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千金真敢愛 page 7

page 7



    她將盒子收進自己的皮包里,並從皮包里拿出手機和昨晚他給的名片,心情緊張的撥打他的手機。

    她想問他為什麼知道她開畫展的事,她吏想謝謝他送這麼漂亮的白(色)玫瑰,她很喜歡。

    但手機響了很久,沒人接听,後來轉進講音信箱。

    他沒接電話。

    在忙嗎?現在是中午用食時間不是嗎?

    有些失望的低頭望著手機,她輕嘆一口氣,打算將手機收進皮包里︰她休息夠了,因為沒胃口不打算吃午餐,她得重新回到展覽會場去。

    這時,手機響了。

    正要把手機放進皮包的她,瞥了一眼來電號碼,驚喜的馬上接听電話。

    “克風。”她站在窗台前,看著玫瑰花束。

    “收到花了嗎?”他听見她聲音里的喜悅,嚴肅臉龐不自覺的放柔。

    自從昨晚兩人再度踫面,她堅持當場同意他的請求後,過往的記憶旋即清晰起來,他想起了她的美、她的溫柔體貼,他縣至開始(強qiang)烈期待她搬過來同住的日子。

    “玫瑰花很漂亮,我很喜歡。”她微笑的眸光落在迷人的白(色)玫瑰花上。“可是你沒在卡片上署名,禮物盒里只擺著鑰匙,若不是找還記得這把鑰匙,根本不知道是誰送我這麼漂亮典雅的花束。”

    那端,他沉默不語。

    第3章(2)

    “你是故意的對不對?想考我?”她困惑的等了一下下,忽然頓悟。“我說過我沒有其他交往對象,除了你之外,我不曾拿過任何人的公寓鑰匙。”

    她的交往很單純。

    “我知道。”他終于打破沉默。

    “那你為何——”

    “我回到台灣的事還沒對外公開,目前一切都保持低調,而且我並不知道你願不願意現在就公開我們的交往(關guan)系,沒有署名只是不想讓你產生困擾。”公開送花到藝廊去,他顧發現場有很多賓客以及她的親戚朋友,在上頭署名或許會讓她產生困擾。

    畢競他們早在三年前就解除婚約,現在打算重新交往,一切都才剛開始,可不可以公開必須兩人取得共識。

    “我知道了,謝謝你想得這麼周到。”她的確沒想到這麼多。“對了,你怎麼知道我今天開畫展?”

    他有在注意她的動向?

    “莉備宋乙徽嘔 溝難   饈巧細鱸濾渭友緇 貝庸 】閌擲錟玫降摹!br />
    “莉薄  彼凵褚擊觶 肫鷚鄖靶俠倍運鬧岡稹!八購芷衣穡克恢輩荒芰陸 醫獬樵肌  倍雜諛承┬霞胰碩運目廝擼 褂行俠倍運鬧岡穡 恢憊  諢場br />
    “不談這個,我們的事跟她無關,你不必在意她所說的任何話。”他不想多說,但不管妹妹態度如何,都不會影響他們之間的交往。“我要開會了,我公寓的鑰匙你收好,不用再歸還給我,你什麼時候要搬過來自己決定就好,不用特地知會我。”

    “好,我知道了,找大概在畫展結束後才會撅過去。”她點點頭,不讓邢莉庇跋熳約旱暮眯那欏!澳閎ЧΠ桑 淮蛉拍懍恕!br />
    體貼的結束了這通電話,不多佔據他的工作時間。

    她愉快的看著在窗台上綻放的美麗白玫瑰,對于兩人將一起生活的計劃,充滿了無限期待。

    為期十天的畫展圓滿落幕了。

    這場畫展讓魏萌姍在藝術界開始有了小小的名氣,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忙完畫展之後,她開始打包自己的行李,一邊也開始著手裝演自己在市區的公寓,將四十坪大的公寓皿新設計成兩房一廳,一間臥房,一間是畫室。

    在公寓趕工裝演的同時,她將打包好的兩箱行李搬到了邢克風的公寓。

    這一天是上班日,邢克風並不在家,到公司上班去了,她拿著他給的鑰匙進駐他的私人領域,趁他還沒下班前,她將行李整理好,整齊的放進(更geng)衣室內空置的衣櫃里,將自己的一些私人物品擺放在臥房里。

