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校草他媽十八歲 第35章 第35章

第35章 第35章



    因為吃到半路突然殺出來一個人, 火鍋約會不了了之了,還有很多肉沒吃呢。

    一想到他們還剩下這麼多肉,墨竹就給那位徐先生記了一筆。

    席銘︰“沒吃飽?”

    墨竹︰“倒也不是。”

    因為外面太冷, 墨竹一出來就和席銘上了車, 也沒學那些小情侶, 在路邊散步,在墨竹看來,這身體素質和心理素質,得多強硬啊。

    “我能說我肚子沒其他感覺嗎?”

    墨竹心里惦記著沒吃掉的肉,牙癢癢地記恨打斷她火鍋約會的男人,捏起了拳頭。

    不飽也不餓, 其實還是沒吃夠,但也沒好意思說透, 她是女孩子, 還是要在席銘面前維持一下形象。

    席銘听她這麼說, 還能不明白什麼,重新設置了導航。

    “下一場我們去吃什麼, 你有沒有什麼好的建議。”

    他果然懂她!

    “牛排?”

    “好。”

    附近有家神戶牛排,席銘倒是經常去吃, 以前墨竹也挺喜歡的。

    在夫妻倆離開後, 徐彥被兄弟們拉到了包廂, 大家還在好言相勸。

    “徐哥, 你明知道老大是和老公一起出來吃火鍋的, 干嘛還硬湊上去啊?”

    湊上去也就算了,還當著席銘的面直勾勾地盯著老大看, 眼神都舍不得挪開一下, 這不是赤/裸/裸的挑釁嗎?

    沒看到老大剛剛都低下了頭嗎?

    他們這幫兄弟, 還從來沒見過老大這樣伏低做小,這到底是有多愛那個男的!

    徐哥這樣做,不是存心讓老大難堪嘛。

    別說財閥貴子的席銘了,就是換任何一個男人,看到別的男人在自己面前覬覦他的老婆,也忍不了要揍他的,這不欠揍嗎?當然這話他們沒敢當場說,否則挨揍的就是他們了。

    “我只是上去打個招呼,你們怕什麼?”

    徐彥扯了下嘴角,似乎什麼也不想說。

    梁文看他這樣,點了根煙。

    “我看,你還是早點找個女朋友吧。”

    許慎也覺得頭疼︰“再這樣下去,不僅老大難做人,我怕徐哥遲早會因為勾/引別人老婆,被人浸豬籠沉塘。”

    大家深以為然。

    “老子懶得和你們說。”

    徐彥坐下來,讓他們自己點菜。

    梁文今天看到墨竹,才想起大家好久沒見面了,打算回去跟老大在微信上聊幾句。

    怎麼最近一個月跟消失了一樣,把兄弟們忘得一干二淨!

    ……

    墨竹本來以為吃火鍋算是最好的約會活動了,重點在于火鍋真的好吃。

    但下半場的約會放到了吃牛排上面,她發現不僅牛排好吃,氣氛做得才真是好。

    一張長桌上,點著好幾根蠟燭,燭光搖曳,墨竹一下/體味到了妙處。

    席銘拉開了凳子,讓她坐下。

    落地窗外的人工湖,景色非常漂亮。

    難怪大家約會的時候喜歡去吃牛排,而不是選擇火鍋。

    葉嘉欣今天得知她要和約會對象去吃火鍋,還說這是一場災難。

    第一,男人如果真的對女孩有意思,應該選氛圍好的地方,尤其是第一次約會。第二,女孩化著精致的妝容,被火鍋燻了一臉,脫妝的概率十分大。

    最後,吃完火鍋一身的火鍋味,什麼情調都沒了。

    墨竹听完她的分析,還覺得挺有道理的。

    葉嘉欣甚至問她,和她約會的對象是不是個直男。

    墨竹不好意思告訴她,她就是那個“直男”,因為火鍋約會是她提出來的,原來搞男人還有這麼多的講究。

    “我不會喝酒。”

    她現在,還算未成年呢。

    “你喝果汁吧。”

