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千金真敢愛 page 20

page 20



    看著好友為情所困,即使這段時間她都以忙碌來療傷,表面上悠游自在的過著每一天,但不經意間總是會流(露)出一絲孤寂和悲傷。

    鞏雯琦將魏萌姍的悲傷看在眼底,一直想為她做點什麼,卻無從做起,直到邢莉閉疑獻約海 得髁訟爰好孺┐睦磧珊螅  ┼諾閫反鷯Π才帕餃思妗br />
    “為、為什麼?”一直低頭不語的魏萌姍,訝異地望著邢莉獎。“因為你說過那些話嗎?其實你不必放在心上,找知道你會說那些話也是想維護你大哥,我能了解……事實證明,我離開克風是正確的選擇,銀石集團這幾個月來賺了不少錢,成績很亮眼,克風在事業上的表現很出(色)。”

    看見他的成績,魏萌姍就算心里再苦,也會承受下來。

    “集團是賺錢沒錯,但這都是因為大哥不要命的工作,還逼著大家跟他一樣賣命的結果,前陣子大哥還因為長期加班,(睡Shui)眠不足、體力透支的(關guan)系,在公司倒下來……大哥用工作來麻瘁自己,他跟你分手後,完全變成了一個工作機群。”邢莉幣幌氳醬蟾緄那榭觶 劭羧灘蛔 ぐ 漢 br />
    “克風他本來就重視工作,他一直以集團為重……”魏萌姍的心緊緊揪成一團,心里苦澀一片,一陣鼻酸。“這跟我沒多大(關guan)系。分手後難免會心情不好,也許過一陣子他會改變-”

    “等大哥改變,我們集團上下所有員工大概都跑光光了。”

    “莉保 液鼙 恚 偃縭且蛭 朔繅 笤憊ェ謊裘テ鞫賈麓蠹曳吹  也歡  湊椅矣惺裁從茫懇蛭 朔綺豢贍芑岊晃宜跋歟 綣閎餃 夷芨謀淠憒蟾縭裁矗 悄閌翹  牢伊恕5 慵熱蛔 湯錘業浪裕 以敢飩郵埽 羌攣也換岱旁諦納稀!br />
    她不想再談論關于邢克風的事,她己經下定決心將他遺忘,徹底的忘掉。

    “你太小看自己對我大哥的影響力了,我大哥跟你分手後,不再跟其他女人約會,他用一種不要命的方式在工作,顯然他心里根本忘不了你。”邢莉鄙釓攣好孺┘駝庋叩簦 輝俑趕氯ャbr />
    “我不想听……”

    “萌姍,我跟我媽都十分後悔,視們不該逼你跟我大哥分手!算我拜托你好不好?求你回台灣一趟,見我大哥一面。”

    從來沒有如此放低身段,邢莉痹敢  約鶴齟淼氖倫瞿悴埂br />
    “就算我回去,他也不可能願意見我。當初找說了很多傷害他的話,他一定恨死了我,我們之間己經回不去了。”不管邢莉比綰紋砬螅 好孺┌ 幌牖賾Γ 蛭 謁褚獾鬧猩慫 螅 峽朔緙壕 豢贍芰恕!氨 福 蟻仁 懍恕!br />
    抓著皮包起身,在她難受的掉下眼淚之前,她一口咖啡都沒喝,轉身走開。

    “下個月初集團將舉行新品發表,我會寄機票和邀請卡給你,拜托你一定要來參加。”邢莉輩凰佬模 煩隹J忍狻br />
    魏萌姍搭上計程車,關上車門,要司機趕快開車。

    她隱忍許久的淚水,無聲的掉落,滴濕了細白的手背。

    第9章(1)

    精神不濟的(關guan)系,讓(強qiang)烈的疲憊感席卷了他。

    周六仍到公司加班的邢克風,從辦公室直接趕過來。在新產品發表會之前,累得坐在休息室的沙發上就(睡Shui)著了。

    前一天晚上他根本沒(睡Shui)覺,而在這之前他的(睡Shui)眠時間也不多,長期勞累造成他精神不濟,但他卻一直苦撐著,軟是不肯善特自己,他用忙碌來療情傷

    此時的他穿著一身新款的亞曼尼三件式西裝,西裝外套隨意擱在沙發椅背上,靠在沙發沉(睡Shui)的他,並沒有因為憔悴疲憊而減少幾分英俊,但他眼下的暗影和消瘦的臉煩令人憂心。

