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千金真敢愛 page 18

page 18



    魏父魏母在前天回到台灣,對于女兒的病情相當擔優。

    魏驥洋也是,就算心里對妹妹再怎麼生氣不諒解,也因為妹妹的病情而心軟了。

    魏父魏母愛女心切,沒有多問什麼,每天都在醫院里照顧愛女,魏驥洋則盡量抽空到醫院探視妹妹,對于妹妹在一個星期前徹夜未歸,回來後卻倒在(床chuang)上一病不起的事,他雖有滿腹的疑問,但也跟父母一樣,不想多問了。

    只要她能趕快恢復健康,不要老是這樣臉(色)蒼白的哭泣,只要她能重綻快樂的笑靨,一切都無所謂。

    就算她想跟邢克風交往,他也不會再持反對立場,至于父母那邊,他也可以幫忙說項。

    放下公事包,提早下班的魏驥洋拉來椅子坐在病床前,心疼的伸手撫(摸Mo)著臉(色)比較沒那麼蒼白的妹妹,看著她消疲的臉煩,不由得嘆了口氣。

    魏萌姍感覺到有人輕輕的踫觸著她,昏沉的意識逐漸清明過來,眼睫微微的顫動幾下後,緩緩張開了眼楮。

    眼前,一張臉龐從模糊慢慢轉為清晰。

    “哥……”望著大哥優心忡忡的臉龐,她感到很內疚,她的聲音因為感冒的(關guan)系而顯得虛弱沙啞。

    她知道自己病了很多天,這幾天大哥總會抽空來醫院探望她,想必她生病讓大哥耽擱了不少公事。

    “你看起來還是很不好,雖然醫師說你可以出院休養,但我還是不放心……”伸手將她臉頰上的發理順到耳後。“你留在醫院多觀察兩天,等情況更好一些之後,我再接你回去。”

    她點點頭,乖巧的遵照大哥的指示。

    “想吃什麼嗎?你瘦了一大圈,這幾天都沒吃什麼東西,我去醫院的餐廳買碗粥給你吃好不好?”

    她沒胃口,但她不想讓大哥擔心,很順從的又點點頭。

    “想洗頭嗎?等看護吃完飯回來,我叫她幫你洗?”

    她點頭。

    “你看起來很虛弱,我去問問醫生,看能不能打一劑營養針?”

    她一樣,點點頭。

    “這麼好說話?”連她最怕的打針都願意,魏驥洋輕輕的笑了。“生了一場病,我听話乖巧的妹妹又回來了?”

    “哥……”魏萌姍張著大大的眼楮,看著揚著溫暖笑意的大哥。“等我(身shen)體恢復之後,我想去上海住一段時間,我想念爸媽……”

    她想離開台灣,或許遠離這里可以讓她很快的忘掉邢克風,讓心里的傷痛快點結束。

    “好,你什麼時候要過去,提早跟我說一聲,我讓秘書幫你買機票。”他沒意見,緩緩起身,打算到餐廳布她買粥回來。

    當他走到病房門口時,魏萌姍又說話了。

    “哥……”

    魏驥洋回頭看著一臉憂傷的她。

    “我跟邢克風分手了。”大哥沒開口問,她主動說了,當她提起邢克風時,眼里閃過一絲沉痛。

    魏驥洋看見了那抹沉痛,不曉得自己該說些什麼。

    他明明反對妹妹跟邢克風交往,現在他們分手了,他該感到高興才對,但為何心情卻因為妹妹沉痛的眼神而低落?

    沈歐的看著妹妹好半晌,他才輕輕的點點頭,開門離去。

    魏驥洋迅速走往電梯口,搭電梯到醫院的餐廳去。

    病房內,魏萌姍虛弱蒼白的躺在(床chuang)上,轉頭望著窗外灰冷的天空。

    她一向不喜歡冬天。

    果然,這個冬天讓她心情好難過!

    她心里難過,是因為她為了讓邢克風放手,逼自己說了好壞好壞的謊話。

    她傷了邢克風的心,他一定很恨她吧?

    就讓他恨吧!

