對陳堅更有信心了。

    不過,讓中毒學生們醒過來,總是宜早不宜遲,畢竟家長們還在焦急的的等待。

    “年輕人火力旺,拉拉肚子去去火也是好事。”李一偉在後面爽朗的笑道。

    “那等會就給他們每人一滴巴豆油。”陳堅說著話,帶著柳凝走進了治療室。

    李一偉,劉秘書,張院長,霍飛昂,華誠等一干人都站在診療室外,透過玻璃窗看向里面。

    陳堅取出銀針,酒精消毒,對站在身邊的柳凝說道︰“準備好了沒有?我要開始了。”

    柳凝點了點頭,什麼都沒有說。

    陳堅掀開一個男生的上衣,動作飛快的在這個男生的滑肉門,天樞,外陵六穴施針,說道︰“喂巴豆油!”

    治療,開始了......





同類推薦︰ 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校草心尖寵︰吻安,小甜心初戀是顆夾心糖惡女世子妃重生女配︰至尊醫仙史上最難攻略的女BOSS滅天魔劍最強悍的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