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宋醫生,談個戀愛否 第五百四十三章 暗箱操作

第五百四十三章 暗箱操作



    小雯一早說要來接她,被洛以夏給拒絕了。

    “你在小區外面接我就行,我跟著我家宋醫生出去。”

    小雯在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夏夏,你家宋醫生知道你去錄制麼?”

    洛以夏探頭看了看在廚房忙碌的某人。

    “馬上就會知道了。”洛以夏笑笑。

    掛電話的時候,還听到電話那頭無聲的嘆息。

    洛以夏心想,干嘛都這麼不相信自己啊,謝茵也是小雯也是,一說到這次錄制就都嘆氣。

    但是這不是謝茵給自己接的嘛,不過公費戀愛自己倒是真的想體驗體驗呢。

    “快吃,吃完上班了。”宋承頤端著早餐出來。

    恰到好處的煎蛋,洛以夏這麼多年也沒拿捏好火候,不是沒熟就是糊了。

    “中午多少都得吃點東西,不然下午會餓。”

    前幾年洛以夏拍戲為了節食,整整一個月沒有踫過主食,天天水煮青菜,直接把自己給吃到吐。

    吐都吐不出來的那種。

    宋承頤當然在國外接到電話就訂飛機票趕回來了,果然看到小人兒蠟黃蠟黃的。

    洛以夏看見他說的第一句竟然是,“我終于達到導演的要求了。”

    這些年她為了拍戲真的付出很多了。

    “我最近有人不需要拍戲,當然不會虧待自己的。”

    出了小區,洛以夏就看到了自己的保姆車。

    “我上班去了,你也要好好工作啊。”洛以夏抱著宋承頤的脖子,在他唇上親了一下。

    “嗯。”

    宋承頤其實很頭疼,怎麼著他也是會受影響的,他最討厭麻煩了,這輩子的所有耐心都給洛以夏一個人了,為什麼要把人安排到他這里呢,壓根就不想帶什麼明星助理,自己家都有大明星了。

    “掰掰。”洛以夏揮揮手,蹦的換了一輛車。

    小雯在車上目視了一切,“至于麼,一會兒就能再見到的。”

    “單身狗怎麼能懂?”

    “……”

    小雯先送她去化了妝,之後去了酒店,跟著節目組的車子一起行動。

    當小型客車停在醫院門口的時候,就引起了一陣轟動。

    醫院上到院長下到掃地阿姨,全都知道今天有一行人過來錄制綜藝。

    雖然沒有任何消息透露過來錄制的是誰,但是只要是明星,不管認不認識都會引起圍觀。

    一行人二十出頭,一下車就洋溢著青春色彩。

    就連年紀最大的丁凌今天也是一身運動裝,簡單的豎起了頭發。

    跟著節目組的指導一行人先進了臨時搭建的錄制棚。

    導演“我們先來進行一個小游戲,來分組,看看大家會分到哪個醫生的手下做臨時助理。”

    “導演,不給我們看看醫生的個人簡介麼?”向蔡崳省br />
    “我們這檔節目一直秉承著神秘感的。”

    向病澳悄閎夢頤潛熱粞。 絞焙蠐 吮熱 淞嗽似嗥恕!br />
    “一切看命。”導演輕飄飄的一句,幾個嘉賓都笑場了。

    接下來,導演開始介紹游戲規則,“現在,我們進行的是掰安瓿瓶,場上有諸多的工具,你們挑選。”

    听到這句,幾人都露出了為難的表情。

    隨即道具上場,每個嘉賓面前都是一排的安瓿。

    洛以夏倒是對這個熟悉。

    “為了你們的安全,首先請帶上手套。”

    朱綰綰臉都白了,“我力氣小,這個沒辦法掰啊。”

    “那就只能最後一個挑選了。”導演一點面子沒留。

    兩分鐘,掰的最多的勝出第一個挑選。

    洛以夏原本還擔心著,會是什麼麻煩的小游戲,現在倒是信心滿滿了。

    “倒計時,開始!”

    幾個嘉賓紛紛的戴上了手套,開始挑選著工具,就只有洛以夏空著手,已經拿上了玻璃瓶。

    “戴手套。”導演拿著喇叭還對著洛以夏喊了一句,其實也是怕出安全事故,這還沒正式拍攝呢,就把人劃傷了怎麼也說不過去。

    “不用。”洛以夏笑著答。

    當這群人一個個試著拿硬幣或者毛巾無所下手的時候。

    洛以夏輕輕的用食指彈了兩下安瓿瓶口上部,然後輕輕一掰就掰斷了。

    清脆的聲音吸引著旁邊一群人,連帶著節目組都震驚的看著洛以夏。

    只見洛以夏又輕松的掰了一個,然後不慌不忙道,“導演,我之前學醫的啊,這是不是算給我開了後門啊?”

