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我的大爺是詛咒之王 第41章 見面x等待

第41章 見面x等待



    “京都姐妹校交流會?”

    我和吉野順平組隊出任務回程時, 負責運送我們的伊地知潔高告知我們這個消息的時候,我還挺懵的。

    “為什麼沒人告訴我們?”

    我和吉野順平自從真人事件後,算得上進入瘋狂修行模式, 增長自己的實力。

    至于做夢,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真人攻擊靈魂讓宿儺大爺不樂意了還是怎麼的, 最近幾天我都沒有在夢里見到這位大爺,可謂是難得的一覺睡到天亮。

    “哈哈,可能是忘了吧。”

    被五條悟壓榨多年的伊地知潔高顯然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又害怕說了會被報復,估計正在心里吐槽五條悟的不靠譜。

    “不過,你們作為剛加入高專的學生, 這次的比賽可以不用參加。”伊地知潔高對我們補充這一信息。

    我和吉野順平對視,不覺得很意外, 倒不如說, 現在不參加還能樂得清閑。

    “那麼紗織, 待會我就先回家陪媽媽了。”吉野順平听到可以不用參加後,揉了揉僵硬的胳膊, 對我說。

    我比了個沒問題的手勢,“那我直接回宿舍了。”

    吉野順平的母親最近搬到了咒術師的管轄範圍, 這里還得插一句, 我的父母沒有搬家的理由是, 我們家, 離咒術師管轄的範圍挺近的, 所以沒有特意搬家的必要。

    雖然不是什麼豪宅,但也是老爸辛辛苦苦背了幾十年房貸的屋子啊, 能不搬最好了。

    我在高專的門口和吉野順平道別, 對專門送我們的伊地知潔高道謝後, 才慢悠悠的晃回了自己的宿舍。

    我躺在床上,摸著自己稍微好了一點的黑眼圈,稍微……有點寂寞。

    我可以通過手機和外界溝通,請假回家也是可以的,咒術的練習也走上了正軌。

    可是,我的心里就是缺失了那麼一點快樂。

    說心里話,我很不安。

    “不管誰都好……來見見我吧。”

    ——————

    我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睡覺,被子被我卷成一團,剛完成任務的我睡得正香,就听到了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醒醒……紗織……你醒醒……”

    叫我的人沒得到我的反應,還推了推我,我不耐煩的翻了個身,想接著繼續睡。

    說起起床氣這個東西,我還算是比較好的那一種,就算有人在我睡覺的時候叫我,我也不會直接一翻被子六親不認。

    叫我的人看我這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嘆了一口氣,沒過一會,又傳來了聲音。

    “我是里梅。”

    就這四個字,直接把我從床上炸了起來。

    我一翻被子,就看見窗邊的椅子上坐著一個人。

    我震驚之余,下意識就先拿過了放在床頭櫃上的咒具和眼鏡。

    我迅速將眼鏡戴上,在拉上窗簾的昏暗房間里打量自稱“里梅”的人。

    來人看不清面容,看見我戴上了眼鏡,反而頗為新奇一樣,“紗織,你的眼楮不好嗎?”

    我皺眉,不能立刻判斷來人到底是不是里梅。

    別給我扯什麼感情深就可以一眼看出來的戲碼,在這個咒術世界,違反常理的人多了去了,我怎麼就能憑借別人一句話就相信他。

    “是啊,我的眼楮近視。”我姑且還是回答了對方。

    這個人可以在我睡著的時候毫無壓力的潛入我的房間,足以可見對方比我強。

    就算是保持懷疑態度,我最好還是不要自己先外放咒力引起對方的警覺比較好。

    “是這樣嗎,你以前都沒怎麼說過這回事呢。”來人的語氣帶著懷戀,挪動了椅子往我這邊靠。

    我忍住了想要後退的想法,沒有感受到惡意,就代表對方想和我友好交流一下。

    我稍微抬起頭,近距離的瞄了一眼對方,只能勉強看出是個小孩的身形,穿的衣服應該偏向古風。

    “……因為你們也沒問過我眼楮的問題啊。”我思考了一下分寸,拋出了我們這個模糊的概念。

    “難道不是紗織什麼都不說的原因?”

    語氣不是很像里梅,如果是里梅的話,等了這麼多年,突然在現代見到了我,不給我來幾下,他絕不會罷休。

    可是說他不是里梅,我也不能斷定,畢竟真的推算,過去了那麼多年,是個人也會有轉變,變得成熟穩重一點也不是不可能。

    對方沒有動手的意圖,我也稍微放松了一點身體,警惕心並未消去的我,還是模稜兩可的回答,“只要你們問,我不會不說的。”

    “啊,這倒是。”帶著笑意的話語,染著那麼一點酸澀感,傳到了我的耳朵里。

    我捏緊了放在被子上的咒具,心里也不是滋味。

    我不是那種可以一眼辨出真假的人,要是對面是真的里梅,一定會很傷心吧。

    我轉動眼珠,想了半天也沒能想到有什麼是我和里梅專屬的小秘密,能讓我立刻分辨他的真偽。

    不是我吐槽,我和里梅的情誼建立點都是在宿儺大爺的身……啊,對了,宿儺大爺!