    席銘放下酒杯,給她倒了一杯果汁,他之前叫紅酒的時候,也考慮到了這個問題,順便叫了果汁。

    他握著酒杯的時候,無名指上的戒指很顯眼,一看就知道這是個已婚男人。

    墨竹忽然覺得,他們現在有點像在干壞事。

    她接過果汁喝了一口,忽然問︰“這個牛排,怎麼吃啊。”

    墨竹不知道那只手用刀,哪只手用叉,還好這里沒有其他人,否則她可能會鬧笑話了。

    “我幫你。”

    席銘放下了酒杯,走過來幫她切牛排。

    雖然墨竹本意不是要他幫自己切牛排,因為看起來像在撒嬌,墨竹覺得他們現在的相處,還沒到這種程度。

    但他主動過來,算是一個驚喜。

    他的手握著她的刀叉,一塊一塊地給她切好了。

    屬于他的清淡氣息,在她臉頰上滑過,癢癢的,心里癢。

    “謝謝。”

    燭光下,墨竹臉上的笑容也很真切。

    以前的她都把男生處成了兄弟,但是,戀愛的感覺她也想擁有。

    墨竹現在還挺喜歡和席銘相處的感覺,不是因為他是她孩子的爸爸,也不是因為他們將來會在一起。

    這一點,墨竹心里分辨得很明確。

    墨竹看著他給自己切牛排,忽然靈光一閃,對他說。

    “有沒有人和你說,你的睫毛很長,適合滑滑梯。還有你的唇很好看,適合接吻。”

    她現在滿腦子,都是在網絡上看到的這些話,俗稱彩虹屁。

    听到接吻這個詞,席銘還一愣,不知道她嘴里怎麼突然蹦出了這麼一句話。

    他的眼神,也下意識看向了她的唇,雖然只是掠過了一眼。

    這麼軟的唇,也很適合含著。

    僅僅這麼一想,好像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不能再看。

    “這是席臻教你的?”

    “不是,我就是突發感想,都是在網上看到的,也不是我的原創。”墨竹看他不說話,又說,“你是不是害羞了?”

    席銘又看了她一眼,什麼也沒說,但墨竹可以明顯感覺到,他現在的心情應該是不錯的。

    看來,他並不反感這種話。

    墨竹心想,她大概可以把這樣的話,當做是另類的情話。

    席銘切好了牛排,又回到自己座位上,墨竹用叉吃著盤子里的牛排,覺得收獲頗豐。

    開車回家的時候,墨竹還刻意看了一眼時間,晚上九點。

    席銘在開車,她也沒有主動搭話。

    葉嘉欣說,男女之間最重要的是氣氛,撩得不夠不行,撩得過滿也不行,才會使人欲罷不能。

    墨竹听了,覺得還蠻有道理。

    兩個人就這麼回了家。

    回家之後,她攤開自己的小本本,把自己對席銘說的那兩句彩虹屁記錄下來,包括葉嘉欣說的那些語錄。

    席臻和學渣小團體聚餐後早早就回家了,坐在沙發上打游戲,邊等著爹媽回家。

    自從墨竹給她說了那個所謂的猜測,他比誰都關注自己父母的感情進度。

    父母愛情,由他來守護!

    席臻︰“怎麼樣啊媽媽,你和爸爸這次約會怎麼樣了?”

    墨竹︰“挺好的。”

    “親上了嗎?親了多長時間啊?什麼姿/勢?”

    墨竹才把外套脫下來,放在沙發上,就听到了兒子的狼虎之詞。

    “哪有這麼快,就親上了!你坐火箭呢。”

    席臻的臉,垮了一點,嘴里嘟喃著︰“听你這麼說,我還以為親上了呢。”

    席銘很快也進來了,看到席臻說了一句。

    “都九點了,你怎麼還沒睡?明天還要上學。”

    “嗯,我這就去,洗完澡就睡。”

    席臻放下手機,拿著衣服去了浴室。

    墨竹身上都是火鍋的味道,也拿了衣服去樓上洗。

    從浴室出來後,她剛好看到席臻站在過道上抽煙,一只手撐在欄桿上,煙霧繚繞的。

    她把衣服扔在了髒衣簍里,走過去。

    “你怎麼這麼晚了,還抽煙。”

    “吵到你了?”

