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千金真敢愛 page 22

page 22



    她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她堅(強qiang)的告訴自己,邢克風不會有事,他會度過這個難關!

    十分鐘後,魏萌姍拼上計程車直接趕往機場,在車上接到鞏雯琦的回電,鞏雯琦己經幫她訂到機位。

    “雯琦,真的很謝謝你。”

    “好姊你是當假的嗎?別跟我客套好不好?”鞏雯琦一點也不遨功。“對了,我過幾天也會回台北,到時候如果你還留在台北的話,我可以抽空讓你請我一頓。”

    “那當然。”她一定請客。

    “好了,那我掛電話了,朋友還在咖啡廳里等我。”鞏雯琦沒多佔用魏萌姍的時間,更沒多問她的私事,反正來日方長,好友願意說的話,會有機會說給她听的。

    魏萌姍很感激鞏雯琦的體諒,也很慶幸自己能認識這位好朋友。

    一個多小時後,魏萌姍順利搭上了飛機,直飛回台北。

    晚七六點半,天空漸漸暗了下來,心里非常不安的魏萌姍抵達了松山機場。

    在機場她跟邢莉比〉昧肆 擔 俠備嫠咚 峽朔緄氖質鹺芩忱 壕脫tuo)離險境,但後續的醫療和復健問題還需要醫師進一步安排。

    謝天謝地!他總算度過難關。

    魏萌姍放下心中(強qiang)烈的不安,迅速趕往醫院。

    這一次,邢家人完全沒有阻撓她,邢莉焙屠吹揭皆禾絞佣擁男夏福 塹泵娓行凰芄桓匣乩礎br />
    她被帶到醫院隱密的單人病房內,她將行李放在角落,喻著眼淚走到病床前,低頭看著躺在(床chuang)上的男人。

    分開了幾個月,他瘦了好多,但卻一點也不減他的英俊。

    心情激動又復雜的她,終究忍不住的掉下了眼淚。

    當邢克風緩級張開沉重的眼皮醒過來時,腦袋一片空白,陷入短暫的恍惚狀態。

    慢慢的,記憶一點一滴的回籠,他記起在他上台致詞時,突然(發fa)生了地震,上方的水晶燈掉了下來,他有瞬間的失神,後來才驚覺的趕快跳開。

    但好像還是慢了一步,他整個人重心不穩的摔倒在地板上,頭部撞上地板,讓他眼前一黑,後來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他還活著嗎?

    邢克風看著燈光大亮的病房,很確定自己還活著,他試著想坐起來看看自己的傷勢如何,但卻連將手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胸xiong)口也因為想要抬手的動作而隱隱作痛著。

    他怎麼了?

    “克風,太好了……你終于醒來了!”

    驀地,一道熟悉的嬌柔音嗓在他耳邊響起。

    他困難的將頭往右邊轉,對上了一雙美附的淚眼。

    他已經分手好幾個月的前女友魏萌姍,就站在病床前,頂著一張素淨的容顏,眼眸含淚,神情難掩擔憂,臉(色)有些蒼白的看著他。

    “你……”他驚訝的想坐起來,卻感覺腳口一陣扯痛,讓他不由得狠狠皺起眉頭,(身shen)體又倒回去。

    “你別亂動,你是不是(胸xiong)口很痛?我、我這就去找醫生來,你等等!”她焦急的轉身往外走。

    “……不用找醫生。”他喊住她。

    她的腳步停下來,轉身走回病床邊,小手主動捉住他的手,低頭與他對望,眼楮有些浮腫,顯然她狠狠的哭過了,現在級然沒哭,但紅紅的眼眶里蒙上了一層淚霧。

    她眼里有著無法隱藏的擔憂,對他的傷勢極度的擔優。

    邢克風心里一片柔軟的凝視著她。

    “告訴找,我的傷勢……她難以隱藏的擔憂眼神,讓他心頭更加雪亮的明白,善良心軟的她,怎麼可能會因為厭惡他猙獰的傷痕而離去?她會說那些話,實在是被妹妹給逼的,她以為分手對他好,所以即使愛他也只能忍痛分手。

