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全能神醫 第1386章 熱氣融冰

第1386章 熱氣融冰



    樸太河會接受陳堅的治療,並沒有什麼好意外的,只是,陳堅還是要把話對樸太河說清楚︰“你的犢鼻穴,已經徹底被濕寒之氣侵蝕,以透心涼的手法施針,再輔以火罐,也無法拔除其中的濕寒之氣,所謂陰陽極生,犢鼻穴的濕寒之氣過重,也必然會出現逆轉,但是,需要外力介入!”

    頓了一頓,陳堅繼續說道︰“打個比方,對你的犢鼻穴的侵蝕好比是一潭極寒的死水,你的右腿失去知覺,是這潭極寒的死水結成了冰,我需要往里面添加一些熱水,這股熱水就是外力,融化這潭極寒的死水結成的冰,使之融化,才能宣泄而出!”

    “懂了!”樸太河點了點頭說道。[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陳堅這個比喻,當真是形象之極,貼切之極!

    樸太河的犢鼻穴被濕寒之氣侵蝕,是漫長的時間積累而成,就好比是河水結冰,一天兩天的寒冷天氣,是不足以使河水結冰的,只有長時間的低溫天氣,才能導致河水結冰,與樸太河的犢鼻穴被侵蝕,完全是一模一樣的情況,河水結冰就是樸太河的犢鼻穴,徹底被濕寒之氣侵蝕了!

    “這股外力,需要借助犢鼻穴同一條經脈的上部位置的穴位,以燒山火的手法,提取熱氣下流,直至犢鼻穴!”陳堅說道︰“熱氣必須催到極致,所以你所承受的痛苦,是烈焰焚身的痛苦!”

    “懂了!”樸太河再一次點頭出聲。

    “準備開始?”陳堅看著樸太河問道。

    樸太河點了點頭,陳堅讓金淑拿了一條毛巾過來,卷起毛巾,對樸太河說道︰“張嘴咬住!”

    樸太河張開嘴,用力咬住了這條卷起來的毛巾。

    陳堅這才開始給樸太河治療,先是在樸太河的髀關穴上,刺入了一根銀針。

    髀關穴位于人體的大腿前面,當髂前上棘與髕底外側端的連線上,屈髖時,平會陰,居縫匠肌外側凹陷處。

    “這是髀關穴,在這個穴位施針,起阻止熱氣上涌的作用!”陳堅說完這話,拿起第二根銀針,以酒精消毒過後,刺入了樸太河的伏兔穴,並且以燒山火的手法,持續施針長達十分鐘!

    一開始的時候,樸太河只感覺到一股暖暖的感覺,在自己的犢鼻穴出現。

    可是,隨著陳堅的施針,這股暖暖的感覺,開始變得越來越熱,越來越熱,最後五分鐘的時候,樸太河當真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烈焰焚身,他渾身顫抖著,額頭滲出了豆大的汗珠,雙目圓睜,顯然是痛苦至極。

    陳堅贊許的看了樸太河一眼,因為樸太河沒發出一點聲音。

    伏兔穴施針完成之後,陳堅再次取了一根銀針,酒精消毒過後,刺入了伏兔穴下方的陰市穴,以同樣的燒山火手法,施針十分鐘。

    這一次,樸太河渾身猶如打擺子一樣,再也堅持不住,喉嚨里面發出了低沉的“  ”聲!

    “按住他!”陳堅大聲喝道︰“這種痛苦是成倍疊加的,剛才伏兔穴的熱氣,全都涌到了現在的陰市穴,接下來還有一個梁丘穴,痛苦還會翻倍!”

    金淑和權秀宗,以及吉娜三人,二話不說,一起動手死命的按住了打擺子似的樸太河。

    陳堅趁著這個時候,最後一根銀針,刺入了樸太河的梁丘穴,繼續以燒山火的手法施針,同時伸手去摸梁丘穴往下的位置,梁丘穴過後,就是犢鼻穴,陳堅可以清晰的感覺的到,一股熱氣在順著經脈往犢鼻穴快速沖去!

    樸太河此時已經雙目充血,痛的簡直要暴起,如果不是吉娜他們三個合力按住了樸太河,此時的樸太河,必然是痛的滿地打滾了!

    陳堅沒有立刻在犢鼻穴施針,而是在梁丘穴施針完成之後,等了五分鐘左右的時間,才以那根中空的銀針,在犢鼻穴上施針。

    隨著這根中空的銀針刺入犢鼻穴,樸太河感覺到那種烈焰焚身的痛苦,在逐漸減緩,幾分鐘之後,樸太河吐掉了嘴里的毛巾,胸膛劇烈起伏著,說道︰“好了,不用按著我了,不那麼痛了。”

    吉娜他們三個松開了樸太河,退了開去。

    樸太河呼呼喘著粗氣,沖陳堅勉強一笑,說道︰“陳醫生,這感覺真特麼帶勁!”

    陳堅笑了笑,拿過火罐用酒精擦拭,而後點燃了火罐里這層薄薄的酒精,直接把火罐扣在了樸太河的犢鼻穴上。

    從陳堅在樸太河的犢鼻穴上刺入中空的銀針開始,就已經是給權秀宗的治療辦法了。

    火罐一扣上,中空的銀針立刻滲出了水珠,而後慢慢形成極小的水滴,滴落在火罐之內。

    一滴又一滴的極小的水珠,不斷的從中空的銀針末端滴落。

    陳堅看到這一幕,松了口氣!

    不過,在滴了五六滴這種極小的水珠之後,再也沒有水珠出現,陳堅毫不遲疑的取下了火罐,繼而依次取下所有的銀針。

    “麻!”樸太河立刻指著自己的犢鼻穴,說道︰“有點麻!就是這個穴位,最後扎進銀針的穴位,有點麻,我感覺的到!”

    听到樸太河這個回饋,陳堅終于徹底露出了笑容,說道︰“恭喜你,你的腿有救了!”

    “真的?”樸太河一臉難以置信的神色,臉上卻還帶著喜色。

    “真的!”陳堅點了點頭,說道︰“你就是從犢鼻穴開始失去下肢的知覺的,現在,你能感覺到犢鼻穴有點麻,說明這個穴位的濕寒之氣松動了,只需要再按照這個方法繼續治療下去,肯定能徹底化解犢鼻穴上的濕寒之氣!”

    樸太河此時能夠感覺的到犢鼻穴極輕微的一點麻感,犢鼻穴以下卻仍舊沒有知覺,不由得問道︰“陳醫生,我這條腿什麼時候能夠有知覺?”

    “我給權秀宗治療的時候,你也看到了,剛才給你治療,中空的銀針滴出的全是極細小的水珠,而權秀宗是黑紫色的血珠,什麼時候你的腿滴出的是黑紫色的血珠,你的腿就會恢復知覺。”陳堅解釋道︰“但是,由于是提取了你其他穴位的熱氣沖擊犢鼻穴,這樣的施針治療,需要配合湯藥調養,起碼一周之後,才能視情況進行第二次施針治療!”





同類推薦︰ 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校草心尖寵︰吻安,小甜心初戀是顆夾心糖惡女世子妃重生女配︰至尊醫仙史上最難攻略的女BOSS滅天魔劍最強悍的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