    導演“……”

    相繼的向慘碴 艘桓觥br />
    只是大家都是借住外物才掰開的,不像洛以夏這麼簡單。

    洛以夏掰開了十個之後就停手了,因為根本就沒有必要掰太多了,這贏的毫無疑問。

    兩分鐘到,馮嘉掰開了七個,向碴宋甯觶 閾闥母觶 ×枇礁觶 扃虹閡桓齠濟魂 br />
    “導演不公平,我們都沒學過醫啊。”秀秀叫苦。

    “可導演又沒規定學醫不能參加這比賽啊,是吧,導演?”洛以夏把問題拋給了導演。

    確實之前並沒有規定,所以成績有效。

    “你給大家示範一下如何徒手掰安瓿吧?”導演說。

    洛以夏拿著一個未開封的安瓿瓶,然後給大家示範。

    “你們看,瓶子上邊,這里有個紅點,大拇指按住它,右手捏著瓶子的上半部分,左手捏著瓶身,以凹進去的瓶頸為使力點,然後掰,不用怕的。”洛以夏一邊說一邊示範。

    之後大家也都跟著來嘗試了一下。

    “確實容易多了。”向殘Φ饋br />
    “這些都是經驗。”

    “是,洛老師經驗豐富。”向駁饜ψ擰br />
    “大可不必啊。”洛以夏連忙擺手。

    其實說是贏了就能先挑選,但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會挑到哪個。

    六個不同顏色的海洋球,洛以夏走到她面前。

    “我最喜歡的是紅色,我就挑紅色了。”洛以夏對鏡頭笑著說,然後就挑走了紅色。

    她耍詐了。

    說明白點,就是她暗箱操作了,為了百分百確保自己能分配到宋承頤的手下,她早就跟著節目組商量了,只是沒想到節目組這麼上道,直接來個掰安瓿瓶。

    甚至在宋承頤辦公室安裝攝像頭,宋承頤被挑選上都是她提的要求。

    嗯,是謝茵去談的。

    此時洛以夏拿了海洋球,退到了位置上,扭開小球,看到里面的是一張紙,上面的寫了急診外科,宋醫生,還寫了樓層。

    洛以夏佯裝著沒笑出聲。

    好了,大家現在都已經挑選好了,各自拿著各自的信息我們去找各自帶領的醫生老師。

    拍攝一早就開始了,每個嘉賓都有各自的攝像老師。

    向泊展次剩 澳隳母隹瓢。俊br />
    “急診外科。”

    “我骨外科。”

    “我是牙科。”秀秀道。

    “燒傷科。”朱綰綰聲音有些顫抖,為什麼她的這個這麼可怕。

    “你呢?”洛以夏問著很少說話的馮嘉。

    “急診外科。”

    “丁姐呢?”秀秀也問了一句。

    丁凌笑了笑,“我的是兒科。”

    洛以夏不動聲色的挑挑眉。

    幾人進了醫院就分開了,科種不同所在的樓棟樓層也不同。

    洛以夏和向慘約胺爰畏值畝際峭飪疲 諞歡奧ャbr />
    向駁墓峭飪圃諼迓ャbr />
    另外二人的在六樓。

    “兄弟們,我下了,祝我好運。”向慘渙掣八賴謀砬欏br />
    洛以夏給他加油。

    二人又跟著電梯繼續向上。

    “你是不是緊張啊?一直都不說話的?”洛以夏看了身邊的人。

    “嗯……有點,我……不太喜歡醫院。”

    洛以夏笑了笑,“我小時候也怕醫院,每次過來都得扎針。”

    電梯停了,二人的分的是相同的科室,洛以夏只是宋承頤的辦公室在前面。

    馮嘉看了看手上的紙條然後在一個科室前停了下來。

    “你在這里麼?我倆挺近的,可以多交流。”

    馮嘉點點頭。

    “加油,別緊張。”洛以夏安慰了句,轉身向著前面走去。

    耶耶耶,可以和宋醫生在醫院相處一個月哦!

    看著無比熟悉的科室門牌。

    宋醫生,嘿嘿嘿。

    洛以夏回過頭對著鏡頭狡黠的笑了笑,小聲道,“有點緊張。”

    裝模作樣的咳了咳,然後輕輕的敲了兩下門。

    “請進。”門內傳出清冷的聲音。

    洛以夏擰開了門把,入目,就是一身白大褂的男人正低頭在電腦上敲著什麼。

    “宋醫生是麼?我是來報道的實習助理。”

    宋承頤還沒來得及抬頭,身子一怔,驚訝抬頭。

    此時攝像老師扛著攝像機把鏡頭對準了宋承頤。

    宋承頤快速的調整情緒,倒是沒看攝像機,淡淡的看著一眼洛以夏。

    很快攝像機又對著洛以夏。

    “啊,宋學長,好久不見。”洛以夏隨即佯裝著一臉震驚,又打了一聲招呼。

    攝像老師都一愣,看了看洛以夏又看了看端坐的宋承頤。

    宋承頤只是剛看到她第一眼的時候怔愣住了,此時倒像是一點沒被波動。

    “好久不見。”再次冷淡的開了口。

    確實好久不見,二人分開都沒兩個小時。

    洛以夏看了看旁邊新加的桌子,“宋醫生,有什麼需要我做的麼?”

