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千金真敢愛 page 4

page 4



    “我是做我該做的事,別跟我客氣。”留著一頭短發、身穿深(色)襯衫褲裝的鞏雯琦,外型俐落(干gan)練,跟嫻靜溫柔的魏萌姍站在一起,是完全不同風格的兩個女人,但各具特(色)。

    “你做的事情比我想像的還要多,讓我很放心。”她由衷佩服。

    “走吧,我們一起吃晚餐,預祝明天的展覽圓滿成功!對面新開了一家上海菜餐廳,我們去吃吃看。”無論做任何事都得全力以赴,這是鞏雯琦對自己的要求。

    “好。”相較于鞏雯琦的率(性xing)(干gan)練,魏萌姍一襲黑(色)連身洋裝搭米(色)風衣和黑(色)綁帶高跟鞋,看起來清靈優雅、氣質出眾,在別人眼中她是個迷人的大家閨秀,舉手投足盡顯優雅風情,現場就有幾個工作人員忍不住把目光放在她身上。“今晚我請客,鞏小姐可別跟我搶帳單。”

    她要好好謝謝鞏雯琦。

    “ok。”鞏雯琦欣然接受魏萌姍的請客,她進辦公室拿公事包後,跟著魏萌姍一起走出藝廊,搭電梯下樓。

    兩位亮麗優雅的美女一來到餐廳,立即引來注目。

    當她們坐下來用餐時,有幾位男士還過來跟鞏雯琦打招呼,顯見鞏雯琦交游廣闊,社交做得很成功。

    魏萌姍心里十分欣羨鞏雯琦的活躍,她的個(性xing)比較內向,無法像鞏雯琦那樣大方爽朗。

    “魏小姐,我朋友約我等一下去小酌一杯,你要去嗎?”鞏雯琦轉過頭來詢問魏萌姍。

    她恍然回神,給鞏雯琦一個歉然的微笑。“不了,我想早點回去休息,我現在很緊張。”畢竟明天是她的第一次個展,她感覺厭力頗大。

    “別緊張,有我在。”鞏雯琦從公事包里拿出一個黑(色)的小紙袋。“對了,這瓶精油送你,回去後泡個精油澡,放松一下再(睡Shui)覺,保證好眠。”

    “謝謝,嬌設想得真周到。”能交到鞏雯琦這個朋友,真是幸運。

    晚餐後,她跟鞏雯琦在餐廳門口分開,鞏雯琦搭上友人的車走掉了,魏萌姍還想逛逛,一個人在街頭散步著,隨意逛過每一間精品店。

    來到十字路口,燈號剛好轉變,她跟隨著逛街和下班的人潮,靜靜站在路邊等著紅綠燈。

    突然間,一聲砰然巨響嚇壞了所有人。

    大家目光看向馬路中間,一輛闖紅燈的休旅車跟一輛正啟動往前開的黑(色)進口轎車撞上。

    黑(色)進口房車攔腰撞上休旅車,雙方的駕駛人看起來好像都沒事,但兩輛車的車頭和車身都撞凹了。

    兩名駕駛立即下來察看情況,闖紅燈的休旅車理虧,一直低頭被穿著西裝的房車駕駛罵著。

    那位看起來像司機的中年駕駛,罵了對方一頓後,拿出手機撥打,看樣子應該是在報警,打完電話後那中年男人跑回車子旁,房車後座的黑(色)玻璃降了下來,一名年輕男人(露)出了臉,一臉嚴肅不悅的跟那位司機談話。

    這一幕大家都看見了。

    所有人看了幾眼後就調開視線,待燈號一變,大家快速過馬路,趕著下班或約會,因為台北的交通混亂,這種小小的交通事故隨處可見,大家都看習慣了,沒什麼好駐足不走的好奇心。

    但魏萌姍卻無法移開目光,因為當她看見那個司機下車理論時,她就已經認出對方是誰了——

    三年多前她跟邢克風交往時,大部分都是由司機黃先生接送她到約會地點見面,偶爾邢克風有空檔才會親自接送她。

    看見黃姓司機己經讓她夠驚訝了,她直覺認為車上的人應該是邢家人。

    但沒想到當後座車窗降下來後,她卻看見了邢克風!

