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千金真敢愛 page 16

page 16



    他看著一桌家常菜,看著她忙碌的美麗身影,盤起來的長發微微亂著,心頭一陣暖,一陣心動。

    這女人就是他要的妻子人選,她如此賢慧又個(性xing)單純,一點大小姐的驕氣都沒有,讓他更想保護她。

    他愛她,不管母親跟妹妹的反對,不管魏家的不認同,也不管其他人有什麼意見,他都要定她了。

    沒有任何人能阻擋得了他想要愛她、保護她、擁有她一輩子的(強qiang)烈念頭。

    “我好餓。”信步走上前,他張開手臂從身後親昵地抱住她的腰。

    她嚇了一跳,縴細身子在他懷里驚跳一下。

    “稱很容易受驚嚇。”這個女人很膽小,膽小得很可愛,可愛得讓他愛不釋手,讓他忍不住想偷香。

    (薄bao)唇(吻wen)上她的雪頸,挑逗似地啃嘴著她的瑩白耳垂。

    “我希望你餓的是肚子。”她臉紅的低語,隱藏起眼里的落寞和難受不讓他看見。“菜剛煮好,要趁熱吃。”

    “肚子當然餓了。”他放開她,退後一步。“不過反正一整晚時間很多,我忍一下沒(關guan)系。”

    “謝謝你哦。”那語氣像施思一般,讓她好氣又好笑。

    她替兩人盛好香噴噴的米飯,端上桌來。

    她用甜美燦爛的微笑面對他,體貼的替他夾(肉rou)夾菜,殷勤得很哪。

    “是因為感冒的(關guan)系嗎?你的臉怎麼一直都紅紅的?還特別愛傻笑?”他感覺到了,她今晚笑容特別多。而且紅紅的臉蛋透(露)著一欺羞澀,像隻果一樣,也像盛開的紅玫瑰,引誘著他。

    “我只是很輕微的感冒,跟臉紅完全沒(關guan)系好不好。”她懊惱的嘟唇,收起笑容。“我的笑容看起來很傻哦?”

    “傻得很可愛。”他接續著說︰“我很喜歡。”

    她發怔著,他那句“我很喜歡”沖擊著她的心。

    她也好喜歡他,好愛他,她完全不在意他(身shen)體那可怕的火紋傷痕,她只想跟他相愛撕守一輩子。

    但……這是不可能的事,她的存在只會帶給他傷害和麻煩。

    魏萌姍內心閃過一整痛苦,眼里盛滿難受的情緒。

    “怎麼了?”她怎麼突然發怔了?而且眼神飄忽,似乎承載著一雌的痛苦。

    “沒、沒事啊!”她抓回恍惚的情緒,低頭吃著晶瑩別透的米飯,掩飾自己剛剛的失神。“你不是最愛吃東坡(肉rou)嗎?快吃吧!我還煮了砂鍋魚頭,都是你愛的菜(色)。”

    再次抬起頭來,她己經成功的換上亮麗的笑容。

    將她的異樣放在心底。他沒再多問,為了不讓她失望,他品嘗著她煮的每一道菜。

    她的手藝真不是蓋的!母親怎會說她一無是處呢?

    她不僅廚藝好。還很會作畫,並且開了個人畫展,這樣一個多才多藝的女子,怎能被看輕?

    邢克風為母親對她的評價感到不平,這激起他更想保護她的決心。

    晚餐後,邢克風挽起昂貴的襯衫袖子,主動要求幫忙一起整理研房。

    她受寵若驚的要他離開廚房,但他不肯,陪著她收拾碗筷,把碗盤用水稍微沖洗(干gan)淨後,——放進洗碗機里。

    然後他看著她俐落的削起隻果皮,將切成大小差不多的隻果放進盤子里。

    他看她像擺藝術品一樣,把一片片的隻果擺得像一朵盛開的花。

    “隻果甜嗎?”

    “你吃吃看不就知道了。”她暫時放下水果刀,拿起一片隻果放到他嘴邊。

    他張口咬掉半片隻果。

    她微偏著頭,張著晶亮的眸子問他︰“甜嗎?”

    “再吃一口。”他張大嘴巴。

    她把另外半片隻果放進他嘴巢,但他卻連她的手指都咬下去。

    “痛……”慌忙的縮回手指頭。

    “抱歉,我看看。”他快速吞下隻果,抓起她的手放在嘴邊親(吻wen)一下。“還痛嗎?”

