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千金真敢愛 page 8

page 8



    她的喃息哀求,讓他找回通近瘋狂的理智,此刻的他(欲ru)望勃發,(身shen)體發痛著!但他不該如此隨興的在這里佔有不安的她,他得緩一緩。

    壓下(欲ru)望,他退開一步。

    “給我十分鐘。”咬牙逼自己退出淋浴間,退出浴室。

    在改變主意之前,他大步迅速進入(更geng)衣間,拿了換洗衣物到客房去沖澡,將房間留給她。

    待邢克風離開房間,臉蛋燙紅的魏萌姍站在淋浴間里,做了好幾次深呼吸,好不容易平復自己緊張的心情,等到她的手不再因為緊張而發抖之後,這才趕緊換上一件紫(色)的小洋裝,匆匆走出房間。

    來到餐廳,他己經沖好澡,換上舒適的長袖居家服坐在彼桌前了。

    他已然恢復冷靜,但那雙深邃漆黑的眼眸卻難掩炙熱地凝視著她,讓她又開始緊張起來。

    她低頭羞澀的避開他的注視,忙不迭的替兩人各添一碗白飯,她在他對面坐下來,一臉羞怯地跟他一起享用溫馨的晚餐。

    椎頓晚餐下來,他們很安靜,沒有多開口說話。

    這剛好讓魏萌姍緊張不安的心悄慢慢緩和下來。

    “還吃得下叫?要不要來一碗排骨湯?”她放下碗筷,抬起明亮的眼眸望著他。

    他點點頭,凝視她的目光依舊炙熱。

    她很沒用的又臉紅了。

    “我、我幫你盛湯。”她害羞地拿起他的空碗起身,很沒用的又開始緊張起來,站在電鍋前小心盛著熱湯。

    這時,他的手機響了。

    邢克風離開餐廳,到客廳拿起手機接起,低聲的講起電話來。

    魏萌姍將盛好的排骨湯擺在餐桌上,她轉頭看向客廳,看著他背對自己的高大身影,靜靜地等著他。

    幾分鐘後,他結束電話回到餐廳。

    “湯快涼了……”她看著他一臉凝重,眼里的炙熱已經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滿眸陰郁,她心里不由得擔心起來。

    “我爸情況不太好,醫院發出了病危通知,我必須馬上趕到醫院去。”他告訴她,看似冷靜的清俊臉,眉宇間無法掩飾地擰著陰郁的情緒。

    “那……你快去醫院吧。”她驚仍的看著他,突如其來的驟變讓今晚一切的安排落空。

    “那你自己多注意一點。”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心急如焚的他只是簡單交代一句,湯也沒時間喝了,進房間換了衣服穿上夾克,便立即出門去了。

    這一晚,邢克風一夜未歸。

    搬來同住的第一晚,她寂寞的獨守空閨。

    第4章(1)

    邢克風緊急趕到醫院,病房里已經擠滿了人。

    邢克風的母親以及二媽,還有邢利槳和邢克宇都己經到了,身為長子的邢克風走到母親和妹妹身邊,二媽和邢克宇則佔據病床另一端,兩派人馬各據一方,誰都沒有開口說話。

    律師和幾位集團羞事也在稍後趕到現場,大家神情凝皿的望著病棍上虛弱蒼白的老人。

    可能是回光返照吧,躺在病榻上的邢可(強qiang)目光精爍,不像醫師所說的那樣不樂觀,他老人家抬起手,看著自己最近的大兒子邢克風。

    “阿風,從今天起,銀石集團就交給你了,你一定好好的替爸爸守住集團,好好的拓展,別讓爸失望啊。”看著這個受過重大傷害的兒子,邢可(強qiang)除了心疼,還有內疚。

    當年若不是他(身shen)體臨時出了問題,讓兒子代替他到工廠巡視,兒子就不會遇上那場災難。

    “爸,我答應你,我一定好好重振銀石集團。”這些日子來,他努力的與集團事務接軌,在許多人的協助下,他有自信能夠駕輕就熟的管理整個集團,對集團未來的發展計劃也早有了譜,現在就只差策事會的宣布。