    席銘一邊說著,一邊掐了。

    他洗了澡,頭發還是濕的,穿著純黑色的睡衣站在那,比白天接地氣了。

    他其實挺少抽煙的,至少在她穿越過來,看到他抽煙的次數,少之又少。

    “不是吵到我了,抽煙對身體不好。不過,看在你抽煙少的份上,這次就算啦。”

    听她這麼說,席銘嘴角弧度勾了一下。

    “好。”

    席銘真去陽台抽了,沒有關上房門。

    墨竹看到他離開的身影,忽然想到一個問題。

    自從第一次他們躺在一張床上,後面都是分床的,一直分床,是不是不利于培養感情?

    回到房間後,墨竹給自己抹了一層護膚品,躺在了那張大床上。

    睡覺前,葉嘉欣還給她打了通電話,還意味深長地進行了又一課的教學。

    “如果你今天穿了裙子,那你冷的時候,對方肯定脫下外套披在你身上,這關系不是更進一步了嗎?”

    原來學問藏在這里啊。

    掛斷電話,墨竹開始在床上輾轉反側。

    這間房是他們的婚房,被她一個人,徹徹底底地霸佔了。

    第一次睡在一起的時候,因為身邊躺了個男人,她幾乎一整晚都沒睡著,後來席銘就主動搬到對面房間,一直睡到了現在。

    墨竹對著天花板想了很久,翻來覆去,最後翻累了就自己睡著了。

    早餐的時候,席銘說,要帶她回一趟父母家。

    “你帶我回去?萬一你爸媽和你妹妹看到我現在這個樣子,不得嚇暈過去?”

    席銘︰“不會,他們都知道。”

    墨竹︰“?”

    他們怎麼知道的?

    這個時空知道她現在18歲的人,除了她的爸媽弟弟,席銘席臻,難道還有其他人?

    “我不會被送到科學研究所切片吧?”

    “說什麼呢?”席銘咀嚼著一塊面包,放下了牛奶,“不用怕,他們很早之前就知道了一切,今天只是叫我帶你一起回去,吃頓飯而已。”

    早知道?

    墨竹看著他的神色,又開始了自己的猜測。

    難道她穿越回2012年後,還跑去席家踫瓷了?

    見過很多人踫瓷首富,說自己是他遺落在外的女兒,沒見過有人踫瓷首富,說自己是他們家未來的兒媳婦啊!

    應該不可能,她不會做這種事。

    “好。”

    “我中午放學來接你。”

    中午去婆婆家吃飯的事兒,就這麼敲定了。

    墨竹想到席臻上次說過,她小姑子打架的事兒,看起來兩人關系是非常不好了,她在認真思考,是不是要備著一瓶防狼噴霧。

    畢竟是小姑子,如果真的打起來,一不小心把小姑子打殘了怎麼辦。

    ——

    上第一節課的時候,班主任宣布,今天班上來了新的轉校生。

    葉嘉欣坐在座位上,還偷偷對著鏡子補妝,扭過了頭。

    “竹竹,這麼快居然又來轉校生了!我太興奮了,這次不知道又會是個什麼寶藏!”

    席臻懶懶地接了一句︰“誰知道是寶藏還是驚嚇!”

    讓一眾吃驚的是,居然是另一個校區的徐東!

    這不是他們班席臻的死對頭嗎?

    雖然那個校區,掛著的也是一中的名,但校長不一樣,管理方式也不一樣,基本已經算兩個不一樣的學校了。

    喬瑾︰“臥槽!”

    陳瀾︰“這回真的是驚嚇了。”

    原本昏昏欲睡的席臻,看到徐東就開始暴躁了︰“媽的!這孫子,怎麼還轉到我們班上來了。 ”

    一時間,所有學生心里都是——

    打起來,打起來!

