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我修煉武學能暴擊 第130章 你收了什麼好處

第130章 你收了什麼好處



    甲板上。

    “師弟,你可真是怪物般的存在。”

    崔真驚嘆的很,兩眼都看直了,那位可是成名已久的猛人,就算是他遇到都要避其鋒芒,沒想到師弟跟對方不分伯仲,斗的有來有回,簡直難以想象。

    林凡笑道“師兄,你這是罵我呢,還是夸我呢。”

    “自然是夸你。”崔真沒想到林師弟隱藏的如此之(深),同時也是一陣後怕,如果沒有林師弟的話,他們可能真的要栽在此地。

    至少他這(身shen)為師兄的肯定要掛。

    護著師妹師弟們離開,獨自纏著魯頭陀,能支撐一段時間,但絕對會被打死。

    “師兄,現在他怎麼處理?”

    林凡看著暈厥過去的徐之志感覺頭疼的很,都想將他從船上扔下去,本以為到了自家就能安全,誰能想到連你家的人都要弄你。

    “我也不知道。”

    崔真搖頭,他們只管將人送到錦城就行,哪里管後續的事情,可是現在人都在這里了,還能怎麼辦,只能等對方醒來,讓他們自己離開。

    “師弟,你的手臂沒事吧。”吳清秋發現林凡雙袖崩裂,手臂血管浮現,看起來有點猙獰,不由心疼起來,拿起林凡的手臂就輕輕的撫(摸mo)著,想讓血管消散下去。

    “師姐放心,沒有事情的,就是剛剛勁道釋放的太猛烈,筋脈凸起,等會就會消散。”林凡笑著說道。

    被人關心的感覺很不錯。

    “沒事就好,那徐家真的太過分,將他孫子送回來,竟然還想要我們的(性xing)命。”吳清秋滿是怒火?都想將徐家所有人(殺sha)掉。

    崔真感嘆道“沒想到魏忠的權勢已經發展到了這種程度?就連獨佔錦城的徐家都受到控制,回去後必須將此事匯報給山門。”

    林凡感覺有點不對勁。

    雖說正道宗屬于山門,在尋常人眼里,那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可是在某些勢力眼里?正道宗的威懾力恐怕並不高。

    次日!

    清晨。

    徐之志懵神的看著海面,大腦一片空白,整個人顯得很疲憊,到現在都有些無法接受徐家將他放棄的情況。

    “那徐之文對你不錯。”林凡說道。

    徐之志苦笑著,不知道林凡說的這話是什麼意思,他現在還能有什麼辦法?家族將他拋棄,對他的打擊很大。

    “多謝各位的救命之恩,沒齒難忘。”徐之志抱拳感激道。

    林凡道“不是我救你,是你那弟弟救了你。”

    “啊……之文。”

    “哎,他對你們不錯,將你一家三口送到碼頭,只是可惜了?他被你們徐家找來的高手扭斷了腦袋。”

    “什麼?之文他死了。”

    徐之志臉(色se)慘白?不敢置信的看著林凡?他無法相信這是真相?但不知為何,內心好像有點欣慰,所有人都將他們拋棄,唯獨弟弟還想著他。

    “人死不能復生?你接下來有何打算?”林凡問道。

    終究還是善良了。

    沒有絕情的話?比如將徐之志趕走?先看看對方怎麼說。

    徐之志低頭沉默,沒有說話,隨後緩緩道“勞煩各位,將我放在河新城就好。”

    噗通!

    就在此時。

    徐之志跪在甲板,“能否讓我的妻兒暫時待在正道宗,她們跟著我只有死路一條,希望能給條活路。”

    “師兄,此事交給你決定。”林凡對崔真說著,他是師兄,剩下的事情交給他來決定就好,以徐之志的危險程度,如果他待在正道宗的話,恐怕要準備後路才是。

    崔真點點頭。

    只是對崔真來說,這件事情並不太好決定,只能告訴對方,會帶著她們先到正道宗交給長老決定。

    夜晚的時候,商船靠岸,林凡他們帶著人離開,一直到後半夜,徐之志才敢從船艙里出來,鬼鬼祟祟的離開,經過喬裝打扮的他,早就變成另外一個人。

    想要知道他是誰很難。

    林凡對自(身shen)的實力有(深)刻的了解,厲害是厲害一點,但還未達到那種真正橫推的地步,修煉需要繼續進行。

    他已經將修煉規劃好。

    曜日三絕必須修煉到圓滿,將修為提升到洗髓三重,淬煉第三骨,然後尋找秘法,按照這順序一步步的前進,實力絕對會(發fa)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正道宗。

    林凡跟師姐分別,回到懸崖上繼續修煉,經歷的這些事情就當做是對自(身shen)實力的一種檢驗。

    崔真匯報情況的時候,沒有將林凡的實力說出來,在貨船上的時候都已經說的很清楚,吳師妹特意提醒過。

    況且,他明白師弟的顧慮,應該是不想被打擾。

    主要是太(強qiang)了。

    (強qiang)的都有些說不過去。

    ……

    “師兄,我可能給正道宗惹了麻煩。”

    庭院中,陳虛急匆匆的來到這里,看到師兄跟師姐在交談,神(色se)凝重而來。

    柏昊跟範靜看著師弟。

    “何事匆匆忙忙的?”

    陳虛坐在石凳上,皺眉道“前段時間都城徐正君之子徐之志一家三口被追(殺sha),當時我就知道是魏忠(干gan)的,但也沒放在心上,便派了幾位弟子將人護送到錦城,到時讓徐家自己負責就好,但根據回來的弟子講述,徐家(親qin)自動手,設宴下毒,他們好不容易逃了出來。”

    “還帶著徐之志離開,這其中肯定牽扯到重要的事情,魏忠怕是不會放過我們正道宗。”

    範靜跟柏昊听聞此話,異口同聲。

    “魏狗。”

    陳虛“……”

    他陡然發現師兄師姐好像對這件事情沒有太大的擔憂。

    “師弟放心,不會有事的。”柏昊說道。

    “為什麼?”

    “因為我們還不是他想要除掉的對象。”

    範靜道“魏忠跟保皇派斗的很厲害,如果要問有沒有危險,我只能說有危險,但危險還不是現在,這一切都得看保皇派何時被擊垮。”

    陳虛道“師姐,按照你的說法,咱們就是在等死咯?”

    “嗯,可以這麼說。”

    “那……”陳虛有些無法接受師姐說的如此直白,將目光落在師兄(身shen)上,原以為師兄跟師姐有什麼依仗,現在看來,原來是魏忠還沒有那些(精jing)力對付他們。

    “師弟……”

    “嗯?”。

    “你收了什麼好處,跟師兄師姐說說。”

    “……”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武俠世界探花郎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我的1978小農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