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千金真敢愛 page 5

page 5



    終于,哦嚨不再那麼燒灼嗆辣,她放下杯子,見他從身邊起身要走開時,她突然跑過去撲進他的懷里。

    “我好想見你!可是我一直見不到你、找不到你,這麼多年來都沒有你的消息,一點消息都沒有……”她在他懷里哭泣。

    她的能力是那樣的薄弱,當年他受重傷,她卻一點辦法都沒有,連想見他一面都阻礙重重,最後連自己的婚約都保不住,被通著解除婚事。

    心灰意冷之下,她只好同意家人的安排,寧可離開台灣在日本孤單的生活,讓混亂的心情獲得沈澱。

    如今,她帶著冷靜的心情回來台灣重新過生活,卻意外與他相遇,她平靜的心溯瞬間被巨浪順租,再也無法獲得平靜了。

    “你……找過找?”心頭(強qiang)烈一震,邢克風低頭看著緊緊挨在他懷里的女人。“既然擔心我,為何解除婚約?在我看來,你很急著想擺(脫tuo)一個被火毀容的男人,讓人覺得你很無情。”

    她的舉動清楚說明她不曾忘記過他,她傷心的為他掉著眼淚,讓他心情很復雜。

    “我……很抱歉,當時我無力作任何的決定。”她為自己的無能為力道歉,更為自己給他帶來的災害感到欣疚。

    當年邢家人指責她是掃把星,才剛訂婚就給他帶來災難或許是氣話,但她卻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把災難帶給了他?畢競在訂婚隔天他就出了意外,說什麼都跟她(脫tuo)不了(關guan)系。

    “所以解除婚約不是出于你自願?”他願意相信她的話,因為他了解她,她很善良誠實,不是個會要心機的女人。

    “如果我可以做決定,我會陪伴在你身邊照顧你,直到你恢復健康為止。”她抬起淚眼迷蒙的眼望著他,顫抖的冰冷指尖(摸Mo)著他搜削的臉煩,這樣近距離的看著他,還是可以看見細微的疤痕。

    這應該是經歷無數次精密植皮手術才擁有的成果,她心痛的想像著當初他究競傷得有多重?

    他眼神一沉,眸光銳利的審視著她。

    她為他哭泣,她隱藏不了對他心疼的情緒,沒想到經過這麼多年,原來她對他的感情還在,而不是像他早將兩人過去的婚約拋在腦後。

    他忽然捉住她冰冷的指尖。“收起你的眼淚,你不必閃為解除婚約而對我感到內疚。”

    “對不起……”他疏冷的語氣令她心驚,以為他厭惡她的踫觸,驚嚇的退開一步。“我很抱欲,我不該擅自踫你。”

    現在兩人什麼(關guan)系都不是,她剛剛撫(摸Mo)他臉龐的舉動的確太突兀,何況他曾經歷毀容,臉上還留有傷疤,肯定厭惡被人踫觸。難怪他會生氣。

    “不用跟我進救,你沒有做錯什麼。”他看見了她的驚嚇和不安,將退開的她再度拉回懷里,語氣轉為溫柔。

    競外的與她相遇,他以為一直沒放在心上的女人,其實印象很清晰,腦海回想起過去兩人交往的那段短暫時光,他並不討伏跟她在一起,他喜歡嫻淑優雅的她。

    現在,這個曾經讓他喜歡的女人為他掉淚,那無法隱藏的情緒讓他腳口揪緊,讓他死寂冰冷的心有了沮度、有了感覺。

    “克風……”她抬頭不安又困惑的看著他。

    前一秒他硫離的語氣讓人心驚,下一秒卻又將她拉入懷里。

    “我有個要求,你回去考慮一下,要不要接受你自己作決定,但我不要你是懷著歉疚的心態答應我。”在她不安的注視下,他又開了口。“我要我們恢復交往,但這次找要的是更進一步的(關guan)系,我希望你慎垂考慮後再給我答復,但假如現在你已經有了交往中的對象,現在就可以直接拒絕我沒(關guan)系。”

    他是個有正常需求的男人,前三年的(身shen)體狀況不允許,但自從(身shen)體逐漸康復之後,他開始有需求,但完全不近女(色),因為他包裹在昂貴西裝下的軀體還有著可怕的傷疤,自尊心(強qiang)的他不願接受一夜情,不願讓陌生的女人輕易窺見他的(身shen)體。