    “你的肋骨斷了兩根,左小腿還有粉碎(性xing)骨折,可能有傷到神經……”她的聲音啞咽,眼淚再也忍不住地奪眶而出。

    “傷到神經……我以後行動上會不方便嗎?”她哭得稀哩嘩啦,他想抱她、安慰她,但卻連這麼簡單的動作都做不到。

    “沒那麼嚴重,你別亂說。”神經會慢慢修復,等傷好了,往後的行動絲毫不會受影響。

    “既然沒那麼嚴重,你為什麼哭得這麼傷心?是不是又有人說我這次受傷是你害的?”如果還有人膽敢說她是掃把星,他決計不會善罷(干gan)休,不管是誰他都會給對方教訓。

    “沒有,沒有人這麼說!”她哭是因為她擔心他,脆弱難受得無法壓抑住眼淚。

    “那你——”

    “找是因為看你受傷而難過。”她用手背抹掉淚珠。“我不哭就是了,你別再問,你好好休息好不好?醫生說你體力透支過度,(身shen)體很虛弱,再加上受傷嚴重,恐怕要比一般人花更長的時間休養復健。”

    她會陪在他身邊,不管多久。

    這一次,她不會走開。

    “好。”他點點頭,他用力握住掌心里的小手。“別再離開我了,我需要你,你不在我身邊的這段時間,我過得很寂寞……”

    因為受傷的(關guan)系,讓她主動回到他的身邊來,讓他有機會再度擁有她,他其實是開心的。

    “就算你還生我的氣,氣我說過那些傷害你的話而趕我走,我也要厚著臉皮留下來,絕對不會離開你。”

    “在莉備詠庋宄 螅 抑 濫閌潛槐頻模 也還幟恪!彼鈉丫 恕!拔抑 潰 闥的切┤撕ξ業幕埃 閾睦鏌歡 任腋咽塴!br />
    “嗯……我那時候心痛得快要死掉了!”她是很痛很痛沒錯。“這段時間以來,我一直都無法忘記自己那樣傷害你,一直都很自責……”

    “別想了,都忘了吧,把那些傷痛都忘了,我們垂新開始。”他與她十指交握,虛弱的他只能這樣握著她的手,無法將她擁入懷里,好好的(吻wen)她、抱她。

    “好。重新開始。”她低下頭,長發垂落在他繼著紗布的(胸xiong)口上,蒼白的臉蛋與他疲憊的臉龐近在咫尺。“克風,我可以(吻wen)你嗎?”

    她的眼里透著跟他一樣的渴望!她想(吻wen)他,重燃往日的親密。

    “歡迎之至,請盡量享用。”他彎唇笑了,腳口因為這個笑而微微扯捅,但他不在乎。

    她以折磨人的速度級緩欺近他,最後將柔軟的芳唇貼上他薄削的唇瓣,溫柔的獻上誘人的(吻wen),與他密密纏綿。

    當(吻wen)結束,兩人額貼著額,眼眸深情凝視著彼此,兩人都滿足的發出嘆息聲。

    第10章(1)

    一早,所有報紙都報導了銀石集團總裁邢克風在發表會被水晶燈砸傷的意外。

    醫院外聚集大批媒體,只要有銀石集團的人進出醫院,都會被攔下來訪問,許多與邢家交好的政商名流也紛紛前來探視,一樣也被媒體追逐。

    媒體們全都無法從這些人的口中探知任何消息,只能由集團發育人邢莉繃偈閉倏 募欽 嶂校  佬峽朔繅丫脫tuo)離險竣,手術順利成功。

    大部分與銀石集團(關guan)系良好的媒體都會據實報導,因為這樣的報導才能穩住集團的股票行情,但偏偏就是有某些媒體故憊制造聳動話胭,質疑銀石集團發言人說的話根本是在掛謊,甚至捏造謠言說邢克風這次可能度不了難關,邢克宇有可能再度出線搶奪銀石集團總裁大位。

    一連幾天,好壞各半的新聞紛紛擾擾,銀石集團終究敵不了輿論謠言,股價還是受到影響有了波動。

    投資人開始有意見,這讓即將召開一年一度股東大會的銀石集團感到頭痛不己,對某些媒體聳動的報導相當反感厭惡,也決定出手反擊,絕對不讓這些散布謠言的媒體繼續胡作非為下去。

    身為集團發言人及總裁代理人,邢莉鄙碭捍谷危 齠ㄏ熱Ы朧敬蟾緄囊餳br />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