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千金真敢愛 page 11

page 11



    原來,是他自己感覺太遲鈍了。

    邢克風很慶幸自己今晚過來找她,因為她讓他看清了自己的心,對彼此的(關guan)系有了正確的定位。

    他想要的不只是個伴,他要的是她的沮柔悄意、她的體貼包容,還有她對自己的愛戀。

    “我現在笑不出來啦……”她扁著小嘴,勉(強qiang)(露)出一抹苦笑。

    那模樣很可愛,惹得他大笑起來,他趴在她的肩頭上,笑聲震動了(胸xiong)膛,透過(胸xiong)膛振動著她。

    這是她第一次看見他如此毫不在乎大笑的樣子,她驚將的唯大一雙美目。

    他撐起精瘦的身軀,低頭凝視著一臉驚怔可愛的她,情不自禁的緩緩低頭,目光炙熱地盯著她因驚傳而微啟的(紅hong)唇。

    “姍姍,我突然發覺我愛上你了。”在(吻wen)住她之前,他淡淡丟下這麼一句。

    下一秒,他用(吻wen)微笑地吞沒她驚喜的尖叫聲。

    第5章(1)

    邢克風眼神發冷的看著坐在他面前的女人——殷雪芝。

    這女人手段十分高明,成功的利用自己的父母來找他提出請求。用當年對他的思情施壓,讓他不得不點頭答應接受她的獨家專訪,打破了絕不受訪的原則。

    看著一身新款名牌套裝、明(艷yan)動人的殷雪芝,以及站在旁邊的攝影師,邢克風感到相當厭惡。

    但礙于他當年接受了殷氏夫妻的幫助,在美國得到妥善的醫療,為了還這個天大的人情,他就算再怎麼厭惡面對鏡頭,厭惡談及那段傷痛的往事,他還是得面對。

    “邢大哥,我們可以開始了嗎?我知道你不喜歡面對鏡頭,所以我想請攝影師先幫你拍幾張照,只要拍幾張就好,我會從中挑選一張當封面。”

    剛上任的殷雪芝笑得很志得意滿,因為別人搶破頭都拿不到的獨家,她上任第一周就拿到了,所以即使現在而對的是一臉森寒的邢克風,她還是沾沾自喜。

    “只拍一張。”冷冷掀動薄後,這是他所能容忍的範圍。“不願意就別拍!”

    “……那好吧,就拍一張。”殷雪芝表面漾著嬌笑妥協,心里卻氣得牙癢癢;她要攝影師務必要抓好角度,拍出完美的一張。

    被邢克風的森冷氣息搞得有點緊張的攝影師,冷汗直流的審慎地抓了幾個角度,終于拍了一張照,然後攝影師立即被請出去。

    辦公室里,只剩下殷雪芝和他。

    “邢大哥,我知道你很氣我對你施壓,但我真的需要這篇專訪,你也知道,我剛來上任,一上任就擔任副總騙輯,很多人眼紅,大家都等著看找的表現,隨時想扯我後腿把我拉下來,所以我非得做點成績給他們看不可……”攝影師一離開,殷雪芝馬上解釋,希望能緩和一下辦公室內冷凝的氣氛。

    “我只有十五分鐘的空檔,你最好別浪費時間說廢話,要問問題最好快一點,時間到找不會再回答你任何問題。”他冷冷看著她,毫不隱藏心中的不悅。

    一個為了工作成績而要心機的女人,他不屑一顧。

    這個專訪並不能證明她的工作能力,她若真有本事的話,該自己努力去搶獨家,而不是抬出她的父母來向他討人情。

    “十五分鐘怎麼夠我訪問?”殷雪芝(艷yan)容微微扭曲,對于邢克風一再不買她的帳,讓她覺得自尊心受到傷害。

    從小到大,她身邊多的是阿談奉承的男人圍繞,從來只有她給男人臉(色)看,但邢克風卻對她不屑一順,這讓殷雪芝心里嘔死了。

    “不訪問就請回,我要忙了。”他揮揮手,表明她隨時可以離開。

    “當然要訪問。”殷雪芝再度吞下一口怨氣。

    她忍著氣打開錄音筆和筆記本,逐一提出她事先格理好的問題,這些問題不外乎就是他這三年接受治療和復健的心路歷程,還有他接下銀石集團後有何大計劃?