    震驚義訝異,她不敢置信地瞪著那張記憶中的臉龐,激動得眼眶泛紅,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無視紅綠燈號又再度變化了,她不顧一切的穿越馬路,來到馬路中央,站在房車旁。

    “小姐,你這樣很危險,別靠過來——”黃司機走過來趕人,卻在看見魏萌姍時嚇了一跳。“魏、魏小姐?”

    魏萌姍沒發現黃先生的驚愕,她站在已經關上的後車窗前,目光含淚地看著那黑(色)的車窗玻璃,雖然看不見里頭的影像,但她知道此時邢克風應該看見她了。

    叩叩。

    “克風,是你嗎?我沒看錯對不對?真的是你回來了……你終于回來了!”她低頭敲著車窗,神情激動。

    坐在車內的邢克風沒料到會在這情況下遇到魏萌姍,隔著黑(色)玻璃他清楚的看見她美麗的臉龐,她連哭泣的樣子都很美。

    “克風,讓我見見你好嗎?”他沒有回應,魏萌姍卻一點也不死心,就站在馬路中間敲著車窗,她的行為引人側目。“克風,是你對不對?”

    “魏小姐,車上不是邢先生,你認錯人了。”司機趕快走過來,就怕突然被騷擾的大少爺會發脾氣。

    以前大少爺的個(性xing)已經夠嚴謹的了,經過那場垂大意外後,脾氣更是古怪,司機真怕大少爺動怒,到時候他連工作都不保了。

    “不,找不可能看走眼,車上的人是克風沒錯,我看得很清楚。”她執意見他一面,這輩子從沒這麼堅持過。

    她的個(性xing)向來柔順听話,但這一次她不那麼好妥協,她真的看見邢克風了,她非得要見他一而不可。

    面對魏萌姍的堅持和那楚楚可憐的眼淚,司機一時語塞,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就在司機跟魏萌姍僵持不下的時候,車門打開了,邢克風拎著公事包,一臉嚴肅的從車上下來。

    魏萌姍震驚的望著他。

    “我拼計程車回去,這里由你處理。”他跟司機交代一聲後,冷淡的眼神終于落在淚眼婆要的魏萌姍身上。“把眼淚擦掉,有話等一下再說。”

    說完,他往路邊快步走去,魏萌姍愣了一下後,趕緊跟上。

    來到路邊,他己經招來一輛計程車,遷自坐上後座,她急忙跟著坐進去。

    兩人一起搭車離開,回到他的公寓。

    魏萌姍在震驚狀態下,來到擺設熟悉的客廳里,坐在柔軟的黑(色)皮質沙發上,她看著他(脫tuo)下西裝,扯松傾帶,挽起白(色)襯衫的袖子,(露)出被火紋身留下淡淡疤痕的手臂,她的心揪痛著。

    他瀟灑闊步地走到酒櫃前,拿出兩個玻璃杯,倒了兩杯酒。

    “想喝就喝,不喝就放著。”他將兩杯酒放在黑(色)玻璃桌上,帥氣的在她對面坐下,把其中一杯推到她的面前。

    她一向不沾酒,剛剛還拒絕了鞏雯琦小酌一杯的邀請,但現在她卻想喝一杯,因為他意外出現的(刺ci)激實在太大,令她驚喜莫名,到現在還無法從激動的情緒中恢復。

    也許喝一杯可以讓她冷靜下來。

    第2章(2)

    在邢克風高深莫淵的犀利審視下,她拿起杯子,豪爽的一口把烈酒給喝光。

    “咳咳咳~~”喉嚨一陣燒灼嗆辣,讓她猛咳起來,咳得臉蛋、耳朵和雪白的頸子都紅了。

    “沒辦法喝就別踫,何必逞(強qiang)。”他皺起眉頭,看她咳得很不舒服,自己的心口競然擰了起來,不太舒坦。

    “我……咳咳咳,找想讓自己冷靜下來。”又是一陣千咳。

    她看起來很不舒服,咳嗽一直持續著,邢克風再也看不下去,起身走進廚房,拿了一杯開水過來。

    “把水喝掉,慢慢喝。”把水遞給她,他坐在她身邊,大手輕輕拍撫著她的背。

    她呆呆的拿著水杯盯著他,清楚的感受到他沮柔的拍撫力道,直到這一刻有了踫觸,她才敢相信這一切不是作夢!她是真的遇見邢克風了!

    “快喝。”他皺著眉頭。

    她開心激動的邊掉著眼淚,邊喝著溫開水,把咸咸的眼淚都喝進去了。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