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千金真敢愛 page 10

page 10



    三年前那場火災讓他(身shen)體受了傷,即使經過多次手術後,臉部是勉(強qiang)恢復了,但(身shen)體需要植皮的大面積燒傷,卻不是靠手術就可以挽回的,到現在還留著令人觸目驚心的疤痕,連她這個做母親的看到他身上的疤痕時都會害怕,這樣的(身shen)體,又有哪個女人可以接受?

    也唯有知道內情、從頭到尾都清楚兒子傷勢的殷家人可以接納他吧?所以邢母才會如此積極的撮合他和殷雪芝兩個人。

    “媽,我的婚事你不用(操cao)心,我自己有打算。”邢克風看著母親那一臉哀傷的神情,只好坦承︰“殷雪芝不是我想要的對象,我跟她不可能,我早就另有想交往的對象,等時候到了,我會帶她回來給媽看。”

    “真的嗎?是哪家的女孩?她不計較你身上的傷疤嗎?”邢母很驚訝,原來兒子有對象了。

    “她不計較。”除此之外,他不想多說什麼,魏家三年前解除婚約,到現在跟邢家都還有心結,他若現在就說出來,母親恐怕會不高興。“媽,別給我壓力,我跟她才剛開始,往後的事還不知道。”

    “哦,好、好。”邢母開心的沒再多問,招來看護扶她回房休息。

    原本打算上梭休息的邢克風,突然改變了主憊,他想見魏萌姍一面。

    念頭一閃,他轉身走出屋子,開車朝市區疾馳而去。

    媒體記者不知道他跟魏萌姍又瓜新交往,她的住處也沒人知道,所以他現在過去找她,應該不會被盯上才對。

    一想到可以跟她見面,邢克風心情大好。

    半小時後,他將車子停在魏萌姍的公寓大樓門口,他下車走到替衛室請警衛幫忙通知一聲。

    “邢先生?”突然接到警衛通知的魏萌姍很驚訝,她所認譏的人里而,只有邢克風一個人姓邢,也只有邢克風知道她今天才剛搬過來這里住。“馬上讓他上來。”

    邢克風怎會突然來訪?

    魏萌姍掩不住一臉驚喜。

    她原以為兩人還得過一段時間才能見面,沒想到他卻突然跑來了!

    穿著(睡Shui)衣的魏萌姍匆匆進房間穿上白(色)(睡Shui)袍,將(睡Shui)袍肥帶打個結,當她回到門口打開大門時,邢克風正好從電梯走出來。

    “嗨……”她嬌羞的對他微笑著。

    一身筆挺西裝,身上還穿著長風衣,他看起來有些疲憊但不失瀟灑帥氣。

    “晚安。”邢克風大步走過來在她面前站定,他鼻間充滿著沐浴(乳Ru)的香氣,深邃的眸子打量著她。

    她頭發還微微濕,淨麗的臉蛋肌膚透著粉潤,她顯然剛沐浴完,全身上下清新得讓他移不開目光。

    “你怎麼突然跑來了?”她的眼眸在笑著,因為他意外的出現,讓她好開心,無法掩飾自己的欣喜。

    我想念你!我需要你來安撫我內心的煩躁!邢克風在心里無聲的回答。

    她臉蛋上的美麗笑容令人著迷,他忍不住低頭(吻wen)住了她粉潤的唇,他的手圈住她細盈的腰肢,將她圈摟在懷里。

    她羞怯頗抖的承接他落下的(吻wen),臉煩因為親密的姿態而紅(艷yan)一片,兩人站在門口糾纏了起來。她被他的男(性xing)氣息團團圍住,他的手大膽地扯開她的(睡Shui)袍腰帶,鑽進里頭撫(摸Mo)著她滑嫩的肌膚,罩住一只雪嫩飽滿。

    她被他(吻wen)得雙腿發軟,他的愛撫讓她無法招架,渾然未覺兩人還站在走廊上,忘了這里是住戶共用的公共空間,隨時有人進出。

    驀地,對面傳來一聲輕輕的開門聲。

    邢克風反應迅速,他摟著她快速閃進屋內,反手將門關上。

    被他(吻wen)得頭發暈的魏萌姍,抬起迷蒙的眼眸,疑感地看著他。

    他低頭望著她蒙曦的眼眸、排紅的臉蛋,看著她因服帶松(脫tuo)而撇微敞開的(睡Shui)袍領口,同時也看見了她穿在里頭的黑(色)(睡Shui)衣以及剛剛自己愛撫過的雪白飽滿,還有一朵(性xing)感紅蕾。

