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千金真敢愛 page 2

page 2



    他們的交往一切順利,雖然沒有太多的熱情,但至少兩人都想珍惜這段還在培養階段的感情,才會在長輩提出訂婚要求後馬上訂了婚。

    沒想到訂婚隔天,便人事全非了。

    魏萌姍低嘆一聲,裹著毛毯回到(床chuang)上坐著。她總是告訴自己,別再想他了,他們之間再也沒有任何(關guan)系,只有遺憾而已。

    她只期待他能盡快恢復健康,再度擁有意氣風發的人生!至于其它……一切都不重要了。

    再低低嘆了一口氣,她從(床chuang)上起身,拋下毛毯穿上(睡Shui)袍,白皙的腳丫子套上紫(色)棉質拖鞋,抽來面紙邊打著噴嚏邊走進浴室里梳洗。

    十分鐘後,她走下樓,在餐廳里遇到了正在吃早餐的大哥。

    “大哥早。”她在大哥對面坐下來,管家立即幫她布好早餐,是她喜愛的白粥和幾碟清淡小菜。

    “這麼早起床做什麼?沒事的話怎麼不多(睡Shui)一會兒?”魏驥洋放下報紙,抬頭看著氣(色)不太好、眼下有著淡淡黑影,還拿著面紙擤鼻水的寶貝妹妹。“感冒了?”

    “天氣太潮濕了,我鼻子有點過敏,整個晚上都(睡Shui)不好。”她的鼻音有點重,聲音里有著小小的哀怨,不想讓大哥知道自己(睡Shui)不好的真正原因,因為邢克風在魏家是禁談的話題。

    “等一下我打電話叫家庭醫師過來,讓他替你看看,開個抗過敏的藥給你吧。”魏驥洋非常關心寶貝妹妹。

    “也好。”魏萌姍向來順從哥哥和爸爸,因為她知道他們所做的任何決定安排都是為了她好,所以她幾乎不會拒絕或花時間反抗,因為不管她如何反對,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完全都得听他們的話。

    三年前那件事就是一個證明!

    當時她曾嚴厲拒絕大哥和父親的安排,不肯取消跟邢克風的婚約,極力反抗的她甚至不惜以生命做要挾,但結果還是一樣。

    最後大哥和父親(強qiang)勢的替她決定了一切,堅持取消與邢家的婚事。

    魏家的無情毀婚,等于是往當時身受重傷的邢克風身上又劃一刀,從此讓她背負了沉重的壓力。

    因為那件事,外界對她的評價一落千丈,很多人都罵她是負心女,在那段時間里,她失去了所有的朋友,她不敢參加社交活動,她變得很自閉,消沉了一段時間。

    後來大哥安排她離開台灣到日本住,這一住就是三年。

    遠離是非之後的她,慢慢的重拾往日的自信風采,本身畢業自美術學院的她,這三年來除了鑽研喜愛的油畫之外,還在日本拜版畫名師積極學習。

    去年,版畫老師還在他每年一度的展覽上放進她的作品聯合展出,她的作品雖然青澀,但卻受到不少青睞與贊美。

    因此這次回國,她決定將在日本展覽的部分版畫作品,加上最近的一些版畫和油畫創作,辦一次私人個展。

    向來沒有雄心壯志的她,希望能在所學的這個領域里擁有一點小小成就,辦展覽並非想拉抬自己的名氣,只是單純的跟國內其它畫家做做交流而已。

    “哥,上次我跟你提過我想辦展覽的事,你同意嗎?”她在回國前,曾經在電話中跟大哥提過想辦個人畫展的事。

    “我當然同意,你想做什麼我都支持,個展的資金我來出,至于藝廊我已經叫秘書幫你找,有找到適合的藝廊再跟你說,到時候楊秘書會出面替你接洽所有事宜。”魏驥洋喝掉了最後一口咖啡,他已經把所有事情做了安排,無須妹妹(操cao)心。

    魏萌姍悄悄的低嘆一口氣,對于大哥妥善周全的安排,她(露)出無奈的笑容。“哥∼∼”

    “還有什麼事?”魏驥洋已經用完早餐,起身準備出門上班,他皺著眉頭看著擺在桌上的清粥小菜,催促還沒開始用餐的妹妹。“粥要趁熱吃,快吃,有話等我下班再談。”

