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千金真敢愛 page 9

page 9



    “怎麼會臨時要宴客?有什麼重要的客人要來嗎?”他晚上的行程得問一下秘書,能不能推掉暫時不知道。

    “是媽一位老朋友,她剛從美國回來,今天晚上我在家里設實放待他們全家,先前你在美國就醫時她幫了很大的忙,她難得回國你不能缺席,得親自謝謝人家。”

    邢母的好友就是布忙邢克風介紹名醫的那位朋友,若不是人家在美國人脈廣,來回奔波幫忙,邢克風可能無法獲得那麼好的醫療。

    “是羅阿姨?”邢克風听母親提起過幾次,這位羅阿姨和她的夫婿雖然幫了很大的忙,但卻不曾邀功過,他在美國就醫時,他們怕跟正在治療中的他見面會讓他尷尬,總是低調的探訪關心,不曾現身過。

    “是啊。”說起這位好友,邢母非常毖激。“晚宴七點開始,你一定要準時回來。”

    “好,我會的。”他一口答應下來。

    掛上電話後,他立即要秘書取消晚上的公事行程,另外要秘書馬上訂一份禮物。

    “好的,我馬上去辦。”對于上司的交代,秘書一定嚴謹達成。“總裁,剛剛您講電話時,魏小姐打電話來,目前正在三線等著,您現在要接听嗎?”總裁交代過,凡是魏小姐的來電一律不用擋。

    秘書並不知道這位魏小姐是何方神聖,但她消楚絕對跟總裁(關guan)系匪淺,要不總裁不會特別交代。

    “好,我立刻接。”他切斷內線,按下閃爍中的三線接听。“是我。”

    “對不起,我有打擾到你嗎?”魏萌姍輕柔的聲音從那端傳來。“我剛剛打你的手機打不通,所以只好打公司的電話給你,你在忙嗎?”

    “沒有,我現在有幾分鐘的空檔。”她輕柔如風的聲音有種讓人放松的作用,讓他緊繃的心情微微松動了。“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我今天早上出門時發現有記者在大樓樓下守候,我擔心我在這邊出入會被拍到,所以我想視暫時還是先回我自己的住處住好了。”

    這段時間他已經夠忙夠煩的了,辦完喪禮之後又被大批媒體追逐,他一直避著媒體,才會沒椒回公寓來住,這半個月來她都一個人住在這里,每天出入都得繃緊神經,深怕被記者拍到或認出來,到時候恐怕又會掀起另一波話題,給他帶來困擾。

    “回魏家去?”他並不知道她有間私人公寓。

    “不是,我在市區有間房子,是我十八歲生日時爸媽送給我的生日禮物,以前一直都空著,最近我請設計師巫新裝演,前天已經完工了,我隨時可以搬進去。”她原本盤算將自己的公寓當成工作室,所以將腳室規劃得相當完善。

    “好,那你暫時先住那邊吧,另外把你公寓的地址和電話給找。”他拿來紙筆,迅速的將她說出來的地址和電話記下來。

    就這樣,魏萌姍在當天搬出了他的公寓,兩人的同居計劃暫時延後。

    邢克風絕對沒有想到,原來今晚宴會的另一個目的是替他介紹女友。

    對方是羅阿姨的獨生女,名叫殷雪芝,畢業自美國知名大學的大眾傳播,目前受雇回某大雜志擔任副總騙輯,殷氏夫婦這趟回台灣就是陪女兒回來找適合的住所,安頓好女兒的生活,另外也將女兒托給邢母照顧。

    邢母對殷雪芝印象非常的好,馬卜決定介紹兩個年輕人認識。

    晚飯後,大家離開餐廳來到客廳,邢母和般氏夫婦刻意讓兩個年輕人有獨處時間,三個老人家到起居室去敘舊,邢克風被母親吩咐要帶殷雪芝到花園走走。

    邢克風沒有拒絕,他帶著殷雪芝來到花園散步,因為他正想單獨跟她講清楚,關于今晚長輩想介紹兩人交往的意圖,他完全沒這個想法。

    “邢大哥,你不要覺得有壓力,雖然我爸媽對你有恩,但那是另外一回事,今晚全是老人家一頭熱的安排,我現在一點也不想談感悄,我想以工作為重。”個(性xing)爽朗大方的殷雪芝。一踏出客廳立即搶先聲明。