    現在,他會對魏萌姍提出這個要求,是因為他們之間曾經交往過,彼此頗為熱悉,她對他而言並不陌生,當年訂婚後原本她也同意搬過來跟他同居,兩人一起籌備婚禮,不過一切早隨著他受傷和解除婚約而中斷。

    當年喜歡她的感覺找回來了,他對她有著一分渴望,他不想壓抑對她的渴望,打算讓那終止的一切恢復過來。

    因此他決定要她回來他的身邊,搬來跟他同住,己經解除的婚約他也願意隨時恢復。

    “解除婚約後,我沒有再交過男友……”她驚訝的看著他內心因為他的要求而莫名激動,毫不考慮就點頭答應,因為她依舊愛著他。“克風,我現在就可以答應你。我很願意——”

    “不用現在回答我,你回去好好考慮。”他打斷她。

    “找不需要考慮。”她很願意跟他在一起,她早已做好跟他有親密(關guan)系的準備,若不是三年前那場意外讓兩人緣分終止,她現在可能早就為他(懷huai)孕生子了。“我想跟你在一起,這個想法即使經過了這麼久也不曾改變過。”

    “找知道。”他看著她寫著堅定的沒澈美目,他相信她的確不曾改變過心意,但有些事情不是她不曾改變就不需要考慮。“我要你考慮的原因很簡單——”

    他突然放開她,拉掉松掛在頤間的續質領帶,解開白(色)襯衫,他將襯衫和內衣(脫tuo)掉,器出搜削卻不失精壯的上身。

    她驚憐的哈著他的(胸xiong)膛,可怕猙獰的燒傷痕跡布滿(胸xiong)門和手臂,甚至往腹部延伸下去,在他沒有(脫tuo)掉的長褲下,想必也布滿了這樣恐怖的傷疤吧?

    看著這樣的他,她心痛得快要無法呼吸,淚花在眼眶里打轉著,她無法想像當初被火燒灼的他有多痛,這些年來經歷多次植皮手術的復他過程有多艱辛。

    “怕了?”他冷冷一笑,用冷笑掩飾自己心里的憤怒和不甘,還有那狂傲的自尊。“怕了就別隨口答應,我不要和一個容易受驚嚇的女人在一起。”

    他冷漠的背過身,拿起剛剛拋在沙發上的襯衫就要穿上。

    “我不怕!我一點都不怕。”驀地,她從背後抱住他,大聲的說道,聲音因為心疼想哭而硬明著。

    他身子(強qiang)烈一震,低頭看著她緊緊圈在胭上的縴細粉臂,情緒激動起來,垂落在(身shen)體兩側的手,悄悄因激動握成了拳。

    “你真的不怕?”

    “我要跟你在一起,我不需要考慮,我己經決定了。”她堅定的回答他。

    “你確定你……不會後悔?”他壓抑著激動的情緒,嘴角卻在不知不覺中微微上揚,(露)出連自己都不知道的笑容。

    “到底要我說幾次你才會相信?”她抬頭瞪著他滿布傷疤的背部一眼,突然松開圈在他腰部的手,走到他面前,惱怒的美目不客氣地瞪著他。

    “找……”他震驚的看著她生氣的臉龐,原來溫柔嫻靜的她也有脾氣?!

    “我說最後一次,我要跟你在一起,不用考慮,這就是我的答案。”她鄭重的把話說完,在他驚份的注視下,鼓起勇氣(吻wen)上他那布滿猙獰傷疤的腳膛。

    她的唇十分柔軟,輕輕在他(胸xiong)口落下細碎輕柔又憐惜的(吻wen)。

    他感覺心跳加速,全身血液逆流,他感覺男(性xing)(欲ru)望在迅速勃發…他壓抑下(欲ru)望,伸出手捧起她美麗的臉蛋,低頭(吻wen)住她柔軟的唇。

    就在一起吧!

    他用(吻wen)回應她的堅定。

    第3章(1)

    他的氣息還留在粉唇上頭,久久不曾散去。

    這是他們兩人之間最親密的(吻wen)了。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