    邢克風選擇(性xing)回答,他既然答應要還股氏夫妻的人情,他就會做到,只要殷雪芝的問題在他容許的範圍之內,他都會滿足她想知道的,至于那些觸及(隱yin)私的問題,他一律不會做任何回應。

    所以,殷雪芝提出了十幾個問題,邢克風只回答四個,這讓殷雪芝心里梗著一股氣,隨時要爆發。

    “最後一個問題,請問邢總裁目前有沒有交往對象?什麼樣的條件才能符合邢總裁的要求?”讀者最愛看名人的感悄八卦,這問題一定得問。

    不過氣急敗壞的殷雪芝心里卻想著,憑他還想要求什麼?這男人根本只有臉能看而已,(身shen)體無比丑陋,就算他身家驚人又如何?那可怕的(身shen)體任何一個女人看了,不嚇死才怪!

    “我不回答感情問題。”他拒絕回答,高大瘦削的身形從皮椅起身。“時間到了,你請回吧。”

    他揮手下逐客令。

    “邢克風,你真要這麼難纏嗎?”殷雪芝再也忍不住脾氣,直接嗆回去。“你難道不怕我把你的(隱yin)私寫出來?我知道的秘密比你今天說的還多,我今天來訪問你是給你面子,要不我自己寫就好了,還需要來看你的臉(色)嗎?”

    “你既然知道,那就盡最去寫。”他眼(色)森寒的看著她,一點也不畏俱她的威脅。“滾!”

    這一次,他連最摧本的禮貌都省了。

    竟然叫她滾?!“你一定會後悔!”殷雪芝臉(色)一陣青白交錯,她憤恨的拿起公事包扭身往外走出去。

    辦公室里,只剩他自己一個人。

    邢克風大手緊握成拳,他沒想到曾經幫忙他最多的恩人,卻成了糾纏他的人。

    他不知道殷雪芝會將他寫成何等可怕的模樣,他感覺此刻身上猙獰的傷都在隱隱燒灼著。

    拿起車鑰匙,他大步走出辦公室,對秘書丟了一句他今天不會回公司後,自行駕車疾馳離去。

    然而正在大樓地下室取車要離開的殷雪芝和攝影師,意外的看見邢克風獨自外出,精明的殷雪芝立刻要開車的攝影師跟上,一路跟蹤他。

    需要找一個地方冷靜的邢克風沒發覺自己被盯上,他只想趕快見到魏萌姍,他需要她,唯有她能安撫他內心的惶然不安。

    半小時後,邢克風開車來到一棟住宅大樓的門口,他把車子停在大樓對而馬路的停車格上,下車筆直走進大樓里。

    上個星期他在這里過了一夜,那晚他跟魏萌姍確定了彼此的愛意,也在那晚擁有了她住處的備分鑰匙。

    他掏出鑰匙走進去,直接上梭,進入了她的屋子。

    魏萌姍正在畫室里畫畫!她听見開門聲,立即放下畫筆走來客廳探看。

    “這時間……你怎麼有空來?”她訝異地看著邢克風一臉森寒的走進屋內。

    他沒開口說話,大步走上前,將她抱進懷里,緊密地抱著。

    她感覺到他在發抖著。她心里雖然擔心卻沒有多問,而是抬起粉臂反抱住他,給他一個安撫的擁抱。

    他彎身將她抱起,大步走進臥房里。

    將她放在(床chuang)上,他走到門口將房間內的燈光打開,這一次他不想隱藏自己,他帶著豁出去的決心,凜著冷俊的臉龐,站在床邊慢慢的寬(kuan)衣(yi)解帶,直到一身赤(chi)裸m。

    “你……真的不覺得我很可怕?”窗外的陽光灑落一地,天花板上的隱藏光源也全數開啟,一室的明亮,他一身猙獰疤痕地蚤立在床邊,在她眼前張牙舞爪。

    望著那綿延全身的傷疤,不可能不感到震撼,魏萌姍的心狠狠地揪痛起來,她紅著眼眶,粉唇彎起一抹微笑,從(床chuang)上爬起來。

    她拉住他的乎,將他帶(上shang)床。

    “相信我。你一點都不可怕,在我眼繼,你很迷人,是我這輩子最愛的男人!”她在他懷里找到舒服的姿勢,親密的搜著他,眼眶因心疼難受而發熱著,她在他懷里輕柔低語︰“風,答應我,別再為這件事困擾好嗎?在我眼里,你是一個厲害的總裁,一個我深深愛上的男人,你永遠都別在乎別人如何看待你,你不是為他們而活。”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