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驚悚游戲的豬隊友每天都在翻車 第12章 寄宿學校(完)

第12章 寄宿學校(完)



    場面一時間有些尷尬,小陳看著鄭桓的眼神都變得有些古怪。

    鄭桓只能硬著頭皮冷笑,“……就算是一時間沒事,不代表現在不會有事。我看也不需要你來做這個祭品了,白問夏才是最合適的!”

    白問夏不但來了,還是帶著兩個舍友一起來的。

    此時,整個副本還活著的主播都聚集在這廣場上。

    另外兩人本想安心睡覺的,畢竟這才第三天凌晨呢,還有這麼多天也危險不到哪里去吧。

    結果白問夏卻非要出去,這二人哪里有勇氣自己待著,當然是一起追了出去,結果一出來就看到這令人魂飛魄散的恐怖片一樣的畫面。嚇得他們兩個是瑟瑟發抖的躲在白問夏身後。

    “臥槽,天空怎麼都忽然變成紅色的了?這也太不吉利了!”

    “舊校舍原來都是這麼多尸體變的?草,幸好我根本沒去過那邊。”

    “比起這個,那鄭哥和陳林遠是怎麼回事,看起來怪怪的……”

    副本的提示音適時響起。

    [令你們沒想到的是,某人為了將沉睡的厲鬼喚醒,甚至不惜犧牲了自己隊友舉行了某些儀式,令厲鬼緩緩甦醒的同時,也讓這個世界的真面目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原來這里是一個因陰氣太過濃郁而構造出來的介于生者和死者之間的世界。只有被詛咒的將死之人和死者才會出現在此處。若是無法離開,就算是活人也將被同化成惡鬼。]

    [現在,你們要想離開,只能夠找到隱藏在學校內某一處的出口。]

    【觸發主線劇情︰在天亮之前找到隱藏出口離開副本。否則將算作通關失敗,會永遠留在這個副本之中。】

    幾人聞言,對此時的情況已經了解了個七七八八,紛紛愕然看著鄭桓,完全搞不懂他怎麼做出這樣的瘋狂舉動,更是慶幸自己之前沒有選擇跑去抱對方大腿。

    白問夏最是痛心疾首,早知道鄭桓是這樣如此有野心的反派選手,自己今天晚上就不應該為了許樂軍跑去新宿舍的!不過現在應該也不晚。

    “白問夏,你沒想到吧。”鄭桓看著白問夏,有種被壓迫許久一朝揚眉吐氣的那種感覺,簡直十分得意,“我早就知道這副本的真相了,你們都只是被我玩弄于股掌之間的棋子罷了。現在,你將成為我手中最後一個祭品!”

    白問夏呼吸都急促了!

    什麼,還有這樣的好事。沒想到鄭桓人還是挺不錯的。

    他又想矜持一點不要讓自己顯得那麼著急以免暴露了目的,發揮演技做出一副痛苦的表情來,沉聲道︰“鄭桓,你有什麼都沖著我來吧!不要對其他人出手!”

    “白哥!”其余二人都不禁驚呼出聲,看著白問夏的眼神更是復雜,他們之前就算是對對方各種畢恭畢敬,也就是抱大腿罷了,實際上沒做太多事情。

    可白問夏卻是一次次的保護他們的性命!他們感覺到自己的內心被深深觸動,甚至有股熱血涌上大腦,讓他們浮現出以前從來不敢有的想法。

    “你倒是挺有擔當的。放心,我還看不上別人,我要慢慢折磨你!”鄭桓看到白問夏那痛苦難當的表情,更是心中無比暢快,感覺自己這些天來受到的憋屈得到了釋放。

    在他說話之間,整個舊校舍的形象又一次巨變,那些骸骨竟是紛紛分開,竟硬是讓出了一條道路來。黑色的霧氣縈繞周圍,在那之中,赫然有一道漆黑的影子若隱若現,只差一步就要從霧氣之中走出。

    那影子的威壓十分驚人,令骸骨魂魄們都是瑟瑟發抖。眾人也發自內心的有種靈魂深處蔓延開來的恐懼感,下意識的想從此處逃走。可要他們也知道,只要沒找到副本出口,不管身在何處,結局就只有一個死字而已。

    白問夏︰“……”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個影子很是眼熟啊,好像……這不就是他之前抓下來那塊布的厲鬼嗎?該說這是有緣分還是什麼。

    鄭桓看到這一幕更是激動不已,按照筆記上說的,第一個通過獻祭祭品召喚出厲鬼boss的人是安全的,還能靠這樣的關系來換取到對方給予的好處。

    “大人,您終于醒了。”鄭桓恭敬說著,惡毒的眼神又看向不遠處的白問夏,道︰“那邊的人就是我給您準備的最後一個祭品!”

    白問夏激動起來。身後兩人在此時卻是挺身而出,爭著擋在白問夏身前,為此還險些大打出手。

    “要獻祭就獻祭我吧,我只是個普通人而已,但白哥這樣的人才應該活下去!”“

    不對,讓我去,我這樣的人根本活不過下一個副本,還不如讓我來報恩!”

    白問夏已是目瞪口呆。

    說好的你死我活爾虞我詐的危機四伏副本,想活過第一天都難呢?為什麼他遇到的這些隊友都如此的爭先恐後要尋死啊,這科學嗎!