    徐東站在講台上,自我介紹也很吊,眉眼里都是慵懶,痞里痞氣的。

    “大家好,我是徐東。”

    黃建華指了一下下/面︰“徐東同學,那就是你的位置了。”

    在大家的唏噓下,他朝墨竹這邊走了過去,他的位置,在墨竹後兩排的位置。

    路過的時候,徐東還停頓了一下。

    “墨竹同學,以後請多多指教哦。”

    周圍有人開始起哄了。

    墨竹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不太懂這個轉校的,為什麼會特地和自己打招呼。

    席臻忽然陰測測的說︰“徐東同學,你要不要和我指教一下啊?”

    喬瑾︰“歐,我的天,瞧瞧這個優秀答案,我親愛的上帝,這是湯姆斯.陳/獨/秀先生的獎杯,是誰把它拿到這兒來的。來,我親愛的湯姆斯,這是你的,摸它之前記得用蒂花之秀洗手液,這會讓您顯得莊重一些,如果您覺得不夠,還可以來個橘子。”

    “……”

    閉嘴吧,你這個戲精。

    黃建華在講台上咳嗽了一句︰“徐東,你還不回自己位置嗎?”

    徐東回去了。

    但課上到一半時,墨竹感覺後面有人用紙團扔自己,她差點都要發火了。

    撿起來一看,徐東約自己中午吃飯。

    媽的,這叫什麼事兒,這個小鬼崽子是魔怔了嗎?

    墨竹揉成了團,直接扔在了垃圾桶,她的這個舉動,引得周圍知情人一陣發笑,秦蘭擔憂地往這邊看了一眼。

    下了課,徐東又吊兒郎當地晃到了墨竹位置上。

    席臻差點要動手,被墨竹摁住了。

    她耐心不足,直接問了一句。

    “徐東,你到底想干什麼?”

    “老子想追求你,就這麼簡單。”

    墨竹︰“可我不喜歡你,也不會和你在一起。”

    徐東一听到這麼干脆的拒絕,有點愣住,還有點委屈。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就是不喜歡。”

    墨竹在拒絕這種事上,一直很干脆利落。

    徐東雖然有點悶悶不樂,但還是沒有再妄作糾纏。

    又上了一節課,他又晃到了墨竹面前。

    席臻這回再也忍不了了,猛地一拍桌子,陰森森地盯著他。

    “老狗比,你還想怎麼樣,墨竹都已經拒絕你了,你要是再敢騷擾我媽……我同桌,我弄死你!”

    媽的,他忍不了了。敢泡他媽,他絕對忍不了!

    徐東奇怪地看了席臻一眼。

    “你這麼激動干什麼,老子是在追你同桌,又不是在追你媽媽,她只是你的小姨媽而已。”

    席臻冷笑︰“你管我,反正你就不能追她。”

    說完,還反過來叮囑墨竹︰“不管他說什麼花言巧語,你都不能上他的當,知道嗎?”

    墨竹︰“知道了。”

    看席臻居然用那種近乎撒嬌的語氣和墨竹說話,徐東掉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你惡不惡心,搞得她和你媽似的。”

    席臻眼珠子一轉,忽然說︰“她就是我媽,怎麼了?我樂意叫她媽媽。”

    徐東嗤笑︰“席臻,你要是敢叫她媽,老子當場叫你一句爹。”

    墨竹挑了下眉,這麼算起來,她不是又多了個孫子?太劃算了。

    “好啊,你說的。”說完,席臻果真還沖墨竹軟軟地叫了一聲︰“媽媽。”

    這一聲媽媽出來,徐東已經懷疑人生了。

    作為死對頭,他太了解這廝的尿/性了,他居然會管一個女生叫媽?

    陳瀾等人雖然也被這個“媽媽”給沖擊到了,但想到墨竹的拳頭,這大概和他們叫爸爸是一個性質。

    墨竹還摸了摸席臻的後腦勺,應了一聲。

    “嗯,乖兒子。”

    這一聲乖兒子,更是把徐東刺激得不輕。

    一個敢叫,一個敢答,絕了真的。

    “算你狠!”

    席臻︰“快叫爹。”

    徐東︰“……”

    墨竹︰“再叫我一句爺爺,就放了你。”

    徐東︰“……?”