    站在另一邊的邢家二房張佳貞一臉鐵青,至于站在她身邊的兒子邢克宇,臉(色)更是難看。

    他們以為三年前那場大火會讓邢克風從此一撅不振、退出接班人人選,因此他們母子倆當年還私下對魏家惡意放話,刻意讓魏家誤以為邢家人認定魏萌姍就是掃把星,是她害慘了邢克風,娜盡所能要讓邢、魏兩家的婚事告吹,要讓大房這邊徹底失勢,讓邢克宇順利成為接班人。

    三年多後,他們的計劃成功了。

    但沒想到現在一切又回到原點。

    邢克風回來了,而且一回來就受到老頭子的重用,還派出六人小組輔佐他這個大少爺,積極計劃讓他接下銀石集團。

    張佳貞實在咽不下這口氣,但咽不下去又如何?大家都在這里,老頭子還當著律師和幾位策事的而作了垂大決定,看來大勢已去,就算她和兒子心有不甘也只能接受。

    “還有……財產的部分,找已經做好分配……我所擬的遺囑全都在律師那里了,我作的決定任何人不得有異議,不管對我的分配滿不滿意,你們都要接受,不準打官司壞了邢家的面子……這是我離開前唯一的心願,你們……做得到嗎?”

    大家只有點頭的分,誰敢搖頭說做不到呢!

    邢可(強qiang)看見大家都答應了,心願己了,他精爍的眼瞬間轉為恍也,眼中的光彩逐漸慘澹消失,他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慢慢閉上眼,靜靜的走了。

    邢母難過的趴在病榻前哭泣。二媽也不甘示弱的哭得淒厲,身為邢家長子的邢克風只是靜靜站在床邊,神情沉郁的看著已經沒有生命的父親,邢莉毖劭舴漢斕目吭詿蟾縞砩餃 劣諞恢泵揮械玫礁蓋茲峽傻男峽擻睿 淠   謀鸝 肆常  約汗鋁 諶巳褐 狻br />
    這一晚,邢家人面臨驟變。

    從明天起,銀石集團也將面臨重大改變。

    浴火重生的邢克風重新回到銀石集團,被董事會推選為新任總裁,正式掌權。

    這件事引來大批媒體關注,從邢家舉行喪禮到邢克風現身正式上任的這半個月來,記者都瘋狂的追逐著邢克風。

    大家關注的焦點,是他這幾年經歷烈火灼傷到復原的心路歷程。

    許多媒體爭相報導,還有電視談話節目找名嘴談論邢克風,連邢克風跟魏萌姍那段沒結果的婚約也被拿來當話題,媒體界無不想拿獨家專訪,更想拍到邢克風現在的面貌,但行事非常低調的邢克風一律謝絕訪問,徹底回避媒體,對那些名嘴的信口開河更是相當厭惡。

    原本住在大宅陪著邢母籌備喪禮的邢克風,也因此而暫緩振回自己的公寓,繼續住在大宅。

    他跟魏萌姍都有共識,基于許多因素決定不公開兩人交往,他暫時不振回去也能避免媒體再拿他和魏萌姍的事作文章,他們之間的一切都想低調進行。

    “總裁,十一點您跟遠洋集團總經理有一場餐敘。餐敘結束後您得前往永華飯店跟來自德國的派克司先生會面,還有老夫人剛剛來過電話,老夫人請總裁開完會之後眾即回電。”

    邢克風附開完會走出會議室,秘書立即迎上前來,盡責的報告接下來的行程。

    “我媽找我有什麼事嗎?”邢克風的腳步停留在辦公室門口,神情嚴肅的看著秘書。

    “報告總裁,老夫人沒說。”秘書也沒膽多問。

    邢克風皺著眉頭,一進辦公室關上了門,立即打電話給母親。

    自從父親過世後,有高血壓和糖尿病的母親(身shen)體也出現了狀況,這讓他憂心不已,因此他一直住在大宅里陪伴母親,同時也可避免媒體到他市區的公寓去騷擾魏萌姍,為了躲開媒體,他們只好暫時分住兩邊。

    “媽,找我什麼事?(身shen)體又不舒服了嗎?”

    “阿風,我這兩天好多了,你不用太擔心我。”邢母在專業看護和管家的陪同下,跟來訪的老朋友在花園里喝茶。“我打電話給你,是要你把今天晚上的公事行程排開,今晚家里要宴客,你一定要準時回來。”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