    “不行,你們都後退!”白問夏又把這兩人硬是拉了回來,充滿期待的看著對面,就看到周圍黑霧已經化作無數只手,畫面極為可怖。

    鄭桓冷笑一聲,“你們就算再多人上,也就是都一起死罷了。”

    可隨後,鄭桓感覺到自己腳下一空,愕然看去的時候,竟是一只手死死攥著自己腳踝,這畫面就和他剛剛把王衍獻祭掉的時候一模一樣,滲入靈魂的寒意已經滲入了他的骨髓,“等等,不對、不、不可能!那個白問夏才是祭品,我可是召喚出了頂級厲鬼的歐皇——”

    在眼前一黑下來的瞬間,鄭桓忽然間想起了,那一天是因為護身符作用在白問夏的身上,厲鬼才隨之出現,真正的歐皇從來都不是他……而是……

    白問夏︰“?”事情怎會如此?鄭桓就這麼死了?

    其他人愣了愣神,隨後激動的又哭又笑的,他們雖然都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可畢竟能活下來還是令人感動。

    伴隨著鄭桓的身體化作血霧,其身後舊校舍上的所有骸骨竟是都被黑霧所吞噬!最後霧氣散開之際,原本的建築物和那些骸骨都已不復存在。那頂級厲鬼boss的身影還是沒有完全出現,反而隱沒到了霧氣之中。

    小陳在千鈞一發之際恢復了身體的控制權,以極快速度逃了出來,這才幸免于難。

    可所有人都敏銳的注意到,原先通往地下一層的樓梯處,此時已經是一個洞口的模樣。他們心跳不禁漏了一拍。

    [最危險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們沒想到的是,這厲鬼被封印的地方,恰恰也因為陰氣最為濃郁,是這個里世界最不平衡的地方,也就成了通往外界的出口。]

    眾人幾乎都要歡呼起來了,只要從這個出口離開他們就能通關了!

    “沒想到居然這麼簡單就能找到出口。”

    “我听說有些副本里的確解謎是很簡單的,可最終boss卻很強大,讓他們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我們還是快點走吧!”

    此時出口周遭的黑霧也已經蔓延開來,天空的血色也越發濃郁,簡直像是濃稠到極致的鮮血,好似下一刻就會滴落下來。

    眾人連忙朝著出口的位置趕去,可事情哪有這麼簡單,周圍的黑霧朝著他們急速逼近,其中浮現出無數鬼影,要是被這霧氣吞噬會發生什麼事情,所有人是完全不敢想的。

    白問夏此時已經是真的心如死灰了,他覺得自己已經不追求什麼豬隊友的頭餃了,至少不能活著回去!

    他發現自己的要求已經如此之低。卻是如此的難以實現。畢竟在這顯然能活下來的劇情里故意送死的話,已經不是什麼豬隊友,這是智商根本有問題了,白問夏是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

    眼看著離出口只有十幾米了,那霧氣卻已離眾人極近!

    白問夏本來就在最後面,見狀他感覺到自己也不是沒機會的,當即一股大力猛然推去,其余三人被他直接推到了出口附近,可他自己卻反而要被霧氣吞噬了。

    “白哥!你、你後面……”三人愕然的看著白問夏——的身後。

    白問夏本來已經準備好了一番大義凜然的死前感人演講的,卻注意到這三個人神情不太對,他們好像不是看著自己。

    他有些疑惑的轉頭看去,赫然看到自己身後的黑霧里鬼影已經都消散了,取而代之的厲鬼boss的身影緩緩浮現出來,一只蒼白的手從霧氣中伸出,幾乎就要踫到白問夏的臉。

    即使看不清對方的面容,白問夏恍惚間好像也能听到,那就在他耳邊出現的低笑聲,還有冰冷的吐息吹拂在他的耳朵上。

    不知為何,白問夏有種被調戲了的感覺。

    不對!這一定是他的錯覺,總之現在厲鬼boss都出來了,自己肯定馬上就能暴斃了!

    這詭異的一幕令其他三個人都愣住了,他們就看到霧氣里的厲鬼boss伸出了手仿佛要撫摸白問夏的臉似的,這畫面……竟然硬生生給他們一種好像在調/情的感覺。

    呸呸呸,怎麼可能有這樣的事情,現在白哥肯定是遇到生命危險了,他們怎麼還能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他們當即想要上前救人,但卻有人比他們更快。

    一道白影陡然從一側沖出,竟是那許樂軍的鬼魂!他硬生生將要被厲鬼boss給摸到臉的白問夏身體給撞飛開來。白問夏還恰到好處的就倒在出口前的地上,被反應過來的三人給拖了過去,簡直連一點給別的鬼魂撿漏的機會都不給。

    “臥槽?”白問夏人都傻了,都已經這樣了,居然還能出現ど蛾子!

    而且救了他的人還是許樂軍……這家伙明明只是個鬼,而且還是這副本里原本的boss,怎麼會這樣助人為樂。

    三人在進入到出口的瞬間,副本的提示音響起,開始將他們三個傳送出副本。

    而最後白問夏眼神看到的,就是許樂軍帶著釋然和感激的笑容。

    ……還有那漆黑的霧氣里,一直凝視著自己的眼楮。









同類推薦︰ 謀家斂財人生[綜].時光與他,恰是正好小甜蜜重生後前夫篡位了家養反派(穿書)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女主,請放過白月光[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