    莫名其妙的,他就多了一個爸爸和爺爺。

    中午放學的時候,席銘就開車過來接她了。

    墨竹提著書包要走,卻在校門口被徐東追上。

    “墨竹,我沒別的意思,就是上次你和我說的事兒,我同意了。”

    見墨竹一臉疑惑,他咳嗽了一聲。

    “義結金蘭。”

    墨竹想起來了,上一回這小子在小巷子被人打,她隨便插了一下手,他非要報恩,她就扔下了那句話,可惜性別不同,不然可以義結金蘭,就走了。

    徐東見她想起來了,又說︰“我想了想,誰說性別不同就不能做姐妹了,我們現在就可以義結金蘭!”

    他叔叔說了,做姐妹就做姐妹,以後保不齊還能上位。

    既然現在墨竹不答應他的追求,那就先從……先從姐妹做起!

    “……啥。”

    做姐妹這個騷操作,墨竹是真的沒想到。

    但是,她現在只想做他爺爺。

    “這件事以後再說吧,我還有點事,先走了。”

    墨竹看到席銘的車到了,直接走過去。

    席銘看到墨竹身後跟著一個男生,立刻下了車。

    “墨竹。”

    徐東也看到了席銘,他自然是見過他的的。

    想著這就是墨竹的家長,為了給墨竹的長輩留下好印象,他快步走了上來,來了個大鞠躬。

    “叔叔好!”

    叫的還非常響亮。

    鞠完躬,他還站得筆直,完全沒有之前的吊兒郎當,“我是徐東,墨竹的朋友。”

    墨竹︰“……”

    周圍的氣氛,又開始變得古怪了。

    想到這人在學校還再追求自己,現在又在自己現任老公面前叫人家叔叔,了解到這層關系的人,只會覺得無比尷尬,不知道席銘心里此時會怎麼想。

    墨竹真想踹他一腳,這缺心眼,絲毫沒有眼力勁兒。

    席銘看到徐東時,還能不知道這是誰的佷子。

    他站在那,臉上沒有什麼表情。

    墨竹說了一句︰“時間不早了,我們走吧。”

    “嗯。”

    席銘心想,自己總不能和一個小孩子計較,點了下頭,和墨竹上車了。

    徐東還沒感覺到不對,甚至還招手。

    “叔叔再見。”

    這時候,席銘已經坐在駕駛座上了,深黑的瞳底,有情緒在波動。

    墨竹還側眸看了他一眼︰“你不用理他。”

    “他喜歡你?”席銘的感覺,一向非常敏銳。

    墨竹︰“他是今天轉學過來的,莫名其妙說要追求我,這種事情一直很多,我給拒絕了。”

    墨竹心里想,他以前也有很多追求者,應該不會介意這種事吧。

    “轉學過來,那就是預謀已久了。”

    席銘開了車,朝父母家駛向。

    心里頭,好像還是不可抑止地在酸了。

    自從他們結婚後,沒有在家住,車駛進了一片別墅區,電子感應的大門,隨後敞開。

    管家已經進去通報︰“夫人,席銘少爺回來了。”

    一個踩著高跟鞋的藍衣女人,馬上蹬蹬蹬地下了樓。不是夫人,而是他們的三小姐,席音音。

    “墨竹是不是也回來了?”

    “小姐,少奶奶肯定也是跟著少爺回來了。”

    管家看到她,還有點無奈。

    這位三小姐和少奶奶的淵源,還得從去年說起。

    當初席家三小姐遠嫁國外,一年難得回來一次,直到去年和那個男人離婚回來了,住在家里,也不知道因為什麼問題,居然和少奶奶打了一架。

    席銘的車開進來,墨竹下了車。

    藍衣女人一看到墨竹,就像斗雞一樣。

    “墨竹!”

    墨竹一听到這聲音,幾乎是條件反射,將準備已久的防狼噴霧拿了出來,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熟練。

    席音音看到她手上的防狼噴霧時,整個人都暴走了,尖叫了起來。

    “墨竹你這個瘋女人,你居然又用這個防狼噴霧對準我!你瘋了是不是!”

    自從去年打了一架,這個女人居然記仇記到了現在! m.w.com ,請牢記:,.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武俠世界探花郎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我的1978小農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