    魏萌姍身子縴細單薄,再不多吃點飯,輕盈得可以去當仙女了。

    第1章(2)

    “哥,等一下。”她急忙喊住欲轉身離去的大哥。“藝廊我自己來找就好了,我的老師有推薦給我幾間藝廊,他要我親自去接洽看看。”

    資金的事鐵定是要大哥資助,但展出的藝廊她想自己找,合作細節她自己最清楚,可以親自洽談,不必勞煩別人幫忙。

    “為什麼不讓我幫忙?這點小忙對我來說,根本不費吹灰之力。”魏驥洋眉頭深鎖的看著妹妹,不明白她為何要如此堅持?明明他可以輕松安排妥當的事,她卻要自己來?!她向來不擅交際談判,對于與藝廊之間的合作細節,恐怕無法談得很完美。

    “讓你幫忙,一點成就感都沒有,我想試試看自己究竟能做到多少?”她不想再依賴家人,當個什麼都不會、還被外界批評為一無是處的嬌嬌千金女。

    “那……好吧。”如果她想嘗試的話,就先讓她去做吧。“但是我有個條件,你如果遇到困難一定要跟我說,絕對不能瞞著大哥,大哥隨時可以出面幫你。”

    他還是擔心她受到才難欺負,就像當年邢家二房尖酸刻薄的說她是掃把星,才剛跟邢克風訂婚就害他差點被火燒死,把她批評得體無完膚。

    這種事情他絕不允許再(發fa)生第二次!不管是任何人,都不準欺負他心愛的妹妹!

    “謝謝,我答應大哥,遇到不能解決的困難,一定第一個找大哥求救。”她開心的點頭,感激的笑了。“不過我希望一切都能夠順利進行,最好別遇上困難。”

    她俏皮的補上一句。

    “也對,我相信一切都會很順利。”魏驥洋走過來親昵地揉揉她的發。“對了,到時候記得多給我幾張展覽的邀請卡,我打算邀請朋友去看。”

    “那是一定的,我還得靠大哥幫我拉抬人氣呢。”她其實沒什麼信心。

    “要對自己有信心。”他給她鼓勵,答應暫時不(插cha)手,算是對她的承諾和你補吧。“我相信你可以做得到!”

    三年前他執意逼她毀婚的事,讓兄你倆險些決裂,如今兄你感情又恢復往常,他會小心翼翼的維護,何時該放手或(干gan)涉,他必須拿捏好分寸。

    魏驥洋出門上班去了,上車前他用手機打給家庭醫師,確定醫師會在十點過來魏宅後,這才放心的出門。

    待在餐廳里享用著美味清粥的魏萌姍,一邊吃著早餐一邊想著該先跟哪家藝廊聯系?同時她還打算自己另外找幾間藝廊洽談看看,因為這是她個人第一次的正式畫展,她非得全力以赴不可。

    “大哥,你知道我昨晚參加晚宴時听到什麼了嗎?我听說你那無情無義的前未婚妻魏萌姍,一個月前從日本學成歸國,下個月三號竟然要舉辦個人畫展?!”

    一身優雅黑(色)套裝的邢莉蓖瓶 旃 掖竺牛 襉繅謊囈矗  稚系難   旁誑沓 暮色)l型辦公桌上。

    這張卡片是從鞏家千金鞏雯琦手上拿到的。

    善于交際的鞏雯琦在去年開了一間藝廊,每次藝廊有展出時,鞏雯琦便會積極現身各大宴會,替自家藝廊的展覽做營銷,廣發邀請卡邀請名人。

    “魏萌姍?”邢克風穿著一身昂貴的手工訂制西裝,就坐在辦公桌後方的黑(色)高背皮椅上,坐姿帥氣優雅,充滿令人無法忽視的氣勢。“她回國來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邢克風抬起瘦削清俊的面容,淡淡瞥了一眼那張精致的邀請卡,隨即又將心思移在計算機屏幕上。

    現在的邢克風重生了,三年前的那場火災讓他幾乎毀了容,(性xing)命差點不保,但經過美國名醫的治療後,他度過了危險期,後來也做了無數次整形植皮手術,他不畏艱辛的努力復健,總共花了兩年八個月的時間重新(脫tuo)胎換骨,獲得了新生。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