    感官的(刺ci)激讓(欲ru)望猛烈沖擊著下腹,他彎身將她抱起來。

    “臥房?”他抱著她往里而走,聲音沙啞急切。

    “什、什麼?”突然被騰空抱起,她臉紅微慌的抓著他的風衣,被他(吻wen)得已經搞不清楚狀況。

    他走過去,用(身shen)體推開一道虛掩的房門,里頭燈光透亮,有張大床,正好是她的臥房。

    他大步走進,將她放在大(床chuang)上,回頭走到門口將房內的燈光關掉,在漆黑中又回到床畔。他站在床邊迅速(脫tuo)去自己的衣物,直到一絲不掛。

    在一片漆黑中,魏萌姍臉紅心跳的等待著他,她沒有看見他布滿猙獰傷痕的(身shen)體,她知迸他不想讓她看見他身上那些觸目驚心的傷疤而(露)出恐俱的神情。

    不會的,她一點都不在乎!

    她從(床chuang)上爬起來,(摸Mo)然下床主動抱住他,憐惜的撫(摸Mo)著他粗糙的皮膚、親(吻wen)他的(胸xiong)膛,在那被火紋身的皮膚上落下細碎盆柔的(吻wen)。

    他震撼地看著她,當她的(吻wen)逐漸往下移動時,他咬牙將她拉起來,將她壓回(床chuang)上。

    魏萌姍身上的(睡Shui)袍和(睡Shui)衣被拋下床去,漆黑中,他滿布傷疤的(身shen)體緊密地貼著她雪白美麗的身子。

    猙獰與美麗,黝照與雪白有著(強qiang)烈的對比,雖然他用熟略包裹住自己的傷疤,但她一點都不在意,她忘情的摟住他的須子,弓起美圍的嬌俐迎向他,她對他有著(強qiang)烈的渴望,這份渴望讓她擺(脫tuo)了女孩的羞澀,在他懷里綻放成了女人。

    “風,我愛你!”在他佔有她的那瞬間,她坦白了心里的愛意。

    對,她愛他,對他不只是有好感而己,在三年前看著他經歷可怕的傷害那一瞬間,她就驚覺自己早己深深的愛上他了。

    邢克風驚訝地瞪著身懷下美麗的女人,他沒料到會听見她吐(露)愛意,他更沒料到他竟然愛極了她的告白,一抹狂喜淹沒了他,讓他更加的渴望她!

    (激ji)情停歇——

    魏萌姍虛軟地窩在他的懷里,微情的余韻未褪,她一絲不掛的粉潤嬌軀泛著一層薄汗,幾絡發絲披散在粉肩上。

    邢克風伸出手將那發理順到她的耳後,他的手謄戀地撫(摸Mo)著她縴細的粉肩,撫著她弧度迷人的美背,掌下的肌膚是那樣的水嫩細膩,與他的粗糙傷疤根本天差地別。

    魏萌姍也學著他撫(摸Mo)他的(身shen)體,眼楮已經適應了一室的昏暗,雖然看不真切,但她一定要讓他知道在她而前不必遮掩。他身上的傷疤真的對她而言一點都不可怕,只有心疼。

    “當時一定很痛吧?”她想起當年的新聞畫面,眼眶里含淚。

    “很痛,但都過去了。”他是(強qiang)悍的,那些痛不欲生的痛苦他承受過,也還清晰記得,但他己經堅(強qiang)的挺了過來,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

    他的(強qiang)悍讓她更加心痛,她眼中的淚水滴落,滴在他的(胸xiong)口。

    “不要哭。”他驚何的皺起眉頭,看著她哭泣的小臉,他的心擰了起來,她的眼淚折磨著他的心,這感覺很清晰(強qiang)烈。“別哭了,一切都過去了,那些痛我已經不記得了,現在的我很位康,剛剛的表現你也看見了,我是(強qiang)壯的。”

    他重新躺下來,心有不舍的翻身將她壓在身下,沮柔安撫。

    “但我的心好痛,我舍不得你曾經受那麼重的傷……”她無法克制的哭著。

    “姍姍……別為找的過去掉眼淚,我現在很好,找要你開心的對找微笑。”他深深的嘆息,低頭輕輕(吻wen)去一穎順的淚珠。

    他沒想到自己可以對她如此的溫柔,他以為兩人垂新在一起只是延續過往的好感,兩人之間沒有愛情成分,抱她只是(欲ru)望縴解,不會有濃情密意。

    但顯然他錯了。

    經過剛剛的親密交融,她毫不隱藏的愛意吐訴,讓他明白自己為何在三年後還是選擇她生原來他對她不僅僅只有好感而已,他早就在不知不覺中對她產生了感情,才會在意外相遇之後,又立刻決定跟她在一起。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