    她是個很外放的女孩,身材豐滿高,擁有一張(艷yan)麗的臉蛋,貼身的灰(色)絲緞洋裝和高跟鞋展現她的(性xing)感,事實上,她看起來比較像走伸展台的模特兒,而不是穿古板套裝坐辦公室的副總騙輯。

    “看來我們都有共識。”他目前也是以工作為重,必須花費心力好好的整頓集團,更何祝他身邊已經有了魏萌姍,雖然他和魏萌姍之間還不到愛的程度,但他喜歡跟她在一起時放松自在的感覺,沒必要自找麻煩跟另一個女人發展感情,何況另一個女人不見得就適合他。

    “那就這麼說定,我們當朋友。”甩甩一頭波浪長發,美(艷yan)漂亮的殷雪芝主動伸出手。

    他很有風度伸出(干gan)跟她相握。

    “既然是朋友,邢大哥願不願意讓我專訪你呢?”一任職馬上拿到大獨家的話,她在公司鐵定走路有風,也會讓人另眼相看。

    殷雪芝很有野心的,她要在事業上做出一番成績,至于交往對象她並不急,對于邢克風的身家條件雖然還頗為滿意,但她知道他身上其實還有疤痕未愈,而她又是個對美要求甚高的人,無法忍受自己的親密愛人身上有瑕攏,因此她根本看不上邢克風,今晚純粹是應父母的要求來作客,做做樣子而己。

    不過既然來了,總要撈點好處,她來訪之前做過功課,有了精明的盤算,或許可以靠(關guan)系拿到別人搶不到的獨家專訪。

    “我不接受專訪,任何人提出要求都一樣。”嘴角上掛著的淡淡微笑驀地消失不見,原來在那張爽朗嬌(艷yan)的笑容下藏著心機,邢克風對她的看法瞬間改觀。

    “邢大哥。我很抱歉,剛剛那個要求就當我沒提過。”殷雪芝很尷尬,她以為自己可以順利拿到獨家的,卻沒想到他一點也不買她的帳,毫不猶像的一口拒絕。

    “我們還是朋友對吧?我剛剛是隨口說說的,請邢大哥別放在心上好不好?”

    她試著緩和尷尬的氣氛。

    邢克風冷冷看她一眼,沒多說什麼,往前大步走去。

    若不是看在她父母曾經幫助過他的分上,他連跟她說話的意願都沒有,即使她是母親看上的對象,他仍不屑一顧。

    殷雪芝看著他走遠的身影,臉上掛著的嬌(艷yan)笑容瞬間不見,心里氣得牙癢癢的。

    他以為他是誰啊?

    堂堂“銀石集團總裁”又怎樣?銀石集團這些年來經營不善,听說內部問題很多,還需要花時間和財力來格頓呢。更何況邢家分家之後,邢克風雖然身為長子,但卻只拿到經營權和部分家產,龐大的家產分給其他家人後,他的身價並不像外界所以為的那麼高好不好?

    雖然邢克風擁有邢家事業的經營權,但據了解,邢家事業這幾年並不好,想要振興家業還得看邢克風的能耐高不高,搞不好弄到破產,邢克風恐怕連分到的家產都得賠進去。

    在邢克風沒看見的背後,殷雪芝對他的不屑完全表(露)無遺。

    第4章(2)

    送走了貴客,邢母馬上追問兒子對殷雪芝的感覺。

    “媽,找現在得專心集團事務。”已經打算上樓回房歇息的他,高大身影停在樓梯口,回頭給了坐在沙發上的母親這個谷案。

    “別跟我講這個理由,我就不信你會忙得連一點點時間都娜不出來,媽是擔心你的婚事,才會安排雪芝服你認識;雪芝是個乖巧又大方得體的女孩子,她將來對你的事業一定有布助。”

    邢母很清楚兒子的條件,身為邢家人,外界看來高貴又富有,何況現在他又坐上總裁大位,照理說應該是一堆名媛淑女不想放過的鑽石單身漢。“克風,媽(身shen)體不好。來日不長,我不希望像你爸一樣,沒看見你結婚就離開,那會讓我感到遺憾……”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