    整理好之後,己經是下午五點多,魏萌姍為了慶祝兩人正式同居,特地到超市采買,為他下廚做一頓晚餐。

    回到家,換上寬松舒適的連身居家洋裝,她將長發用夾子盤夾起來,穿著新買來的圍裙,洗手做羹湯。

    七點半,她煮好了一桌塞手菜,然後她回到房間,打算洗個澡、換上洋裝,美美的等他回家。

    (脫tuo)掉衣物走進淋浴間里,她扭開水龍頭,一絲不掛的雪白身子站在花灑下,仰頭讓沮暖的水沖涅她的頭發和全身。

    這時候,公寓大門被打開來。

    下班返家的邢克風,很意外的而對著一室的明亮,而不是往常那種令人孤寂的漆黑迎接他。

    高大使削的身影在門口愣了一下,空氣中充滿的飯菜香讓他冷毅的唇部線條微微(勾gou)起,他知道她搬進來了。

    邢克風以為她會再等一段時間之後才會報來,畢競畫展剛結束沒幾天,她應該還有得忙。

    不過看來她比他更期待兩人同住的生活,她的入住,奇異的讓緊繃了一整天的邢克風頓時放松下來。

    他關上大門放下公事包,將西裝和領帶(脫tuo)下擱在沙發椅背上,大步走到餐廳,看見一桌美味佳肴卻不見她的身影,于是他往房間走去。

    推開房門,里頭燈光亮著,一樣空蕩蕩一片,但臥房里己有了她的物品佔據,他更加確定她真的搬進來了。

    站在門口,他听見了浴室方向傳來細微的水聲。

    他緩緩走近,推開了虛掩的白(色)門扇,站在門口看往淋浴間,霧面玻璃映照著她縴細曼妙的雪白(胴tong)體,在朦朧的視線下是那樣的誘人。

    下腹一陣騷動,他無法克制自己的想望,走過去推開了淋浴間的玻璃門;這時候魏萌姍剛沖好澡,她關掉水龍頭,轉身就要踏出淋浴間。

    迎面相遇,兩人視線相對。

    “別看。”魏萌姍驚征一秒後,臉紅的趕緊轉過身背對他,羞怯的不敢迎視他炙熱的日光。

    “我沒辦法移開目光。”他噴著微笑大步踏進去,高大的他從背後抱住縴細的她,氣息炙熱地(吻wen)上她雪白的美麗煩子,大膽的(吻wen)著她濕潤的肌膚。

    三年多了,他沒有踫過女人柔軟的(身shen)體,(身shen)體逐漸恢復鍵康後,他甚至也沒有多大的(欲ru)望,他以為自己在跟她同居後,這方面的事情可能得花點時間培養(欲ru)望。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在看見她如此(性xing)感的站在眼前時,(強qiang)烈的渴望沖擊著他,讓他無法克制的想要即刻擁有她!

    “風……”明顯堅硬的火熱抵在身後,她倒抽一口氣,身子劇烈發抖。

    她一直知道今晚搬進來後,他們之間勢必會有親密行為,也早有了心理準備,她甚至還打算穿上(性xing)感(睡Shui)衣,揭開兩人浪漫的一晚,但沒想到這麼的快,晚公都還沒吃,她的(性xing)感(睡Shui)衣也還沒穿上呢。

    “你……會害怕嗎?”他的大掌握住她柔軟雪白的(胸xiong)肺,大膽地愛撫,他的嘴咬著她瑩白的耳垂,他清楚的感覺到她在發抖,他更清楚自己瀕臨失控邊緣。

    “不,我不怕,只是很緊張。”她沒有經驗,對這方面一點經毅都沒有,雖然已做足了心理準備,但真正面對的時候,她還是不安又緊張。

    “別緊張,只要專心跟著視,別想其他的事。”他沙啞低喃著,將她扳轉過身,低頭埋在她的雪白腳脯前,用唇代替了手挑逗著她,隨著她的嬌喘扭動,他沉寂的(欲ru)望被徹底挑起,(欲ru)望的火滿燒著他。

    “哦,風……我、我們可不可以吃完晚餐……再做?”

    她羞澀的喘息著,渾身澡熱難耐,她也渴望他,但僅存的理智告訴她,她不想如此草率的失去自己的純真,她希望他們的第一次是浪漫唯美,她想要穿上薄紗(睡Shui)衣,在他而前展現自己的(性xing)感。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