    宋承頤輕飄飄的掃了一眼,然後看向了電腦屏幕,“不是叫學長麼?”

    洛以夏,“……學長,有什麼需要我做的麼?”

    “先換衣服麼,我再帶你了解一下你的日常工作。”

    “好。”

    洛以夏出去的時候還對宋承頤眨了眨眼,當然都是在拍攝死角。

    醫院給每個錄制的嘉賓都準備了護士服。

    洛以夏去護士站拿的衣服。

    幾個值班小護士看到她都一臉激動。

    洛以夏紛紛都給了笑臉。

    然後由護士帶著去換了衣服。

    沒花多少時間又返回了宋承頤的辦公室。

    “學長,帶我去參觀一下麼?”

    宋承頤起身,先帶著她去了藥庫,又帶著去了窗口,幾間她需要負責的病房,簡單的講了一下。

    “先幫我把這些病患的信息錄到電腦上吧。”宋承頤給她讓開了位置。

    “好。”

    洛以夏坐了下來,宋承頤又故意的問了一句,“會麼?”

    “會。”

    然後開始在電腦上敲字。

    宋承頤就順勢坐在了她的椅子上,上午還是有患者過來看病的。

    每個進來的患者首先節目組都溝通過,都允許拍攝才被錄進去的。

    不過這些人倒是從一進來就開始盯著攝像機又盯著洛以夏。

    “請問,您病例帶了麼?”

    “啊,帶了帶了。”患者把病例遞給了宋承頤。

    宋承頤簡單的翻了一下,“我看看之前的手術傷口。”

    宋承頤擋住了攝像機,然後掀開了衣服下擺,看了下腰上的傷口。

    “愈合的很好,少吃辣。”

    “醫生我這個鋼板什麼時候拆啊?”

    “還得過一個月。”

    洛以夏敲鍵盤的時候,時不時的抬頭看著宋承頤。

    見他一直在認真的工作。

    感覺突然一下子回到三年前,當時自己暑假也跑到醫院來實習。

    這麼多年,宋承頤好像一直都沒變,啊,還是這麼帥。

    幾乎每次洛以夏的抬頭,攝像機都能準確的捕捉到。

    攝像老師很激動,他們這節目肯定火啊,這男醫生這麼帥,而且和洛以夏一看就是有故事,她還喊人家學長,人家工作還這麼頻繁的偷看。

    感覺明天頭條都是自家的。

    “錄好了麼?”宋承頤側頭,輕聲詢問。

    “啊,還沒好,還有點。”

    宋承頤看了一眼時間,下午再錄吧,下班了。

    洛以夏一看已經十一點四十了。

    綜藝一錄制都是一整天的,所以吃飯時間也會被錄制進去。

    “學長,你是去食堂吃飯的麼?”

    “嗯。”

    “那我跟你一起麼?”

    “嗯。”

    宋承頤直接脫掉了白大褂,里面穿著白色的t恤,很是簡單。

    二人一前一後的出了門。

    洛以夏得去換衣間換掉護士服。

    宋承頤就等在電梯那邊。

    攝像老師猶豫了一會兒竟然去跟跑宋承頤了。

    二人到食堂,向菜且慘丫 攪恕br />
    向蒼對犢醇駝惺幀br />
    洛以夏買了飯菜看了看向材潛哂摯戳絲此緯幸茫 行┤ 選br />
    “去吧。”

    “我馬上就過來。”

    宋承頤沒去那邊蹭鏡頭。獨自去了個人少的窗邊。

    也不知道是不是拍攝的原因,總之幾個明星聚集的地方,四周都坐滿了人,今天的食堂人也是格外的多。

    “那個是你老師?”秀秀指著宋承頤問。

    “嗯,我分到他科室去的”

    “好帥!”朱綰綰激動道。

    “是吧,我也覺得帥。”洛以夏立馬笑著。

    “你怎麼不把人叫過來一起吃啊?”向參省br />
    “他不喜歡湊熱鬧。”

    “你怎麼知道?”朱綰綰立即問。

    “因為他是我學長。”

    向玻 埃。。 br />
    朱綰綰,“不是吧!”

    秀秀,“你運氣這麼好的嘛?”

    馮嘉漠不關心的吃飯。

    洛以夏沒看到丁凌但也沒主動提及。

    “好了,跟你們打了招呼,我得去陪我學長兼指導老師吃飯了。”洛以夏端起盤子,一溜煙的就跑了。

    “不是吧,我要听八卦!”向埠鸕饋br />
    “沒八卦,哪有八卦。”




同類推薦︰ 菩珠席爺每天都想官宣我成了灰姑娘的惡毒繼姐我被總裁反套路滿級綠茶穿成小可憐穿成大佬的聯姻對象[穿書]極品通靈系統時光知道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