    如果分手能讓他遠離倒相的事情,讓他遠離危險,她寧可讓他恨自己一輩子。

    冷颼颼的冬季過去了,春天的天氣多變化,隨著夏季的腳步接近,雨季也逐漸過了,天氣變得有點微燥,大家都換上夏季新救服裝。

    夏初,外頭太陽高照,溫度逼近二十八度,銀石集團卻一直陷于(強qiang)烈低氣帳狀態。

    集團最高權力者邢克風成為超級嚴厲的上司,這幾個月來,很多企劃案都被盯得很緊,底下的人彼通得快要喘不過氣來,公司里那些原本比較親近二房的勢力,也被邢克風毫不留情的——鏟除。

    集團上下都是邢克風的勢力範圍,不再有邢家二房布下的惡勢力,張佳貞和邢克宇母子倆自知已經失勢,再也無法捅手邢家事業後,變賣了一些家產到加拿大定居,不再跟大房這邊有所交集。

    在勢力全盤穩固之後,邢克風拿出更駭人的魄力,飛快整傾集團,嚴厲推動集團的事務,讓銀石集團在今年第一季的業績成長百分之三十,創下這幾年來的新高。

    但員工們卻見不到笑臉,因為這都是他們犧牲(睡Shui)眠和假期拚命工作的結果。

    雖然新年度第一季的業績高度成長,邢克風卻沒有半點放松的意思,他依然故我,用最嚴謹和嚴厲的態度緊盯每個部門運作,搞得全集團上下都快疚了。

    “大哥,我己經好幾個月沒休假,沒日沒夜的拚命工作,搞得自己都快要死掉了,我現在只不過想請個幾天假喘個氣,你怎麼這麼狠心不肯批準?難道你要我跟你一樣,加班加到暈倒在辦公室里,被送到醫院掛急診嗎?”

    經理級以上的主管要休假都得經過總裁批準,這陣子沒人敢休雙,邢莉彼閌塹諞桓齠返  黽俚Д鬧鞁塴br />
    因為她受夠了公司里的低氣壓!(強qiang)大的工作壓力讓她想逃開,提出請假的另一個目的,也是要大哥重視自己的健康問題。

    她沒想到大哥跟魏萌姍分手後,仿佛變成了一個沒有靈魂的工作機器,他拚命的工作,上個星期還因為體力不濟而暈倒在辦公室里,當時還是留下來加班的幕僚發現,及時送醫掛急診,但沒想到大哥_醒過來便自行拔掉點滴出院,繼續埋首工作。

    大哥簡直在賣命,而他也拖著所有人下水。

    大哥再這樣搞下去,集團業績是會不斷的成長沒錯,但恐怕再高的薪水眼獎金都留不住員工。

    “不準假!”從公文中抬頭,邢克風冷俊的臉龐線條十分冷硬,不肯讓妹妹休假,他手頭上有個大案子需要人手布忙。

    一旦做成這個大案子,這一季的業績將比上一季更好,集團的股價將會爬到新高。

    “你不準假我一樣會休。”頂多算曠職好了,邢莉碧誦母蟾繚稀!按蟾紓 憧純茨闋約海 惆炎約和 媚敲唇艫降孜 聳裁矗堪佷閱閆諭芨咼淮恚  灰 鬮﹤ 湃鞜寺裘 憧雌鵠淳 癲患茫 僬庋氯ュ 銥茨慊岬瓜氯Д摹!br />
    她關心大哥,自從幾個月前大哥跟魏萌姍分手後,大哥變本加厲的把時間全部投入工作當中,好像搏命一樣,把自己當成機器人,沒有休閑時間,不交女友,他的生命全部投入在集團里頭。

    邢莉泵渙系醬蟾綹好孺┐質趾蠡岊涑燒庋 衷諛蓋綴  身shen)體擔心,董事會級對大哥的賣命工作很贊賞,但對大哥沒有休息的工作,還逼著員工一起拚命,同樣也是優心伸忡。

    “我不需要白神人的關心!出去,你要休假就去休,別在這里浪費我的時間里”像刺蝟一樣,他痛恨所有人假惺惺的關懷。

    “我跟媽都關心你,你為什麼要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酷樣子?哥,自從魏萌姍跟你提分手之後,你變了{”

    她想知道癥結是不是在魏萌姍身上?當初她逼魏萌姍離開大哥,到底是對是錯?

    這個問題在她心里擺了幾個月,她一直漠視著,直到今天看見大哥更變本加厲不要命的工作,她只好正視這個問題。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