    這位大爺,現在能給我的幫助,可能就在這時候了。

    “里梅,你知道大爺他怎麼了嗎?”不管是不是,先問問再說。

    坐在椅子上的人頓了一下,站起身來,答非所問,“紗織,那個男人交給你的東西你上交給高專了嗎?”

    我愣了一下,還是回答了,“上交了。”

    上次和真人對戰後,為了以防萬一,我回來報告的時候就把宿儺大爺的手指交給了五條悟,此時應該被好好的保護了起來。

    “這樣啊,那就沒問題了,”對方安心了,“紗織,宿儺大人的事你不用擔心,等時機到了,我會來找你的。”

    稱自己為里梅的人將手放到了我的手上,咒力浮現,我手上的白色波浪紋同樣被刺激出來。

    “呼∼起碼再次見到了,”對方確認了什麼,轉頭看我,哪怕是在昏暗的房間里,我也能感受到對方看我目光包含的復雜感情。

    “該說不愧是紗織嗎,警惕心這麼強,”話語中帶著一點調侃的意味,卻沒有指責,“不過這才是紗織啊,如果你毫不猶豫的抱著我痛哭,我反而要懷疑你是不是我認識的那個人了。”

    我的眼睫毛輕顫,不知該對這異常了解我的人給出什麼態度比較好。

    “……對不起,我是個膽小鬼。”我抱住了距離我很近的人,身形抱起來果然像個小孩子,“我只能做到這麼多了。”

    被我抱住的人不介意

    的拍了拍我的後背,“紗織,沒事的。”

    我撒嬌一樣的抱緊了他,吐槽里梅,“真的好瘦小啊。”

    比起我記憶里的,現在的里梅確實很不一樣了,“沒能一開始就認出你,我很抱歉。”

    我沒見過里梅的咒力形態,對里梅的了解只能從言行里找出,比起一眼就能認出里梅的宿儺大爺,我很差勁吧。

    里梅聲音輕柔,“說了沒關系,紗織,你本來就不是可以一眼認出我的那種人。”

    “我已經等待的夠久了,不差這麼一點時間讓你認出我。”我記憶里尚且可以和我拌嘴的少年,變得很能安慰人了呢。

    我依靠著里梅,心里的某處空缺得到了修補。

    原來,我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在乎夢境穿越後和宿儺大爺里梅他們的相遇。

    宿儺大爺沒能認出我,我的心里其實有那麼一點難過。

    可里梅的出現,讓我安心了,至少這可以證明,我夢里所經歷的,是真實的。

    ——————

    穿著袈裟的白發孩子看著東京高專的建築,對身邊輔助他進來的花御示意,一起悄無聲息的通過植物離開了高專。

    被花御抱著的里梅嘆了一口氣,該說不愧是紗織嗎,就算最後抱了他,身上屬于宿儺大人的咒力也沒有散去。

    果然是只能做到這麼多了,不過好在,身份算是得到了認可。

    “花御,你們可以進行下一步了。”

    花御點頭,加快了回去的腳步。

    里梅無聊的被帶著走,想到了當初紗織離開的時候對他說的話。

    “里梅,記得會很辛苦的,還是忘了吧,我們一定會在未來見面的,我可以和你結下誓言。”

    紗織的靈魂在宿儺大人的修復下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修復,但也不再支持她多次穿越了。

    所以當她再次來到過去的時候,里梅詢問過紗織能不能留下來。

    紗織當時是怎麼回答的?

    “……里梅,我答應過未來的你,不會再讓你等下去了。”

    里梅最後還是拒絕了紗織的建議,“總要有人記得的,宿儺大人不記得紗織的話,會很難辦的。”

    “但里梅也會很痛苦吧?”紗織沒有被里梅的話題轉移注意力,神色認真的希望里梅可以思考她的建議。

    “不,紗織,我已經決定了。”

    無論多少年都沒問題,因為約定好了,會在未來相遇,哪怕真的需要等待很久。

    現在,等待就要結束了。

    “還是差那麼一點,按照紗織的說法,我還需要去找……”

    花御听到里梅的自言自語問他怎麼了。

    “沒什麼,花御,是我自己的私事而已。”

    無所謂計劃或是其他的東西,里梅之所以會答應和“夏油杰”合作,不過就是為了這一刻而已。

    只要宿儺大人可以恢復,紗織再次完成穿越獲得這一階段還未知曉的記憶,一切就可以走到正軌。

    不會很久了。 w ,請牢記:,









同類推薦︰ 末世王爺寵妾日常武俠世界探花郎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寫輪眼之武俠世界大反派都市全能奶爸我師傅是林正英大唐︰神級熊孩子我的1978小農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