    “不……”她的臉蛋易地一陣火紅。

    “看來還很痛,我再親一下。”不讓她躲開,他低頭貼上她的唇,火熱地(吻wen)住了她。

    這是個明顯帶著挑逗(誘you)惑的(吻wen),他抱著她轉了一圈,讓她坐在餐桌上,拉開她的腿,將自己置身在她的兩腿間,他的手從她的裕棍探進去,撫(摸Mo)上她的腿,往私密地帶滑去,隔著布料在那里逗留。

    她臉紅心跳的吐出(呻shen)*聲,沒有推拒只有迎合,今晚她已經下定決心要熱情的跟他廝磨纏綿。

    “等等……”趁他放開她的唇時,她羞怯的低嚷。

    “你不想要?”她明明很熱情的回應著他不是嗎?(欲ru)望勃發的邢克風納悶的低頭(吻wen)著她那臉排紅。

    “……餐桌好硬,我(屁pi)股痛啦。”她尷尬的將燙紅的小臉埋在他(胸xiong)前。

    他仰頭大笑著,將她抱起來大步走出廚房,回到主臥室。

    在柔軟的大(床chuang)上,他一件一件褪去她身上的衣物,直到誘人的裸軀在他面前展現,(欲ru)望緊繃,渴望驅策著他,他捧起她的臀,急切的佔有。

    結合讓兩人都滿足的笑了,他在她嬌美雪白的身上開始點火。

    她(呻shen)*著,攀著他的肩,迎合著他一次又一次的侵略。

    這一晚,兩人都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滿足。

    清晨五點多,窗外天(色)才微微亮起,天空蒙著一層薄薄的霧氣。

    魏萌姍小心冀冀的從邢克風赤(chi)裸m的(胸xiong)筋起身,她無聲的下床,彎身拾起昨晚被拋落在地上的洋裝和貼身衣物,背對著大(床chuang)上熟(睡Shui)的他著裝。

    一一穿回衣物後,她用手指輕輕梳著凌亂的發絲。

    “怎麼這麼早起床?快回來(床chuang)上,陪視再(睡Shui)一下。”身後忽然傳來邢克風沙啞還飽含(睡Shui)意的低沉嗓音。

    她縴細的身子微微一值,幾秒鐘之後,她緩級轉過身去,赤著雪足一步一步慢慢走回大沐邊。

    她站在床畔,低頭對上他墉瀚的黑(色)眸子。

    “過來。”他再次沙啞低喃,平躺在(床chuang)上的他渾身赤(chi)裸m,壁壘分明的(胸xiong)膛上布滿傷痕,被單遮住了腰部以下。

    “克風,我……我很抱歉,我對你說了慌。”在外人看來那些傷痕猙獰嚇人,但她一點也不害怕、不在乎,可是此時此刻她卻得裝出厭惡的表情來,她不得不這麼做。“我其實很害怕……”

    “你在害怕什麼?”(睡Shui)意陡然消失,邢克風從(床chuang)上坐了起來,他看著她閃爍的眼眸。

    “我怕看見你身上那些可怕的——”揪心扯著謊言,她的手指甲掐進另一手細嫩的乎心里,與他對望的眼楮倏地移開。“傷疤。”

    “我有沒有听錯?!你說你害怕?”他霍地掀被下床,氣勢駭人的站在她面前,漆黑的眼眸驀地噠起,進射出危險稍光。“看我,對著我把話再說一遍。”

    他伸手捏住她小巧尖美的下顎,無法相信自己所听見的。

    她己經演練過好幾次了。

    魏萌姍冷冷抬眼,對上他犀利震驚的注視目光。

    “我騙了你,我其實很怕看見你身上的傷痕,那些傷痕很丑陋。會讓我作嘔!要不是找每次都極力忍著,我想找真的會吐-”她看見了他眼底閃過受傷的情緒。

    她停下來,咬緊牙根,不讓自己心軟。

    第7章(2)

    “繼續說下去!”他的(胸xiong)膛微微起伏著,他的臉(色)陰沈緊繃。

    “我無法跟你在一起,請放手。我不想再欺騙我自己,昨天晚上我特地親自下廚,昨晚也很配合你的需索,算是我在分手前給你的補償,整個晚上我都很忍耐的沒有推開你,已經很給你面子了。”她逼自己在心軟前,冷硬的把話說完。

    這一字一句刺進他鋼鐵般的心,鄭樣輕易地傷害了他。

    “這是借口對不對?因為莉閉疑夏悖 閱闥盜瞬桓盟檔幕埃 悴嘔 餉此怠!彼難垌 歟 抗獬瀆  殺sha)氣,他用力捏住她的下巴,捏得她好痛,痛得眼楮紅紅的涌上脆弱的淚霧。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