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千金真敢愛 page 24

page 24



    “你以為我是被唬大的嗎?”公共場合,這女保鏢敢對她多不客氣?殷雪芝堅持不放手,反而更用力抓握魏萌姍縴細的手腕。

    魏萌姍痛得發出抽氣聲。

    女保鏢立即反應,用手刀攻擊殷雪芝的手腕,讓殷雪芝吃痛的松開手,下一秒她的手就被女保鏢反折到身後。

    殷雪芝倒抽一口氣,一臉痛苦狼狽。

    當殷雪芝痛得臉(色)發白、頭暈目眩的時候,女保鏢在她耳邊低聲警告她,說她附才已經在一旁用手機錄影存證,要求殷雪芝立刻離開,否則會給她吏痛的教訓。

    說完。女保鏢放開殷雪芝,轉身立即護送魏萌姍離開餐飲區。

    殷雪芝不敢再上前騷擾,她狼狽的往反方向走掉,決定以後再也不追邢克風和魏萌姍的這條新聞了,因為她知道自己惹不起邢助風。

    “她的手……不要緊吧?”善良的魏萌姍擔心著殷雪芝的狀況。

    “魏小姐,她不會有事,我己經很客氣的放輕力道了。”女保鏢還是一臉酷酷的樣子。

    “你真的是克風替視請來的保鏢?”兩人進入電梯里,魏萌姍還是有點不相信,原來自己身邊一直有保鏢跟著。

    “是的。不過邢先生要我服你保持距離,盡員別打擾到你的行動,剛剛我才會那麼慢過去替魏小姐解圍,請魏小姐見諒。”

    “我不會怪你,你替我解圍,我很感謝你。”得到確定的答案,魏萌姍不再多問,不過她很感謝邢克風的設想周到,看來他很擔心她受到級擾,才會暗中找人來保護她。

    回到病房後,邢莉獎已經離開了,邢克風正坐在(床chuang)上吃著醫院送來的營養早餐。

    “怎麼這麼快回來?你沒吃早餐嗎?”他看看時間,她才離開不到十五分鐘。

    “有人認出我來,纏著我追問你的病情,我哪還吃得下早餐?”她在病床前的椅子坐下來。

    他臉(色)驀地一冷。“是誰糾纏你?”

    “我不知道對方是誰,不過你幫我請的保鏢很厲害,很快幫我解圍了,如果沒有她,我現在還被纏著很難(脫tuo)身。”她不想多聊那位記者的事,她很感謝他的保護。“克風,謝謝你。”

    “如果可以,我願意親自上陣保護你。”他推開小餐桌。將她拉進懷里,經過幾天的調養,他已經好多了,做一些動作時不再劇烈疼痛。

    “等你恢復鍵康,我很樂意讓你保護。”她輕輕的依偎著他,仰頭與他炙熱的黑眸凝架。“風,我可以(吻wen)你嗎?”

    她羞澀的再一次主動索(吻wen)。

    當她的唇貼上前,他早一步封住她嬌嫩的粉唇。

    夠能每次都讓女人主動啊!

    他熱烈地(吻wen)住她,將心里的渴望都灌注在這火辣辣的(吻wen)里頭。

    半年之後——

    銀石集團與魏氏集團一起對外宣布,兩大集團將攜手進軍歐洲市場,在此同時,邢克風也宜布了婚訊,他將在一個月後迎娶魏氏集團的千金,魏萌姍。

    喜訊一發布,不意外的義引來媒體追逐,讓這對新人備受千擾。

    不過他們一點也沒生氣,因為他們歷經波折的戀情終于修成正果,還深受家人的祝福,幸福的他們一點也不想隱藏甜蜜的戀情,大方接受蝶體采訪,不再躲著記者。

    公開面對媒體,配合媒體的訪問。更為了滿足媒體,銀石集團公關部還主動發布新聞稿,表明屆時婚禮將廣邀媒體采訪,並請飯店安排記者休息室,準備豐盛的食物提供拍攝的媒體記者享用。

    新聞稿一出,媒體記者都很有歐契的不再打擾這對忙著籌備婚禮的新人,大家都期待盛大婚禮的到來,做一次完美的報導。

    在婚禮舉行的前一周,從米蘭空運來台,由名家設計的新娘禮服己經送達,婚紗公司通知準新娘魏萌姍去試穿禮服。

    魏萌姍進入試衣間里,讓婚紗公司人員協助換上由頂級找緞和蕾理所設計而成的華貴新娘禮服。

    平領魚尾裕設計,樣式優雅卻又不失時尚,設計重點的裙擺上有著繁復的蕾絲。讓她就像一尾美人魚般美麗迷人。

    長發往右邊盤成一個松攏的優雅發型,(露)出了雪白肩頸的漂亮線條,魏萌姍羞澀又期特的踏出試衣間,美目望向站在面前的邢克風。

    “……好看嗎?腰線會不會太貼身了,要不要請人修改一下?”她羞怯的詢問他意見,這樣曲線畢(露)的絲緞禮服能襯托出她曼妙的身材,但卻緊貼得讓她不太自在,好像是第二層薄薄的肌膚。

    邢克風的目光無法移開半寸,從她走出試衣間的剎那,他感覺自己的靈魂被美麗(性xing)感的她給(勾gou)去,她曼妙的身材、豐滿的(胸xiong)部、微(露)的(乳Ru)線,都輕易挑起他的渴望。

    “不好看嗎?”他一直沒回應,魏萌姍以為他有意見,再走近一點,仰起的嬌顏有著一絲心急。“你覺得哪里需要修改?”

    “你很美,這件禮服穿在你身上好看極了。”他低啞地說,(身shen)體緊繃著,(強qiang)力壓抑著(欲ru)望。“唯一的缺點是太(露)了,如果可以把你的(胸xiong)部包緊一點更完美。”他擔心結婚當天他會因為她的(性xing)感而失控,更嫉妒其他受邀的男士賓客欣賞了她的(性xing)感。

    “你不知道嗎?現在女孩子都流行(露)出事業線呢!我又不是沒本錢,當然也得找機會(露)一下唆。”她笑眯了眼,對他的佔有欲感到失笑。

    “事業線?”他眼里揚起疑惑。

    “不懂沒(關guan)系,只要你覺得我這樣穿很美就行了。”她心滿意足的笑著轉身,走回試衣間。“我去把禮服換下來,你如果趕時間的話不用等我,先回公司去吧,我自己會搭計程車回家。”

    她不想耽擱他太多時間,畢竟他是抽空從公司趕過來陪她試穿禮服的,應該沒空多做停留。

    “等等。”他卻上前一步拉住她。

    “還有什麼問題嗎?”

    他低下頭(吻wen)住她的唇,希望藉由這一(吻wen),稍稍安撫張狂的(欲ru)望。

    因為旁邊還有婚紗公司的人員在,她臉紅的想推開他,但邢克風卻(吻wen)得更深,讓她抗拒不了的馬上沉淪。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