    身為企劃部經理兼集團發言人的邢莉保 囈菹が蟻 蟾繒勻啡系紉幌律咸 慕泊剩 卻蟾縊低昕 恢麓屎螅 幼啪陀傷咸   虜罰  彼囈鑀肥保 純醇蟾繾諫撤か舷萑氤睡Shui)狀態。

    無聲的嘆了一口氣,她悄悄關上門離開了。

    她走往宴會現場,現在時間是中午一點半,離兩點宴會開始還有半個小時。

    半個小時時間從然不多,但至少可以讓大哥休息一下,所以她決定先去巡視一下會場。

    看著大哥一天比一天愉悴,她的心情一天比一天低落難受。

    不知道魏萌姍會不會來?

    上個星期她已經托鞏雯琦將回台的早班機票和邀請卡寄給魏萌姍,如果她願意回來的話,應該會在今天一早就抵達台灣。

    原本她想找人去查一下入境紀錄,確認魏萌姍是否回國,但想想這根本是多此一舉,就算魏萌姍沒搭上那班班機不回來又怎樣?她總不能找人去上海把魏萌姍綁回來吧?

    所以,只有等待了里

    她衷心期盼魏萌姍能跟大份見上一面,因為她知道他們對彼此根本無法忘情,而且她跟鞏雯琦將兩人的悲傷和沉痛都看在眼底,她們都同樣期待著,今天會是他們兩人感情破冰的機會。

    當她走進宴會廳時,手機突然響了。

    “我是邢莉保  怠!貝郵幟冒﹞鍪只猶br />
    “……我是魏萌姍。”遲疑了一下,魏萌姍開口說話。

    “你在哪里?在台灣嗎?”邢莉苯挪捷氳囟僮。 粽諾鈉磷Σ br />
    “我在上海。我不可能過去。”她今天拉著行李到了機場。但卻在大廳駐足猶像好久,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該不該回去台灣?直到最後一刻,她才下定決心不回台灣,拉著行李又返回家里。

    她根本不可能去參加宴會,回去台灣也只是枉然。

    “我很抱歉,我還是覺得我不該跟克風見而,我傷害他很深,他心里其實是恨我的——”

    “因為愛太深才會恨啊,大哥他是因為太愛你,才會被你的話傷得那麼深。”而她是始作俑者,她太可惡了!“我現在去跟大哥解釋清楚,告訴他都是因為我的(關guan)系。你才會說那些話逼他分手,一切都是我的錯!萌姍,算我拜托你,求你回來見大哥一面好嗎?”

    “別再說了,我不會回去里”她不能心軟,她就是因為愛邢克風才會選擇跟他分手。

    掛掉電話,魏萌姍立即將手機關機。她認為自己假如真的回台灣找邢克風,那將是更大的錯誤。

    沒有她的糾繼,邢克風一切順利、意氣風發,這樣的結果很好,真的很好。

    不爭氣的淚水又泛滋了,她總是在想起他時,忍不住難過傷心的流淚……

    這是最後一次為他掉眼淚了。

    她對著窗外的天空發誓,這是最後一次!

    同時間,邢莉痹僖補懿渙四敲炊嗔耍 饈俏   穩麼蟾綹好孺└春系幕幔 齠 啞ん兩簦  磣 匭菹が遙 蛩愀蟾縑鉤幸磺小br />
    是她對魏萌姍說了難听的話,才會讓魏萌姍決定離開大哥,就算大哥知道真相之後憤怒的不認她這個妹妹,她也認了!

    重新回到休息室,她緊張不安的在門口站了很久之後,終于鼓足勇氣打開門走進去。

    喀!刻意的關門聲,驚動了熟(睡Shui)的邢克風。

    “……有事?”瞥了妹妹一眼,他慢慢扭動痰澀的肩脖,高大使削的身軀從沙發起身,伸手從椅背拿起西裝外套,慢條斯理地穿上。

    “大哥,有件事我做錯了,我要當面跟你認錯。”站在門口的邢莉輩話燦紙粽牛  故怯滄磐菲ギ 絲 br />
    “宴會現場出了什麼問題?”邢克風立即聯想到今天的發表會。“還是新產品趕不及在實會開始之前送過來?”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